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提瓦特的假半仙 > 第二章 霆霓快雨!风紧扯呼!

第二章 霆霓快雨!风紧扯呼!


  辰石并没有将卦象说出口。

  月娥还没开口,站在她一旁的男子却是焦急的问道:“先生?这卦是吉凶祸福?”

  辰石沉默不语,在想着什么。

  月娥气愤的瞪了一眼男子,“要你多话!没看到先生正在思考吗!”

  “这是我的丈夫,先生莫要见怪。”

  辰石摆了摆手,“无妨。”

  收起了龟壳,辰石腾出了手捋着小胡子,开口道:“你先前二子可是折于天灾?”

  月娥闻言不可思议的点了点头,“是的没错!”

  辰石清了清嗓子,道出卦象:“上爻,卦象73,主卦7为乾,应天,客卦3为巽,应风。”

  “上爻为阳,顺从客卦。”辰石笑着道,“二位可曾去过蒙德?”

  那妇人的丈夫摇了摇头,“没去过,但是我麾下商行倒是与蒙德做过不少酒水上的生意往来。不过蒙德龙祸成灾,近几年愈演愈烈,本来还能凑合的贸易也不得不暂停了下来。”

  辰石点点头,“应卦象,二位若想孩子顺利诞下,最好去蒙德备产。”

  男子脸色有些不好看了:“蒙德在闹龙灾,你居然让我们去那里!?”

  辰石哈哈大笑,并没有说话,因为围观的已经有人在替他说了。

  “你这人消息也忒不灵通了,蒙德龙灾早已平息了!”

  “就是,都贴公告栏里了你还没看到呢!”

  男子满脸通红,顿时说不出话来。

  月娥拉住丈夫靠在自己身后,“先生真是对不起,我家这人刚才说话不敬,我在这给您赔礼道歉了。只是不解,这璃月盛世太平,为何要我们去那蒙德?”

  辰石想了想,他总不能说两个月后你生子遭难,非但孩子没能顺产,连自己都可能难产而死。

  “天机,不可多言。”

  辰石手指轻点桌面,看着月娥,“蒙德风景不错,适安胎,璃月傍海,若遭风雨染咸湿之气,恐生变故。”

  月娥看着辰石,皱着眉头沉默不言。

  良久,月娥终于拘身行礼,“先生谏言为善,明日我夫妻二人便动身前往蒙德。”

  那男子一听便有些急了,忙要说些什么,月娥却是一瞪眼,“你说了算还是我说了算?”

  男子顿时萎了气势,谄谄道:“皆由夫人做主。”

  月娥这才舒展眉头,从腰间解下一个布兜:“我二人出门只为闲逛,没有带太多的钱财,这兜子里大约有8000摩拉,望先生不嫌寒酸。”

  不嫌!一点也不嫌!

  辰石乐呵呵的接过来,拎着钱袋抖了抖,听到摩拉清脆的声音,顿时心安,一般算一次也差不多200/300摩拉左右,这回就算是赚大了。

  收起钱,正打算接着来一把,忽然一扭头,终于瞧见行秋了。

  行秋眯着眼睛,比了一个危险的手势,然后双指比剑,一扭腰,稍微那么一比划……

  辰石整个人都不好了。

  行秋这个动作,屁股一撅,指剑一辉,像极了某个牛杂师傅。

  轻咳一声,辰石大手一挥,面前的桌子,后面的竖着写着有“半仙”的小黄旗顿时收入虚袋。

  “各位对不住了,在下一会有些事要去办。就此别过。”

  说完一闪身,拉着行秋跑路。

  刻晴回来是一回事,围观的人够多了,要是被“熟人”认出来又是一回事。

  围观的人急了:“哎哎哎别走啊!大仙我出一万摩拉!求您一算姻缘!”

  “大仙!”

  “大仙留步!”

  辰石却是充耳不闻,笑话,一万摩拉是不少,万一那女人突然回来被抓个正着,一个子都会不剩,说不定还会被抓去大牢饿个几天。

  想到这里,辰石跑的更快了。

  千岩军感激涕零的对着行秋深深一拜,总算把这个麻烦事给弄走了。之后,他们便开始疏散人群,维持秩序。

  再说这边,辰石拉着行秋一直跑到了城墙台阶上,靠着墙缓着气,不解的看着行秋。

  “你怎么来了?”

  行秋憋着笑,却没回答这个问题,“我一比划刻晴大人的武技动作,你怎么怕成那样?”

  辰石撇了撇嘴,死鸭子嘴硬。

  “才不是,我是真有要事相办。”

  行秋见此也没戳穿他,接着问道:“你不是常说天理不可违,天命不可改,今日为何为那月娥避祸?”

  “二子皆折,我见犹怜。自然救她。”

  “??我信你鬼话?”

  辰石见行秋不信,也没继续狡辩,只是收起了玩笑的脸色,正经道:“在她身上,我看到了璃月未来一角。”

  行秋疑惑。

  辰石接着道:“她的气运,我只要一见便可知。但是正如她所说,璃月正是太平安定的时候,为何她会遭此劫?所以我就用龟甲融以六十四卦象,想看看究竟是何原因。”

  说到这里,他忽然顿住。戏谑的看着行秋,“结果你猜?”

  “……”行秋有些抓狂,“这你让我上哪猜去?”

  辰石哈哈大笑,逗一逗行秋是他为数不多的乐趣。

  “璃月未来恐遭变故,月娥约摸着两个月后分娩,也就意味着两个月后璃月……呃!”

  辰石说着,忽然脸色苍白,目光如豆。头上的神之眼猛烈的闪动着。

  行秋连忙上前扶着他,“你这突然怎么了!?”

  辰石甩了甩头,眼中恢复了清明,脸色复杂的抬头看着天穹。

  “天理……不可说……”

  天理的警告!

  不过这也正常,一旦他算出了什么大事,天理规则便会弄他一下,习以为常了。

  行秋沉默,辰石卦象触动了规则,也就意味着他刚才说的都是真的,究竟是何种变故?竟然能引动天理?那璃月百姓会遭受到什么?

  辰石看着行秋耷拉的表情,摇头笑了笑,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心怀侠义心肠的行秋他是最了解的。

  “放心吧,刚才我路过看了看不少人,这些人面相上并没有什么大劫之难。或许那个劫难,只是对于月娥和她腹中的孩子呢?”

  行秋将信将疑。

  辰石没办法,只好把岩王帝君给搬出来,“放心吧,天塌了有个子高的顶着,璃月有着七星的运筹,有降魔大圣,还有岩王帝君的避护,还能有啥事。?”

  行秋一听,倒也是想开了,就是啊,有帝君呢。这些事还轮不到他一个商会的小少爷操心。

  辰石拿出了月娥给的装着摩拉的兜袋,上下抛着,对着行秋一挑下巴,“师兄我今日赚了大钱了,轻你吃大餐!”

  “真的?”行秋诧异,师兄慷慨解囊还真是稀罕啊,而且记忆里,师兄还没有请过他吃饭呢。

  “不过8000摩拉,能吃什么?”行秋想着。

  辰石春风得意,“那还能有假!跟着我!走咯!”

  半晌。

  街边上。

  行秋有些傻眼的看着辰石抱着一大碗不知名的食物胡吃海塞,看着自己面前的那份,他是在不知道这里面是什么食材。

  “我说。。师兄。”行秋磕磕巴巴道,“这就是,你说的大餐?”

  “嗯?”沉浸食物中的辰石一抬头,笑着对行秋说:“中原杂碎,好吃不贵。”

  “…………”

  “这是鸡杂啥的”辰石端着碗说,再拿起一串丸子来,热情的为行秋介绍,“这是丸子是正宗的中原杂碎,苏二娘的看家手艺,就着吃,贼香。”

  行秋有些无语了,养尊处优的小少爷什么时候吃过这种,他真的吃不惯,架不住辰石的话,拿起来一串杂碎丸子,费劲的吃了一口。

  “嗯。。。还算不错。”没有想象中的怪味,油炸过后的杂碎丸子吃起来很脆,但是他真的吃不来这东西。

  “好啦好啦”,摊主苏二娘看出行秋的难处,端过来一个小碟子,“小辰你就别逗行秋少爷了,吃不惯这个也很正常,喏,友情赠送一碗摩拉肉,还有提瓦特煎蛋。”

  行秋舒了一口气,“谢谢老板娘了。”

  “总算有个我吃过的了。”行秋心里苦,虽然这两道菜他很少吃,但是比起眼前的一些内脏杂碎,确实很适合他了。

  辰石在一旁指指点点,“你呀,就是山珍海味吃多了,不懂我们小老百姓的享受。不吃吗?拿来我替你吃了吧。”

  这么一听,确实是这样,行秋用餐基本上是家里的大厨做出来的美食,要不就是琉璃亭新月轩。

  辰石把行秋的那份拿了过来慢慢的吃着,“小师弟,最近是不是很无聊?要不要跟师兄去蒙德转转?”

  “你好端端的去蒙德干嘛?”行秋不解。

  辰石仰着头故作神秘,干巴巴的眨了眨,半晌,道,“异世吹来的风,带来了一段传奇的故事,自天穹而落的客星,恰如蝴蝶扇动着小小翅膀”

  “你是说平息了蒙德龙灾的那个旅行者吗?”行秋没好气的打断了辰石的故弄玄虚,“真是的,谜语人当惯了是吧。”

  “别啊,打断人说话很不礼貌的。说实话你去不去啊,多好玩啊,你就呆在家里翻那些无聊的账本吗?”辰石开始给行秋画大饼,没办法,他必须把行秋忽悠过去,不然穷的只能去打劫丘丘人了。

  行秋咬了一口摩拉肉,许久没吃摩拉肉的他这一口不理你让他想起了小时候的味道,露出了怀念的神情。

  “我说,你没钱直说,别整这些没用的。”行秋突然很神秘的低声道,我跟你讲啊:“我最近写了本小说,《沉秋拾剑录》,很火爆的,所以我打算把这本书写完再考虑出去玩的事。”

  “不是吧,出门浪迹江湖行侠仗义啊。这不是你最喜欢干的事吗?”

  “书中的人物一样可以行侠仗义!”行秋倔强的拒绝了辰石的邀请。他晚上一会还要偷摸去书斋听说书呢,试着找一些灵感。

  辰石无话可说了,连连摇头。

  正当他想说什么来着,突然寒毛乍立,大热天打了个哆嗦。

  没有多想,飞快的从兜里掏一把摩拉,来不及数,拍在了桌子上,“小师弟,风紧扯呼,那女人找来了,为兄先走一步!”

  话音未落,整个人一闪身便不见了踪影,速度之快令人咋舌。

  行秋被这边行云流水的跑路手段整得愣了一下还没回过神来,那边电光一闪,一个人影落地。

  扎着双马尾的玉衡星刻晴来了!

  纤细的眉毛高高挑起,俏脸阴沉,闭口不言的绕着摊子转了一圈,又是掀开了围巾把摊子底下也看了个遍,最终还是没有发现目标。

  一扭头看向了行秋。

  行秋抓着一串杂碎丸子目瞪口呆的看着刻晴,平日里的刻晴做什么事都是极为认真、雷厉风行的态度,什么时候有过这种……呃,小姑娘似的行为脾气。

  “你师兄他人呢!?”刻晴知道面前的是璃月数一数二的飞云商会的小少爷,却仍旧不客气的问道。

  “走了……”行秋仍然在懵逼中。

  “我知道走了。”刻晴没好气的道,“往哪里去了?”

  “呃……我说没看清你信吗?”

  刻晴狐疑的看着行秋,还想问些什么。

  “真的,刻晴大人,辰石那小子,真是神了,刚才还胡吃海塞呢,突然嗖的一下就不见了!跑的那叫一个快!”苏二娘气呼呼替行秋解围,“跑的太快了!你瞧,钱都没给够呢,还差500摩拉呢,要不是看到你来了,我还以为那小子故意逃单呢。”

  “…………”

  行秋闻言,只得从兜里掏出500摩拉替辰石给付了钱,这顿饭吃的哦。

  刻晴跺了跺脚,皱起了琼鼻,不死心的在街上找了几回。最终还是确认辰石已经跑没影了。

  “这死骗子!”刻晴低声骂道。

  行秋低着头完全不敢说话,本来他也不会这么怂刻晴的,主要是今天跟着某人吃喝,气势上就低了一头。更何况辰石和刻晴的恩怨全璃月都清楚,虽然不知道刻晴为什么原因撵着辰石乱跑,但是刻晴可是放了话的,看到他摆摊一次便打一次。

  虽然辰石没跟行秋说过原因,但行秋也能大概猜到,辰石应该是算命骗到了刻晴头上,被识破后才会被这样追着全璃月到处跑。

  刻晴这里还是放弃了在追辰石的念头,这人的身法太快,若是离了视线踪影便很难再追到了,刻晴本身因为神之眼的缘故,速度身法极快,称得“霆霓快雨”之号,但是面对辰石,是真的没辙,仅能勉强不被甩开的样子。这人快得离谱。也不知道是不是常年骗人被人追杀练就出来的本事。

  作罢了的刻晴只好坐在摊前,来都来了,吃顿杂碎再走吧。

  行秋这会终于缓过来了,伸着脑袋一副好奇宝宝的表情跟刻晴打听她和辰石的原因。

  刻晴则是不耐烦的打发这行秋的问题,不说实情。

  行秋眼前一亮,这事有猫腻啊。

  刻晴被问的烦了,一拍筷子,柳眉倒竖,“你吃不吃了?小屁孩这么多事?”

  行秋今年14岁,刻晴一口小屁孩叫的他说不出话来,只得闷闷的吃着杂碎丸子。

  嗯,这玩意吃惯了这东西还挺不错的,走的时候是不是要打包点带走?


  (http://www.zbzw.la/book/31185/743169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zbzw.la。着笔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bzw.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