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一掷成妃 > 第72章 古怪少年

第72章 古怪少年


  一行精简的人马行走在浩浩白雪的路上,渐渐远离了鹤姬城。立在青峰寨高处的半袖鬼赌,俯瞰那行人,盯住其中一驾马车兀自出了神。

  那位叫二爷的,果真是信王爷吗?从自己得到的财物来看,这里或许已经是信王府大半的家产了吧?为何信王轻易就给了自己?

  另外,他虽然不知信王北去最终的目的地,但是他既然运了那么庞大的家财一起跟随,肯定是一去不回的……

  “雷公,派人去京城查探一下信王爷的事。”半袖鬼赌对身旁的人说。

  “好的鬼赌大人。”先前对楚珩暧.昧而笑的大汉答道。

  马车上。

  李绫素不懂楚珩的意图,于是问他:“二爷是被半袖鬼赌威胁了什么吗?为何将所有的财物都给了他?”

  楚珩看着李绫素道:“原本我就没打算能平安运到北潇。”

  李绫素更加疑惑了。

  楚珩道:“将所有钱财变卖,存入钱庄,轻装上阵才是比较妥善的做法,但你知道我为何没有这么做?”

  李绫素蓦地蹙眉,“出发得急,来不及变卖?”

  楚珩讽刺一笑,“来不及?”他转念一想,“哦对了,对你来说是来不及。”

  李绫素一听,顿时气呼呼的,那他的意思就是说他一早就接到皇上赐封北潇的消息,但就是没有告知她!

  “二爷,妾身愚笨,不明白您的用意。”

  楚珩逗她:“你若是担忧到了北潇后,过得比从前在李府还不如,那就想方设法挣银子去。”

  李绫素:“!”

  楚珩一笑,不再说话。

  他看着马车上的炭炉,这是临走前特意问半袖鬼赌要来的,而那老家伙得了一整间耳房都塞不下的财物,当然不吝啬小小的一个炭炉。

  李绫素也看着炭炉,说道:“可惜炭炉内的木炭烧完后,咱们又继续挨冻了。”

  楚珩一把搂过她,“二爷我怎么会让美人挨冻呢,后面一马车的木炭,是那老家伙的友情赠送!”

  “……”

  李绫素一直等着楚珩说完后放开她,但却被越搂越紧,“二爷,你可以放开我了。”

  楚珩痞笑,“怎么,还抗拒我?”

  李绫素愣了愣,“抗拒说不上,不习惯而已。”

  “那就给我尽快习惯!”

  “二爷,我一直很好奇一点,”她斟酌了下用词才说,“京城中卧虎藏龙,达官贵胄之家甚至比平民百姓还多,按理说你出门碰见贵女比碰见平民之女的机会还要多……”

  “说重点。”

  “为何偏偏是我?”

  “你这一副厄运降临的语气,还真是有趣。”

  “……”好吧,又被他四两拨千斤糊弄过去了。

  楚珩出乎意料地正经了起来,“打个比方,秦若彤是个好伺候的主?倘若他日那骄横的丫头惹了我,我还得顾着她爹的权势,不能把她怎么样。”

  李绫素听了更气,“所以,我若是惹了二爷您,您就能把我怎么样了对吧!”

  楚珩痞痞一笑,“对,”却又话锋一转,“但你不一样,你省事。”

  李绫素扭头不看他,转而看向侧帘,帘子被寒风吹动掀了一角,外面闪过皓皓白雪,以及一闪而过的什么。

  楚珩忽然伸手将帘子一掀,看向天空中的那只鸽子……

  京城的皇宫,楚瑾收到了蔡江武的密函。

  他盯住那密函看了许久,扯动了唇角讽刺一笑。信王失掉了全部家财,去换一个半路遇见的戏子?也许信王能瞒得过蔡江武,但绝对瞒不过他!

  身边的映怜公公看着皇上一动不动盯住那封信,便开了口:“皇上,夜已深,身子要紧。”

  楚瑾转身看着映怜,问道:“公公认为山中遇虎,是杀死还是放生?”

  映怜心惊,小心地回禀:“奴才蠢钝,想着杀死吧却无能为力,放生吧却又担心以后反被虎扑。”

  楚瑾点了点头,“你倒是实诚。”

  他倨傲地冷哼一声,执起毛笔就回了密函。

  映怜听了那声冷哼,心尖如同放了一把刀子,多年的伴君让他明白,刚刚自己的回答不能令天子满意。

  三日后,蔡江武辗转收到了密函回信,他看了内容后,无比的惊讶。

  由于大雪冰封,信王北迁北潇用了将近二十日,自从经过鹤姬之后,后面一路平安,终于在二月初九抵达了北潇城。

  时隔三个月后再度来到北潇,李绫素很感慨,以为是路过之地,想不到也许会是终点。

  如今已经过了最为寒冷的时令,大街上虽然雪不厚,但也鲜少有马车来往,所以信王府一行人倒是十分的抢眼。

  官府已经下达了告示,昭告了北潇已经是信王爷的封地,所以路过的百姓瞧见这队人马,都会窃窃私语地猜测着,是不是信王爷到了。

  忽然,不知从哪里冲出来一个脏污的身影,让领头的马匹突然一声嘶鸣,紧接着传来一声尖叫!

  楚珩猛然掀开了帘子,一个飞跃就往那脏污的身影处奔去!

  李绫素也连忙掀起了马车的门帘,在马车完全停稳后跳了下去,一下地差点打滑扑倒,“啊……!”

  她克制地短促喊了一声,便收拾了惊慌往楚珩那边而去,走近后,看到了那人的一脸惊恐,脏污的脸也遮掩不了那双绝望的眼睛。

  “公子,救我!”少年虽然惊惶,但却意思明确。

  “何事?”楚珩面无表情地说。

  “公子可否带我离开这里……”他那双眼睛忽然迸发出绝望中的一丝希望。

  “你怎知我要离开此地?”楚珩蹙眉。

  “这……”他转动着眼珠,“即便公子不是要离开北潇城,只要公子让我稍作躲藏,只要明日一过,我便自己离开!”

  “你凭什么以为我会帮你,或许我是抓你之人的同伴。”楚珩冷笑一声。

  “我看你们不像本地人,倘若是从外地来的,那就不可能跟害我之人有瓜葛。”

  楚珩听到他无比笃定的推断,也摇头轻笑一声。年少不更事,断然是不明白人是不能单从表面上判断的。

  但他却起了点别的心思,于是对那少年道:“你坐第三驾马车吧。”


  (http://www.zbzw.la/book/34230/828374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zbzw.la。着笔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bzw.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