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缃城 > 奸细

奸细


  我将骁驰的下人遣了出去,扶着骁驰躺靠在床上,看着他脖子上深深的指印,用手帕擦了擦嘴角的鲜血。心里难过便关切的问他:“可要请个郎中来瞧瞧?”

  骁驰只是摇了摇头,一脸的生无可恋。

  云诺坐在桌旁似无事般的喝着茶,语气沉稳的说到:“你无需如此伤神,据我所知九殿下既不会宠幸筠柔亦不会喜欢她。”

  拓拔骁驰听罢抬头看向云诺有些焦急的问到:“为何?”

  云诺淡淡的说:“九殿下一向心思深沉,怎会与自己的手下行暧昧之事?他不会做丝毫影响他目的的事。”

  我又来了精神紧忙问到:“他有何目的。”

  云诺说到:“现九子夺位之势,王位非九殿下莫属。”

  拓拔骁驰不可思议的看着云诺问到:“太子人选已定多年,他为何可夺皇位?”

  云诺说到:“太子空有其名,生性软弱,岂会是九殿下的对手。”

  看骁驰和我若有所思,云诺只好和盘托出,据云诺说,九殿下楚宇在五岁的时候,外临强国杜隆部族兵临城下,皇帝为了求和交出质子作为条件,当年皇帝还算公允,用抽签的方式决定众皇子中哪一个作为质子留在他国。那时,寒香皇妃是九殿下的母亲,她抽中了自己的儿子去做质子。楚宇被送走以后,寒香皇妃思子成疾,最后思念成狂悬梁自尽。皇帝甚爱香寒皇妃,伤心不已。从此招兵买马,加强军事,在楚宇九岁那年,征讨杜隆部族,遣人先救出九殿下,又抓回杜隆部族首领,在寒香贵妃墓前斩首祭奠。那时的楚宇,在母妃坟前,跪了三天三夜,滴水未进。本就旅途奔波,再加寄于他国并未受到好的照顾,昏倒在墓碑前,被下人带回宫中。

  自此以后,皇帝对九殿下百般的呵护宠爱,或许是失去了香寒皇妃才觉得香寒皇妃是他此生挚爱,对九殿下更是早走把江山交付的打算,之所以让太子挂着头衔,不过是担心九殿下成为众矢之的,遭人陷害。

  而沐风楚宇更是心机深沉,他母亲因战乱而死,他想要的不仅仅是这北冥,他想要的是一统这天下。筠柔所在的逍香楼,不过是楚宇一个获取情报的重要场所。在君临城内首屈一指的大酒楼,茶楼,花楼都有楚宇的暗庄,每个房间内都有窃取情报的暗格,整个北冥朝中的达官贵人,他们的府里也都有楚宇的眼线,包括将军府,可这些人隐藏的极深,一时难以查出。由此可知他几乎无所不知,他获取的消息,使得他早已将这城内的众官员的把柄握在手中。

  前些年,拓拔骁驰一直要为筠柔赎身,却苦于逍香楼的老板并不同意,即便是动用官府也被压了下去。

  就是因为拓拔骁驰一直调查这幕后的人,才让楚宇今日对他动手。虽说皇帝早有意将江山托付于楚宇,可现今毕竟还有其他皇子虎视眈眈,太子也仍然在位。

  如今这样也算是警示拓拔骁驰,不可再多做追查,也不可再接近筠柔,破坏了他的情报网络是小,如若有人借此发挥,参他一本,在这个节骨眼他岂不被动许多。

  听罢云诺这些话,我问云诺:“你是如何知晓这么多的?”

  云诺只是笑笑,并为多说。可我似是明白了,在这个时代若想在强权中保命,是定要多做筹谋的。云诺能知晓这一切,恐怕他的情报也不逊色于沐风楚宇。

  云诺看了看拓拔骁驰说到:“你若再进一步,恐怕九殿下真的会起杀心。”

  拓拔骁驰似是不甘心,却又无奈,张了张口没说出什么又闭上了。

  云诺接着说到:“九殿下如若不是用你的性命威胁,筠柔亦不会随他前来,如今看来你二人的性命都捏在他手里。”

  我问云诺:“可不可以把筠柔救出来?”

  云诺摇了摇头说到:“既然九殿下会为了此事亲自在骁驰面前演戏,就说明筠柔远比我们想的要重要,救她恐怕没那么容易。”

  拓拔骁驰似是也有救人的想法,听云诺这样一说,愤怒的用手锤了一下床。

  我安慰的说到:“骁驰哥哥,既然已经知道真相,筠柔姑娘也是身不由己,并非变心,你二人以后还有机会在一起的。”

  云诺说到:“也无需太久,而今皇帝病重,只要九殿下登上皇位,我便助你二人一臂之力。”

  骁驰听罢,高兴的起身从床上下来,来到云诺面前说到:“你说的可是真的?”

  云诺说到:“你我兄弟多年,我何时骗过你?”

  我这一看骁驰也没什么事,整个人精神好多了,一点没有身受重伤的样子。我便问到:“你的伤不要紧吗?刚刚还似很严重。”

  拓拔骁驰又没了正行,说到:“我还没娶你过门,你就这么关心我啦!”

  我把房门一开对拓拔骁驰说到:“请哥哥速回你府上养伤,慢走不送!”

  拓拔骁驰走到门口问云诺:“你不随我一起走吗?”

  云诺淡淡的说:“我今天在这里留宿。”

  我和骁驰看了他一本正经的说完全都瞠目结舌,我过去扯了扯他的衣服,羞涩的说到:“你胡说什么呢?”

  云诺看着我很肯定的说:“我没有胡说。”

  我竟一时语塞,不知如何是好。转头却发现拓拔骁驰早就没了身影,只留我一人独自尴尬的站在那里。

  云诺走上前,关闭了房门,牵着我的手向床边走去。他站在我面前脱去长衫,解去发带黑色的长发慢慢垂落挡住了他的耳朵散落在身后。我看着他开始用修长的手抚摸我的脸颊,亲吻我的额头,我的脸开始发烫气息也开始变得紊乱,一手勾住他的脖子,吻上他的唇,面对着自己心爱的男人这样的挑逗我似是不能自控般的想把自己的一切都交付于他。毕竟我并不真的是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女,也少了少女那般的羞涩,他竟像不可思议般的怔住了,他并没有进一步的回应,只是盯着门外,就在这时只见昭雪推门而入,看见眼前的一幕捂着脸。

  我赶紧从床上坐起来,云诺则起身一跃,长发也随着身形飘了起来,他来到昭雪面前,掐住她的脸。眼露怒色说到:“我若不是这样,还不能引你出来。”

  我赶紧上前问云诺:“这是为何,她进来或许有事,你不要伤她才好。”

  见他不回应,我低头又羞愧的说到:“她不会告诉父亲母亲的。”

  只见云诺手一用力,一颗牙和一粒药丸从昭雪嘴里吐出,这他才收了手,我不敢相信的看着这一幕。

  云诺淡淡的问昭雪:“他何时派你来的?”

  昭雪并没有像我想的那样狡辩,而是直视云诺和我说到:“我什么都不会说的。”

  我牵过昭雪的手看着她,然后默默地抱住她,她竟哭了。我对她说到:“昭雪,无论你因何而来,为谁做事,我都不怪你,你走吧。”

  她瞪着眼睛看了看我,又怯懦的看了看云诺。慌张的说到:“你不杀我?”

  我摇了摇头,在房内收拾了一些首饰和钱财交给她,对她说:“带上这个逃命去吧,有相处这几年的情谊,即便我不杀你,想必你的主子也不会放过你。”

  她满脸泪水接过后要出门,我喊住她,又写了一封信交给她。告诉她:“把此信交给肖峰,他自会明白。”

  她拿着信离开了,云诺问我:“你可是要让肖峰护她离开?”

  我看着云诺有些难过的说到:“是的,我与她相识多年,我舍不得她为此没了性命。”

  云诺若有所思的说到:“楚宇派她在你身边,恐怕目的不只是监视慕容府这般简单。”

  我无奈的摇了摇头说到:“我有何可监视的,恐怕目的在你而非我。”

  云诺淡淡的笑了笑,起身开始整理衣衫,我看着他戏谑的问到:“你不在此留宿了?”

  他穿上长衫亲吻了我的额头将我搂在怀里对我说到:“我娶你那日,你等我。”

  我将头靠在他胸前,听着碰碰的心跳声,无比的安心。

  


  (https://www.zbzw.la/book/31582/48214478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zbzw.la。着笔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bzw.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