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一掷成妃 > 第56章 丞相悔婚

第56章 丞相悔婚


  李绫素被他看得如坠深潭,嗫嚅道:“那边……降红姑娘……”

  “她不需你操心。”

  “那,殿下是否应该把我放下来了?”

  楚珩一怔,才把她放了下来。

  秦若彤为丞相府嫡长女,所以几乎所有人都来到了这边的凉亭,反观那边的亭子只剩下庞清尧在搂住降红,一个劲儿地啰嗦着。

  楚璃看着宁竞一抱着秦若彤远去的背影,若有所思地说了句:“这秦小姐恐怕只能嫁给竞一了。”

  此话一出,顿时激起千层浪。

  除去那几个闺阁小姐面色各异,其余人都看向了楚璃。

  紫舟园的前殿内,宁竞一搂着秦若彤对着那些丫鬟吼道:“快去准备热水和干净的衣衫!”

  丫鬟们都惊恐地看着自家小姐被不是未来姑爷的男子抱着,都惊得移不开脚。

  “还不去!”宁竞一低吼了声,这次震得那些丫鬟回了神。

  “哦……好好!”

  秦若彤嘴唇青紫,抖着身子看向面前男子的下颚,即便他也是全身湿透,但却奇妙地给了她温暖。

  宁竞一忽然低头看了怀中之人一眼,“若彤……”

  至此一声,却让秦若彤呜咽了起来。

  宁竞一慌了,“你,你别哭啊,信王妃把你救醒了,不会有事的。”

  秦若彤愣了神,是信王妃救醒了自己吗?她医术如此了得?

  如是想,脑子却开了窍:“宁公子,你喜欢我吗?”

  宁竞一本想点头,忽然记起自己跟她之间隔着万重山,但同时也闪过楚二爷的话,竞一,我可以帮你……

  念及此,认真而郑重地点了点头,“若彤,自元宵灯节初见你,我就心仪于你。”

  秦若彤听了仿若抓住了水中救命稻草,“宁公子,若你不嫌弃,我会求了我爹允了你我的婚事。即便你此刻觉得我厚颜无耻……”

  “不!”宁竞一打断了她的话,“若彤,你不是厚颜无耻,在我眼中你是敢作敢为。”

  秦若彤听了他的鼓励,无疑中给了她更大的勇气接着说:“我会马上求了我爹,让皇上应允了咱们的事,但是这期间,咱们都必须顶住舆论,不许轻言放弃,你可答应?”

  宁竞一感动至极,这才是他心仪的女子该有的模样。

  “若彤,我绝不负你。”

  秦若彤轻轻笑了,“那日后你会宠我爱我,允许我做自己喜欢的事?”

  宁竞一也笑了,“当然。”

  秦若彤娇耿一笑,躲入了他的怀内。

  准备好热水的丫鬟前来叫唤,此时却张大了嘴,看着眼前“伤风败俗”的两人……

  经历了这一遭事故,湖泊边的人都不欢而散了。

  而李绫素此刻已经坐上了楚珩的马车,回了信王府,只是她尚不知道自己先前对秦若彤说的话,会是她命运的转折点。

  年关将至,但丞相府却一点喜庆的气氛都没有。

  丞相夫人余氏跪在丞相秦忠元脚步,双手紧紧抓住秦忠元的袖口,哭得梨花带雨,“老爷,您不能眼睁睁看着彤儿毁了!如今她的名声也没了,如果还要嫁给那个庞家的孽障,您让她往后的日子怎么过?呜呜……”

  秦忠元暴躁地抬手就要给余氏一巴掌,但到了她脸边生生停住,“你教导的好女儿!很好!”

  余氏不敢辩驳,只嗫嚅道:“老爷,看在洛宇的份上,好不好……”

  秦忠元这次拂开了余氏的手,往那木雕椅上一坐,恨铁不成钢地说道:“起来,明早下了朝我会去御书房一趟!”

  余氏听了连忙揩了眼泪,点了点头。

  翌日御书房内。

  秦忠元跪在地上,头也不敢抬,只等皇上开口。

  楚瑾背立的双手紧紧握拳,但面上却看不出喜怒。

  沉默了将近半刻钟,他才开了口,“秦爱卿,你的嫡长女已经被赐婚给庞家,你是想让朕反悔?”

  秦忠元听了浑身发冷,但由于四肢着地,所以勉强能撑住,他斟酌了说辞才道:“皇上,微臣罪该万死,老来糊涂,管教女儿无方。”

  楚珩冷哼一声,“哦?秦爱卿身强力壮,哪里老了?”

  秦忠元听了,心尖一抖,明白了他的话中之意,“皇上,微臣今年刚好半百,身体大不如前,长子无报效朝廷之能,幼子又年纪尚小,所以微臣早有打算将兵部职务转交给兵部尚书,微臣只管吏部刑部等。”

  他微微一叹,“估计微臣受到的润泽已经最够多了,所以老天爷才让我的嫡长女辱没了名声……”说到最后还哽咽了起来。

  楚瑾这才松了拳头,对秦忠元说道:“看你如此,我也想到了父皇……念你是位慈父,起来吧。”

  秦忠元不敢起,声音状若蚊叫,“皇上,那小女和盐运使司的婚事……”

  楚瑾轻笑了声,“朕做一次毁人姻缘的恶人便是,庞家那边朕会交代。”

  秦忠元得了承诺,连叩了三个响头,口中激昂地呼喊两声“吾皇万岁”。

  楚瑾看着秦忠元走出了御书房后,气得一个拳头砸在案几上!

  身边的映怜连忙跪了下来,“皇上息怒!”

  楚瑾哼了声,“又是信王!当初你还说他或许是无意!”

  映怜这条被殃及的池鱼,抖着声音说道:“小的愚昧,小的愚昧!”

  楚瑾强迫自己顺了顺气,才沉声说道:“信王若能做个安分守己的王爷,朕自然……”忽然想到了什么,于是话锋一转,“如今竟然敢跟朕玩弄权术,这分明是在挑衅朕!”

  映怜跪着不敢出声。

  许久后,未见天子开口,他才微微抬头去看,却见他眉头紧蹙,似乎在寻思着什么。

  终于,楚瑾开口了,又似在轻喃:“信之,你好自为之。”

  而这边厢,丞相夫人余氏利索地帮她夫君脱了朝服,并问道:“老爷,成了吗?”

  秦忠元像老了十岁,重重吁了一口气才说道:“成了,用我在兵部的职权换来的。”

  余氏听了大惊,虽然她不懂朝堂之事,但也明白了一点,“兵部?交还给皇上?”

  秦忠元嗤笑,讽刺她妇人之愚,“给了兵部尚书!”

  余氏嘴快,惊呼:“那不是你的死对头吗?!”

  秦忠元点头,“皇上是在逼我,如今咱家要跟盐运使司联姻,在皇上看来这权势要上天了,若我不识抬举,还死守兵部职权,丢人头的恐怕是我!”

  天子从来要做的,只不过是坐在高位观虎斗,只要两虎实力相当,他坐的高位就越稳。

  而他秦忠元,只能顺从了他,把权力的秤砣拨平衡了,才能船行万里。


  (http://www.zbzw.la/book/34230/828372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zbzw.la。着笔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bzw.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