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一掷成妃 > 第89章 一派“瑶”言

第89章 一派“瑶”言


  十几名少年往东而去,逐渐消失在丛林之中。

  楚珩快速思考,以他最快的速度回到山海医馆看看那丫头在不在,需要一刻钟,倘若确定了是那丫头被抓,那么他再度回到这里,就已经过去了半个时辰。

  这显然不是他能接受的解决方法。

  刚刚那十几名少年消失的地方,必定不是藏人之处。这里虽说环山皆树,但偶尔凸出几块大岩石。

  楚珩环视了一眼,往最小一块岩石上飞跃而去,绕了岩石一周,没有找到任何洞口,再往下一块石头找,直到将所有岩石找遍,无果。

  他坚持自己的判断,飞跃的动作越来越快,忽然看见几簇突兀的植物。纵观整座山头都长了整齐规律的冷杉,但这几簇如同蔓藤的植物,通常长在阴湿的土地。

  此处必有乾坤!

  楚珩一个俯冲而下,身姿剑速,并从胸襟掏出短刀几个利落的挥砍,那蔓藤便如同破了的网,果然内有洞天。

  而令楚珩惊讶的是,蔓藤处并不是洞口,破开蔓藤后,看到好几条粗壮的老藤吊在半空,他往下望了一眼,毫不犹豫地顺着蔓藤极速而下。

  双脚一沾地便感觉全身寒冷,因为这里竟然是一个冰雪的世界,冰台上躺着一个姑娘。楚珩没有心思观察周遭是否危险,他奔至冰台前,放下了心头大石。

  不是李绫素。

  但是他心内的另一颗石头同时吊了起来,一念之间便产生了莫名的惶恐,于是一刻不停留,按照原路返回,借着蔓藤的力量重新出了洞口。他用了比来时更快的速度,调动了浑身的内力往北潇城而去。

  一回到山海医馆,抓住叶梦生劈头就问:“她呢?”

  叶梦生不明所以,但见他神情焦急,一下子明白他问的是谁:“半个时辰前被一位姑娘叫出去了。”

  “姑娘?”

  “年纪跟李大夫差不多,穿红衣,听她语气不像是寻常人家的女儿。”

  楚珩一言不发转身就往外疾走,完全忽视了叶梦生在身后的询问。

  倘若是孟忻瑶,他还真拿不准她们去了哪里,但是转念一想,孟忻瑶不同孟东霆那个狡猾的老狐狸,或许她们出去只是为了女子之间的那点争风吃醋的事?

  在楚珩心里,李绫素可以应对任何的困境,只除了被人用武力压制住。

  所以,他心中大石才稍微放下了一点,只不过才刚刚放下一点,便又重新掉了起来。

  孟忻瑶不来阴的,她直接让身边的侍从去请了楚珩,说孟大小姐和李大夫在灵云酒馆等他。

  楚珩行动比孟忻瑶要直接,听了那侍从的话,一个伸手准备擒住对方的喉咙,奈何那侍从早有防备,右手从下往上一托,把楚珩擒来的手撞开。

  楚珩内心惊讶一个侍从竟然能隐藏如此深厚的功力,但他随之想到了孟东霆身边的人,便想通了。

  那侍从隐隐一笑,对楚珩说:“信王,这边请。”

  楚珩吃了个暗亏,但却不急于一时去翻盘,他面色平静,抬脚往灵云酒馆的方向走去。

  他到底灵云酒馆顶层阁楼时,听得孟忻瑶以一副势在必得的语气说道:“他必定会来,你也不必急。你是聪明人,此处不是京城,想要降服这片土地,需要强强联合。”

  李绫素不着急回答,喝了一口雪酒后才道:“听说决定北潇雪酒价钱的,不是名贵的玉器酒壶,不是放在高贵典雅的酒馆去提价,而是按雪的品级区分的。”

  孟忻瑶不同李绫素绕弯,“信王妃,明人不说暗话。”

  李绫素笑了,“抱歉,我这种暗人没办法说明话,连这酒都不是看外观定价,更何况是人。你说你能给他权势,钱财,甚至能称霸一方的人手,在我看来,这些都是忽悠人的虎皮。你怎么知道他没有这张虎皮?或许他需要的是能支撑这张虎皮的凶猛灵魂呢?”

  孟忻瑶讽刺一笑,“那就拭目以待到底是你凶猛,还是我凶猛。”

  李绫素清浅一笑,步调不同的人,无法抓住谈话的灵魂,她并没有再多说什么。只是抬眸之间,竟然看到了那人在余晖下浅笑。

  一愣神,原本倚在柱子外侧的身影便一跨而入,无声无息地入了阁楼。

  孟忻瑶竟然感觉都有人进入,一转身就看见了不知何时到来的楚珩,她眼中闪过了惊讶。

  楚珩来到了李绫素身旁,俯身跟她对视,“独自来饮酒,并不是个好习惯,记得下次叫上我。”

  李绫素心有灵犀地跟他表演,“好,下次必定记得。”

  孟忻瑶再一次尝到了被忽视的滋味,这种在平常难得尝到的滋味,在此刻更是无限地扩张。她有自己的骄傲,知道若是争论,反而会自取其辱。

  她装作云淡风轻地维持自己的尊严,“原来你就是信王爷,先前不知殿下身份,忻瑶就芳心暗许,莫要怪罪忻瑶。”

  意思是说,先前以为你身份普通,我便喜欢你,而非因为知道你就是信王爷。

  楚珩却没有研读孟忻瑶的心思,只一心想知道那醉雪山内的事,是否跟孟东霆有关,时至今日才对孟忻瑶说出了第一句话,“不知孟大小姐约了本王的王妃前来,是有何事?”

  孟忻瑶暗喜,以为楚珩终于肯对她说话,是刚才那话起了作用,于是说道:“信王殿下,我今日约信王妃来此只是随便聊聊心事,让殿下见笑了。”

  楚珩轻笑一声,道:“你有什么心事,竟然沉重到派身边侍从来请我来此旁听?”

  孟忻瑶笑容僵住,没想到他直言不讳地戳她的漏洞,忍住不快才道:“殿下,既然人已经来齐,那么由我先说。”

  孟忻瑶理了理情绪,胸有成竹地说道:“原本你公布了诏书,我才知晓北潇成了信王的封地,但我从不在意。直到我知道了您就是信王,我才改变了主意。你也许不清楚,北潇城繁华,但并不代表北潇其他地方也如此,倘若您想称霸北潇,我就是一条捷径。”

  楚珩面色无异,从表情上看并不能猜透他在想什么。

  但孟忻瑶见他不反对,似乎看到了鼓励,于是笑着接下去说:“我不敢说我如何聪明能干,甚至没有自信能得您喜爱,但是有一件事我敢肯定的,你已经有了权,但我可以给您添财,最主要的是……”

  她停顿了下,最后还是忍不住亮出了底牌,“最主要的是我能给您势,只有手握势力,才是称霸北潇的关键!”

  楚珩看到孟忻瑶脸上的傲气,以及不经意的炫耀,他冷笑一声。能把“势力”挂在嘴边,证明孟家果然是他想象的那样。

  楚珩不动声色地说问道:“孟大小姐,请问你怎么给我‘势’?”

  孟忻瑶忽然看到了希望,微微扬起下巴说道:“私兵。”

  楚珩挑了挑眉目,露出了感兴趣的表情:“你有多少人马?”

  孟忻瑶本想说什么,但忽然愣住,似乎清醒了,这才停了口风,“殿下,跟我成婚,你就会知道了。”

  李绫素被气笑了,先前她认为北潇女子性格直爽豪迈,是带着欣赏之意,如今竟然被眼前这人直接降为了贬义。

  她还活生生在眼前呢,孟大小姐就当着她的面抢她的夫君,欺负人也不带这样的!

  李绫素不给任何人说话的机会,冷笑了一声说道:“既然孟小姐浑身都是宝,那我必然会劝殿下收你入府。只是凡事讲求个先来后到,咱信王府正妃之位已经被我占了,而且殿下曾说过没有纳妾的打算。那么,就委屈孟小姐了。”

  楚珩忽然笑了一声。

  孟忻瑶愣住了,随后恼怒成羞,意思是她连妾也算不上,只能当通房?!

  “这位李大夫,既然在北潇开了医馆,也必然不会希望草草收场吧?”孟忻瑶转而威胁道。

  “孟小姐,今日我能来,就不会怕你。在品阶上我高了你不知多少级,你见了信王妃竟然不行礼,还言语不当,此乃罪一;一介臣女竟然妄言私兵,此乃罪二。罪一足够我治你得罪,而罪二,足够让皇上治你爹的罪!孟小姐可要想清楚了!”

  孟忻瑶内心一惊,她不怕这信王妃治她的罪,在北潇还没人能治她的罪!就怕这女人真要在皇上面前参她爹一本,因为在北潇内,她爹还是能一手遮天的,但万一被朝廷记挂了,个中利益就变得千丝万缕了。

  她忽然暗自后悔,不该逞一时嘴快说了“私兵”,倘若朝廷真的重视,他们孟家是吃不完兜着走了。

  孟忻瑶再次开口说,语气已经收敛了许多,“信王妃,我是真心喜欢信王殿下的。”

  李绫素不理这疯女人的小心眼,瞪了还在隔岸观火的楚珩一眼,起身扔下一句“本王妃累了,两位请便”,就离开了楼阁。

  楚珩目送那倔丫头离开,这才看向孟忻瑶,道:“孟小姐,你看到了?这就是你跟她的差距。”说完便纵身下跃,离开了阁楼。

  “你们……!”孟忻瑶双手握拳,眼中迸发出骇人的冷光!


  (http://www.zbzw.la/book/34230/828375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zbzw.la。着笔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bzw.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