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缃城 > 不寐之夜

不寐之夜


  被一阵床板咯吱咯吱的声音吵醒,随即又听到一个女人的娇喘的声音。这可是君青城最好的客栈,古代建筑的隔音也太差了吧!

  看了看床边空荡荡的,只见外面夜色已深楚宇却还没回来,这还是第一次感到到如此的惦记那个桀骜楚宇。

  可就在这时却听见隔壁女人说到:“殿下轻点,好痛啊!”

  什么!他,他,他居然在隔壁与其他女人……难道他今天出去就是为了找女人回来,离开了君临城他是彻底放纵自我了吗!

  不知哪来的一股火,一把扔了被子,光着脚跑出去,一脚踹开了隔壁的房门,却看见那男人女生赤裸着身体,可那男人根本不是楚宇,我的嘴此时巴恐怕能直接塞进去一个鸡蛋,还没等我反应过来里面的女人尖叫起来,男人迅速拽下了床上的帷幕。

  男人怒声呵斥到:“谁如此大胆,扰本殿下的雅兴!”

  我头都大了,他自称殿下这个名头一听我也是惹不起啊!

  我结结巴巴的说到:“抱,抱,抱歉,我走错房间了!”

  里面的男人吼到:“滚开!”

  我恨不得马上回到自己的房内,可一转身看见楚宇正向我走来,身后方跟着一位妙人,为何说是妙人,见她走路柔若无骨,精美的五官,美得国色天香。

  楚宇走过来看我光着脚站在别人房门外,那房门还开着,这是不是捉别人没捉到,反要被误会的地步啊!

  他目光凝重,见他和那女子越走越近我竟迈不开步一样站在原地。可就在这时那个自称是殿下的男人赤裸上半身,下身裹着被子想必是要关门,看我还站在门外,随性挑逗的说到:“呦,没想到还是个大美人,要不要进来陪本殿下玩会?”

  楚宇已经走到了我面前,直接越过我一脚踹在那殿下的胸口,他瞬间飞了出去撞碎了屋内的桌子,一口鲜血喷出,捂着胸口指着楚宇说到:“你胆敢与本殿下动手!”

  我冲过去抓住楚宇的胳膊焦急的说到:“楚宇,这是个误会,是我走错了房间”

  楚宇目光冷冽的看着他狠狠的说到:“马上给我滚,否则无论你是哪个殿下我都杀了你!”

  那殿下听他这口气全然没把自己放在眼里,裹着被子屁滚尿流的跑了,那女人却躲在床上瑟瑟发抖。

  楚宇牵着我的手向我们的房门口走去,那随他一起回来的女子见我走近说到:“倾城,见过姑娘。”

  果然是有倾城之姿的女子配得上这名字,我也回到:“我是慕容北城,见过姑娘。”

  她莞尔一笑百媚生,把我都看痴了,可心底却酸溜溜的,他身边竟还有这样的绝色。

  楚宇拉着我的手向房内走去,对倾城说到:“退下吧”

  我看了倾城一眼,只见她满脸的震惊,一脸的不可置信一向冷傲不近女色的楚宇居然会牵着女子进房。还没来得及与她道别,楚宇用力将我拽了进去,手一挥用内力重重的关上了房门。

  我就像个犯了错的孩子一样看着他怒气冲冲的坐在床边,怯懦的走过去拉着他的衣袖。

  楚宇问到:“烨磊在何处?”

  我说到:“我让烨大哥去休息的”

  “他是不是忘了谁才是他主子?”

  “烨大哥很辛苦的,殿下不要怪他”

  “你今夜为何光着脚出去?”

  “我,我听到隔壁的女子说,殿下不要好疼!才冲过去踹了那屋房门。”对方来头不小万一闯了祸还是如实说的好不敢隐瞒。

  楚宇皱了皱眉说到:“何意?”他是不太明白那女人说“好疼”是什么意思,还是不明白“不要”是什么意思。

  我结巴的说到:“我以为你,你,你与别的女人在隔壁,才过去的”

  楚宇笑到:“你是吃醋?”

  我爬上床盖上被子将头都盖上,羞愧的无地自容。

  楚宇脱了衣服,从身后抱着我说到:“伤口可还疼吗?”

  “不疼了”

  我转过身面对着他,向只小猫一样靠在他胸前,他回来了我的心才沉了下来。听他气息平稳似是睡着了,刚为他盖好被子,却听见楼下传来重重的脚步声和吵嚷的声音。

  楚宇蹙了蹙眉头,露出被吵醒很是厌烦的神情,可我却担忧了起来,这必定是那位殿下杀回来了,我们出行不过五六十人,惹出这么大的麻烦如何是好。

  我趴在楚宇耳边轻声说到:“楚宇我们快跑吧,那殿下好像回来算账了!”

  楚宇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我,坐起身来看了看门外,烨磊听到响动早已来到门外守着,他拉下床上的帷幕冲着烨磊的身影说到:“进来”

  烨磊推门而入,楚宇冰冷的说到:“带两个人下去,杀无赦!”

  什么?一听外面的脚步声就不止百人,带两个人下去竟然还说杀无赦?他听不出来外面好多好多人吗?就算是我们的人全都加起来也不足对方半数。我一脸不可置信的望着楚宇,可挡着帷幕我看不到烨磊的反应,此时内心会不会也是一万只羊驼奔腾而过。

  烨磊回到:“是”便要转身出去,楚宇边躺下边说到:“出去杀,本殿下要休息。”

  烨磊关上房门,站在门外喊了声你们俩随我下去,他果真只叫上两个人就这么去了?

  楚宇躺在床上,看我依然直愣愣的坐在那里,一脸的茫然。

  他侧过身用手拄着脸眼神迷离慵懒的问到:“你不睡吗?”

  “我,我,我们不跑吗?”

  楚宇闭上眼睛一把将我拽进怀里盖上被,气息均匀的睡熟了。

  可外面却传来打斗厮杀的声音不绝于耳,像一只猫一样竖着耳朵听着外面的响动,可越来越听不清楚,最后只听见搬抬尸体的声音,冲洗血渍的声音,心想我得出去看看,可被他抱的这样紧一旦挣脱又会将他吵醒,万一他有起床气我岂不是要遭殃。

  不知是害怕还是白天睡多了,竟一夜未眠好不容易熬到天亮,门外传来烨大哥的声音:“楚公子,知府在楼下要公子放人。”

  楚宇熟睡着并未理会,似是还不想起来,我推了推楚宇轻声说到:“知府大人要你放人,现在人在楼下了。”

  未见他睁开眼睛,却向我唇边寻了上来,亲吻着将我压在身下,我支支吾吾的说着:“一会儿人闯进来了,你快放开我!”

  楚宇嘴角划一丝笑意说到:“他还不配见我”话音刚落,只听见门竟被撞开了,知府拿着尚方宝剑来到房内说到:“尚方宝剑在此,今日无论你是何身份,都休想在此猖狂!”

  楚宇坐了起来拉开帷幕,一个人走了出去,那知府一见赤裸上身的楚宇吓的瞬间面如土色,浑身颤抖,却又不敢对尚方宝剑不敬,匆忙将宝剑放在桌上,随后连忙叩头说到:“臣,拜见九殿下,不知九殿下在此,冒犯之处还望殿下恕罪!”

  楚宇坐在桌边,面无表情的把玩着手里的茶杯,那知府则跪在地上瑟瑟发抖,知府又说到:“九殿下,臣之罪,望殿下恕罪”

  楚宇随即将茶杯砸向那知府的头,鲜血瞬间流了下来,他竟不敢擦一下仍然双手扶地跪在那里。

  “烨磊,将卷宗呈上来。”

  烨磊这时便进来手中拿着三五张纸交到楚宇手上,楚宇目光冷冽的看着知府问到:“只因当年你年少时为陛下挡下一箭,赐予你尚方宝剑,你竟敢对本殿下拿出来!”

  知府连连叩头说到:“臣之罪,臣知罪”

  楚宇语气平淡却带着严厉的说到:“这些卷宗记录着你在任几年所有的罪状,你且念出来!”说罢将卷宗仍在地上。

  那知府颤抖着捡起卷宗,一桩一件的念了起来,已是初冬房内温度并不高,我赶紧整理了衣衫下床,拿出楚宇的衣衫给他穿上,为他梳起发髻。

  


  (https://www.zbzw.la/book/31582/47729657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zbzw.la。着笔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bzw.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