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一掷成妃 > 第35章 父亲中举

第35章 父亲中举


  深秋的北潇,是无比的漂亮。

  除去北潇城,山峦是漫山鎏金,丛山之间偶尔点缀着一湖碧波,色彩浓烈,气势磅礴。

  楚珩见李绫素看入了迷,便拉她下马车,指着远处那些山峰说道:“若是冬季,苍松傲雪,千里冰封,甚是值得观赏。”

  李绫素有感而发:“美则美矣,但老百姓如何过活呢,除去北潇城,其余的地方皆是如此的荒蛮,若是冬季,连打鱼的地儿都冰封了。”

  楚珩侧头看她忧民之所忧,没有耻笑她,只说:“不是靠一人之力,或者三言两语就可以改变这里的,别想了,走吧。”

  李绫素顺口问一句:“回哪里?”

  楚珩便走便说:“回京城。”

  回京城的路上,马车上多了许多小礼物,除了冰心玉壶,后来还买了诸如赤石砚台和女子首饰之类的小东西。

  说起这赤石砚台,李绫素忽然想到了韩少庚。他送的砚台还被她放在五宝斋,她自热是不会再要的了,即便曾经心存他念,但如今两人已成定局,她绝不会有其他的念想了。

  楚珩看她低眉垂目,伸手抬起她的下巴,说:“在我面前不要想别的男人!”

  李绫素瞳孔一缩,迅速端正姿态:“已经断了念想的了!”

  楚珩嗤笑,唬一唬就露馅了。

  李绫素也反应过来这厮在逗她,睨他一眼后扭头不看人。

  过了许久后不见有任何动静,她回过头看,嚯!这家伙已经长腿一伸,靠着栏杆睡着了……

  而且,还霸占了她的地方,好吧,你赢了。

  回京城的路上是风平浪静的,两人改为北潇人的打扮,马车虽然宽大但却毫不起眼。

  在将近半个月后,两人回到了京城。

  一回到信王府,雅竹就蹦出来哭喊:“王妃娘娘,你终于回来了!奴婢以为……以为你已经……”

  李绫素戳戳她额头,说:“殿下忽然兴起了外出游玩的心,我来不及告诉大家,就跟着去玩了。”

  雅竹信以为真,点头说:“那就好,老爷担心得快疯了!”

  李绫素这才紧张起来:“我爹怎么会知道?”

  雅竹说:“老爷考中了举人!他原本让明成来王府通报喜讯的,却不料没见着王妃。”

  李绫素问:“何时的事?”

  雅竹说:“前天!”

  李绫素压低声音问:“我外出将近一个月的事,除了王府的人和我爹,还有谁知道?”

  雅竹说:“应该没有了的,我除了让明成实话回禀了老爷,就连咱们院子的几个妹妹都没有说的,大家只以为王妃您为了学医,废寝忘食。”

  李绫素内心一松,虽然有点扯,但糊弄过去就好。

  她是不担心别人怎么看楚珩不在府中一个月的,即便那浪荡子日日嘻游夜夜笙,也不会有人奇怪,不是么?

  如今这情况,她有必要回李府一趟了。

  心挂老父,就连忙携同雅竹往外走,轿子很快就到了李府。

  一进门,雅竹这丫头就对院中的小厮说道:“明成,姑娘回来了!”

  明成马上接话:“姑娘你回来了!我去告诉老爷!”说完一溜烟跑了。

  李绫素不是个容易伤感的人,但此刻听了两人称呼她为“姑娘”,一时间以为自己还是待嫁闺中之时,瞬间红了眼。

  李贺书可以说是踉跄着出来的,一看他闺女完好无缺,激动得大吼一声:“明成!马上杀鸡还神!”

  李绫素:“……”

  她自然是清楚自家父亲的德性,从不藏着掖着,悲喜皆形于色。

  她撒着娇说道:“爹……”

  李贺书本想如同那些当娘的一般抓住闺女的手,但又觉得不妥,伸出去的手讪讪收回,但同时又口中碎碎念:“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屋外的明成忽然嚷嚷:“信王殿下!您……来了!”

  李绫素一愣,跟李贺书对望了一眼。

  这时楚珩已经大步流星地跨入了正殿之内,对着李贺书双手一掬,说道:“岳父大人,别来无恙。”

  李贺书连忙说道:“无恙无恙。不知殿下亲临,有失远迎。”

  楚珩摆手道:“岳父日后同我说话,就不需寒暄了,毕竟您是长辈。我是特意前来恭喜岳父中举的。”

  李贺书听了,完全忘了见到闺女的激动之情,面上带着无限喜色地说:“哎哟这事儿……说起来真真要感谢你的,虽然你刚才说不需客气,但是这事顺利,全赖你那张翰林阁的推荐函啊。”

  楚珩笑道:“先前我曾跟王妃说,岳父必定会光耀门楣的,她还不信。”

  李绫素皱眉,哪有不信?

  幸好李贺书正当得意时,也不在意楚珩说了什么。

  楚珩把自个当成主人一样,往偏厅走去,因为他看见丫鬟们正在端来晚膳呢。

  李贺书招呼着两人,口中说道:“素儿呀,你们出游那么久,也不见捎信回来报个平安。”

  不等楚珩回答,李绫素就说:“爹,我们也是突然兴起外出游玩的念头,只是山河甚好,都流连忘返了。”

  李贺书念叨着:“你们这些年轻人,都不懂得身为父母的担忧,等你们有了孩子,便知晓个中滋味了。”

  李绫素怔了怔,孩子?

  楚珩开了口:“岳父,别说这些还没成的事了,说点眼前的事,您还想再考吗?”

  李贺书笑笑说:“其实我并没有走仕途的心思,若是继续考也不是不可以,但如今了了多年心愿,忽然间便没了继续向上的心思。”

  李绫素一听,适时问了出口:“对了爹,我之前去许娘子铺子买包点,她经营得妥妥的,还给我说起你最近改了口味呢。”

  李贺书听了闺女的话,脸上难得地染了红云,但嘴角藏不住笑意。

  “素儿,爹有件事需要同你说。”

  李绫素装得很正经的模样,点了点头。

  面对闺女的灼灼目光,以及隐含着的期盼,他开口道:“前几日我向清婉提了亲……”

  许娘子名叫许清婉。

  李绫素忍住笑,还是很正经地问道:“爹,前几日您不刚放榜吗?这就跟许娘子提亲啦?”

  李贺书清了清嗓子,严肃地说:“素儿,不许拿为父寻开心,你心里不是明镜一样么!”

  “哈哈哈……”李绫素终于笑了起来,说:“女儿先嫁,父亲再娶,咱家也是喜气连连了。爹,要赶紧为我添个弟弟,免得将来外甥比舅大。”

  “女儿之家言论这些,成何体统!殿下莫怪,是我管教不严。”李贺书气得脸都绿了。

  楚珩一脸古怪的笑容,附和地点点头:“岳父确实要预防外甥比舅大这情况,那么,预祝岳父大人一箭中靶。”

  李贺书:“你!……”

  还能指望这浑人吐出什么好听的话吗?


  (http://www.zbzw.la/book/34230/828370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zbzw.la。着笔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bzw.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