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缃城 > 无题

无题


  泡完温泉穿上单薄的长袍,楚宇抱着我回到房门口,门外的婢女欠身问到:“殿下,可要准备喜帕?”

  楚宇瞪了她一眼呵斥到:“退下”

  我不解的问到:“何为喜帕?”

  婢女吓的开了门连忙退去,楚宇将我放在床上说到:“你早些休息。”

  我躺在这偌大的床上,他为我盖上被子,转身又躺在屋内另一边的床榻上。

  我对楚宇说到:“你我毕竟男女有别,替我另寻住处吧。”

  楚宇沉默了良久认真的说到:“你可愿嫁给我?”

  我又回想到他在府门口伤云诺的画面,坚决的说到:“我说过,此生绝不嫁你!”

  他略有意味的“哦~”了一声说到:“那你总不能平白无故的呆在我府内。”

  我问他:“我若不嫁给你,你便要赶我出去吗?”

  他又慵懒低沉的说道:“你的命是我救回来的,你理应归属于我,我为何要赶你出去?”

  我说到:“那你想怎样?”

  他随即说到:“待你痊愈就在府里做个奴婢伺候着吧。”

  我气愤的坐起来冲他说到:“当奴婢就当奴婢!”

  见他又没了声响似是睡了,我仿佛瞬间昏过去一样也沉沉睡去,或许是这几日哭的太过疲惫了,我竟整整睡了两日。

  再醒来时以是第二日的清晨,楚宇还睡着,我见床旁放着一只拐杖,进来伺候得婢女告诉我,昨日楚宇整整做了一天才做成的。我问前来的婢女:“你叫什么?”

  她回到:“奴婢叫小雨。”

  我一听来了精神,我以前也叫小雨,便于她想跟她亲近些。

  我对她说到:“你以后贴身来伺候我可好?”

  没想到此时楚宇竟说到:“自己都快是奴婢了,还要人伺候不成。”

  我转头看向他说到:“是你说的,我痊愈后才是奴婢,我现在还没有痊愈。”

  一旁的小雨听的糊涂,一脸的不解。

  我对小雨说到:“你且去准备些早饭,我好饿。”

  楚宇问我:“吃过早饭可愿陪我去书房看书?”

  我回到:“你自己去吧,我吃完饭便要休息。”

  没过多久精致的早餐就送来了,我这十多日都未曾好好吃过什么,现在看着这十多样点心更是饿的口水都快流出来了。顾不上楚宇,头没梳脸没洗的坐下狼吞虎咽起来,一旁得婢女似是要提醒我,九殿下还没先坐下,我这样于理不合。楚宇冲她摆摆手,她们便都退了出去,楚宇则是洗过脸和手又漱了口才坐在桌旁,他见我吃饭的模样,问到:“你以往吃饭也是如此?”

  我满嘴食物的说到:“是啊。”我故意丑态百出让他厌弃我。

  他不理会我,慢条斯理的吃着,我依旧满口食物的对他说到:“中午我要吃肉,你这府里的食物太素了。”

  楚宇却说:“我向来以素食为主”

  我噗嗤一下将食物喷了楚宇一身,他丢掉筷子,不可置信的看着我。

  我撒泼的说到:“我只吃肉!”

  他似是生气的抖了抖身上的饭渣,起身出去冲着门口的婢女吼到:“中午给她做肉食!”说罢匆匆的离开了。

  他走了以后,我便开始正常的吃饭,吃饱了才会更快的好起来,只有好起来我才有报仇的希望。

  我问身边的小雨:“你可知沐风锦阳在哪里?”

  小雨说到:“奴婢不知姑娘说的是何人。”

  心想他府里丫鬟嘴到是很严,我又问到:“你可知他书房在何处?”

  小雨说到:“殿下的书房离此处不远,我稍后带姑娘过去。”

  吃罢早饭拄着拐杖随着小雨来到书房,见楚宇换了衣衫坐在那里手里拿着书正看着,我随手也拿了一本坐了下来正看着他突然对我说到:“南宫先生曾一再夸赞你聪慧过人,我有一题你可能解?”

  我随性说到:“你且说来听听。”

  他眉头一蹙,似是很少有人对他如我这般不恭不敬,不太适应。

  他放下手中的书,靠在椅背上问到:“何以得天下?”

  我随即回到:“得民心者得天下。”

  他又问到:“民心如何得?”

  经历了这些他这般待我,我也无需对他百般防备。

  索性直接说:“如今北冥朝已是殿下囊肿之物,有北冥做根基得天下又有何难?”

  他冷笑到:“是云诺告诉你的?”

  我即可回到:“再提他我便马上离开。”

  他哈哈大笑起来说到:“你且继续说来。”

  我问他:“这天下有几国?”

  他说到:“北冥,安南,雪霜,月凛,夏泽五国。”

  我问他:“你可有地图?”

  他起身从书架上取出一个长的卷轴,铺在地上打开,对我指到这就是。

  我看了几个国家的位置,认真的问他:“以你的情报你可知哪个国家的人民最过困苦?”

  他指了指临近的夏泽国说到:“此国皇帝荒淫无度,屠杀忠良,横征暴敛,北冥有许多夏泽朝逃难而来的难民。”

  我对楚宇说到:“你且派出一批人马,组织并协助此国各处人民起义,以你派出去的人为领导核心,积极帮助他们解决温饱和生存,以心理战术为主,传输思想使那些被迫害的群众参加反抗斗争,他们是最有力量的革命队伍!这样的国家应该是最容易攻破的,只要攻破了夏泽,北冥领土将扩大一倍,稍微休养生息,日后他国国力将都不及北冥。”

  见他认真的听着我又说到:“组织当地民众可暗中进行,待时机成熟一举攻破。如此第一,可防止夏泽与他国结盟,毕竟各国为了自保和相互牵制一旦结盟,对北冥十分不利。第二,如若你直接举兵前往,免不了会伤及当地的人民颠沛流离,他们本国的人毕竟对本国的情况还是最了解的,取得胜利也更容易,这样他们取得了胜利还可以留在本国,也大大减少了北冥将士的死伤,有利于北冥保存实力。第三,统领起义的是你派去的那批人,自然真正的统治者也终归是你,即便是你一时不想公开此事,也无人知晓,可韬光养晦以免他国心生芥蒂。”

  楚宇不可思议的端详着我说到:“我竟不知你有如此谋略,不过你说的,组织,人民,领导,革命,这些许生僻的字眼是从何处看来的?”

  我惊了一下,刚刚又得意忘形的说了好多这个地方不能理解的词汇,只好又开始一一用这边的语言解释着。

  他冲我摆了摆手说到:“你不必解释,我虽说未曾听过这些字眼,是何意我还是可以领会的。”

  他用手拍了拍我的肩膀说到:“你并非我想的一无是处,如今看来得你者可得天下。”说罢他哈哈笑到。

  我心想中国近代史我近乎满分,我党的战略方针指导思想我虽不得精髓,但大致的方向我还是知道的,只是你不知道罢了。

  


  (https://www.zbzw.la/book/31582/48151104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zbzw.la。着笔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bzw.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