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一掷成妃 > 第53章 荒宅之主

第53章 荒宅之主


  只见那罗裙的一角飘飞,却似乎把某人也带走了。

  “二爷,许久未见您来,是别家姑娘花了您的眼么?”刚刚用手抚肩的女子说道,她叫樱草。

  “二爷肯定是贵人忘事了,你说这京中繁花遍地的,你我能见得二爷一面已经是福气了。”另外一名女子对樱草说道,她叫杨柳。

  “哎!二爷,曲子才刚开始呢,您要去哪儿?”

  楚珩转身看着这两朵娇花,她们的眼界无非是对女色的攀比,对男色的攀附,非常无趣,他忽然变得兴趣恹恹。

  这两人加起来,竟然比不上刚刚那倔丫头的一抹衣角。

  两人看着楚珩远去的背影,杨柳对着樱草嘲讽道:“别看了,他不是你我能肖想的。”

  说完便看着桌面上两锭白花花的银子,拿起其中一锭收入了袖口。做人贵在自知,她自嘲地一笑。

  ……

  楚珩在外风花雪月,而皇宫内的天子却满脸忧思。

  “皇上,您先歇一歇吧,龙体要紧。”身边的映怜公公劝说道,他那绿豆般大的眼骨碌碌地转,一副精明的模样。

  “映怜,你跟朕说说,信王把原校尉家那三个不成才的叫到庄子上去也就罢了,竟然把丞相家的也叫上,而且还顺带叫上了盐运使司,他这是要干什么?!”

  “皇上息怒,信王殿下平日里就是个呼朋唤友的人,据说还带上了几名舞姬一名乐师呢……”

  楚瑾眉目一凛,可顷刻之间就化去,沉沉叹了一声,“这信之也是个混账,以为娶了妻就会收敛,哼!”

  映怜不敢妄自言论,有些话皇上可以直接说他的兄弟,但自己一介蝼蚁,断然是不能去说的。他只需要清楚明白,皇上到底在忧心什么便可。

  于是说道:“皇上,信王爷或许是无心之举。”

  楚瑾摇头,“有心无心,以后才能得知。”说完摸了摸手指上的白玉扳指,若有所思。

  如今西南边境虽说有徐卫镇守,但这些时日以来,大楚军跟那一万叛军偶尔会有对峙的情况,但那一万叛军无比的狡猾,一昧地跟徐卫周旋,也不见真的打起来,不知道要干什么。

  楚瑾忧心忡忡,如今是顾不上信王那浑人了。事从急缓,庄子上的事延后再论吧。

  时节渐渐入了冬,刘至松在李绫素“最有力”的帮助下,跟后面荒宅的主人租了那宅子,并打通了医馆和后宅,改为既有前铺,又有后宅的医馆。

  这样的好处是,一些女患者可以走入后宅诊治,得了私密空间就自在多了,也能及时说出自己的病痛。

  李绫素也帮信和堂物色了两名医女学徒,她们都是普通的农家女,能住在医馆后宅,也管饱,还能得了一门手艺,这是多么美的差事。

  同时,李绫素在经得顾灵芝的同意之下,把之前她整理的那些药草图交给刘至松,让包括秦衣在内的三名医女各自抄一份。

  刘至松翻看着那几本手抄本,激动得几乎要哭出来,这信王妃果真是个能人,若是生为男儿身,成就必定比如今大多了。

  这日,李绫素终于忙完了信和堂的事,披星戴月地回了信王府。

  “王妃真是日理万机。”楚珩阴仄仄地说道,语气古怪。

  李绫素累得不想说话,往那贵妃椅上一趟,侧着身子准备闭眼睡一会。

  楚珩不让她如愿,俯身倾向她,并躺在她隔壁,面对着她。

  原本宽敞的贵妃椅变得无比的狭窄,楚珩手臂一伸,把李绫素挪向自己,两人瞬间就紧挨着。

  李绫素不耐烦,一张眼就看到楚珩那张放大的脸,两人的鼻尖已经靠在了一起。

  “……!”

  楚珩不管她,问道:“近日忙些什么?”

  李绫素支支吾吾,“嗯……也就给先前的医馆打打下手。”

  楚珩轻笑,“打打下手,就花了你夫君一千两银子?”

  李绫素身子一抖,瞪圆了眼说道:“你怎么发现的?!”

  楚珩按住怀中激动的身子,不让她起来,口中道:“不止如此,信和堂后方的宅院也没了。”

  李绫素初时没注意他话中“没了”的意思,理清了思绪之后,才忽然扬了声音说道:“不会是……那荒宅也是你家的吧?”

  楚珩哂笑,“是咱家的。”

  “……”

  难怪他如此精准地知道她花了一千两,也知道了信和堂后方的宅子。

  “也就是说,我花了咱家一千两,租下了咱家的宅子,然后给信和堂使用……”

  楚珩沉沉笑了两声。

  李绫素没有过问刘至松后方的宅子主人是谁,但估计也不会是挂在信王府名下的宅子,否则刘至松肯定会告诉她的。

  此刻,也确实没有必要纠结宅子主人了,哄好眼前这霸王才是要紧事。

  于是她脑子一抽,学了那日乐坊女子的手势,轻轻搭上他的肩,“二爷,一所荒宅而已,您就留给妾身用呗。”

  她故意拖长了尾音,娇滴滴的,如同挠了人心的猫。

  楚珩脸上倏地变了色,过了一会儿,才伸手把她推开,自己则下了贵妇椅,往净房方向而去。

  李绫素也愣住了,她起来看向他挺拔的背影。

  所以……这是同意了?

  过了一日,李绫素接到了一张邀请帖,竟然是丞相府的大小姐秦若彤发给她的,她邀请的是“信王妃”,而非“医女阿素”。

  帖子上写明邀请她去紫舟园游玩,这紫舟园是丞相府的一处私属园林,位于近郊。

  她叹了一口气,真是避无可避。

  十二月十六,这日是游园的日子。

  她早早就起来,看着身旁空出的一半,心里暗暗骂了楚珩一百遍,这才起来洗漱打扮。

  她要顶着“信王妃”的头衔去赴约,必定要打扮得宜的,于是便穿了一身淡橘褙子,配一件月白锦帛罗裙,再唤了秋月进来帮她梳头绾髻。

  秋月是当初选进来三个丫头其中的一个,绾发手艺极好。

  秋月帮李绫素绾了一个双刀髻,并斜插着一支白玉簪,咋一看竟然美轮美奂,非常别致。

  雅竹和秋月对视一眼,感觉很满意。

  “王妃娘娘,幸亏您不是未出阁的姑娘,否则京城要乱了。”雅竹说。

  “为啥?”秋月年纪小,睁着圆圆的眼睛问道。

  “京城公子们排着长队要见咱娘娘,岂不乱套了?”

  “哈哈……”

  李绫素娇耿地倪一眼这两个丫鬟,也为秋月的手艺赞叹着。

  如果她知道今日将发生的事,把她原本的人生扭了个弯,那此刻还会如此雀跃吗?


  (http://www.zbzw.la/book/34230/828372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zbzw.la。着笔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bzw.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