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元始玉箓 > 第一百九十二章 魔教攻山

第一百九十二章 魔教攻山


  “滚开!”金缕衣神通发动,淡金色的光辉在他袖间浮现,随着他的挥手,在半空中划过一道完美的弧度,将落下的小刀打飞,同时一掌拍出,对着司徒长老就是隔空一掌。

  蓬莱阁的司徒长老虽然在殿内众人当中修为拍在第一列,但说到底,也不过是炼罡中期左右,并且炼化的罡煞品质一般,法力纯度根本无法和任千行媲美。

  面对蕴含元清微八成修为的一击,任千行尚且不敢说自己能够接下,更何况是这位蓬莱阁的司徒长老?他身上的宝光只是象征性的闪烁一下,就是被击飞了出去,直接撞在大殿内的一面墙壁上,跌落在地后,又连吐了三口鲜血,站都站不起来。

  同时,太乙拂尘入手,轻轻一挥,打散落在陆平身上的清光,望着滚到陆平身边的勾魂摄魄,元清微皱了皱眉,并没有选择阻止,看着其落入陆平的手中。

  “你想要做什么?”突如其来的变化,虽然震惊全场,可在元清微站在陆平身前的时候,青城派诸多长老也是反应过来,护持在掌门道玄身前,警惕的看着元清微。

  “干什么?”元清微嗤笑一声,望着他们身后颇为讥讽道:“勾魂摄魄早已上交,陆平有什么能耐,能够在你们眼皮底下动手脚?说白了,不就是贼喊捉贼?”

  “什么!”青城派诸多长老闻言顿时色变,转头看去的时候,恰好看到道玄脸色剧变,一掌击飞站在他身边的道臻。

  道臻接着道玄的力道,顺势越过诸位长老,从左边原本是青城派站立的地方,逃到大殿门口。

  “你在干什么!”此时道玄脸色苍白至极,声音暗哑,深色的道袍上浮现出一道明显的破口,鲜血使得伤口周围的不了更加暗沉,五道诡异的黑气,从伤口中蔓延而出,试图向着道玄四肢百骸流去。

  “我在干什么?”道臻闻言,面色变得狰狞无比,望着道玄,道:“我在暗算你啊,难道你看不出来吗?”

  对于场上的对峙以及翻出昔日青城派一桩丑闻的事情,通过记忆知道的更清楚的元清微懒得关注,他一边将跪在地上的陆平,从双方的视线当中拉走,另一方面也是紧盯着陆平。

  看着他双眼隐隐泛红的盯着道玄身上的伤口,而后死死地盯着道臻的身影,轻声念叨:“是他,一定是他……”

  暗叹一口气,昔日元清微也曾经想过让陆平远离这一场注定的劫数,可他仔细的想了一下,却发现自己来的太迟,不管怎么做,都于事无补。

  佛道两脉绝学已经在陆平体内交汇,勾魂摄魄也是成型,作为护道之人,比起让陆平留在不适合他的青城派,倒不如让他顺应原本的命数,离开这里。

  “道玄,我们也是有百年未见了,今日,却是要和你好好的唠叨唠叨!”一道道斑斓的毒气从青城山下升腾而起,而后在青城派大殿的门口,出现三个人影,正是魔道三大宗派的掌门。

  而刚才开口的,正是三人走在中央的一位身材矮小,面相略显浮肿的老妇人。

  道玄看着眼前的老妇,面色微变:“鸠婆婆!”

  此人乃是道玄老师一代的人物,也是当代五仙教掌教,虽然单打独斗不是道玄的对手,但一身毒功极其精湛,群战的话,在场众人,哪怕元清微也不一定胜过对方。

  道玄看着鸠婆婆,而后转头看向道臻道:“你好得很!”

  鸠婆婆嘴里发出啧啧的声音,怪笑道:“道玄,你师弟自然是好的!谁让你们这些名门正道这么会玩,百年前玩死了道真,才引来了今日的变数。真的是让婆婆我,大开眼界啊!”

  “说起来,也是可惜,婆婆我百年前败在道真手中后,可是花费百年的功夫,将五毒神功修行到七彩毒雾的境界,道真却死了!婆婆我寂寞啊!道玄,不如我们玩一玩?”

  说完,鸠婆婆嘴里就是喷吐出滚滚七色毒烟,化作一道道毒蛇向着道玄卷去。

  “何须掌门动手,就让我看看,婆婆你这些年来有什么长进!”作为陆平的老师道明,本身是青城派有数的高手,一身修为不比任千行差,此时道玄受伤,道明毫不犹豫上前。

  最重要的是,道明修行的功法偏向离火,正好克制鸠婆婆的毒功。

  而二者的动手,就像是一个信号一样,九幽门、五仙教、阴阳宗的掌门和长老、弟子也是纷纷上前,同青城派的长老、弟子,以及般若寺的一群和尚交起手来。

  期间,蓬莱阁的弟子一遍护着身受重伤的司徒长老,一边和水月童家,神兵段家,龙虎王家、六合巴家的代表,非常有眼力的避开争斗的中心,十分“卖力”的和一群魔道修士交手。

  ‘来了!’护持着陆平的元清微,注意力从来没有离开过道玄。

  感受到道玄身上气息变化之后,元清微就是祭出三才观运镜,映照整个大殿内外气息变化,看到一枚枚若有若无的篆文浮现、组合,整个青城山的灵机都是想着大殿汇聚而来。

  见到如此场景,道臻面色刷的一下变得惨白,惊骇道:“通天剑!”

  下一秒,一柄古朴的石剑从大殿中央缓缓升起,这石剑除去表面几道细小的裂纹外,整体看上去颇为普通。

  元清微皱了皱眉:‘裂纹?’

  虽然记忆中有关于通天剑的描述,但元清微一直以为这段是错误的,宝剑的反噬也是因为其他愿意。可现在看来,这通天剑的问题不在于其他地方,而在于完整性!

  ‘这样一来,我的胜算倒是平白无故的高了两分。’望着上方大展神威,将魔教诸多长老看逼退的道玄,元清微反倒是没有了丝毫的紧迫感。

  “鬼啊!”魔教众人刚刚离去,一声惊呼又是引起大家的注意,元清微转头看去,皱眉望了望天空。

  他察觉到了一丝丝的命数气息,但想想也是,此时发出尖叫的人,在元清微的记忆中,是一位推动所有事情,真相大白的重要人物,也是昔日陆平生活村子里,除他和另一位少年外,唯一幸存者。

  但本质上来讲,这个人只是个一位普通人,哪怕疯了,被青城派收留。也应该是待在偏向于后山的僻静位置,怎么可能会出现在大殿前。

  并且,他作为一个被血腥和恐惧逼疯的人,应该会本能的逃避可能出现恐惧的地方。

  可事实上他却偏偏反其道而行,专门凑过来不说,还好巧不巧的在最适合的时候,见到了浑身是血的空性,他的惊呼以及另一位幸存者的逼迫,更是让空见不得不将空智当年的所作所为,诉说出口。

  讲完事情的起因结果,圆定又是看向陆平道:“陆施主,还请你保重身体,过去……”

  “啪!”一声清脆的巴掌声响起,而后圆定就享受了刚才司徒长老的待遇,整个人被元清微一巴掌拍飞出去,原本洁白的半张脸都肿了起来。

  “放下什么的就算了吧!你们要是十年前就来把事情说清楚,就没有今天这事了,或者你今天一来,就把事情明明白白的摆出来,我也能高看你一分。”

  “如今,都被逼到墙角了,你们才把事情说出来,算什么事?还要陆平放下,要脸吗?”

  元清微拿出一块手巾,擦了擦刚才拍圆定的手掌,而后将手巾出,还未落地,就是无火自燃,化作飞灰。

  “哦!我差点忘了!你们和尚最擅长舌绽莲花,我…嗯?”元清微给话未说完,就是避开陆平挥舞而来的勾魂摄魄。


  (https://www.zbzw.la/book/33856/46297796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zbzw.la。着笔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bzw.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