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一掷成妃 > 第57章 局中之局

第57章 局中之局


  经过紫舟园的那件事,也不知道是谁吹出来的风,说庞清尧迷恋上乐坊女子,在秦若彤绝食的威胁之下,丞相才求了皇上退了婚约。

  也传那名乐坊女子也被人灭了口,不知所踪。

  夜色撩人,可黑暗中的对话却硝烟四起。

  “绝影,你这一步走得险了!”楚珩语气中带有责备。

  “只要有效果,就是步好棋!”绝影高傲地说。

  “若是想跟我继续合作,没有十二分的把握绝对不能胡动一步。你可曾想过,如果秦家小姐没有闹绝食这么一出,他俩的婚事绝对成不了!”

  “那么信王殿下,如今不正是你想要的结果?无论怎么样,我已经完成你要求达到的结果。”

  “影绝姑娘!这种娘儿们的招,也亏你用得上手!”

  “信王殿下!别忘了跟你合作之人正是个娘们儿!”

  两人在黑暗中互瞪,半步不相让。

  最后还是影绝败在楚珩的气势之下,理顺了情绪才道:“可以,下不为例。”

  楚珩这才软了语气,“和乐轩那边你可以撤了,反正你如今已经遭人‘灭口’,正好可以回西南。”

  影绝问:“那你答应我的呢,什么时候兑现。”

  楚珩语气平和地道:“待我离开京城之后,自然会跟你联络,以后西南边境将会是你的地盘。”

  影绝惊讶,“你要离开京城?”得不到答复,才自顾自说,“哼,又是一个局中局,我就要擦亮眼睛看看,我们的信王殿下离开了天子脚下,还能往哪儿去!”

  楚珩不欲多提,“记住,往后行事欲速则不达,这次只是侥幸而已。而且,这将会是一场持久战,别指望很快修成正果。”

  影绝不置可否,桀骜的脸随着她的踮脚,瞬间隐没在黑暗之中。

  楚珩看着影绝离去的方向,久久不言。

  影绝此人不是那么容易驯服的,以后要想把西南边境交给此人,为自己所用,那么必须要让她完全臣服。

  而她想要称霸西南,从而在势力上压倒鹤孤,这种迫切就是她的软肋。而抓住这个软肋,就能让她臣服。

  ……

  楚珩带着一股冷风从外院走了进来。

  李绫素抬眼一看,他好像不怎么开心?

  鉴于他那日的表现,尚且没有令她不高兴,于是她问道:“要沐浴了吗?我安排热水给你。”

  楚珩面无表情地看了她一眼,沉默不语。

  李绫素站起来走到他身边,像平时那般抬手帮他脱外袍,可手还没碰到衣料,就被他躲开了。

  她顿时就愣在呢里,面上闪过尴尬。

  这……是什么意思?

  楚珩盯住她看了很久,才说:“不必了,我自己来。”说完就入了净房。

  李绫素的尴尬变为隐隐的愤怒,上赶着伺候你,你大爷的还不乐意了!

  很好,那本姑娘也就不伺候了。

  于是,两人就这么冷战了。

  观霞阁临江的雅间内,顾灵芝帮楚珩倒了酒,并看了对面那黑着一张脸的人两眼,语带调侃地说:“看来你不是约我饮酒,而是约我帮你诊治。”

  楚珩心不在焉地问:“诊治什么?”

  顾灵芝笑了,“治心病,帮你排解郁气”

  楚珩不理他,自己独饮一杯,并重重地放下酒杯。看了江边的船只一眼,想起了当初两人堕江的情景,以及她那句“楚信之你这个混蛋,给我出来!”

  想到此,忽然一笑,却惊了顾灵芝一脸。

  “难道你得的不是心病,而是脑病?”顾灵芝调侃道,刚刚那一笑太惊悚了。

  楚珩继续不理他,任由他唱独角戏。

  “好,看来今日不宜与兄饮酒。”顾灵芝作势离去。

  “坐下!有事同你说。”楚珩阻止正欲起身的顾灵芝。

  “说吧。”

  “你觉得李绫素学医天赋如何?”

  顾灵芝还是第一次听楚珩直呼他王妃的名字,一时之间没能反应过来。后来才知道自己真没有听错,这位楚二爷确实在说他的王妃。

  “嗯……天赋当然是好的,但是比她的天赋更加优秀的,是她的勤奋努力,以及她的脑子相当好使。”

  “哼,难得听顾大夫夸赞人。”楚珩语气古怪。

  顾灵芝一时半刻确实抓不到他的目的,于是虚心请教,“那二爷的意思是……”

  楚珩情绪低迷,“若是让她跟着你走南闯北,你可愿意?”

  顾灵芝脸上的亮色一闪而过,稍纵即逝后,连忙说:“话可不能乱讲,即便你不屑礼俗,但不能搭上我。”

  楚珩当然捕捉到顾灵芝那闪过的惊喜表情,于是不动声色地说:“你只需要回答我,李绫素有没有那个资质真正入你门下?”

  顾灵芝毫不犹豫地说:“当然有那个资质。”

  楚珩点头,“如此便好。”然后长久地不语。

  顾灵芝受不了这种怪异的气氛,正想开口,却被对面的楚珩抬手阻止。

  只见楚珩似乎作出了什么重大决定一般,缓缓吐出几个字:“那拜托你了。”

  说完马上起来走出雅间,招呼也不打一声就下了楼。

  顾灵芝微微张了嘴,看着那远去的背影,竟然能从背影都感觉到他的落寞……

  楚珩满腹心事,也不注意来人,直到肩膀被拍了一下,才抬头看见拍他肩膀之人。

  “竞一?”

  宁竞一意气风发,含笑地问:“二爷遇到何事如此失魂?宁某倒是第一次见了,难得。”

  楚珩痞痞地扯了扯嘴角,“丞相府的未来女婿确实了不得,连我也敢打趣。”

  宁竞一凑近楚珩,一语双关地低语:“二爷,谢谢你。”

  楚珩抬眼看他,有些意外,但既不承认也不否认,只说:“若是你们大婚我不能到场,咱们就一笔勾销。”

  宁竞一疑惑,一笔勾销?

  寻思一会儿,才明白他说得是当初楚珩娶妃,自己不也因为公职在身而没能到场么?

  宁竞一失笑,看着已经远去的挺拔背影,心道:这记仇的二爷啊。

  楚珩并没有把宁竞一的道谢放在心上,帮了他只是顺带的,好让他记住欠了自己一份情。

  他不怕被宁竞一猜到什么,因为宁竞一是个识时务的人,深谙为人处世和利益相关之道。所以,他们只会是朋友,不会是敌人。


  (http://www.zbzw.la/book/34230/828372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zbzw.la。着笔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bzw.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