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一掷成妃 > 第19章 宫中夜宴

第19章 宫中夜宴


  李绫素不懂:“殿下,你果真那么喜欢含笑的花香?”

  楚珩含糊应道:“嗯……还有,今晚陪我入宫,宫中有赏月家宴。”

  李绫素微微惊讶:“入宫?”

  楚珩一个翻身,躺到床的里面,说道:“鸿门宴,怕吗?”

  李绫素倒是没有顾虑这些,她顾虑的是,穿什么衣裙梳什么发髻才不至于失礼,但也不会盖过别人的风头……

  “就殿下和我两人?”

  楚珩嗤笑:“难道你要带上一个营?”

  李绫素不知道一个营到底多少人,只说道:“我的意思是说,就没有人在旁提点我?”

  楚珩微微想了一瞬,就说:“你可以带上你的婢女一同去。”

  但李绫素却不同意:“雅竹性子单纯,恐怕作用不大。”

  楚珩一个翻身俯到她身上,又恢复了先前的姿势,说:“有本王在旁,还不够护你?”

  李绫素对他这翻来覆去的动作很是不适应,只蹙眉道:“这根本是两回事儿。”

  楚珩捏住她的脸,说:“就这么说定了,况且无论带谁去,到了紫霄殿也不能近你的身。”

  李绫素听他这么说,也就不再说什么了。

  楚珩却想,她越表现得愚笨,就越有利。

  两人吃了归宁宴后,便回了信王府,准备今晚的重头戏——入宫。

  当天色灰蓝时,楚珩携同李绫素坐上了入宫的马车。

  李绫素以浅蓝色罗裙打底,并以杏金色帛衣束胸,青丝绾成如意髻。

  而楚珩则一袭明蓝华袍,领口和袖口间皆为杏金色镶边,与李绫素的衣裙相得益彰。

  马车哒哒到了宫门,两人改为乘轿而入,而雅竹尾随于侧。

  轿子内,楚珩目光深沉地看向李绫素,而又似乎穿过她看向了某处。总之,这加深了李绫素的紧张感。

  轿子穿过百丈长廊后,转而进入正中央的紫霄殿。

  楚珩率先掀开轿帘走了下去,而后他竟然回身往李绫素伸出一只手,示意要扶她下轿。

  李绫素惊愕了一瞬,立马明白了他的用意,恐怕只是做给别人看而已。于是她也没有扭捏,大大方方地伸手出去,放入楚珩掌中,借着他的力道下了轿。

  一下轿子,映入眼帘的就是在灯火通明之下,呈现出金瓦紫墙的宫殿,这便是正殿紫霄殿了。

  而两人前往的便是紫霄殿的偏殿——月华亭。

  当两人缓缓而至时,坐于主位右侧,穿着雍容华贵的妇人便笑着打趣楚珩:“看来二弟成婚后,懂得怜香惜玉了。”

  楚珩笑容加大,对着那妇人微微作揖说道:“皇后娘娘,这话说得臣弟成婚前便是辣手摧花似的。”

  皇后用手拍遮掩了嘴角轻笑,随后便端正了姿态说道:“别!每逢你一喊‘皇后娘娘’,本宫便知你说出来的话气人,你还是喊本宫皇嫂比较顺耳。”

  她目光转向李绫素,语气温和地说道:“这便是信王妃了,好一个花朵般的人儿!”

  李绫素见皇后看向自己,连忙行礼:“见过皇后娘娘。”

  皇后摆了摆手,说道:“不必拘礼,若是寻常人家,本宫便是要喊你一声弟妹的。”

  李绫素温顺地笑了笑,即便她从没入过宫,但皇后这番说辞她当然不会去当真的。

  随后,皇后一一介绍了身边的人,都是妃位以上的妃子,以及大楚朝唯一的公主,先帝皇贵妃的女儿,暖玉公主。

  但她随后介绍的一人,让李绫素觉得奇怪,在场当中她是份位最低的,她是翎贵人。

  皇后说到她时,语气淡淡的,可见并不待见她,既然如此她为何出现在此?

  忽然一声“皇上驾到”传来,众人都站起来迎接。

  “恭迎皇上,皇上吉祥!”

  “都免礼!今晚是家宴,不需要拘谨,你们都坐下吧。”楚瑾挥了挥手,带着上位者的威严。

  于是楚珩找了主位左侧的最末两位,拉着李绫素坐下了。

  李绫素发现楚瑾的眼光往她和楚珩的方向看了一眼,但目光转瞬即逝,她倒是觉得是自己的错觉了。

  但此刻不远处传来了一副似曾相识的嗓音。

  “看吧,皇兄都比咱们早到,都怪你,家宴重在参与,你穿个衣服都要一个时辰。”

  待两人靠近了月华亭后,楚瑾哼了一声说:“老六,难道不是你去赛马遛鸟斗蝈蝈,迟了归府,才导致迟来的么!”

  楚璃呵呵笑了两声,就携同他的王妃在楚瑾左侧坐下,也就是坐于楚珩和李绫素之上。

  李绫素暗自想,楚珩是老二,而楚璃是排行第六,按理说他们俩应该是坐于楚璃夫妇之上才对……

  可如今这排位,似乎没有人讶异。

  她微微侧身看了看楚珩,只见他垂眸不语,只顾着品尝着手中的茗茶。

  楚璃却是聒噪的人,他一坐下便跟楚珩说道:“二哥!我把你那几样木头玩意玩了个遍,若是二嫂想到了新玩意儿,记得捎带我一份啊。”

  楚珩忽然如同找到知音一般,对楚璃说:“我说老六,你是世上第一慢人吧,都过去多久了。”

  正当楚璃想反驳时,楚瑾发话了:“好了好了,成天只顾着玩乐,成何体统!”

  众人皆轻笑。

  暖玉公主倒是忽然开口了:“看来二哥跟六哥真是知音,今晚团圆夜,要不然就由他们俩各自想个乐子来玩玩?”

  不等众人反应,楚瑾率先看向右侧最末,问道:“翎贵人,你认为如何?”

  李绫素听了内心一怔,她眼尖地注意到楚珩抓着茶杯的手微微一收。

  此话一出,众人都沉默了一瞬,但随即皇后便说:“翎妹妹,你以前可是十分熟悉玩乐的法子,或许你有好的建议?”

  翎贵人倒是波澜不惊,不卑不亢地说道:“臣妾自然是不及仁亲王殿下和信王殿下的。”

  楚瑾听了,哼笑了一声,说道:“也罢。”

  楚璃是玩乐的个中高手,他首先提议:“既然如此,我们可以先来个应景的,中秋嘛自然离不开猜灯谜,但咱们来个猜字谜。”

  “规则呢,是先抽签,抽到一的那位向二的那位提一句谜面,若是二答不出来,再到三去答,一路下去,答不中者出局,自罚三杯,答得中者留下,再接着战一轮。”

  暖玉公主倒是先笑了:“六哥,那抽到一的那位,岂不是先拔头筹,占尽先机?”

  楚璃说道:“当然了,因为运气也是实力的一部分。”

  楚瑾忽然一笑,便说:“好。”

  楚璃连忙让宫人写下一到十二,共十二张纸条,并放于一个瓷器内。

  “皇兄,即便你拿了末尾,也不能耍赖皮啊。”

  楚瑾也忍不住笑了,说:“朕一言九鼎。”

  于是开始了抽签。

  李绫素抽到了“十”,她倒是认为这第十跟第五六七八九没什么不同,因为都得接受前面的考验。

  她偷偷看了旁边楚珩所抽的,奈何他一点儿都不感兴趣,就这么放于桌面,也不打开看看。

  众人抽好了后,大家一起打开纸条。

  楚璃是个爱起哄的,只听他一句高呼:“姑奶奶,本王竟然是第八!哦……皇兄是第二,我倒要看看哪位压倒皇兄,拔得头筹了!”

  李绫素特别留意着楚珩抽到的是什么,于是楚珩揭开纸条的一刹那,那个赫然出现的“一”字,惊了她一脸。

  此刻大家都看见了,是楚珩抽到了第一。

  只见楚瑾的脸一瞬间沉了下去,紧接着大家都默了。

  李绫素小心翼翼地偷瞄了楚珩一眼,只见他也是一副阴沉的模样。

  她忽然明白了点什么,脑中在电光火石之下,想起了一个那姑娘房中的场景。

  “学累了?那我们玩个数字游戏吧,听好了,哪个数字最懒,哪个数字最勤奋?”

  “猜不出来。”

  “一最懒,二最勤奋,因为‘一不做二不休’,哈哈哈……”

  心思流转只是一刹那,李绫素便觉得应该要帮楚珩解了这个围,于是她带着一副天真的语气,柔声说道。

  “我倒是觉得从‘二’开始问起,最合适。”

  这时候楚璃最先回过神来,于是疑惑地问她:“为何?”

  李绫素温婉一笑,说道:“因为一最懒,二最勤奋。”

  此话一出,连皇后也禁不住去问:“哦?本宫还是听得稀里糊涂的。”

  李绫素首先看着楚珩说:“因为一不做……”紧接着看向坐于主位的楚瑾,“二不休。”

  这次的沉默更加绵长,然而突然从主位上传来“哈哈哈”的笑声。

  天子楚瑾终于笑了。

  楚璃忽然反应过来,兴奋地说道:“啊原来如此!所以最懒的是二哥,最勤奋的是皇兄,难怪了,二哥日日笙歌,而皇兄日理万机啊……二嫂!你太有意思了,哈哈哈!”

  李绫素不好意思地抿唇笑了笑,此时她发现对面的翎贵人以一种探究的眼光打量着她。

  楚珩拿起酒杯对着主位的楚瑾说:“既然本王的王妃有此之言,那最懒的本王就不做那开谜面之人了,还是皇兄先来吧。”

  他把杯中酒一饮而尽,坐下来后,用手指沾了沾面前的黝黑酱料,往那一字上划下一竖,使之成为“十”字,这倒是与李绫素的一致了。

  楚璃又在兴奋地起哄:“老天爷啊,二哥你是当众对二嫂示爱,以表示夫妻同心吗?”

  楚珩侧头看了看李绫素,随之一笑,说道:“那么,本王跟王妃一块猜罢。”


  (http://www.zbzw.la/book/34230/828368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zbzw.la。着笔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bzw.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