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寻找我那向死而生的过去 > 第十五章 假期与海边(4)

第十五章 假期与海边(4)


  “十九年了啊。”坦耶尔听到桔媞玧已经被卖了这么多年,摸着下巴有点感慨。

  “是的,十九年了。”桔媞玧放下笔,捧起小碟子喝了一一口酸甜汤,学着坦耶尔作出感慨的样子,笑的很灿烂:“一转眼这么多年了,我都记不清故乡的模样了。”

  “真好呐。”坦耶尔看到桔媞玧谈到故乡时,那闪闪发亮的眸子感到很羡慕。

  桔媞玧没想到他竟然会在这种情况说这种话,突然有点生气但没有表现出来,说的很委婉:“诶,是吗?好在哪里。”

  坦耶尔这时刚拿起酒瓶,听到她的问题。停下了灌酒的手看向了她,也笑的很是灿烂:“真好呐,还有个故乡可以怀念。”然后狠狠的往嘴里灌酒,蓝色的酒沿着嘴角不停往木板上滴着。

  桔媞玧没想到会的到这样的答案,只能挪位置挪到他旁边将餐巾纸放在他旁边,然后退回自己的位置。

  “啊,爽,嗝~”坦耶尔明显没想那么多,他真的只是单纯感叹一句而已。看到她把纸放在旁边,就拿起纸擦了擦嘴角,顺便清理一下有被弄脏的地方。

  桔媞玧捏着自己的裙角,不是很确定现在坦耶尔的情绪,只能弱弱的问一句:“你没有生气吧?”

  “没有,我生什么气。”坦耶尔继续吃起了面包,“我都不知道我有没有故乡。”

  “故乡难道不在亚人王国吗?”桔媞玧感觉大部分的亚人的故乡都在那里,除非搬离了,“我的故乡就在西北的小镇。”

  坦耶尔突然笑出了声,把自己的嘴里的面包都笑喷到自己的盘子里了。感情这个女佣一个多月来一直帮他当做亚人了:“噗~我又不是亚人,我要是亚人还需要学亚人语吗?”

  桔媞玧看到他把东西喷出来,略微皱了皱眉:“胡说,你明明就是亚人。你长得不像矮人,也不像精灵,不是亚人是什么?兽人吗?”

  坦耶尔笑着笑着把面包呛到喉咙里了,眼泪都呛出来。灌了一口酒才缓过气来:“咳咳,咳咳咳咳,你听说过,咳,听说过杰尔斯特的旅人吗?咳咳咳咳。”

  桔媞玧跪在坦耶尔后面帮他推着背,疑惑道:“杰尔斯特的旅人?那是什么?”

  “诶,你不知道吗?”坦耶尔也感到疑惑,突然又想起德卡说的话,和他有涉及的种族只有有限的几个。看来亚人并不是啊,想来也是这两年的相处,麦迪尔和舒歌都没有什么反应。

  桔媞玧的疑惑更甚:“我真的应该知道吗?可是我真的没有听说过啊。”

  他也不知道怎么解释,他的词汇量也不允许他好好解释,只能放弃:“你只要知道我不是亚人就行了。”

  “真的诶,没有尾椎骨,也没有尾巴。”桔媞玧推背的时候摸了一下脊椎末端,发现的确没有每个亚人都有的部位:“你就是你自己说的那什么杰尔斯特的旅人吗?”

  “昂。”他也只能点点头,沉默一会,好像想到了什么问道:“你今年几岁?”

  桔媞玧跪坐回自己的位置,摇摇头表示她不清楚。“不知道,二十二岁?二十三还是二十四?我早就忘记是几岁被抓来的了。”

  坦耶尔捏着自己的下巴想了想:“那你怎么知道自己被卖了十九年了?”

  桔媞玧打开自己穿的严实的女佣装,露出了脖子,她抚摸着脖子上的电子项圈笑道:“就是这个告诉我的,只要满三十年就可以恢复自由身,很快了再有十一年。”说完又将衣服穿好。

  坦耶尔感觉她很是憧憬未来的样子:“你自由之后,想干什么?”

  桔媞玧练习的笔停了下来,认真的思考起来,想了一会还是摇了摇头:“从来没有想过,应该是结婚生子吧?现在我如果学的好一点,说不定以后教可以教我的宝宝了。”

  “现在的生活不好吗?”他试探的问了一句,“感觉你很怕女佣长。”

  “嗯~,我觉得现在的生活就很好。平时主人不在的时候,真的很轻松,只需要搞搞卫生就可以。虽然没有主人在的时候吃的好,但也能吃饱,比没被卖进来的时候真的好太多了。”桔媞玧说出了让坦耶尔意外的答案,她有继续补充道:“女佣长人也很好,就是太严格了。她也是我们里面唯一不是奴隶的,所以挺怕她的。”

  讲到别墅,桔媞玧的话匣突然就打开了,开始了絮絮叨的给坦耶尔讲着别墅里发生了什么好玩的事,什么吓人的事之类的。讲嗨了之后,也不管坦耶尔能不能听懂了,就拉着他不停的讲。坦耶尔也只能听着,刚想插嘴打断,就被她反打断,还是只能继续听着。

  他只能保持着微笑,时不时的吃一口没吃完的面包,喝一口酸甜汤或者吃块烤肉切点鱼排吃。桔媞玧絮絮叨叨的话里,十个词他能听懂三个他都谢天谢地了。然而实际情况是大多数情况是十个词里他一个都听不懂,欲哭无泪啊。

  听又听不懂的,只能靠吃吃东西打发打发时间的样子,看到那兴奋的脸不是说不想打断,是实在打不断啊。刚想说什么就被她抓住手打断了,已经五六次了。这还是个隐藏的话痨,这一个多月还真没看出来。不过很大可能是平时没人给她倾述憋了好些年,刚好自己又听不懂,给她耍小聪明当树洞。

  他的一只手被亢奋状态的桔媞玧抓住了手腕,他只好另一只手把她的酸甜汤递给她想借此让她闭嘴。果不其然,她松开了自己的手,双手接过小碟子开始喝了起来,他的耳朵才得以放松。

  当他看到她将小碟子放到她那一侧,嘴唇开始喃喃时。他就知道必须想到方法打断,不然这下真没有办法停下了。

  “等等,我听不懂。”好,零分。

  桔媞玧嘟着脸,微微鞠躬道歉:“抱歉,是我太兴奋了。”然后拿起笔开始练习,不管坦耶尔了。

  坦耶尔看着矮脚桌上,吃完剩下的盘子还有饮料瓶有点发愁:“桔媞玧?桔媞玧?桔媞玧小姐?我吃完嘞?收拾一下啊?”桔媞玧一幅我没有听见的表情。坦耶尔只有绕着桔媞玧不停的转圈,呼唤着她的名字。

  到最后桔媞玧都没有理他,他只好学着前几天桔媞玧收拾的那样,慢慢将盘子叠起来放回餐车上盖子搞好,再将饮料瓶放到二层,最后取出最底层的干净抹布开始擦桌子。等到他擦好桌子才发现她在重新摆自己放的东西,接着拿过自己的手中的抹布,推着餐车走了。

  他知道他那时候说错话,但那时候实在不想听她再念下去了,所以一时间想不出来好点的说辞,惹她生气无可厚非。不过这说明两个人关系好点了,之前连话都不说(说不来),现在还能生气了,恩姆,这是好事这样欺骗着自己。

  “十二号,女佣长来了吗?”一位厨师看到十二号·桔媞玧进来后小声问道,得到的是十二号·桔媞玧的摇头。

  桔媞玧将燃酒的酒瓶放在桌子上,里面还残留着莹蓝色的底。

  “哇,又喝完了。”“真的诶。”“他这次喝了两瓶,这次醉了么?”一个厨师探头出去再次确认之后,又开始了叽叽喳喳,围着十二号·桔媞玧载歌载舞。

  桔媞玧想到坦耶尔那反应还是忍住了乱说的冲动:“没有。”

  “怎么可能?”“整整两瓶诶?”“昨天是调味了很多次,只剩下半瓶。”“肯定醉了。”

  那四个厨师尾巴摇的很欢,又开始自顾自的聊起了天。

  桔媞玧看了她们一眼,叹了一口气,看到她们这样不被罚晚餐才有鬼呢。明明晚上睡觉的时候都是休息时间,为什么一定要现在聊呢?

  她继续专注于手上的工作,将餐车里的盘子、刀叉、筷子、碟子还有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一件一件的拿出来,放进洗碗池里,放出温水泡着。拿起刚才的酒瓶洗干净后再次进入了酒窖放好。

  再次回到厨房时,刚好看到女佣长训斥结束,准备离开。女佣长看到她对她点了下头,她赶紧微微鞠躬点头表示回应。

  看着四个厨师再次寂静无声的刷着盘子,桔媞玧不知道说什么好,一个中午就被抓了两次。她们今天的晚饭铁定别想要了,能不能吃到晚饭就看她们有没有偷藏。不过她们应该没有胆子偷藏吧?如果想一个月都没有晚饭吃的话。

  她拿了个小袋子,装了一份烤肉,煎鱼排与几根牙签进去,就回到了坦耶尔的房间。

  “给你吃的,算是刚才的道歉。”桔媞玧将袋子放进坦耶尔的怀里,然后又把两瓶燃酒放在矮脚桌上。

  “你没生气就好了,你不吃吗?”坦耶尔拿矮脚桌开了酒,率先灌了一口。

  “吃。”桔媞玧拿起一根牙签插进一块烤肉里,开始吃了起来。

  坦耶尔并没有说破是桔媞玧她自己想吃,而是装作在吃的样子,象征的插了一块烤肉放在那里,继续像喝水一样喝着燃酒,看着桔媞玧大快朵颐。


  (https://www.zbzw.la/book/31569/48362790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zbzw.la。着笔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bzw.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