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一掷成妃 > 第74章 琵琶锁骨

第74章 琵琶锁骨


  李绫素指挥着人数不多的丫鬟小厮,将这处园林宅子进行整理,先着手于个院落的打扫和清洗,安置了衣食住行为先。

  她问了楚珩的意愿后,将东面的一个大院落作为主院,并为院落门匾添了字:落蒹葭。

  看着自己练了多年的字,在这初来乍到的异乡显得苍茫大气,才终于得了些安慰。

  一转身,差点就撞上了不知何时站于身后的楚珩!

  “丫头,这‘蒹’和‘葭’都是低贱的水草,用于咱们的院落合适吗?”楚珩似笑非笑地看着她。

  李绫素听了,也不急,她先是伸出一只手指说道:“首先,不知二爷记不记得您的皇兄赐婚的文书,里面正是用蒹葭比喻妾身的出身。”

  再伸出两只手指:“其次,二爷您已经为了红颜放弃了所有家财,如今‘蒹葭’比您还高贵不少了吧?”

  紧接着伸出三只手指:“最后,二爷您不仅失掉了家财,还要养着这么一个大园林还有这么一大伙人,想必不用妾身明说,您都知道自己犹如这水中之草,风中飘摇了吧!”

  说完这么一大串,不等楚珩多说什么,李绫素扭头就走!

  楚珩不让她如愿,一伸长臂就把她搂入怀中,把头一低就抵住了她的口鼻,“我都不知道你这张嘴如此厉害,王妃不觉得用错了地方么?”

  李绫素傻傻地问:“那要用在什么地方?”

  楚珩轻笑一声,箍住她的腰身用力一提,稍稍一低头就吻了下去。

  李绫素心尖一颤,被他温柔地攻城略地,脑子轻飘飘的完全忘了思考……

  许久后,楚珩终于放开了李绫素,“嘴不是用来讽刺人的,别再弄错了。”

  “……”这流氓的脸皮恐怕比这雪还厚了!

  李绫素羞红了脸,气冲冲地往里院走去,听见背后传来几声沉沉的笑声,更是加快了脚步。

  ……

  此刻的叶梦生正在为那名少年施针,在最后一针拔出后,少年终于睡了过去。

  “梦生,他中的是什么毒?”楚珩蹙眉问道。

  叶梦生已经恢复了男装,他收起长针后,叹了一口气,“他中的是苍狗牙毒,这种毒来源于蜀边。所谓苍狗牙,并非是苍狗的牙齿,而是蜀边的一种毒草,它形似苍狗牙,才由此得名。”

  “而他中了毒后,起码被毒打了十次以上,肾脏受了损伤,而排毒又不及时,毒素反侵体内,恐怕……他能跑出来上了咱们的马车,已经是奇迹了。”

  楚珩若有所思:“蜀边?”

  “嗯,属于北潇的领土。”

  北潇其实分为四个部分,除了北潇城,还有平郦,栗城,蜀边,此外还有一条醉江,蜿蜒地盘卧着。

  而蜀边是北潇内唯一一块被醉江“分隔”出去的土地,过了蜀边已经是邻国了。而且,蜀边是奴隶贩卖,培养杀手的罪恶之土。

  楚珩思及此,更加是眉头深蹙。

  最后丢下一句:“那他醒来后,你立刻告诉我。”快步走出寻梦院,就往书房而去。

  北潇的所有史册都已经让陈万里送来,研读了半天后,他发现了一个急需解决的问题,而他还需要一个帮手。

  夜幕降临后,楚珩看着李绫素在几案边写家书,是给京城的岳父报平安的。

  “丫头,明日跟我出去一趟。”

  李绫素头也不抬就答应了,“好。”

  楚珩倒是多瞧了她两眼,估摸着这丫头完全不清楚他说了什么,“走,咱们出去喝酒。”

  “好。”……还在奋笔疾书。

  “喝完酒帮我去劫个金库。”

  “好……”李绫素一愣,这才惊讶地抬头,“劫金库?上哪儿劫?”

  “……”楚珩的声音里带着若有若无的笑,“知道你脸上写了什么字吗?”

  李绫素用手一抹脸!

  楚珩哂笑了下,道:“你脸上写着:快拿金子砸我。”

  李绫素讪讪一笑,“我真表现出如此的渴望?”

  楚珩点了点头说:“自从你知晓咱王府没了家财,就惶惶不可终日,不仅自比蒹葭,就连刚刚我问的三个问题,你就只听到了‘金库’二字。”

  李绫素的嘴角抽搐了下,装死继续写家书。

  楚珩大咧咧往床上一躺,说道:“明日跟我出去挣银子。”

  李绫素这次终于听清楚了,看着他认真地说道:“是的二爷,我会带上几个小厮将银子抬回来。”

  楚珩轻笑一声,手拍了拍左侧的空位,“快来帮爷暖床。”

  ……

  翌日,楚珩带着李绫素往赌场方向走去,两人第二次来这个赌场,比起几个月前,如今这里更加旺盛。

  楚珩看了看,眉头深蹙。

  李绫素原以为楚珩带她来赢点银子而已,谁知他领着她一直往奴隶买卖那边走去。渐渐地血腥味越来越浓,而那些被铁链绑住四肢的奴隶,除了大多数是年轻健壮的汉子,竟然也有姑娘和幼孩!

  最后,楚珩停留在一个少年面前,他跟先前那些奴隶不同,他被一个铁笼子困住,在如此寒冷的天气,只穿了一条沾满了血的亵裤,最让人寒心之处,是他被人用细细的铁链穿过肩部的两边锁骨!

  李绫素见过这种折磨人的方式,看见了那被折磨得不成人形的少年,她全身冰冷。

  楚珩忽然抓住了李绫素的手,从宽厚的掌心传来的温度,仿若让她从冰窖里被拉了上来。

  李绫素抬头看着楚珩,眼中充满了水泽,“琵琶锁骨……”

  楚珩点了点头,用另外一只手捂住了她的眼睛,“别看了。”

  琵琶锁骨专门用于压制武功高强的武者,用锁链穿过锁骨两边,防止其逃跑,这种痛苦而漫长的行刑过程,是非常考验人的,能熬过去的人不多。

  但是,笼子里面的只是一名少年……

  楚珩将李绫素拉至自己身后,然后拉了拉铁笼子前的铃铛,表示有兴趣买下这名奴隶。

  铃铛敲响后,忽然从简易搭棚内走出一个女人,她身穿暗红衣裙,外面罩着一件大红的皮毛短袄。怎么说呢,她身上的红,如同鲜血那般明艳。

  她婀娜多姿地走到楚珩和李绫素跟前,双手环抱于胸,对着楚珩眉目一勾,道:“这位爷,看中了我家的货?”


  (http://www.zbzw.la/book/34230/828374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zbzw.la。着笔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bzw.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