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缃城 > 逍香楼

逍香楼


  这逍香楼层楼叠榭果然是气派,高大的牌匾衬的一旁的商铺黯然失色。马车停在了逍香楼门外,门口的小厮见到如此奢华的马车满脸堆笑的迎上来。

  此时已是黄昏,这逍香楼的生意也开始红火起来,像这样的场所多是夜间才客似云来。只是站在门外就看着陆续有车马停下,各样的达官贵人或是结伴或是单独被迎入这逍香楼内。

  站在楚宇和拓拔骁驰身旁,一同进了逍香楼,扑面而来的香粉味儿呛的我打了个喷嚏。那些女子穿着有些暴露,体态婀娜多姿,青春佳丽卖俏粉黛,我都忍不住多看两眼,难怪那些客人会在此流连忘返。

  一位姑娘走过来看到拓拔骁驰讨好的招呼到:“拓拔公子可是来找筠柔的?”

  拓拔骁驰看了看楚宇说到:“今日前来有其他的事情要办。”

  那女子看了看楚宇一下子扑过来嘴里还说到:“如此俊俏的公子,可是第一次来呢!”

  楚宇见她要扑进他怀里,满脸厌弃的一把将她推倒在地,旁边的侍卫指着那女子喊到:“放肆!”

  楚宇并不想张扬自己来到此处,冲侍卫摆了摆手示意他退下。

  就在这时筠柔从二层楼的楼梯上下来,见到楚宇、拓拔骁驰和我,似是瞬间明白了我们的来意。快步欠着身子来到楚宇面前说到:“楚公子,请随我来。”筠柔,之所以称沐风楚宇为楚公子,恐怕是因不能当众泄露楚宇的身份。

  跟着筠柔来到二层最里面的房间,她看了看我问到:“姑娘可是也要进去?”

  我说到:“既然来了,为何不进去?”

  见筠柔面露难色,我不愿相信云诺会与这里其他女子在一起,可还是忍不住问她:“这里面可是还有其他人?”

  筠柔点了点头,拓拔骁驰一听推门而入,只见云诺发丝凌乱衣衫不整的靠着床坐在地上,满地的酒瓶、酒坛,随之而来的是浓烈的酒味儿,一女子躺在床上盖着被子。

  踢开脚前的酒瓶走向屋内的梳妆台拿起木梳,又走向云诺蹲在他面前。

  云诺闭着双眼带着醉意的说到:“滚出去,我不需要人陪。”

  一听云诺醉成这个模样都不曾想找人陪着,便一把拽开床上女人的被子,她虽也醉的迷迷糊糊却好好的穿着衣服。

  那女人穿着绿色的罗裙,见我拽了她的被子,迷迷糊糊的醒过来。筠柔赶紧说到:“翠柳还不快点出去!”

  翠柳慌慌张张刚要出去,我一把拽住她问到:“他可曾宠幸你?”

  翠柳看了看云诺连忙摇头说到:“我只是陪公子喝了些酒,不胜酒力便醉倒了。”

  白了她一眼说到:“滚出去!”我是极其不愿这里女子去碰干干净净、卓尔不群的云诺。

  翠柳跑出了门外,我转头对他们说到:“还请诸位回避一下,我有话对云诺说,还要劳烦筠柔姑娘打一盆热水来,也劳烦骁驰哥哥将云诺的药给我。”

  话音刚落楚宇转身离开,筠柔说到:“随后便给姑娘送来。”拓拔骁驰将药递给了我便也出去了。

  见人都退去,我将云诺的发髻解开,为他梳着长发。

  云诺沉默了许久带着醉意声音有些沙哑的说到:“你还是来了。”

  绾着他的头发,满是心痛的说到:“我若不来,你将如何?”

  云诺并未回答而是一把将我搂在怀里,亲吻上了我的唇,他嘴里的酒香味儿好重,不知他喝了多少酒才会如此,他吻了许久才放开我满眼渴望的说到:“你可愿随我离开?”

  我并未回答他,这时恰好送水的下人敲门而入,拿起手帕为云诺擦拭脸和身体,让他趴在床上涂抹药膏后用布带缠好,从头到脚为他整理好装束。

  看着云诺如此的憔悴,想到长痛不如短痛便狠心对他说到:“云诺,不日我将嫁给楚宇,也希望你早日寻得良配,过去的事莫要记挂,也不要再留恋此处。”

  云诺听罢我的话紧紧抓住我的双臂,用布满血丝的眼睛盯着我,不愿相信的问到:“你答应他了?”

  我点了点头,云诺却无奈的低下头,见他难过我已是心如刀割。却依旧不得不的伤他的说到:“我若杀了你全家,你可还愿原谅我?还愿和我在一起?”

  云诺的眼神变得绝望,语气也变得低沉说到:“北城,我始终不愿相信你我缘尽于此。”

  无奈的低头不忍再去看他,任谁能原谅杀害自己父母的人。只得说到:“今日过后望君多多珍重,也望今生不复相见。”

  这是我第一次见到那云淡风轻的云诺落泪,他用手轻轻抚摸着我的头发,将我搂在怀里。

  片刻便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又一次望着他的背影转身消失在门外,我再也忍不住蹲下痛声哭泣。他信我会嫁给楚宇,因为除了楚宇我无人可以依,唯有楚宇能助我报仇雪恨。

  筠柔见屋内只剩下我一人,进来将我扶起说到:“北城姑娘,翠柳也是倾慕公子才主动前来,还望姑娘不要过于介怀。”

  她似是不知其中原委,我也不便向她透漏太多。说到:“筠柔姑娘,我没事不必担心。”

  擦了擦眼泪问到:“楚宇和骁驰在何处?”

  筠柔说到:“姑娘随我来。”

  跟着筠柔来到三楼的一个房内,见楚宇与拓拔骁驰正在饮茶,他二人到是悠闲。

  对拓拔骁驰说到:“骁驰哥哥,云诺离开了,你且去看看他欲往何处?。”

  拓拔骁驰一听云诺竟走了,漏出不可置信的神情,匆忙起身向门外走去,边走边对我说到:“哎。还是你管用啊!”说罢乐呵呵的离开了。

  我并未理会他,看着楚宇问到:“何时起身离开?”

  楚宇示意我坐下,我便坐在他对面低着头情绪低落。

  他说:“你要嫁给我?”

  我猛的抬头瞪着双眼看着他,惊的结结巴巴的说到:“你,你怎么还有千里耳不成?”

  楚宇说到:“这里的每个房内均有收集情报的暗格,你二人的对话我自然知晓。”

  我恼怒到:“你太过分了!这也要偷听!”

  楚宇无赖的说到:“是下人主动来报,我何过之有?”

  我随即说到:“我,我是想让云诺死心,并无嫁你之意!”

  楚宇拍了一下桌子略带怒气的说到:“本殿下是你能用来随意消遣的吗?即说了要嫁与本殿下,我若不能娶你,岂不让人耻笑?”

  我反驳到:“你堂堂皇子,你父皇怎会准你娶我?分明是你在消遣我!一个将军府我都进不得,而今被害的家破人亡。我若再去高攀你,你是想让我死无全尸吗?”

  见他不说话我又说到:“云诺绝不会对人说起此事,也无人会耻笑与你。”

  楚宇哈哈大笑起来:“你若点头我便即刻娶你为妻。”

  我看着楚宇:“我北城此生只嫁从一而终的男子,你若娶了我,便不可以再娶他人。你可是要夺这天下的,三宫六院,而后可有还我容身之所?”

  楚宇一把将我搂住,我挣了挣并未挣脱开。他说到:“你若将心也交付与我,我便愿只娶你一人。”

  他竟趴在我耳边轻轻的说到:“我爱你。”

  我像个木头一样楞在原地,低声说到:“我的心早就给了云诺,如何再给你!”

  楚宇笑了笑说到:“无妨,来日方长。”

  我见让他改变主意没那么容易便说到:“我们是不是也该回去了?”

  楚宇只是越过我起身离开,总是这样话少的让人觉得很没礼貌!

  


  (https://www.zbzw.la/book/31582/47926394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zbzw.la。着笔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bzw.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