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缃城 > 聘礼

聘礼


  过了六七日肖大哥回府找我,对我说到:“昭雪姑娘我已安全的护送她离开。”

  他并没有问我原因,我也不知如何解释,只是谢过了肖大哥他便离开了。一个人独坐在房内,心想楚宇为何安插眼线在我身边,难道他监视的显贵之中也有我慕容府。

  失了昭雪后,这几日楚宇只来过一次,见昭雪不在我身旁,也未多问。只是与父亲在书房不知说了些什么,出来时父亲脸色甚是难看,楚宇用那深不见底的眼眸看了我一眼便离开了。

  次日云诺和骁驰随着南宫先生一起来府里,课罢南宫先生说:“老夫年事已高,准备告老还乡了,你们皆已长大成人,日后各自珍重!”

  我们三人恭敬的拜别了恩师。

  云诺说到:“学生已派十位家丁,服侍先生,望先生笑纳。”

  骁驰也赶紧说到:“感谢先生不吝赐教多年,学生也略备薄礼,望先生收下。”

  南宫先生说:“不必如此多礼,教书授人本职所在。”

  我知道父亲已备了一车的谢礼,便随着云诺和骁驰,一同恭送先生到门外。多年与南宫先生学习,这一别心中不舍,不由得流泪。

  刚送别了南宫先生,我还未从难过中回过神来,就见好几辆马车停在了府门外,看着马车上大大小小的箱子。心想又是来提亲的吧,这阵子已有许多人前来提亲,父亲都一一拒绝了。可这次从马车里出来的竟是楚宇,看到他我吓的不禁一颤,难道他要提亲?

  云诺见这一幕,眉头一皱,没在向以往一样给楚宇行礼,而是拦住楚宇的去路。云诺问到:“不知殿下这是何意?”

  楚宇冰冷的说到:“我要娶慕容北城,今日特来下聘。”

  云诺压着怒意说到:“北城与我早有婚约,还请殿下自重。”

  楚宇说到:“看你有没有本事拦住我!”

  说罢楚宇与云诺在门外动起手来,沐风楚宇招招很辣,云诺则游刃自如的见招接招,可明显云诺是站下风的。这样打下去,云诺必然会吃亏,果不其然楚宇一掌击在云诺胸口,顿时云诺摔倒在地吐了一口鲜血,见楚宇还要伤云诺,我一下子扑到云诺身前,对楚宇说到:“求你高抬贵手,当过我们。”说罢我抱着云诺,心痛的泪流满面。

  楚宇对我说到:“你如果不想他死,就离开他。”

  我对楚宇说到:“你为何非要如此不顾情面,你若要杀便将我二人都杀了,我绝不独活!”说完我恶狠狠的盯着他。

  沐风楚宇轻轻一笑,说到:“想杀他的人并非是我,你可知道他为何如此容易被我打败?”

  云诺赶紧对楚宇说到:“不要告诉她!”

  看看云诺又看看楚宇,我喊到:“为何?”

  楚宇依旧冷冰冰的说到:“他在大殿上,当着百官的面,拒绝父皇赐婚,被执杖刑五十,若不是他自小习武,这会可还有命在?”

  我听罢,痛苦的哀嚎情绪失去了控制,对楚宇怒吼到:“你们皇家为何不能放过我们!沐风楚宇,我此生绝不嫁你!”

  我抱着云诺心像被撕裂般的疼痛,他竟忍着剧痛在我面前装作若无其事,就是为了怕我担心吗?我看着云诺,眼泪滴在他的脸上,他为我擦去眼泪说到:“北城不必难过,我没事。”

  楚宇看着云诺说到:“凌云爱慕你多年,你可知道?”

  云诺气息有些弱的回到:“与我何干?”

  楚宇愤怒的说到:“凌云是我唯一的妹妹,你敢如此的轻贱!”

  云诺怒视楚宇硬气的回到:“我与北城已有夫妻之实,她已有我的骨肉,此生我绝不负她!”

  楚宇竟笑到:“你当她府里的郎中是何人?她府里郎中我多年前就安排在这里,是整个君临城数一数二的御医!她是不是处子之身,她是否有孕我比你更清楚。”

  我问无力的问楚宇:“昭雪是你的人,郎中是你的人,你在我身边到底安插了多少人,我慕容北城何德何能,竟让九殿下如此费心?就是为了你的一己私利,就是为了助你妹妹与云诺在一起吗?”

  楚宇紧蹙眉头看着我,我也盯着他,他并未回答,只是派下人把聘礼抬进去。

  我愤怒到了极限看了看已经昏昏沉沉的云诺,喊到:“拓拔骁驰扶着云诺进府。”又对门口的下人喊到:“去叫肖峰,把府内所有的护卫都叫来!”

  我站在门口愤怒的看着沐风楚宇忘却了他的冷酷无情,愤怒使我忘却了恐惧支配着我,在云诺被扶进府内后,我双手拿着重重的剑,指着那些抱着聘礼的下人。

  看到肖峰和府里的护卫都来到门口,我对肖峰说到:“进府门者格杀勿论!”我都不敢相信被愤怒冲昏头脑的自己,竟如此的狠毒。

  楚宇面无表情的向我走过来,肖峰上前拦截,被楚宇三五招打翻在地,我喊着:“肖大哥!”

  其他的护卫去扶住肖峰,又有几个护卫要拦住楚宇,我知道他们拦楚宇,无外乎以卵击石,便命他们退下。

  楚宇走到我面前我依旧用剑指着他,他只是自顾自的往前走,直到剑刺到他身上,他用力往前剑竟刺了进去,瞬间鲜血染红了他的白色长袍。我害怕的扔下了手中的剑,惊愕的看着他。

  他凑到我耳边,温热的气息传来,我却浑身冰冷。他对我说到:“我心更痛。”说罢我看着他,从他深邃的眼神里看到了痛楚的神情。可此时我满脑子都是云诺的伤势,只想他能马上离开。我转过头不去看他,他用手抓住我的脸,逼着我看着他,那精致的脸满是痛苦,却让我无比的害怕。

  他并未说什么只是轻吻了我的额头,对我说到:“从此我会撤去你府内所有我安排的人!”说罢,拂袖而去。

  我顾不得自己的惊慌,赶紧飞奔回房去看云诺。

  云诺此时已被脱去了衣衫,背上,屁股上,腿上皆缠着纱布,渗出血迹。

  我赶紧问郎中:“我已知道你是楚宇的人!你可会害他!”

  郎中惭愧的说到:“我授意九殿下为姑娘把平安脉,照料姑娘身体,并无害人之意。”

  我又带着怒气问到:“云诺怎么样了?”

  郎中说到:“云公子自幼习武,这些外伤并无大碍,只是伤口需按时换药,待炎症褪去,便无事了。”

  我说到:“谁信你的鬼话,他并无大碍为何现在还昏昏沉沉的。”

  郎中惊恐的说到:“小人不敢,云公子刚刚受了伤,伤口感染导致身体发热才会如此,我已让下人前去拿药了。”

  我对拓拔骁驰说:“骁驰哥哥速去看他们煎药,万不可有所差池!”

  拓拔骁驰似是才反应过来,赶紧出去了。

  楚宇可以安插人在我府里,那就要多做防备了,不知道这府里还有没有别家的奸细!

  我拿着上次云诺为我疗伤的药膏,轻轻的拆去云诺身上的布带,命下人烧开了水给布带消毒,擦去它身上的污血,便开始一点点的为他擦药。他全身赤裸的趴在床上,我看着他身上的伤血肉模糊,眼泪像连成线一样止不住,这些都是因为我,他怎会还如此的傻呢!

  为他擦完药膏,缠上布带,拓拔骁驰拿着煎好的药进来,云诺还昏睡着。我让骁驰把他侧过身,我喝一口用嘴喂他一口,看他把药一口口的咽下去,我的心才稍稍的踏实了一些。

  想想楚宇刚刚说过的话,似是不会再来了。这时父亲母亲匆忙赶来,没顾得上敲门,推开门看着躺在床上的云诺,又看了看坐在床边的我。我起身向父母母亲行礼,父亲问到:“云公子这是怎么了?”母亲则抱过我说到:“北城无事便好,今日一早与你父亲去铺里,才回来便听肖峰说了九殿下来提亲的事,还好有惊无险。”

  父亲说到:“这几日整理行装,此地不宜久留,要趁早离开!”

  我问父亲:“这是为何?”

  父亲无奈的叹气后说到:“前几日九殿下来府,对我说到云诺当众拒婚,皇帝雷霆震怒,如若将你许配给九殿下,可保我一家平安,否则在这个节骨眼,皇帝拿我们泄愤再合适不过。”

  我明白父亲的用意,他知道皇帝杀心已起,他怕楚宇不会善罢甘休,他知道云诺奉旨要娶公主,他知道云诺有护国将军府庇护,而我们随时都有可能被牺牲。

  我无奈的摇头,任眼泪如雨滴般掉落,我终究还是不能与云诺厮守,我岂能为了自己不顾慕容家上百口人的性命。

  


  (https://www.zbzw.la/book/31582/48207111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zbzw.la。着笔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bzw.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