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一掷成妃 > 第15章 惊险回府

第15章 惊险回府


  楚珩看向洞口,目光悠远。

  他忽然说道:“一定不会只有这两个人,第一次被我们侥幸躲过了,难免被第二批人发现。”

  李绫素问:“那咱们是出这山洞还是不出?”

  楚珩深思了会儿,但随之换上痞子的笑,对着山洞环视一周:“这洞房……适合咱们洞房啊,要不就待在这里共度良宵?”

  李绫素没想到这混蛋在文字上耍流氓,都这时候了竟然还想着这事儿,但经过今晚这一遭,惊慌过度也就成了平静。

  “本姑娘就坐这儿,有本事就来。”

  楚珩抿了抿唇,这丫头胆儿肥了啊。

  他并非不能动,而是之前体力消耗过多,加之受了两处伤,流了不少血,才让他虚弱至此。

  他估摸着,只要休息一两个时辰,他就可以施展轻功回去。但是如今带着李绫素,是有点儿麻烦……

  忽然想到了沈善从,其实从一开始知晓那人打算在他大婚之日动手,沈善从就安排了人在王府四周埋伏。

  只是没有料到那些人搜寻不获后,竟然起了杀心,如此心急么,呵呵,那便有趣了。

  但是此刻,沈善从必然已经知晓他带着李绫素逃了出来,所以,若能碰上出来寻找他的沈善从,他们的处境就会好多了。

  李绫素见楚珩一直在沉思,也不见他一个答复,开始着急了:“楚信之!到底走不走,你倒是吱一声啊。”

  楚珩给她一个稍安勿躁的眼神,幽幽说道:“不走,休息一会儿。”

  听他说不走,她也便不吭声了,既然这大爷不急,那她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更不会走了。

  她也一晚上没合过眼了,此刻得到了他的答复,忽然安心了起来,眼皮子慢慢合上。

  原本坐在楚珩脚边藤垫上的她,慢慢倒下来,依靠着楚珩的大腿睡着了。

  楚珩轻轻嗤了一声,也就随她了。看着浑身脏兮兮的她,脸上也沾了泥土,头发藏了树叶,一只脚还没了鞋,便知道先前的惨状了。

  如此安静地过了一个时辰,楚珩感觉身体内力已经恢复了不少,多亏了从军时打下的底子,今晚这情况还不算太糟。

  看来追杀他的这批人也不是机灵的,这么久了也不见来人。但如此这般反倒让他多了点胜算。

  他轻轻拍醒了李绫素,“丫头,起来!”

  李绫素睁开了模糊的双眼,等她摸索着坐起来,眼中就恢复了清明。

  “要走了?”

  楚珩“嗯”了一声,就自己站了起来。

  李绫素非常惊讶,踮起脚伸手摸了摸他的额头,尽管还是有点热,但比先前的高热好多了。

  两人走出了山洞,楚珩忽然一手搂过李绫素,便使劲往山坡下跑。

  李绫素埋首在楚珩的胸膛,不敢作声,行进中她的脚偶尔会碰到地,看来楚珩比较吃力。

  下了山坡,就是山脚,这里虽有荒地,却无人开垦,很明显这方圆几里不会有人家。

  楚珩搂着李绫素沿着山脚的荒地,往京城方向飞奔。

  但是从荒地而回的弊端就是,没有隐身之处,容易被人发现。果然,到了离京城还有五里路的一处破庙,忽然杀出了两个黑衣人!

  楚珩耳力极好,在黑衣人长剑出鞘的一瞬间,他侧身往右边一躲,那剑梢划破了他的衣服,并无伤到肉身。

  然而另外一名黑衣人从后面袭击而来!

  千钧一发之际,面向楚珩后背的李绫素,手执短刀,穿过楚珩腋下,往那黑衣人的下腹一刺!

  顿时听见那人的一声惨叫!

  可惜,她力道不大,那人惨叫之后,还是踉跄着扑过来。

  此刻楚珩已经放开了李绫素,应战正面袭来的黑衣人,而李绫素则是咬牙往那受了伤的黑衣人伸腿一踢!

  老天保佑,竟然被她误打误撞,踢到了那人的下胯,那人发出更为惨痛的叫声,在地上打滚。

  楚珩这边也不想恋战,他踢掉对方的手中长剑之后,使出最后一记绝杀——反手断骨,随着一声惨叫,那人的双手便垂在衣袖内。

  李绫素跑到楚珩身边,被他一揪往怀中按,施展了轻功往京城内信王府的方向飞奔而去。

  楚珩到了信王府门前急停,放开了李绫素后,便身体一歪,倒在了地上!

  不等李绫素反应,一道身影极速而来,蹲下来轻摇着楚珩,道:“主君!主君!”

  那人立马招来暗处的两个身穿夜行衣的人,命其抬楚珩入府。

  李绫素紧跟着他们进了府内,往楚珩的主院走去。

  此时,天色已经呈现灰蓝,相信再过一个时辰便会天亮。

  “顾大夫,殿下为何还是昏迷不醒?”沈善从急问。

  “殿下主要伤在腰腹,没有及时止血加上运功过度,使得五脏俱伤。他能熬到回来,已经相当令人吃惊!”顾灵芝说道。

  正在帮楚珩擦拭血迹的李绫素听了,手一抖。

  顾灵芝看了看这位穿着大红喜袍,却浑身脏污的信王妃,微微一笑:“王妃,多亏你帮殿下清洗了两处伤口,还敷了药草抑止了伤口恶化,他的情况才不至于更加糟糕,王妃的临危不乱,顾某也是佩服。”

  李绫素看着这位大名鼎鼎的游医,腼腆地接话:“顾大夫过奖了,当时那种情况,我也只能用这土方子了。”

  顾灵芝意有所指地提醒她:“王妃将来会陪伴在信王殿下的左右,学点医术傍身,也许会更好。”

  李绫素愣了愣,随后才对他笑笑。

  沈善从自然是明白顾灵芝的深意,主君日后必定还要经历许多危险,若是有懂医术的王妃照顾,自然是方便太多了。

  他便问顾灵芝:“顾大夫此次回来京城,是打算待多久?”

  顾灵芝温和地说:“不好说,也幸亏是我昨天回来,今早才能赶过来,否则以殿下这伤,不好张扬。”

  顾灵芝跟楚珩有点交情,所以这种秘而不宣的伤,只信得过顾灵芝来治。

  李绫素自然是不清楚的。

  交代了沈善从一些事后,顾灵芝准备走了,但他临走前开了个方子给李绫素。

  “王妃,这是治脚伤的方子,煎药每日一敷,三日内会大有好转。”

  李绫素惊讶地接过药方,并郑重地道了谢,并暗暗下了决心。

  她觉得顾大夫的话有理,即使不是为了方便照顾楚珩,自己学点什么,也是大有好处的。

  她忽然想到了那副画,也许,那会是开启她学医的大门。


  (http://www.zbzw.la/book/34230/828368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zbzw.la。着笔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bzw.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