着笔中文网 > 浮生阙之红颜为后 > 059世人皆嗔怪,耿耿于怀

059世人皆嗔怪,耿耿于怀


  宁疏易说:“这可不是闹着玩的,你不知道瘟疫的厉害,一旦染上,无疑是要与死神抢人啊……”

  顾媚寻嘟嘟嘴,一脸委屈,嘟囔着:“你们不也是第一次碰到瘟疫?我并不觉得自己的生命就比别人高贵,况且,我担心你……们……”

  说完顾媚寻眼神躲闪、飘忽不定,但又悄悄的看了宁疏易一眼,眼神交际,顾媚寻又心虚的低下了头。

  顾未平嘻嘻哈哈的说:“既然小妹来都来了,那就跟我们同患难呗。”

  宁疏易没有理会顾未平,而是问顾媚寻:“西城战事如何了?”

  顾媚寻这才抬起小脸,说:“丞相亲自带兵支援,想毕不会有什么事的。”

  万城内

  这天晚上,许多黑衣人快速穿梭于街道之间,他们趁着夜色的掩护,飞檐走壁,赶往某个地方。

  在太后居住的承乾宫里,苏曼凝走进了一个地下室,里面的黑暗弯曲、延伸……

  延伸到了唯一一处有光亮的地方,光亮下面的是,绑在十字架上的容太妃苏容。

  她面色苍白,却有着许多的红色血痕,血和汗掺杂着流下了,而苏容也慢慢的睁开了眼睛。

  苏曼凝:“妹妹在这住的可还习惯?”

  苏容又闭上了眼睛,有气无力的说:“劳姐姐如此记挂容儿,容儿……喜不自胜。”

  苏曼凝拿起炭盆中的烙铁,在苏容身边转圈,轻声笑着说:“容儿妹妹还是如当年在府中一样乖巧啊,只是啊可惜,哀家那姨娘,当年争宠的小妾,早就死了,妹妹都无人可依了呢。”

  然后苏曼凝一个急转身,瞪着苏容,吼道:“未出阁时,你一个庶女的风头都在哀家这个嫡女之上,不就是欺负哀家的母亲仁爱吗?你与那贱妾变本加厉!从那以后哀家就发誓,以后绝不做那任小妾欺负的主母!可是你呢?!!”

  苏曼凝说着就把烙铁使劲的压在了苏容的身上。

  苏容极力的咬着嘴唇,依旧发出了低沉的吼声,血自嘴唇流下来,汗水如雨下,身体极力的想要逃脱制梏,无奈铁链加身,反而留下了一道道深深的伤口。

  苏曼凝继续如失心疯了一样的说着:“你娘抢我娘的丈夫,而你又抢哀家的先皇!你怎么这么爱抢别人的东西?!!”

  烙铁拿开后,苏容缓了口气,声音更小了:“我从来……没有想过……要与你……抢些……什么……”

  苏曼凝看着苏容眼前的样子,不由得狂笑了起来。

  就在此刻,大宫女芳梧走进来,尽管她在皇宫度过了大半生,但看到眼前之景仍吓得不轻。

  毕竟是宫中老人,芳梧不让自己看血淋淋的苏容,跪下行礼说道:“娘娘,有贵客来访。”

  “今日就这样吧,我们来日方长,”苏曼凝看着苏容冷笑,没多会儿,又转头对着芳梧面无表情的说,“走吧!”

  “是。”

  苏曼凝回到正殿,看到早就跪着了一个黑衣人,苏曼凝问道:“怎么说?”

  “不惜一切代价,铲除威胁!”

  “回去就说,哀家知道了,”苏曼凝冷得有些可怕。

  “是。”

  街道上,一队抬棺人撒的白纸遍地皆是。漆黑一片的街上,只能看见那送葬人,静悄悄的,寒戚戚的。

  抬棺人走到已关的城门处,喊起值班的士兵。

  士兵不情愿的揉着眼睛,还没睁眼就嚷嚷起来:“干什么啊,大晚上出城?!”

  睁眼看时,只觉得晦气,灰溜溜的打开城门,不耐烦又有些胆怯的说:“快走快走!”

  抬棺人领头人连声:“谢谢!谢谢!”

  康梁国与中兴国西边境,一群帐篷扎在了山谷处,其中在最里面的那顶红色的帐篷里,池尚公主伴着烛光看着书,时不时的放下书,失了神。

  那个罪恶、黑暗的夜晚过去了,白昼带来温暖的阳光。

  红色帐篷里的人呐,梳洗一番,就上了马,飞驰在荒漠上,路过了那日与顾未勋萍水相逢的地方。

  池尚久久的停在那,突然身后传来了马的嘶吼声。池尚急忙的躲到了沙丘后面。

  一对人马浩浩荡荡的行过荒原,往西城里去了。

  池尚看到后,立马调转马头,回到营地,召集了将军们议事。

  “如今康梁的援军刚到,还没安排妥当,现在出击,才是最好的时机,”池尚说着。

  众将军一齐作揖行礼,说:“但凭公主吩咐!”

  “那就整顿兵马,即刻从小路出发!”

  “是!”

  没多久,大军到了西城城下,而池尚则领兵站在远方的沙丘上准备指挥。

  突然,西城的城墙上飞下来许多的人,对!直接跳下来的。

  那些人落地时单膝跪地,一抬头却吓得敌军连连后退。竟然,只有眼白!!

  额尔敦将领急忙拔刀,大声喊:“不许退!率先登上城墙的人,连升三级,官俸加倍!都给我冲啊!”

  将士们鼓气冲了出去,可是没想到那没有眼的怪家伙竟然能够以一敌十、毫无压力!

  不停的有傀儡从城墙上跳下来加入了战斗,额尔敦的士气与实力都受到了重创。

  池尚问身边的年轻将军:“那是什么东西?”

  “末将也从没见过!”

  “我见过,在大约二十年前的古战场上见到过这东西。他们不死不灭,不痛不累,一般人是杀不死他的,”身边一位白发苍苍的老人说着。

  池尚大惊失色,说:“堂堂文明之邦,竟然会有如此下三滥的手段?!”

  “世间多嗔念,有许多世人,一生苦难,心灰意冷,若是此时剥骨抽筋,就成炼成此般如傀儡一样的怪物。而且,嗔念越深,练就的傀儡等级就越高……”老者捋着胡子,平静的说着。

  没过多久,额尔敦军队就因西城的攻势太猛,节节败退。

  “撤!”池尚下了命令。

  “快往后撤!”

  这时,城墙上,好像有乐曲传来,傀儡们就都又爬上了城墙,回到了城墙上,不见了踪影,至少在池尚眼中是不见了踪影。


  (https://www.zbzw.la/book/34243/7777949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zbzw.la。着笔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bzw.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