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一掷成妃 > 第17章 中秋回门

第17章 中秋回门


  被传至前院候着的,有管家何致远,管园林的朱潜,管下人的吴嬷嬷,管厨房的孙大娘。

  四人齐整地掬手站立在庭院中,等待楚珩的开口。

  楚珩闲闲地坐在椅子上,指着最左边身穿墨蓝色长衫的中年男人,说道:“王妃,这位是何管家,库房是他掌管,以后的账本就让他按月交给你过目。”

  随后指了指灰色对襟衫的青年男子,说道:“他叫朱潜,管那些个花花草草,山山水水的。”

  此时李绫素瞧见朱潜嘴角动了动,也是的,楚二爷您别把人家一个正经的园林师傅,称呼得这么别致好么。

  随后楚珩指着那位穿着暗红衣裙的女人,道:“她是吴嬷嬷,要用人什么的,找她。”

  “另外,她是厨房的孙大娘,本王爱吃她做的菜,王妃以后好好跟孙大娘学着点。”

  此话一出,孙大娘惊恐着说:“老奴不敢让王妃娘娘劳累,也不敢自抬身份充当师傅。”

  楚珩嗤笑,这些人最是无趣。

  “好了,你们都见过王妃吧。”

  四人听得楚珩发话,便齐声说道:“奴婢见过王妃娘娘!”

  声音响彻庭院,这下李绫素尴尬了。

  她只好端正了姿态,柔声说道:“不必多礼,你们都是管事的,我初来王府,也需各位协助持家。”她目光柔中带韧,“但是我有我的规矩,做得好的重赏,若是被我找到了错处,必定是要严惩的,大家可都听明白了?”

  “明白!”

  楚珩低笑,看来小白兔要发威了。

  随后李绫素便示意雅竹,雅竹便拿出四袋鼓鼓的布囊,一一交给在场的四位管事。

  大家得了王妃的赏赐,除了管家还是那副平静的模样,其余三位都喜形于色。

  事后,雅竹问李绫素:“王妃娘娘,每人三两银子,会不会赏得太多了?”

  李绫素轻轻捏了捏雅竹的脸蛋,说:“这偌大的王府,我只有你一个亲近的人,花点银子铺好开端的路,必然是没错的,何况我花的是王爷的银子。”

  雅竹:“……”

  但她忽然想到了什么,便说:“您哪里是只有我一个亲近的人,王爷也是您亲近的人呀。”

  李绫素笑了笑,没有回答雅竹的疑惑。

  她和楚珩之间,最多只有患难之情罢了,其实她也不是很明白,夫妻之间到底该如何相处,该把夫妻感情定位成什么样子的,才叫感情好。

  常常在书中看到夫妻相敬如宾,举案齐眉等,但她总是隐约感觉到不应该是这样,至于她自己想要怎样的夫妻感情,她还没来得及去想呢。

  当晚,李绫素被楚珩喊去净房,因着有伤口,所以让她帮忙擦身。李绫素扭扭捏捏的,这让楚珩来了火气,于是有了以下对话。

  “你过不过来!”

  “不过!男女授受不亲。”

  “我没把你当女的。”

  “……”她装死。

  “迟早会亲的,快过来,乖……”

  最后还是李绫素败下阵来,她把楚珩当饭桌一样擦,当猪肉一样洗,竟然发现自在多了。

  晚上两人在床上歇下时,李绫素感觉身边如同放了一个暖炉,弄得她睡不安宁。

  楚珩倒是自在多了,他把没有受伤的右手一伸,轻易就把李绫素揪了过来,按在怀中,并且口中呢喃:“二爷娶妻了,但却被人坏了好事,那就先让二爷抱抱。”

  李绫素很拘谨不安,身子一直在调整位置。

  楚珩语气不善地说:“别动!”

  她果然不敢动了。

  但楚珩还在说:“出嫁前你爹不方便告诉你的事,二爷以后慢慢教你。”

  她就问:“我爹要告诉我什么事?”

  楚珩说:“夫妻之间的秘密事。”说完就睁开眼睛侧身看她,并露出了让人毛骨悚然的痞笑。

  她不感兴趣,只呢喃着说:“我知道的。”

  楚珩轻笑了几声,“哦?说说看你知道什么?”

  她目光迷离,带点羞涩地说:“虽然男女授受不亲,但是夫妻之间可以亲近。”

  楚珩赞赏地摸摸她的头,说道:“乖丫头。”

  不过他内心又是另外一种想法,她没了娘,所谓的亲近,不过是礼教所说的那种亲近罢了。

  他暂时还不想动她,虽然自己把她拉入了这泥沼,但是他没有后悔,像他这般从死人堆爬起来的人,怎么可能会因为改变了一个小丫头的命运而后悔……

  然而彼时的楚珩,带着这种冰冷的想法,只因他还没爱上她。

  翌日早膳后,楚珩带着李绫素上了马车往李府赶,在招摇过市之下听见了路人的赞叹。

  “信王竟然陪同信王妃回门呢,看来信王是位好夫婿呀。”

  “你家闺女也生的貌美,还有机会攀上信王这高枝,毕竟信王妃也只是秀才之女而已。”

  “倘若信王看得上我家秀儿,给他做妾也不亏……”

  楚珩勾了勾唇,心情大好,特意吩咐马车放慢脚程,慢慢享受被人盛赞的滋味。

  李绫素倒是对他的做法很鄙视。

  “你眼珠子就快要翻上天了。”

  她略一回神,见得楚珩似笑非笑地看着她。

  “殿下您误会了,我本以为您被百姓夸上了天,便抬头望天去寻你。”

  楚珩乐了,继续逗她:“可不是?你能当上信王妃,不就是被天上掉下来的信王砸中么。”

  李绫素皮笑肉不笑地说:“那妾身谢谢您咧!”

  两人一番唇枪舌战,终于到了李府。

  当楚珩掏出回门礼时,李贺书一脸的惊讶。

  因为楚珩给李贺书的是一封出自翰林阁的推荐函。

  大楚皇朝有律言明,只要有翰林阁的推荐函,别说秋闱资格了,就连翰林阁侍讲都有机会当上。

  但凡在科举路上能够有机会得到翰林阁的推荐函,那么此人在官途上必然是一马平川的。

  李贺书颤抖着接过写着推荐函,忽然一声不吭地往他自己的主屋走去。

  小厮明成笑着说:“信王殿下,老爷必定是回主屋哭去了。”

  李绫素:“……”

  楚珩嗤笑,转身对李绫素说道:“王妃,本王说得没错吧?岳父大人必定是觉得能够考取功名,是一件光耀门楣的事。”


  (http://www.zbzw.la/book/34230/828368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zbzw.la。着笔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bzw.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