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一掷成妃 > 第22章 初入医门

第22章 初入医门


  接下来的时间里,顾灵芝让李绫素从认识草药开始。

  他先给她五本《百草图》让她熟记,这几本札记,是他游历四方时所记录的。他将所见到的药草画下,并标注上药性,入药方法,某些罕见的药草还标明了生长的地方。

  这五本《百草图》记载的草药众多,但是顾灵芝让李绫素务必牢记下来。

  李绫素也不怕苦,况且她知道为学者,必有初。刚开始的时候肯定要下苦功的,这是一道必不可少的坎。

  傍晚回到信王府后,也不见楚珩在,估计是去哪个地方找些乐子玩吧。但她也不好奇,因为现在有更加重要的事情要做,就是尽快牢记那几本药草书。

  吃了晚膳后,李绫素继续专研,当眼睛累了之时,她扭头看了那幅被迫放于角落的画。

  多日没有认真凝视这画,此刻一看,竟然发现那画又换了一个地方。

  因为此时她看到的,是另外一个房间,那房间有两张床,并各自配有书桌和柜子。跟那姑娘待在这间房内的,是另外一位年龄相仿的姑娘。

  “你说咱们医学院个个都是地中海教授,什么时候能来个帅哥啊?”

  “我不关心这个,我来这儿,就是被家里逼的。”

  “那你总不能被家里一逼,就好好学习吧?”

  “呵呵,不好好学习,以后更有我受的。反倒是从一开始就科科拿优,他们才不会念叨我!”

  李绫素回神,原来那姑娘同她一样,也是学医的开端啊,不同的是那姑娘被迫的,而她是自愿的。

  这么一打岔,她也恢复了精神,于是继续捧着书本埋头苦记。

  但是越看越是觉得凌乱,因为这些药草是顾大夫出游时,见到什么便记录什么的。然而这些五花八门的药草,却是区分药效的,例如解表的,化湿的,理气的,止血的,平肝息风的等等,琳琅满目,种类繁多。

  于是她为了方便自己记忆,便移步去了楚珩的书房,找来了纸张笔墨,从第一本开始整理,分门别类。

  她不敢打乱这些书籍原本的排序,所以她从第一本第一页开始归纳,碰到了不同的种类,就另外开一页纸来记录。

  她原本以为这是一项繁复的工作,但是慢慢地,经过笔去记录以及将药草画图,这样反而更加容易牢记。

  于是她越来越入迷,下笔也越来越快。

  楚珩踏入书房之际,看到的便是李绫素认真着迷的侧脸,书案上的烛火映照在她的脸,形成温暖的色泽。

  他也不打扰她,找了书架上的一本兵法书籍,便读了起来。

  当李绫素伸了伸懒腰,准备倒杯茶的时候,她才惊觉书房内坐着那道熟悉的身影。

  “呃……殿下您回来啦?”

  楚珩抬眼看了她一眼,只含糊应了一声,便继续看他的兵法。

  李绫素对他的不搭理见怪不怪,但她不在意,因为此时的她是精力充沛的,因为找到了牢记的法子而兴奋着。

  她准备走出外面时,楚珩开口了。

  “去哪儿?”

  “让丫鬟端点夜宵给您。”

  “跟我回房中,让丫鬟端去外间吧。”

  “好。”

  李绫素回到书案上收拾好那些纸张,也把那几本书带走了。

  楚珩看了看,说道:“明日会有木匠布置另外一间书房给你。”

  李绫素双眼亮晶晶:“这么快?谢谢殿下!”

  两人回到他们的房中,楚珩往净房走去,这时的李绫素便自觉地跟了进去。

  得了人家的好处,若是连伺候也要人家提醒,那反倒是不识好歹了。

  楚珩只用一块棉巾堪堪遮住了重要部位,坐在木凳上背对着大圆桶,等着李绫素帮他擦拭身体。

  李绫素看了楚珩左臂和腰间的伤,已经开始干口了。

  “顾大夫开的药方真是神奇啊,证明我没拜错师傅。”

  楚珩问:“今日可还顺利?”

  李绫素说:“顺利的。虽然我们没有以师徒相称,但是顾大夫实实在在是我的师傅,他还给了我几本不轻易外传的书,让我牢记呢。”

  楚珩虽然不像她那般感兴趣,但也问了句:“那刚才你在书房内画的是什么?”

  李绫素见他问道点子上了,便语气兴奋地说:“哦那些啊,顾大夫让我牢记那上千种的药草,还要记住它们的功效和入药方法,老天爷啊,这是把我当神仙使啊……所以,我就按照每种药草的功效,分门别类,重新抄写并画图,这样一来,我能牢牢记住。”

  楚珩一顿,透过她那张兴奋的小脸,他看到以前学武的自家,也是为了找到某一招式的窍门而兴奋着……

  李绫素说着说着,渐渐发现了楚珩的低迷,这种低迷从一开始就被她忽略了。于是她也闭了嘴,只轻声问了句:“殿下,您是哪里不高兴吗?”

  楚珩倒是有点讶异,通常他在外人面前都是笑意迎人的,什么时候开始自己已经不在她面前掩饰真实的情绪了?

  他不语,只是闭眼说道:“赶紧帮我擦背,脚也要洗一洗,不要放过每一只趾缝。”

  李绫素连忙闭了嘴,她就不该去关心他。

  于是她这命苦的,帮他擦了身后,又端来一盆水,把他的双脚浸入盆中。

  实际上楚珩奔走了一天,此时双脚泡了热水顿时觉得舒服多了,他看着底下那颗黑黝黝的脑袋,却见她果然不敢违抗他的意思,正在把每一只脚趾头都擦洗了一遍。

  他嘴角弯了弯,心情突然地好了起来。

  “我这伤,过两天就会结痂了,到时候你就解脱了。”

  李绫素一听,猛然抬头,眼中有亮光:“真的?”但又怕自己的兴奋之情溢于言表,于是收敛了笑容接着说:“不能继续伺候您沐浴,有点遗憾呢。”

  楚珩嗤笑了一声,对她这副惺惺作态嗤之以鼻:“果真感到遗憾的话,以后就让你伺候了。”

  李绫素眼中闪现了不情愿,便说道:“但是我怕会耽误您的休息呢,我这段时间恐怕非常忙碌。”

  楚珩说:“哦?本王还得排在王妃的忙碌事之后?”

  李绫素差点咬了舌头,只好硬着头皮强撑过去:“那忙碌事,目的不就是为了方便照顾殿下您么,呵呵呵……”


  (http://www.zbzw.la/book/34230/828369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zbzw.la。着笔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bzw.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