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一掷成妃 > 第42章 云翳失踪

第42章 云翳失踪


  到了半夜,楚珩睁开了清明的眼睛,走至里间,看到床上那抹隆起的身形,明显在熟睡。

  他先去见了宁竞一,谈了大概一刻钟,便从他房中出来,再折回东边院落换上夜行衣,没入夜色消失不见。

  翌日,昨夜宿醉之人陆续起来。

  空出来的两个大院落,男女宾客以院落隔开来住。

  但最后秦洛风起了头,搂了名歌姬就往厢房里去,见此,其余人都仿效他,各搂一名歌姬才入了各自的厢房。只除了宁竞一例外。

  而另外一个院落,秦若彤和云翳则住的相隔甚远,一个在东一个在西,中间隔着长廊以及小花园。

  秦若彤起来就往正殿的偏厅而去。

  秦洛风见了她,眉目一挑,“二妹,就你一人么,云翳姑娘没跟你一起?”

  秦若彤睨他,“休得把本姑娘跟那位‘姑娘’相提并论。”

  秦洛风笑笑不语。

  用过早膳后,还不见云翳出来。

  身为武将之子的原明志直觉比较敏锐,总觉得不大对劲,就跟秦若彤说:“秦小姐,还是去看看云翳姑娘为好,昨日不见她饮酒,怎么比我们还起得晚?”

  秦若彤神情一顿,于是起身往她那院落走去。

  不到一会儿,秦若彤奔回来,急急忙忙说道:“云翳姑娘不见了。”

  最先站起来的是宁竞一,他目光有安抚人心的镇定,并说道:“带我去看看。”

  一行人疾步往云翳所住的厢房而去。

  离初云庄两三里路的一片药田里,李绫素正帮顾灵芝采集药草,小心翼翼地去除根部的泥土,尽量不断一丝根须。

  “顾大夫,听了您一席话,受益良多啊。”

  顾灵芝身穿白衣,让人有点道骨仙风的感觉,此时微微淡笑,就能让人心旷神怡。

  李绫素却低着头,错过了如此男色,口中问了一句:“顾大夫,您相信世上有一种医术,开膛破腹之后还能还原吗?”

  顾灵芝一顿,手中的动作微停,斟酌了下说词才道:“正统医书上并无记载,但是顾某有幸在一本手抄札记当中看过,但只是稍微提了几句,并无详细的记录在案。”

  李绫素问:“您记得那几句是怎么记录的吗?”

  顾灵芝不知道她为何有这执念,只好回忆了下,“伤在腰腹,以刀刃之一寸,取其碎石,敷上止血化腐生肌之药。”

  只是一寸而已?那并非是真正的开膛破腹了。

  李绫素点了点头,若有所思。

  当两人回到庄子上时,雅竹便迎面急走而来。

  “王妃娘娘,云翳姑娘失踪了!”她低声说道。

  李绫素神色一变,紧蹙了眉头问:“什么时候的事?”

  雅竹连忙说:“今早辰时过后,被秦小姐发现的。”

  李绫素内心掂量着,那么有可能在昨晚就失踪了的。

  她再问:“殿下呢?”

  雅竹严肃地说道:“殿下在北苑跟秦小姐问话。”

  李绫素听完,便匆匆往北苑走去。

  她到了原先云翳住的房间,此时已经挤满了人,她只能站着门边,听得秦若彤的声音传来。

  “我们相隔甚远,而且昨夜我早早入眠,对院中的动静更是一无所知。”

  最后,楚珩的声音传来:“本王知晓了,云翳是本王请来的,跟诸位无关。但是,请诸位回到京城之后保守秘密,毕竟人是在我庄子里失踪的。”

  然后听得秦洛风的声音:“二爷,那么秦某告辞了。”

  这些世家公子陆续离开,秦若彤也跟着她大哥走了,最后剩下宁竞一还待在厢房内。

  他一侧身便看到了杵在门边的李绫素,“信王妃。”

  楚珩转身看她,并与之对视。

  宁竞一还沉浸在这件怪异的事当中,没有急着离开。

  李绫素这才走入了厢房之内,但是她一进来,就闻到了一丝血腥味,于是巡着房内的所有摆设绕了一圈。

  经过那张梳妆案几的时候,忽然用脚一踢那张矮凳,凳脚后面惊现一截尾指!

  “啊……”站于门边的雅竹尖叫了一声!

  李绫素猛然转头看了雅竹一眼,惊得雅竹死死捂住了嘴巴。

  宁竞一快步走到那矮凳便蹲下查看。

  而楚珩的眼中也有了波澜,但他是在场的四人当中最镇静的。

  李绫素面上神色不变,但是内心却十分震惊,她在想,按照房中一切整齐的摆设来看,并没有打斗过的迹象,云翳该不会……

  她蹲下查看了那尾指,开口说道:“殿下,这截尾指应该是被长刀或者长剑所切的。”

  楚珩沉声说:“何以见得?”

  她应道:“切面整齐,应该一刀而成,也或许是在躲闪时,不小心被劈过来的刀剑削去。”

  楚珩看着她,神色难辨。

  宁竞一这时才细看这位信王妃,见她通身镇静的气度,若是寻常女子早就晕过去了,而她还言之凿凿地分析被什么利器所伤。

  这女子有点胆量。

  楚珩忽然看向宁竞一,“竞一,你先回吧。”

  宁竞一看了他一会儿,终于点了点头,抱拳一掬:“那宁某告辞。”

  出了这样的事,大家都带点不欢而散的情绪,紧绷着脸上了马车,快速离开了初云庄。

  宁竞一离开时回头看了看,脑子响起昨晚楚珩找他时说的话。

  “竞一,若你下定决心娶秦若彤,我可以帮你。”

  “二爷,此话当真?”

  “当真!”

  楚珩说的时候是那么的自信和笃定。

  于是当他知道庄子里有人失踪了,他第一反应是楚珩必须不能担上人命。

  在他眼中,这位信王爷能够安然无恙,全因背靠天子,若是惹得天子不快,那就真成了落魄王爷了。

  有的时候,能看得见利益的朋友,还是不要失掉的好。

  ……

  北苑厢房内,李绫素看着楚珩欲言又止。

  楚珩说道:“回东苑。”

  回到东苑后,他才对李绫素说道:“你有什么想问的?”

  李绫素内心斟酌说辞,才开了口:“殿下,云翳的失踪于你有关吗?”

  楚珩神色不变,认真看了她一眼才道:“她不是我弄走的。”

  她内心吊着的石头这才放了下来。

  楚珩有些惊讶,“就这一句,不问了?”

  李绫素摇头说:“只要确认你不是那种切人骨血之人,就可以了。”

  她说的是那截尾指,指不定那云翳还被断了什么部位,只是没有被落到房中而已。

  楚珩紧紧盯住她的每一个表情,最后只从她脸上看到压制着的恐惧,这才移开了目光。


  (http://www.zbzw.la/book/34230/828371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zbzw.la。着笔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bzw.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