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一掷成妃 > 第12章 新婚夜之惊

第12章 新婚夜之惊


  红烛香帐,红头盖下的新娘被隔绝在外面的熙攘之外。

  听着红蜡烛燃烧时的噼啪细响,李绫素回想起自己天未亮就起床装扮,仅仅吃了一碗红豆粥,就被告知吉时已到,恍恍惚惚地就被送入花轿。到了信王府脑子还是充斥着喧闹的声响,便被一只宽厚的大手牵入了信王府。

  随后的拜堂啥的,如同傀儡,喜婆说什么她便跟着照做,如此一连串下来,终于被送入了洞房。

  她坐于床边不敢乱动,也不知道婚嫁习俗的讳忌,只好一动不动地等着……不知过了多久,终于听到了有人来的脚步声。

  紧接着听到了一声嗤笑,李绫素便知道来者是谁。

  红头盖被掀起,映入眼帘的是楚珩那张永远带着一丝笑意的脸。

  但却听见他一声惊呼:“哟,这谁呀,这妆容惊吓得……这辈子别再有下一回了。”

  李绫素腹诽,我倒是想啊,您大爷现在马上休了我,我便有下一回的机会了……

  楚珩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忽然说:“倘若有下一回,我便教人不要这么画,怪丑的。”

  李绫素几乎要掀桌了,这日子还能过么。

  她眼睁睁地看着楚珩坐在食桌旁,自斟自酌,偶尔还夹了口下酒菜,她便吞了吞口水。

  楚珩眼尖地看见李绫素的喉咙动了动,对她勾了勾手,“爱妃,过来吃。”语气和手势,跟招狗差不多。

  但她如今是顾不得这些,自顾自扯下来繁重的新娘头饰,对这喜房张望了两眼,就知道了洗漱的地方在哪儿,三步做两步地跑入里间,将妆容洗去,净了脸和双手,便快速地坐到楚珩对面。

  她先对点心下筷,再吃了些饭菜,最后饮了红豆莲子甜汤来漱口。

  楚珩倒是对她这细节笑了笑。

  但凡从大家出来的闺秀,都懂得饭后漱口,免得口中产生过多的浊气,何况是这新婚之夜。没想到她一介小家之女……

  楚珩看着看着,忽然目光一凛,他凑近了刚刚喝完甜汤的李绫素,将她的脑袋按入自己的胸口。

  李绫素被吓到,她想挣扎却被楚珩按得更紧,最后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她脑子混乱,不知道这厮毫无前奏地来这么一出,到底为何。

  然而她渐渐发现,他全身紧绷戒备,并不像是想要对她那个……

  正当她脑中天人交战之际,忽然有枚飞镖穿破屋顶,直飞而来!

  楚珩搂住李绫素往地下一滚,那飞镖咻地擦过楚珩的左臂,最后斜钉在地上!

  李绫素震惊过后,挣脱楚珩的怀抱一骨碌爬起来,看着那入地过半的飞镖,惊惧于行刺之人的深厚功力。

  扭头去看楚珩,只见他捂住左臂被擦伤的地方,却见得那血汩汩而出!

  李绫素深知如今不是慌乱的时候,正当准备找来布条包扎时,忽如其来第二枚飞镖咻地射向了两人。

  眼见着飞镖就要射入楚珩的胸口,却见他身子一偏,躲过了飞镖后一跃而起,并顺手揪住李绫素破窗而出。

  就在他们破窗的那一刹那,咻咻咻地紧接着有三枚飞镖,往他俩的方向射去,却堪堪被躲过了,只差之毫厘!

  此时早已经过了日落西山之时,天色暗沉。

  信王府有家丁忽然往围墙上闪过的影子喊了一句:“谁!”随后听见一声猫叫,他才松了一口气。

  楚珩拉住李绫素飞奔出了京城,往北边而去,那边人烟罕至,且偶有密林,容易躲过追杀。

  李绫素被楚珩紧搂于怀,只能感觉双脚在离地飞速,身边尽有些野草和藤芒穿梭而过。

  过了很久,筋疲力尽的楚珩终于在一处密林停了下来,一放下李绫素,他就喷出一口血。

  “殿下!殿下!”李绫素惊呼,并扶住即将倒下的楚珩。

  “别大呼小叫的……你想把他们都引来吗……”楚珩冷哼道:“也别殿下殿下了,叫夫君来听听……”

  这人!死到临头了还不忘耍嘴皮子。

  李绫素不理他的不着调,将他放于地上,背靠着一块巨石。

  安置好后,她掀起裙摆用力一撕,没撕破!

  楚珩轻笑一声。

  她再解开质量上乘的红褂裙,将中衣的衣摆用尽全力一撕,终于听到了棉布撕裂的声音。

  等她扯出一条歪歪斜斜的布条时,立刻蹲下来帮楚珩包扎。她一看楚珩那伤口,心里大惊,比她想象的要糟糕,但是此时没办法,只能先止血。

  包扎完成后,却见楚珩那登徒子看着自己。

  她低头一看,中衣下摆已经短了一截,微微露出粉红色的肚兜,她面上一热,赶紧穿上红褂裙,并若无其事地说道:“现在咱们该怎么办?”

  楚珩擦了擦嘴角的血迹,阴仄仄一笑,道:“你有两条路可以走,一,把我扔在这里,自己摸索着回去李府,因为信王府如今不安全;二,我俩一起等死。”

  李绫素瞬间沉默了。

  楚珩讽刺一笑。

  由于之前在受伤的情况下没来得及止血,便施展了轻功狂奔数里路程,如今已经是强弩之末,再跑下去的话,必定内伤加重,况且现在多了个累赘。

  他忽然后悔带她出来了,只因那屋顶之人不仅仅要杀他,连他的新婚妻子也一同杀去,他才顺手带了她出来。若非如此,他一人之力,自保的能力还是有的。

  若是没有带她出来,她必死。在王府内没能得到他们要找的东西,所以转而去刺杀他,但是倘若只杀他一人的话,他的新婚妻子必定引来旁人,事情闹大了肯定没有好处。

  他知道过了今晚,他就暂时安全了,但是如何过得了今晚,又是另外一个问题。

  李绫素不知眼前这人的心思,忽然问道:“你到底有什么秘密,怎得有人在你新婚之夜杀你?”

  回答她的是沉默。

  在沉默过后,她叹了一声,也不再犹豫了,只说:“那就将第三条路走出来吧。”

  说完后,没等楚珩诧异,就扶起他往密林的更深处走去。


  (http://www.zbzw.la/book/34230/828368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zbzw.la。着笔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bzw.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