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一掷成妃 > 第30章 不慎堕江

第30章 不慎堕江


  此时那个男人正潜伏在花船的底部,伺机而动。

  他刻意等过了午膳时间才下江,目的就是等船上之人吃饱喝醉,这样他的胜算就会大一些。

  而花船上靠近船头的地方,摆了一大桌酒菜,悠扬的琴声从船上飘远,让听曲的人不饮自醉,让已醉的人更加迷醉。

  此刻的楚珩正半眯着眼,对这条船上的花娘说:“云翳,你的琴技更加出神入化了。”

  云翳说道:“二爷,云翳比起姐姐,是不足为道了。”

  楚珩听了,也想起了云翎。

  云翳也没有说话,只轻轻地拨弄了一声琴弦,

  楚珩听得这声琴弦,忽而睁开了眼睛,这双眼哪有半分醉意。

  云翳的琴声越来越急,如同飞流直下的瀑布,强烈地冲击着听者的双耳。

  花船忽然晃动了两下,也许是江浪暗涌所至,船上之人的兴致并没有被打扰。

  云翳的曲子终于弹完,楚珩醉态熏熏,鼓掌了两声,说道:“云翳啊,若是这日子有你相伴,你抚琴来我饮酒,岂不快哉。”

  云翳笑着说:“二爷,云翳乃一介歌女,得了和乐轩的赏识,已经知足了。二爷切莫丢了家中娇妻,却捡了云翳这般苦命之人。”

  云翳柔声劝酒:“来来来,二爷,为今日良辰美景不醉不归。”

  楚珩也没推迟,一杯杯下肚,最后不敌酒意,俯首倒在酒桌之上。

  潜伏在船底下的男人听得了大概,轻身翻上了甲板,伴随着江浪进入了花船的船尾。

  正当他猫着身子轻移时,忽然听到了隔壁的渔船上,传来了一声仿若河东狮吼的怒斥声!

  “楚信之你这个王八蛋!给我出来!”

  此时不仅云翳吓了一跳,楚珩更是颤动着睫毛,准备苏醒的模样。

  云翳轻轻推了楚珩一下,说道:“二爷,二爷……”

  但楚珩毫无动静。

  船尾的那男人见此情况,知道此时不动手,就错失良机了!

  他也不躲藏了,一个翻身,从栏杆处飞身而入,冲破了船舱尾部的屏风,疾冲到了酒桌旁。

  云翳惊叫一声,躲在酒桌之下。

  一把长剑向楚珩刺去!

  在千钧一发之际,楚珩连人带凳后退了几步,生生躲开了长剑的袭击!

  那男人再出一剑,招式极其刁钻,不是武功内力上乘的武者,恐怕难以躲避。

  楚珩顾不得其他,身子往后一仰,侧身一旋,躲开了剑锋。紧接抬起一脚往那男人喉咙一踢,在靠近目标时鞋底忽然伸出了一把利刃,生生地划伤了那人颈部!

  “啊!”一声极其隐忍的痛呼,从那男人的口中传来。

  但那个男人仿佛死士一般,更加勇猛地提剑刺向楚珩。

  由于经过前一个招式,楚珩还处于稍微往后仰的姿势,但他也来不及直立起身。

  恰巧这个时候,一条渔船猛烈地撞了下花船。

  而站在船边的楚珩身子往后一仰,掉入了江中!

  在隔壁渔船上的李绫素见此情形,什么也顾不得想,便纵身一跳,没入了湍急的江水之中。

  船上的男人一看,回头瞪了云翳一眼,便跟着跳入了江中。

  此时已入深秋,江水也变得冰冷起来。

  李绫素幼时跟随父母亲到外祖家,表哥们总会拉上她,瞒着大人去河边玩耍,但同时也练得了良好的水性。

  此时的她正使出吃奶的力气,往楚珩入水的方向游去,但江水急流,她的身子骨低挡不住流水的冲击,渐渐地随着江水的流动方向翻涌而去。

  正当她努力徘徊的时候,水下有只手用力地把她往下一扯,两人立马就被江水没了顶,消失不见。

  李绫素刚开始是无比的惊慌,当她看见扯她之人那身玉色衣袍时,才安了心。

  是楚珩,因为那刺杀的男人身穿玄色衣服。

  她紧紧抓住楚珩的衣服,随着江水一直往下游而去。

  楚珩知道待在水中越久,越是危险,于是一直寻找适合上岸的地方。

  两人顺着湍急的江水漂了大半个时辰,终于在一处岸边水草较为茂盛的地方,上了岸。

  一上岸,李绫素就打了个颤,低头一看,身上的衣衫紧贴着身子,但此刻也顾不得其他了。

  她抖着声音说道:“二……二爷,先找个地方生火吧。”

  楚珩目光一斜,阴着脸说:“那么英勇地跳江,当时不见得你会冷啊。”

  李绫素知道不是拌嘴的时候,也就紧闭着嘴巴,一切后议。

  两人沿着岸边往前走了几里路,终于看到一间破庙。

  世人敬佛,即便家住漏水茅房,听到捐资修建寺庙,砸锅卖铁也要捐,心心念念寄托于神佛佑体,祈求一朝翻身。

  殊不知,能一朝翻身财源滚滚的,不能单靠神佛,也靠自身。

  但此刻,李绫素无比感谢世人的执念,他们在这山旮旯处还能看见一间寺庙。

  即使是残破的,但总算有瓦遮头。

  两人快速走入了破庙内,准备生火烤干衣物。

  待楚珩生了火,李绫素准备把这身湿哒哒的衣衫换掉,但一看楚珩目不斜视地看着她,顿时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正当她想着,反正二人已经是夫妻了,当着他面又何妨时,抬手解了束腰的丝带。

  这时楚珩将地上的一条长木棍捡起,一个用力,将其横在了供台和墙壁之间,然后脱掉自己的长袍,往那长棍上一搭,衣服后面便成了一处私密空间。

  做完这些,他径自往地上的蒲垫一坐,曲起双腿原地打起坐来。

  李绫素连忙躲入了那个小空间,快速地将衣服脱掉,并将较为轻薄的内衫绫群递给了前面的楚珩。

  “赶紧帮我烤干。”

  楚珩听着她可怜兮兮的声音,最终还是伸手接过,靠近火堆烤着。

  背后又传来了她的声音:“你今天上那条花船,是为了喝花酒?”

  满腹心事的楚珩没想到她竟然记挂着这件事,他转了头,眯了眯眼。

  李绫素此刻是赤.身.裸.体的,横在长棍上的衣服刚好遮过了她的胸口,但若是楚珩一站起来……

  见他不语,她继续自找自说:“我也不想管你这些风月破事啊,只是我在街上看到一名神色可疑的男人跟踪你,我才尾随着他到了江中。”

  楚珩忽然问道:“哦?他没发现你?”


  (http://www.zbzw.la/book/34230/828370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zbzw.la。着笔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bzw.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