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一掷成妃 > 第90章 偶然发现

第90章 偶然发现


  楚珩并没有追上李绫素,余生那么长,倘若她连这点小事也想不通,两人绝不能白头偕老。

  他回来只为了确认李绫素平安,所以如今必须要去完成未完成的事。

  再次来到醉雪山,找到那山腰处的蔓藤遮挡的入口,从老藤顺延而下,他步伐轻巧,竟然比飞鸟发出的声音还轻。

  但这次却遇到了麻烦。

  这雪洞内已经不见了那名躺在冰台上的女子,而且洞内忽然出现了三名守卫,都是少年人。

  他们似乎早已在此等候,楚珩一出现,同时掷过去的还有三枚梅花镖!

  楚珩进入洞中前已经全身戒备,如今眼中忽然出现的梅花镖,让他一个激灵便躲开了!

  梅花镖在空中不停激转,没击中目标后反弹了回来,三人同时将梅花镖一收,动作整齐漂亮。

  楚珩一对三,而且这三名少年武功不俗,倘若继续待在这个深洞内打斗,恐怕对他不利。

  心念之下,楚珩一个飞跃以老藤借力,冲上了洞口,并从蔓藤中跑了出来,紧接着相继跑出的是那三名少年。楚珩身穿白衣奔在最前头,而三名黑衣少年紧追其后,相继成为一道墨影。

  如同一幅充满杀气的水墨画。

  楚珩沿着醉江狂奔,他内心盘算着,醉江的下游是蜀边。为了解开心中的谜团,他一路狂奔,引领这三名少年人往蜀边而去。

  而山海医馆后宅的一间单独小屋内,有一名少年正尝试着下床,狭小的屋内却还有另外两个人站在床边。

  叶梦生试图对少年鼓励道:“清临,你行的。”

  名叫清临的少年已经满头大汗,双脚触地之后一阵阵锥心的痛传来,但他却咬牙一言不发,只从唇齿中溢出痛苦的呻.吟。

  李绫素一直观察着清临的双脚,当初缝合之后她睡了过去,后续是叶梦生为他清创,除脓,之后再配合针灸救醒的。

  所以,清临的醒来是他们两人共同救治的结果,所以两人都异常关心清临是否可以站起来。

  但是期盼的往往很容易落空。

  “哎……清临,清临!”叶梦生连忙扶起摔倒在地的清临,问道:“不需急于一时,先躺下来歇歇。”

  但李绫素却对着清临若有所思。

  清临的脚她是检查过的,没有任何的毛病,在上身的伤都痊愈之后,不知为何站不起来。

  李绫素晃了晃神,感觉非常的疲惫,回到王府后楚珩不在,她连个可以说话的人都没有了。

  派人捎回京城的家书早已抵达了吧?但恐怕要等到开春了,雪融后道路畅通,才能收到父亲的回信了。她可以想象父亲愤怒中带着担忧的表情,以及对楚珩的积怨……

  忽然觉得府中空荡荡的,来了那么久,丫鬟小厮也还是从京城带来的,王府大半的宅院还是在荒废中,忽然想念雅竹。

  如今北潇的形势,不需要楚珩说她也大概了解,他们初来乍到,而且是来成王的,这明晃晃是跟某些官绅大户分一杯羹,任谁也不乐意。

  所以,即便想念父亲他们,也只能等北潇的一切在楚珩的掌握中,才能接父亲过来,至于他愿意小住还是定居,就让父亲自己决定吧。

  如是想,李绫素走入了书房,如今唯一“熟悉”的人,只有画中的凌姑娘了。

  一入画,就瞧见凌医生用手拿了一个精致包点,往楚医生嘴里塞,楚医生一脸的温柔……

  他们……他们在一起了?

  接着看下去,只听见凌医生对楚医生说:“信之,你那十二床的病人能动了吗?”

  楚医生姿态良好地吃完了包点后,才回答道:“不仅能动,还能下床走几步了。”

  凌医生惊讶道:“你用了什么方法?!”

  楚医生面带欣慰地说:“他双腿本就没有问题,由于受伤时受到的心理创伤太大,他的脑神经总会不断自我提醒——我动不了了。”

  凌医生面带八卦,道:“那你怎么开导十二床的?”

  楚医生用手指点了点她光洁的额头,“上课时在打瞌睡么?你是怎么考过心理辅导这门功课的?”

  凌医生撇了撇嘴,嘟囔着嘴,一副恃宠而骄的模样,“楚老师,您普度众生时,先放我一马吧,我不需要您的佛光。”

  说完便转身走了出去。

  身后的楚医生轻笑,道:“凌素,今晚约几点?”

  凌医生头也不回,只摆摆手,“不好意思啊楚老师,今晚不约。”

  李绫素收回了惊讶的表情,信之?凌素?他们两人跟她和楚珩长得完全不像,但名字的读音却是一样的?是巧合吗?还是暗藏这什么玄机?

  李绫素不愿再待在书房,走到院落外望了望天,天边的尽头或许是另外一个世界?那里发生的故事也许是他们将来要经历的事吗?

  想来想去,玄乎而无解,于是不再去想。

  但是刚刚是有收获的,因为楚医生提到了心理辅导。或许,清临的双脚也是由于他本身的神志而导致的?

  犹如忽然找到了迷宫出口的人,一下子变得明朗起来。她疾步返回山海医馆,因为叶梦生心里有个远大的目标,那就是为重振落华灸而努力着,所以他几乎是住在医馆内了。

  所以,山海医馆是北潇唯一一家在禁宵之前还能出诊的医馆。

  李绫素找到叶梦生时,他正在对初五说:“手不能抖,找准位置后,你就当人体是稻草人,扎进去要快很准!”

  初五露出了惊讶的表情:“叶大夫,没有任何一个稻草人会出血,而且会尖叫的。”

  叶梦生摇了摇头,道:“今日那妇人只因为太惊慌了,才会失声尖叫,并非是你扎的穴位不对。”

  李绫素轻笑了声,两人这才同时抬头看到了杵在门口的人。

  “李大夫,这么晚了回来作甚?”叶梦生不解。

  初五脸上闪过一抹不自然的羞涩,但沉浸在喜悦中的李绫素却没有发现。

  李绫素双眸发亮,好看得如同空中星辰,“叶大夫,我知道清临的脚为何走不了了!”


  (http://www.zbzw.la/book/34230/828376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zbzw.la。着笔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bzw.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