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一掷成妃 > 第24章 杀鸡儆猴

第24章 杀鸡儆猴


  李绫素处理完这些后,神情疲惫地回了主院。

  一踏入房门,就看见楚珩端坐在外间,手中捏住一只包子往嘴里送。

  那是她从许娘子那儿带回来的包子,还没来得及吃,就让雅竹温着,想不到却被这霸王吃了。

  “我的包子……”

  楚珩抬眼瞧她,又把手伸向那温盒内,等他吃够了,用棉巾擦了嘴,才缓缓开口。

  “这么晚了,在忙什么?”

  李绫素不知何故,忽然觉得心虚,按理说账本不是她做的,银子也不是她贪的,但是她却帮着何管家瞒着楚珩……

  “就看些药草以及人体器官脉络方面的书籍。”

  楚珩黑眸幽幽,问:“还有呢?”

  李绫素其实天人交战,倘若继续瞒着楚珩,若是七日后那张序并不能吐出那些银子,那这账目谁去填?

  这银子倒是其次,隐瞒才是不可饶恕吧?

  楚珩不动声色继续说:“怎么,遇到难处了?”

  一直以来,李绫素在楚珩面前都是被压制的,除去顾虑着他的身份,最主要是由于他的气场。

  他一问话,不怒自威。

  这不,此刻李绫素不经脑地说:“没有遇到难处。”

  楚珩盯着她,最后移开了眼,说道:“厨房禁了宵,包子也被我吃了,你今晚就饿着吧。”

  李绫素:“……”

  到了第二日傍晚,李绫素才明白前一晚楚珩的话中之意。

  自她从顾灵芝那里一回来,吴嬷嬷就速速来禀:“王妃娘娘,殿下让您去后院。”

  李绫素虽疑惑,但也快步往后院走去。

  一到后院,她就看见何管家领着一众丫鬟小厮垂首站立着。

  一名青年男子跪在地上,左手不正常地垂着,他身旁站着一名侍从打扮的年轻人,似乎叫廖云生?

  而楚珩端坐在石凳上,居高临下地看着那男子,脸色阴沉。

  只听廖云生呵斥:“张序,你以为信王府是随你欺瞒拿捏的吗!今天卸了你的左手,已经是殿下仁慈!”

  原来那男子是张序。

  “殿下,小的不敢了。”

  楚珩不屑跟他说话。

  倒是廖云生继续说:“你犯了殿下的大忌,原本可以要了你的命,但是念在何管家多年忠心伺主,就留你一条狗命,赶紧滚出信王府,永不得踏入!”

  张序一脸痛苦,呻吟着说道:“多谢殿下开恩!多谢殿下开恩!”

  李绫素看着张序在几名小厮的押送之下,踉跄地往大门方向走去。

  如今还有什么不明白的,楚珩这是杀鸡儆猴!

  明面上来看,他卸了张序一只手,就是要警告王府内所有的下人,手脚不干净的下场。

  但是实际上是警告李绫素,他容不了有心欺瞒的人,这种人将来很有可能会因为自身利益,而选择背叛他。

  她缓缓而来,到了楚珩面前停了下来,身子利落地往下一跪。

  “殿下,是妾身的错。”

  楚珩阴沉的脸才终于有了点笑意,但这笑却是让人毛骨悚然。

  “王妃何错之有?”

  李绫素说:“错在不分轻重,隐瞒殿下私自处罚。”

  楚珩冷哼一声:“本王记得王妃初入王府的第一天,便铿锵有力地说,但凡有错,势必严惩!那就从王妃开始惩罚吧。”

  他首先看向李绫素:“王妃,罚你闭门思过三天,不得走出主院一步!”

  转而看向而何致远:“何管家则扣罚半年月银,可有异议?”

  “没有!”被罚的两人齐声说。

  这事在场面上就这么过去了,但是回到主屋,还有一场硝烟。

  “殿下,那些被张序吞掉的银子怎么办?”李绫素紧张地问。

  “辛苦王妃了,难得还记挂着这事。”楚珩捏住她的下巴,厉声说道。

  “妾身惶恐,但希望殿下先处理这银子上的漏洞,再来罚妾身吧。”她低头。

  “有何管家作保,张序会在两日内归还亏空的银子,七日之内,账本必然会正确无误地给王妃娘娘过目。”他语带讽刺地说。

  李绫素暗中吐出一口气,这样来说她也算是没有失信于何管家。

  “殿下,昨天晚上您是听到了,对吗?”

  楚珩没有正面回答,只说:“你年纪小,不明白用人之道。张序那样的,这次抹平了肯定还会有下次,而何管家是职责缺失,作为总管,无论发生什么事都不能因私忘公,可你却没有惩罚他们任何一人!”

  李绫素低头,昨夜仓促,这事确实处理得不妥。楚珩这般身份的高位者,如同一屋之梁,定了规矩,必定是要落实执行的,在这一点上,自己是考虑欠缺了。

  楚珩说:“何管家是不能再重用了。”

  李绫素心尖一跳,只听得楚珩继续说。

  “何管家职务不变,但是不能再让他管账目了,让他只管府中内务即可。”

  “那账目谁管?”她问。

  “你!”他说。

  “……”待她回过神来,便问:“那何管家职务不变,月例不变,如今我来管账目,是否有月例?”

  “王妃是本王的妻子,不跟下人一般。”

  李绫素脱口而出:“那就是说别人甩手不管的活儿,拿到的月例一钱不少,而我多干了活,却一钱不入?”

  楚珩乐了:“王妃真是位神算的人才,这账目交由你去管看来是对的。”

  老天爷啊,看来这才是真正的惩罚吧?

  她得长出三头六臂,才够用吧?

  接下来的三日,她果然足不出户,一直待在书房内。

  其实她早已经记熟顾灵芝的那五本药草书,如今正在研读关于人体器官的书籍。

  顾灵芝曾说,作为医者,熟记药物用途以及人体器官经络,这只是入门基础,重要的是以后的诊治经验。

  有多少医者从无数的诊治经验中,摸索到新的治疗方法。

  她是知晓的,如今处于打基础的阶段,绝不能偷懒。

  临渊阁内,顾灵芝边为楚珩倒酒边说:“你这王妃啊,确实有过目不忘的本事。我估摸着,不出半月,她的本事不亚于普通医馆的大夫。”

  楚珩倒是不惊讶,因为从两人新婚夜的逃难过程,再到前两日的账本事件,都可以看出他的小王妃是一个做事严谨之人。

  这样的人,必然是思维缜密的,起码对于学术上的归纳和记忆,要比普通人强得多。

  顾灵芝看他一副了然于心的姿态,也就不好再喋喋不休地谈论好友的妻子了。


  (http://www.zbzw.la/book/34230/828369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zbzw.la。着笔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bzw.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