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一掷成妃 > 第40章 风月茶会

第40章 风月茶会


  在临近傍晚时,李绫素才知道楚珩所说的“尽全力找乐子”,到底是多么的惊世骇俗。

  在吃饱喝足后,她就开始小酣,期间陆续有车马的到来,她当然是一无所觉的。

  最先到达的是丞相府的马车,来者是丞相的庶长子秦洛风,以及嫡长女秦若彤。

  继而是翰林院掌院之子庞清尧,他前脚一到,盐运使司宁竞一后脚就跟了进来。

  最后,是原校尉家的三位公子,大公子原明志,二公子原明言,三公子原明行。此三人的爹是武将出生,所以他们多少都学了点武艺,而随同他们而来的,是五名歌姬。

  当李绫素醒后,穿过长廊走至前院时,竟然看见如此浩浩一群人,坐在宽大的亭子内言笑晏晏,而周边有几名歌姬弹琴起舞。

  最先看到她的是秦若彤,“咦?那姑娘好生眼熟啊,她是谁?”

  众人顺着她的目光,看向了正玉立长廊的女子,只见她神态婉约,淡衣简髻,在几名浓墨重彩的几名歌姬映衬之下,更加是明珠泛光。

  此刻的楚珩坐于主位,也顺着目光看向了她,却并不急着开口介绍。

  李绫素同时也看到了秦若彤,本能地想转身就走,因为她认出来了,那姑娘就是丞相府的小姐,当初还帮她诊治来着!

  心思只在转念之间,身子一顿,随后恢复了常态。她不需要去躲避任何人,即便当初自己是普通医女打扮,但有谁规定正儿八经的信王妃娘娘不能是医女?

  楚珩今日是满面春风,一副纵情玩乐的模样,看向李绫素的眼里也带着波光。

  见他不开口介绍,李绫素也就步履沉稳地走向了那亭子。

  微微颔首对楚珩说:“殿下,妾身起晚了。”

  两人四目对视,他似乎在说,今日怎得如此乖顺。而她似乎在答,在外人面前面子总要给你的。

  似乎都看穿对方的心声,两人微微一笑。

  然而这句“妾身”却惊了众人。

  与楚珩来往甚密的宁竞一,更是感觉到了这两人刚刚的神色微妙。

  最先沉不住气的是秦若彤,她霍地站起来,捏紧了拳头,说道:“信之哥哥,她就是你的王妃?”

  楚珩看向秦若彤的眼中未带一丝波澜,只轻描淡写地说:“是。”

  秦若彤噘嘴,但她暂时没能认出李绫素来。

  秦洛风扯了嘴角,起哄说道:“二妹,坐下!”紧接着看向楚珩,一副有戏可看的表情,“二爷,我带少一样东西,就是天山雪酒!不为别的,就来恭贺您娶了如此娇妻。”

  说完还看了看宁竞一,表情古怪。

  秦洛风是丞相的庶长子,生母是名姨娘,但却十分爱护他的嫡妹,也就是秦若彤。

  说起来他家这位妹妹,情路算是坎坷的。从小认识楚珩,便一直爱慕了多年,但最后却眼睁睁看着楚珩娶妻,自己还不能有任何立场吃醋。

  及笄之后,在元宵花灯会被盐运使司宁竞一看上,但最后却被皇上赐婚给翰林院掌院之子庞清尧。

  简而言之就是,宁竞一喜欢秦若彤,而秦若彤却跟庞清尧有婚约,而秦若彤却对楚珩情有独钟……

  这……真挺绕的。

  宁竞一忽视了秦洛风的目光,对着刚刚落座在楚珩身边的李绫素说道:“信王妃,你和二爷大婚之日宁某恰巧有公职在身,没能来道贺,在此先敬一杯,祝你们白头偕老!”

  李绫素浅笑应对,说道:“多谢宁公子。”拿起丫鬟新添的茶杯,举杯说:“以茶代酒,见谅。”

  宁竞一对这信王妃是好奇的,因着自己跟楚珩私交甚密,曾经非常好奇那家伙到底会喜欢什么样的女子。如今看来,这信王妃给他的印象很好,浓淡相宜,不卑不亢。

  以宁竞一开了头,随之而来的就是秦洛风,庞清尧以及原家三兄弟的一一敬酒,而李绫素都以茶回敬。

  如此一轮后,亭子的气氛恢复了之前的歌舞升平,觥筹交错。

  楚珩平静无波,只伸手将李绫素平时爱吃的甜点移到了她眼前。

  李绫素刚刚起来,肚子确实有点饿了,便旁若无人地小口吃了起来。

  这情景看在有心人的眼中,寸寸煎熬。

  那有心人自然是秦若彤了。

  宁竞一看着秦若彤,内心酸涩。其实他对求娶秦若彤这事,已经不抱任何期望了,是因为朝廷如今的形势。

  他身为盐运使司,监管着全国各地的官盐,可以说是扼住了一条重要的产业命脉。而丞相大人在朝堂的支持者众,权倾朝野。

  秦若彤身为丞相嫡长女,若是还跟盐运使司联婚,朝廷上原本还算平衡的各方势力,将会严重倾斜一边,这绝对不是天子能够容许的。

  所以,秦若彤要嫁的人,无论是翰林院掌院之子的庞清尧,还是其他内阁学士,但断然不会是他宁竞一。

  他接到楚珩的邀约时,其实是无心来此一聚的,但当他知道秦若彤和庞清尧也接受了邀约,也就来了。

  但他内心的疑惑是,楚珩为何有此一举?这不是故意让人难受吗?

  楚珩看似目光流连在身边的王妃身上,其实一直在观察着宁竞一,见对方目光一直放在秦若彤身上,而且偶尔还若有所思,心下便有了定论。

  原本一派祥和的茶会,被以下来的一位打破了。

  踏着落日而来的,是和乐轩的头牌乐师,云翳。

  当云翳被丫鬟带入亭子内时,原本安于一隅的李绫素瞬间绷紧了身子。

  云翳一来,谁也不看,只看楚珩,“信王殿下,云翳来迟,切莫怪罪。”

  秦若彤是急性子,心思单纯直接,见这女子衣着带着些许风尘,而且还抱着琵琶,便知只是一介歌女而已,但却目空一切,眼中只有她的信之哥哥,脸色倏地一沉。

  沉默了许久的楚珩,仿佛就在等这女子,终于开了金口:“云翳,你来得正好,本王正嫌沉闷了些。”

  他扬手让云翳坐于亭子的一角,那处早已让人准备了古筝。

  “云翳,今日在座各位皆是本王好友,本王觉着怎么都得让你来唱,才不辜负了良辰美景,”顺手往那五名跳舞的歌姬一指,“以及这些美人。”

  云翳清淡一笑,目光炽热地问:“殿下,要听什么曲?”

  楚珩扯了扯嘴角道:“先来一首《弄儿娇》罢!”

  他话一出口,不仅是云翳,就连其余几位男客也面带惊讶。

  因为《弄儿娇》最初是在欢场传出的,这首曲子曲风萎靡淫奢,跟着这曲子来舞动的话,必须靠肢体摆动,才能演绎这当中的精髓。

  首先呼声叫好的便是秦洛风,当初他被楚珩坑去了藏在临渊阁的一坛七月雪,心疼得滴血。如今来这一趟,必然是期望尽兴而归,看来楚珩是不负所望啊。

  紧接着是原家三兄弟的呼声,一直拍手叫好!

  云翳低首垂眉,素手拨动着琴弦,那靡靡之音便从她指尖处流淌而出。

  几名跳舞的歌姬也已经脱了外衫,只着一件薄薄的纱衣,扭动着妙曼的肢体,并陆续入了亭子内。

  “眼色相勾,眼波横流,雨云润绣,秋色迷梦,素手弄膛,背对娇羞……”

  云翳的歌声伴着歌姬的舞动,不仅让秦若彤这位名门闺秀大惊失色,就连李绫素面上无波的人,内心也大骇!

  这种艳词,岂能是出得厅堂的曲子?!

  除此之外,那几名歌姬来到几位男客面前,用薄薄的衣袖往他们面上一抚,轻笑了起来。

  秦洛风更是一把抱住面前的美人,准备一亲芳泽。

  而原家的三公子原明行,年少定力不足,看秦洛风如此,也跟着对面前的歌姬挑逗了起来。

  唯一不为所动的,就是宁竞一。

  而楚珩坐于主位,身旁还有王妃在,那些歌姬当然不敢贸然往信王面前凑了。

  李绫素暗暗扶额,此刻她才真正见识到,楚珩作为京城纨绔的头把交椅,纵情于风月之事时,作风是如此的放浪形骸!


  (http://www.zbzw.la/book/34230/828371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zbzw.la。着笔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bzw.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