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一掷成妃 > 第3章 金星拱照

第3章 金星拱照


  李贺书归家之路上,经过赌坊门口,听了两赌徒的碎嘴。

  “这信王手气忒好了吧,连赢多局不败!”

  “哎可不是,只有金星拱照的运气,才能赢过他吧?”

  李贺书自嘲,金星拱照?

  走在熙攘的大街,李贺书即便满腹心事,也没有忘记给女儿买点零嘴,给她添两件新衣。一间间铺子走去,东西就满了两手。

  “望相心生,窥尽天机……”

  一道略显苍老的声音在李贺书耳边响起,他不自觉地看向左边摊档的算命先生。

  “这位老爷,看个相喽,测一测您是否有金星拱照之运啊……”

  金星拱照?

  李贺书原本往前的脚步顿时停住。

  算命先生一看,嗅到了铜板的味道,便马上道:“老爷,看个相呗,若您觉得在下说得不准,可以不付银子。”

  李贺书也不贪图这些小便宜,只是那句“金星拱照”让他停了下来,既然这样,那看看也无妨。

  他配合着算命先生伸出右手,让其瞧瞧掌中纹路,也面色平常地让他细看了面相特征。

  “嗯,您今年似有道难过的坎儿啊。”算命老头撸了撸胡子,掀了掀眼皮子瞧了一下李贺书,继续说道:“但是此难有解,此刻金星已经开始入主您的主运之宫。”

  “金星?”李贺书又是一愣。

  “对,接下来您有金星护体,势不可挡。”

  李贺书忽然一笑,“老先生,您说的不准,我这两天倒霉透顶。”

  算命老头摇了摇头说:“不不不,厄运已经过去,此刻开始运势高涨。”

  李贺书若有所思,但也给了银子给算命老头,便往家里走。

  回到家中,他越想越觉得应该试一试那老头的说法,于是便跑到了赌坊,准备探探手气如何。

  这一探可不得了,他开始只是随便扔一锭银子过去做押,谁知道越赢越多,最后连荷官看他的眼神都不对了,恨不得他赶紧滚出赌坊。

  李贺书也不贪,况且他只是试试手气而已,于是便拿着赢来的二十多两银子,走出了赌坊。

  难道那算命老头果真是神来之口?

  李贺书当天晚上睡不着,忽然想到了信王,如果他能赢了信王,并求了信王帮忙,让他考今年的秋闱,不知道是否有点转机?

  但是他也不知道今天的运气只是碰巧了,还是真如那算命老头所说的有金星护体。

  于是接连的两天,他又去赌坊试手气,结果真的是气势如虹,即便他故意买了不是他内心想买的那一方,也能赢。

  这……这手气……

  过了午时,李贺书在赌坊看见了信王,那个挺拔的男子身穿华服,一副傲然之姿站立在庄家的位置上,很难令人不注意到他。

  李贺书心念一动,便走过去观战,一个时辰过去了,信王没有败绩!

  “各位,能不能让我单独跟信王试试?”

  一道斯文的声音传来,似乎这样的声音并不属于赌坊这种地方。

  楚珩停下了手中动作,眉目一挑,看向了对面穿灰色长袍的男人。

  他缓缓开口:“你哪位?”

  李贺书心里一抖,但转眼就被他这目中无人的语气气到了。

  “信王殿下,小民李贺书,听了一算命的胡言,说本人金星护体,所以想试试能否能赢信王殿下。”李贺书话语间带着一股文人的清高,说出来的话坦荡老实。

  楚珩嘴角上扬,剑眉星目之下显得异常的俊朗,只是双眼狭长,看起来带点阴柔。

  如此好看的男子,说出来的话却让人呕血:“你都说了是胡言,还要来试吗?”

  李贺书被他噎了半晌,但还是压下不快说道:“信王殿下,不试一试,我不甘心。”

  楚珩看了看他,忽而一笑。

  “此事也有点乐子,那就你来吧。”他说。

  说完便丢了两锭金子出去,其中一锭滚了滚,露了底。

  李贺书眼尖,看出是官银!

  但是楚珩反应快,马上将其收回,换了寻常的金子上去。

  在众人的观战之下,两人一对一,不分庄闲,赌的是掷骰子。

  一盅配有三只骰子,摇出来的点数,三到十便是小,十一到十八便是大。而不同于平常的规矩,这次不由荷官去摇,而是自己亲自摇,各自摇五局,以局为胜。

  规则已定,抽签之下楚珩是小,李贺书是大。

  接下来的情况,惊了众人的双眼。

  李贺书果然是金星拱照,五局摇的点数都是大。

  到了楚珩,他的手气也是势不可挡,摇出来一连四局的点数都是小。

  到了最后一局,他随手把骰盅往骰子上一盖,说:“不摇了,你帮我揭吧。”

  李贺书神情一凛,说道:“殿下,这不合规矩吧,还是你来揭。”

  人群中有人起哄:“李秀才,别磨叽了,你就帮信王开呗。”

  楚珩径直往身边的椅子一摊,闲闲地说:“我倒是要看看,李秀才……”他故意加重了“秀才”二字,果然让李贺书皱了眉。

  楚珩一笑,大爷似的也不看任何人,只是接着说:“是不是真的金星拱照,也来照耀照耀我这一局吧,你来开!”

  李贺书看他如是说,倒也不推搪,伸手过去为楚珩揭开骰盅。

  “六六六大!”

  赌坊顿时炸开了锅!

  这么一开,宣告了楚珩的败局。

  楚珩也只是笑笑,说道:“李秀才果然是金星拱照,三个六都被你开了出来。”

  李贺书也只是淡淡地笑了笑,拿过桌面上的两锭金子,并细看了底部,没有任何印记。

  他内心已经有了定夺,那算命老头果然没有骗他。

  于是他怀揣着雀跃的心,对楚珩说:“信王殿下,能否借一步说话?”

  楚珩也爽快,二话不说就往里走。

  李贺书紧跟着他,到了赌坊的里间。

  “信王殿下,小民有一事相求。”李贺书说。

  “什么趣事,说来听听。”楚珩漫不经心地说道。

  “小民需要办点事,但是需要一百金官银……”

  未等他说完,楚珩打断了他:“官银?你可知私用官银是死罪?即便你拿到了,也需得熔了再用。”

  楚珩似笑非笑地看着他,想从他脸上探究点私用官银的意图。

  李贺书也连忙说:“我知道,此事很难办,但是我没有作奸犯科的意图。”

  楚珩露出一副为难的样子,他用手指摸了摸下巴,想了许久后才说:“李秀才你既不是我的朋友,又不是我的亲戚,我帮你是可以,既然今日你我有缘相赌,那我们就赌大一点。”

  还有缘相赌呢,李贺书内心啧了一声。

  但是他面上倒是没有显露什么,口中说道:“赌大一点?如何赌?”

  楚珩说:“赌注叫作‘倾家荡产’。”

  李贺书一惊,差点站不住脚,“怎么个倾家荡产法?”

  楚珩兴趣盎然,说:“一局定输赢,我押上整个信王府,而你也押上你的一切。”

  李贺书听了,顿时紧蹙了眉头,正想反驳,却被楚珩先说了一步。

  “你最近不是金星护体么,若是你赢了,我府中有你想要的。而若是我赢了,收了你家,对于我来说只是九牛一毛罢了。”

  李贺书不懂了,问:“那这赌局对你无利,你为何要赌那么大?”

  楚珩任性一笑:“本王觉得世间有趣的东西实在是稀少啊,今天被我碰上了,一个信王府而已,没了便没了呗。”

  李贺书看他一副无所谓的姿态,心下赫然。

  他思虑了许久,想到了岳父家的种种眼光,想到了许娘子,其实自己也有意于她吧……一连想了些乱七八糟的事,内心忽然激动了起来。

  过了这一村便没了这个店,金星并非永远照耀着他的。

  于是一时的激昂之下,便郑重地点了点头。只是他说:“我并不需要整个信王府,我只需要在殿下库房内拿走一百金便够了。”

  楚珩低笑了两声,看来李贺书已经把自己想象成赢家了,他也不多说什么,就大步流星地走了出去,并再次来到了赌桌之上。

  他跟荷官说了几句,荷官便去拿了纸墨过来。

  楚珩大手将毛笔一提,洋洋洒洒写下了一长串的财物,并将信王府的丫鬟小厮的人数一并写上,就连家中看门的狗也写上了,最后,他掏出信王府的印章,大手一盖。

  偶有围观的众人看了,倒吸了一口气,待明白了信王与李秀才的赌局后,内心更加沸腾了起来。

  果真是倾家荡产啊!

  楚珩把毛笔扔给李贺书,示意他赶紧写。

  李贺书双手发抖,他半生拘谨,不去勾栏不逛赌坊,只娶一妻不好女色,仕途上也并无多大野心。只是这一赌,即便心里明白大多是会胜的,只是还是如同做梦一般不敢置信,他李贺书终有一日,竟然如同那些失了理智的赌徒一般,押上自己的全副身家。

  犹豫只是一瞬间,便被胜利的诱惑淹没了,他没有再犹豫,提笔写下了长串的家财名目,李府府邸外加三间铺子也列于其中。

  写完后,正准备按上手印,但却被楚珩开口打断。

  “李秀才,家中丫鬟小厮加起来只有六人?”楚珩疑惑。


  (http://www.zbzw.la/book/34230/828367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zbzw.la。着笔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bzw.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