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一掷成妃 > 第6章 曲线救宅

第6章 曲线救宅


  李绫素终于缓过神来了,她也不说话,就这么盯住李贺书。

  李贺书被她盯得毛骨悚然,加上心虚,他忽然觉得没了长辈的威严。但忽而又自嘲,现如今他在闺女眼中,哪里还有点为人父的高大?

  李绫素倒是没有父亲那么弯绕的想法,她知道了来龙去脉之后,也觉得奇怪。

  她爹考举人这事儿上本就命途多舛,现如今又在这关键处生了枝节,她还真没碰到过花银子通融,还必须得用上官银的,对方不是自找麻烦吗?

  所以她断定,那找绊子的人,目的是给她爹一个下马威,让他知难而退,谁知她老爹却是迎难而上啊……

  李绫素深吸一口气,这府邸也输给了楚珩,事到如今,也只能想办法把这府邸从他手中拿回,家财可以再挣,但家必须得有。

  信王府的那边,楚珩从李府回来后,就一直待在府内。

  身边的仆从廖云生问他:“二爷,今个儿怎么不外出了?”

  廖云生很是奇怪,二爷回来京城已经一年多了,从前在军营吃了不少苦头,后来回到京城里却是一改硬汉作风,变成风流倜傥的贵公子。他就没有见过二爷能在府内闲待着的。

  说起这事儿,楚珩十七岁从军,五年内立下军功赫赫,二十三岁便有将军之名。当时先帝还在位,作为一介皇子,这老二算得上是吃尽了常人不能吃的苦。

  只是先帝薨逝,皇权交替时有了很大的变故,楚珩回到了京城,当起了闲王。于是终日里花天酒地,遛鸟逗趣,整个京城能玩乐的地方,他都是熟客。

  当今皇上名楚瑾,字德之,他还有一位同胞弟弟楚璃,字仁之,两人是一母同胞,皆为先帝的苏贵妃所出。

  而楚瑾继位后,除了同胞的楚璃,其余几位异母弟弟不是病故,就是被流放。

  而楚珩是唯一的例外,能在京城安然无恙做个闲散王爷,只因他的赫赫军功。

  回到京城的楚珩也乐得清闲,起码在廖云生眼中,二爷是每天乐不思蜀的,如今让他再回到战场,恐怕要跟你急。

  楚珩听了廖云生的问话,邪魅一笑,“府里就是安乐窝,本王为何要外出?”

  廖云生有点懵,二爷这是转性了?

  楚珩笑笑说:“等。”

  廖云生更是云里雾里,就这么一个字,任他是神算半仙也猜不出来。

  楚珩这么一等,就等了三天。

  这日午时过后,闲散王爷楚二爷在府内逗鸟,终于听得小厮来报。

  “二爷,门外有位李姑娘求见。”

  楚珩一听,眉头上的乌云总算散了,扯了扯嘴角说:“带她到我跟前来。”

  小厮领命而去。

  李绫素被带到楚珩面前时,楚珩正在逗两只乌龟。

  “二爷,李姑娘来了。”

  楚珩稍微转了头,并掀了眼皮子瞧了李绫素一眼,然后继续推着那两只小王八继续往前爬。

  李绫素见他不作声,自己也不急于开口,倒是颇有闲情地欣赏着赛乌龟。

  楚珩玩够了,便转了身,小厮已退下,这假山处只有他们两人。

  “何事?”楚珩轻飘飘地问。

  李绫素见他终于肯正眼看自己了,便装模作样地行了个礼,说:“信王殿下,民女此次未经邀请便登门拜访,自知不符礼数,但民女厚脸来此,想跟殿下做个交易。”

  楚珩被她逗笑了,“你可知你家中如今情况?”

  李绫素点头轻声说:“知晓的。”

  楚珩听了,从鼻孔内轻哼出一声轻笑,说道:“你是我的人,你来跟我做交易,甚是有趣。”

  李绫素不卑不亢,也没有觉得他占了自己便宜,态度坦然地说:“那既然民女没有这种身份跟殿下做交易,那民女给殿下找点乐子,讨点奖赏可以吧?。”

  楚珩应允:“可以,说吧。”

  李绫素说:“殿下,在民女说之前,想问殿下一句,你我之前素不相识,对吗?”

  楚珩沉默了一瞬,便说:“对。”

  李绫素在心里松了一口气,既然三天前在她家是两人的第一次见面,那她心里的怀疑也消失了。

  “殿下,我知道许多种玩乐的法子,不知殿下是否有兴趣?”

  楚珩一下子来了精神,并示意她往下说。

  “转轮落珠,推牌九,九宫格,魔方……不知殿下是否听说过?”

  楚珩眼神明亮,笑说:“不曾。”

  李绫素说:“那若是我教会了殿下这些玩乐的法子,不知殿下是否给奴婢一点奖赏?”

  楚珩一听她自称奴婢了,嗤笑了一声,说:“李姑娘很识时务,当然可以给你奖赏。”

  李绫素暗中呼了一口气,说道:“若是殿下都玩得高兴,会有多大的奖赏?”

  楚珩暗暗笑了,但面上不显山露水,只是认真回答道:“信王府内随你挑。”

  李绫素怔愣了一瞬,便决定走曲线救国的路线,正确来说是曲线救“宅”才对……

  于是待在信王府内的两个时辰里,李绫素都在为楚珩讲解先前提到的几种玩法,并根据脑内浮现的画面,画了图纸,让楚珩找木匠师傅做出来。

  事后,楚珩非常满意,心情愉悦之下让李绫素一家继续住在李府,待李贺书找到了落脚之处后,才将李府收回。

  李绫素觉得,这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只要目前一切不变,事情就有转机。

  两日后,楚珩再次让李绫素来到了信王府,并展示了木匠连夜赶工做出来的东西。

  李绫素看了眼前做工精良的木件,也惊叹于木匠的手巧。

  其实,除了九宫格和魔方是在那姑娘房中见到的之外,那大赌坊内看见的远远不止转轮落珠和推牌九,只不过她不希望赌术这种风气盛行,所以便说了这些只是用于玩乐。

  楚珩摆弄着那些木头玩意,问:“李姑娘,这魔方的玩法可否教一教本王?”

  李绫素听他的语气,已然把自己归于跟他平日里玩耍的公子哥了,内心便对他放低了警戒,说:“这魔方的六面有不同的字,日月星辰风云,但是我现在把此六字都打散……看,这样扭动后,就散了,你必须把这六字重新归位,每一个字各占据一面……”

  她闭了闭眼,其实她也是第一次玩,不过她看过那姑娘玩了多次,脑海中便摸到了点门路了。

  楚珩看着李绫素那长长的睫毛,忽闪忽闪的,也不知有没有在听。

  “殿下,清楚了吗?”

  楚珩闪了闪神,笑了笑说:“没什么乐子是本王学不会的。”

  李绫素对于这厮的大言不惭,也是佩服,不过她更相信他的话,信王楚信之是这京城内数一数二的纨绔,什么地方能玩乐的,他闭眼都能走到。


  (http://www.zbzw.la/book/34230/828367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zbzw.la。着笔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bzw.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