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寻找我那向死而生的过去 > 第七章 出发:边境之城·格尼克洛斯

第七章 出发:边境之城·格尼克洛斯


  三个月后,流放者村庄。

  “大概的交流方式记住了吗?坦耶尔。”卡特担心的看着坦耶尔一伙人。

  “应该没什么问题,大概记住了。”坦耶尔摸了摸脑袋用精灵语回应着老人,“话说他们几个应该是都想和我走的吧?”

  “你问他们啊,你问我干嘛。”卡特笑着回应。

  “废话,不然这些天和你待一起做什么?”琼海不耐烦到。

  “嘛嘛,别这么不耐烦吗,依云。我们从小时候就听着爷爷的故事长大,而中间大部分都有你。爷爷那些故事讲了一遍又一遍,我们都不想听了,这次终于逮到一个活的,当然想自己去看看这条路上到底会有些什么。”依云解释到。

  “你这丫头。”卡特听到说自己的坏话,顿时无语了。

  “什么叫活的啊,真是的,小心我不带你去哦。”坦耶尔也对这个活力丫头没辙了,“莎莉,我确定你是要去的。但我再最后确认一次,真的要去吗?”

  莎莉乖巧的点了点头。

  “嗯,爸爸去哪我就去哪。”

  坦耶尔顿时一头黑线...(__)ノ|。这丫头什么都好,就是继承了精灵固执的这个坏毛病。

  想起了三个月前和莎莉见的第一面,那天是他他到流放者村庄的第二天,还在藤蔓床上睡觉的他被一阵细细小小的哭声吵醒了,醒来发现卡特已经为他准备好了衣服与鞋子,虽然不是新的,但胜在合身。他在房子外面,房间窗户外面正下方,找到了这个蹲着的女孩。安慰的话还未说出口,就被女孩的一句软绵绵的带着哭声的“爸爸?”堵在喉咙,虽然惊讶她也会自己的语言,但想了想她应该就是之前说的老人孙女。这时他要是有伤估计这时候会吐血身亡吧?虽然被一个漂亮的女孩叫很舒服,但被叫做爸爸心情怎么都不会舒畅,作为一个*男,心情怕不是要直接爆炸,但是是前辈的女儿,只能好好说话。

  “我不是你爸爸啊,我也不认识你爸爸啊,你就是这房子里爷爷的孙女吧?我可以帮你去找爸爸啊,好吗?”坦耶尔感觉自己现在就像一个变态一样。

  “呜哇哇哇哇,爸爸不要我了。”莎粒突然猛哭了起来,靠着墙上,眼泪疯狂的从大眼睛里涌出来,鼻涕也从琼鼻里流出来。

  “额啊,啊。”坦耶尔被这一下子弄得束手无策,看她哭成这样子,下意识觉得很心疼,想找纸给她擦擦,发现衣服口袋刚好有一块手帕,就上前蹲下,轻轻的扶着她脸,擦着眼泪。

  莎粒看着坦耶尔上前,停着了哭声,就剩下细细的抽噎,一吸一吸着鼻涕,大眼睛就看着他替自己擦着眼泪鼻涕。

  “别吸回去啊,脏不脏啊。”坦耶尔顺手捏了下莎粒的脸。

  “疼,不要我,就不要碰我也不要管我”莎粒脸红了,也不知道是捏的还是怎么的,嘴上说着倔强的话,却没有把坦耶尔推开。

  “鼻涕擤出来,别吸回去。”坦耶尔怕她再次哭出来,转换着话题,替她擦着鼻涕。

  莎粒乖乖的听着坦耶尔的话,小小的鼻子用力着。

  看着莎粒情绪慢慢恢复正常了,坦耶尔拉着她站了起来,渐渐放下了悬着的心。

  可就在这时候,卡特突然出现并来了一句,“莎粒,看来你已经找到爸爸了啊。坦耶尔,啊,你也是,找到衣服了啊。”

  坦耶尔(╯°Д°)╯︵┻━┻,内心戏狂飙‘你暗中观察也就算了,好不容易哄好了,你出来害人干嘛,感情你不坑精灵,就可以坑人了是吧?装,再装。连手帕都给准备好了,你一开始就准备让我上了,是吧?’

  莎粒突然抱住了坦耶尔,“爸爸,你要不要我?不要我的话,我继续哭,不让你走。”

  ‘这丫头。’坦耶尔发现莎粒就比他矮了一个头,脸就在埋在他的胸口上一点点。而且很明显,她还在把眼泪鼻涕擦在自己的衣服上,头发还挠的下巴痒痒的。

  “知道了知道了,爸爸这次来就是带你出去玩的。”坦耶尔放弃挣扎了。

  “真的吗?”莎粒紧紧依旧抱着坦耶尔,仿佛一放手,坦耶尔就会消失一样。

  “真的。”

  “真的是真的,不骗我?”莎粒抬起头来,看向坦耶尔的眼睛。

  “真的,不骗你。”坦耶尔也看向莎粒,摸着她的头,同时瞟了一眼被擦眼泪鼻涕的地方,默默心痛刚换上不到二十分钟的干净衣服,〒▽〒。

  “爷爷,你听到了吗,莎粒找到爸爸了哦。”莎粒继续把脸贴了上去。

  “嗯,那之后和爸爸一起出去玩好不好?”卡特又开口了。

  ‘莎粒,原来是叫莎粒吗?果然是挖好了坑,等我跳吗,算了算了。’坦耶尔想到,同时看了怀里的莎粒,感觉莎粒这丫头又纯真又鬼精鬼精的,从老人的眼里她可能是贴在自己的怀里,但从自己的角度看来,她离自己擦上去的眼泪鼻涕保持了一点点的距离,哎,多了个麻烦的便宜闺女,嗯,99.9%概率年龄还比自己大个几十倍的闺女。

  “莎粒,你既然找到了自己的爸爸,那你就教教你爸爸精灵语吧,你爸爸全忘记了,顺便教教魔力操作和简单的魔法吧?还有一些我们的常识吧。这几个月我有点事,要出门一下,有事的话去找管理者吧。”卡特说了几句。

  “教爸爸精灵语倒是没什么问题,但是魔力操作和魔法,爸爸可以用吗?”莎粒默默听着,听到说教魔力操作和魔法楞了一下,听到管理者时皱了下眉头但还是点了点头。

  “应该可以吧?”卡特也不确定的语气回复到,“就这样决定了,我收拾收拾准备一下,明天出门。”

  坦耶尔默默听着他们替自己的安排,感觉十分的安心,意外的不想插话。这两个精灵都将自己视为家人,虽然自己可能在昨天之前他们是谁都不知道,现在也不是很清楚就是了。‘精灵语吗?听着就好麻烦啊,哎,一把年纪了还要学习。’在心里疯狂的叹气。

  “爷爷,可以问下你要去哪里吗?”莎粒松开抱着坦耶尔的手,乖巧的站着坦耶尔身旁。

  “先帮你们探探路,去格尼克洛斯看看,我这四五千年没去过了,发生什么变化,我也不清楚。虽然你老是偷偷跑过去,但你肯定不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昨天晚上是不是也从那里赶回来啊,我说你你也不听,这次刚好叫你爸教训你。”卡特的眼角皱了起来,他明显也看到了坦耶尔衣服胸口处的反光,此时只能装作没看见,“随便帮你们赚点路费,不然到时候你们寸步难行。”

  卡特说完旁边的墙便打开通往房内的路,一边捂着额头一边说着什么一把年纪了还要给长辈小辈赚钱花的之类的字眼。

  卡特刚走,莎粒就捻手捻脚准备从坦耶尔的背后溜走。

  “莎粒,你要去哪里啊?”坦耶尔转过身来,一把抓住丽莎背后的衣角,不让她走,强行将她转过身来,拉到自己面前,笑着盯着她眼睛看。

  “爸爸,你起这么早,肯定还没吃过早饭吧。爷爷说过,爸爸那个种族一顿饭不吃就会很饿的,我去找点食材给爸爸做顿丰盛的午饭,算是给爸爸接风洗尘了,这两天卡拉特菜应该熟了,洛洛可鸟也应该生蛋了,我去找点来,大概两三天就回来。”莎粒眼神飘忽,语无伦次的转移话题。

  “别呐,不用那么麻烦,随便吃点就好了。”坦耶尔觉得既然收了这个便宜闺女就要负责管好,而且昨天刚刚才听说她去城里会被怎么样,而且听老人的意思,她偷偷跑去很多次了,“我们先来说说,你偷偷跑去城里的事情吧?”

  “才不是城里,是外面,就在天上看看而已。你别听卡特爷爷乱说。”莎粒作出一副很凶很可爱自己没有错的表情。

  “哦,是外面,还是在外面,那就没事了。”坦耶尔听着有道理,刚准备松开抓着他的手。

  “城镇自带罪血搜索的,只是在城外比较难一点点找到而已。”卡特的声音从楼上的窗户里传出来。

  莎粒的脸色瞬间难看了起来,以为爸爸不知道就可以萌混过关了,谁知道爷爷突然跳出来搅局了。

  “好啊,欺负老爸我不知道这些是吧。”坦耶尔本来也反应过来,这本来就不是在那里看的问题,而是偷溜就已经是很危险了,更何况现在知道那里这么麻烦。不过现在也犯了难,想打她几下以示惩罚,就是不知道打哪里?如果是小丫头片子,那可以打屁股,现在面对一个长得像十五六岁而实际年龄不知道比自己大多少倍的便宜闺女还真不知道怎么下手,该发育的地方都发育了,屁股肯定是不能打的了,拽耳朵?精灵的耳朵那么长应该不能拽吧?当家长应该怎么教育小孩啊,还是个精灵小孩?想来想去,想不出来只能用手指用力戳了戳额头。

  “呜呜呜呜呜,”被戳了额头的莎粒抱着额头蹲下,用大眼睛作出一幅很可怜的样子望着坦耶尔。

  “好吧好吧,怕了你了。”坦耶尔也捂着额头想离开了。

  “耶,爸爸最好了。”跳起来,就抱住坦耶尔,腿夹住坦耶尔,脸就往坦耶尔脸上蹭,刚蹭上去就松开腿躲得的远远,摸着刚才蹭到的地方,“胡子,好扎人。”

  “去去去,死丫头。”坦耶尔笑骂道。

  之后的三个月,莎粒一直照顾着他,坦耶尔跟着她学着基础的精灵语,魔力操作和最简单的魔法。精灵语的进度还算顺利,日常的对话都会读写了,也学会相当一部分的词汇。但魔力操作和魔法进度极其缓慢,魔力操作依旧迟钝,魔法则连最简单的光照魔法所需的魔素都无法聚齐。

  还认识了当时迎接自己的双胞胎兄妹,哥哥琼海和妹妹依云。现在也算知道为什么琼海对自己没有好脸色。卡特不知道为什么提前了将近七个月知道了自己的到来,将琼海和依云派去看守着他来的方向,并且他们两个持续开启着范围幻系魔法将近七个月,也等自己等了七个月,还特地学了几句话来和他交流,结果自己一来还害他们吃了手刀,等老爷子读取小法阵知道他们两个警告说的话之后又是一顿手刀,不过他还是没有知道他们说了啥,卡特说什么都没有解释,他也不记得了。

  他知道这件事后,感觉当时他们没弄死自己都要感谢精灵这个种族宅心仁厚,特别心虚的和他们两个好好相处了,于是也成了朋友。

  “既然这样,我这里有五金可,稍微省一点够你们四个应该可以用个一年左右。保重的话我也就不多说什么了,坦耶尔,替我照顾好他们。”卡特嘱咐道,他并没有说,5金可是他三个月里赚的连零头都算不上。

  “嗯,我答应你,”坦耶尔重重的点了点头,背起准备好的包,看着他们也背起各自的小包,“那就这样吧,保重了。”

  “卡特爷爷,再见。”“卡特爷爷,再见。”依云琼海和卡特道了再见,准备和坦耶尔,杰尔斯特的旅人离开这个从未离开过的村子。

  “爷爷再见,我和爸爸出去玩了。”莎粒紧紧的抱住爷爷,一把眼泪一把鼻涕的全擦在卡特身上。

  “嗯,知道了,可以的话,可以的话记得以后回来看看爷爷。”卡特的眼眶也湿润了。

  “嗯。”

  “那我们走了。”

  “保重。”

  坦耶尔一行人离开了流放者村庄,前往了边境之城·格尼克洛斯。


  (https://www.zbzw.la/book/31569/46343135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zbzw.la。着笔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bzw.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