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提瓦特的假半仙 > 第三十九章 贯虹之章

第三十九章 贯虹之章


  天衡山巅,魈和钟离站在一起,看着孤云阁前辰石唤出层岩全力清散奥赛尔的雨幕。

  见那怒涛中,辰石持枪巍然屹立的样子,魈总算放下心来,道:

  “帝君大人让我把贯虹之槊交给辰石,是真的打算彻底退下神位么。”

  钟离笑了笑道:“起初,我还并未彻底下定决心,因为我还不却定,璃月若是突然失去我的庇佑,有没有能力自己面对风雨。”

  “在这其中,辰石和凝光,就是我决定下来的关键之人。”

  “为何是他们?”魈不解。

  钟离接着道:“七星之「天权」职位,凝光称得上是历代最出色的,如今坐在这个位置,全靠她自己的努力,心气过人,身为女子却有着独断的能力。她,就代表着璃月权利的巅峰。

  辰石呢,别看他整日大大咧咧。一副不正经的样子,但其心性却深不可测,其实力之远超想象,称他为神下第一人也不为过,可以说是璃月武力的巅峰。”

  钟离欣慰的看着海面上面的群玉阁,“方才若是凝光为保群玉阁退避三舍,还是辰石贪生怕死不敢应战。二人中若有一人退让,我便会出手镇压奥赛尔,回归神位,重新收回权利,我必须保证璃月的天权和最高武,都心系璃月。

  “我很高兴,他们没有让我失望,贯虹之槊交给辰石,也算是为他的力量添一份力,再说了,这不是你问我要求,作为保密我的身份的契约筹码么?”钟离笑着看着魈。

  “是我僭越了……”

  钟离哈哈大笑:“无妨,你能为朋友有如此改变,我很欣喜。情感,是人、仙、神都共同的地方,不要把自己当成工具,在乎你的人,比你所知的还要多。”

  魈沉默不语。

  钟离又道:“罢了,我还有事,要先一步离开,战后,众仙那里我会跟他们解释的。你若是想要出手相助,那便去。作壁上观也无妨。”

  “璃月还是那个璃月,人却已经不是那些人了。磨损……呵哈哈哈,今日过后,我便也能像那位风神一样自由自在了。”

  “恭送帝君。”

  山上只剩魈一人独立,他目光狭长看向远方,没人知道他心里是什么滋味。

  “神的时代……就这样过去了么……”

  ………………

  孤云阁前,随着辰石的出现挡住了自己的攻击,奥赛尔顿时怒不可遏,搅动着风浪,四只头首仰天长啸。

  电闪雷鸣,狂风巨浪。

  辰石于波涛海浪上稳踏石尖。

  一甩手中贯虹之槊,轻喝道:“要上了!”

  石柱顿时冲天而起,迎着漫天雷暴直奔奥赛尔,一击破开风浪,辰石的身后光芒乍现。

  挥动着长枪,密密麻麻的岩枪悬浮在他身后,辰石一脚踏出踩破汹涌而来的巨浪,岩枪齐射,穿破了雨幕,整齐的轰在奥赛尔的身上。

  奥赛尔认出了辰石手中的贯虹之槊,当年摩拉克斯正是用这枪钉死它同族无数,最终将它钉在孤云阁底,千年不见天日。

  吼!!

  奥赛尔顿时失去了理智,张开巨口咬向辰石。

  辰石捏着贯虹之槊,意念一动。长枪顿时延伸至百米,果断粗暴的砸落在奥赛尔头上。

  声比炸雷,一记重击奥赛尔挨得满满当当,副首被直接砸进了海里。

  辰石立刻调动岩石,从海底伸出一只巨大的岩手攥住了那颗副首。

  一掉头枪尖朝下,全力掷出岩枪,狠狠地钉在副首的头上。

  奥赛尔痛苦的嘶鸣,口中酝酿狂暴的吐息攻向辰石。

  辰石不慌不忙,脚踏着石柱闪转腾挪,唤回贯虹之槊,再次幻化成巨大的岩枪刺出。

  身躯庞大的奥赛尔根本无法躲闪,只能喷以吐息竭力抵挡。

  贯虹之槊爆发出强大的神力,曾为帝兵的威能无可匹敌,神威浩荡,破开吐息直插首口,崩碎了奥赛尔的头颅。

  短短瞬息之间,奥赛尔的三只副首重伤一只,死亡一只。

  “好啊!”

  “牛批!”

  “辰石!好小子干得漂亮!”北斗站在死兆星的船头大喝出声。

  周围的人有些发愣,“唉,居然是辰石吗!?”

  “啊,辰石吗?我以为是岩王爷!”

  “脑子糊涂了吧,岩王爷不是已经驾崩了?!”

  “无妨!辰石给爷杀!”

  “宰了那只畜生!”

  “小心!”

  忽然,刚刚被钉杀了一颗副首的奥赛尔疯狂的扭动身躯,几条庞大的触手突然冲出海面,紧紧缠绕住贯虹之槊。

  辰石拉扯不及被带了一个趔趄,这时一根触手从诡异的角度抽来,等辰石反应过来已经来不及。

  危急关头,三只弩箭疾射而来,越过辰石直接轰爆了这根触手,奥赛尔又是一声悲鸣。

  触手倒是没关系,这归终机的弩箭却是吓出辰石一身冷汗。

  凝光驱动这着群玉阁飞来,她笑着道:“不要顾着自己逞威风啊。”

  辰石回过神来,对凝光投以谢意,立刻飞远身位落在群玉阁上。

  “辰石!”派蒙兴冲冲的飞过来,围着他转圈:“你刚刚!好~厉害!”

  彩虹屁吹的辰石都有些脸红了。

  荧也迎了过来,对于辰石刚刚表现出的战力表示震惊。

  留云借风真君突然道:“小子手中拿的,莫不是岩王帝君的贯虹之槊?”

  理水叠山真君也是一脸好奇。

  “我与那荻花洲的护法夜叉魈是好友,这枪,是他送给我的。”

  众仙恍然大悟,点了点头不再追问。

  除却失踪的那位,魈乃是当世唯一幸存的护法夜叉,帝君也曾送他专武和璞鸢,贯虹之槊在他那倒也合理。

  唯独那位鹿形的削月筑阳真君皱眉头看着他,倒不是因为贯虹之槊,而是对辰石的本身有些怀疑。

  “不可能有人类能如此近距离毫无压力的直面远古魔神的威压…那就算是仙人也无法轻松承受…你究竟是谁?”

  突然的质问一时间让现场所有人都怔住了。

  “削月,我知道你在想什么,先不管这孩子的身份,如今我们要面对的是奥赛尔,现在不是你怀疑的时候。”萍姥姥出声道。

  削月筑阳真君却道:“他的来历实在可疑,从未知道璃月有他这一号人,而且奥赛尔的重现……”

  “仙家莫不是被一个人类的盖过风头,籍此宣泄不满?”刻晴持剑直言。

  “不知小子何时触怒过仙家,小子在这赔个不是。”辰石也是笑吟吟的道。

  他姿态放的很低,但是却将削月筑阳真君架在了火上。

  “削月!”理水叠山真君直言道:“收起你的多疑,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

  凝光淡淡的道:“辰石是在璃月长大的人类,我可为其保证。若果仙家非要问理,可否等镇压了奥赛尔后,再谈此事?”

  “这……”派蒙有些乱了,“这怎么回事啊,我们不是应该一起对付那个大章鱼吗?为什么刚刚立了大功的辰石却要被指责?”

  “派蒙说的对。”甘雨上前担忧的道:“当务之急,是要尽快的镇压奥赛尔,辰石先生的到来,可为我们的胜算添上一笔筹码,现在不是纠缠他身份的时候!”

  “那,好吧,是我意气多疑了。”削月筑阳真君放下了威逼之势。

  众人这才回头看去,奥赛尔四周的触手仍然在搅动风浪,它已经唤起水遁,环绕在它的主首上,正充满怒火的看着群玉阁上的几人,特别是那个手持贯虹之槊的辰石……

  “这下不好办了,刚才我出其不意才能斩它一首,如今它对我已有足够的戒心,我很难再靠近它。”辰石站在阵台上,眉头紧皱的看着奥赛尔。

  他可不会从刚才的战斗中就自大的认为自己已经能匹敌魔神了。

  漩涡之魔神奥赛尔,千年前云来海的水下霸主,怎么能如此小看它。

  “目前的办法就是斩它主首。”削月筑阳真君沉沉的道:“他那两根副首很麻烦。”

  凝光冷然道:“那就先斩它副首,再逐一击破。”

  辰石点了点头,“我会用岩石控住它的身躯,众仙家再用归终机逐个击破。”

  辰石喉咙干涩的看着归终机,虽然预兆可怕,但是刚才看到弩箭的速度,辰石觉得只要保持着一定范围,就算预言中的一幕发生,他有自信躲开弩箭。

  “甚好。”削月筑阳真君不知是为弥补刚才的错言,表现的尤为活跃。

  “那便,战吧。”

  众仙归位,与群玉阁上的所有人一齐汇聚着归终机的弩箭。

  辰石踏着石柱一步当先,掠至近海,目光灼灼的看着奥赛尔。

  辰石率先发动攻击,神之眼耀动,挥手间,海水剧烈翻滚起来,数根巨大的岩柱撞破海面冲向奥赛尔。

  奥赛尔挥动触手紧紧缠住岩柱,寸寸收紧,瞬间就将石柱崩断。

  于漩涡中迸射出激流,辰石翻身躲开,落至低处让开身位。

  归终机蓄力完成,三根威力庞大的弩箭直指主首,带着骇人的威势破空而来。

  奥赛尔故技重施,想用副首逐个抵挡,却忽然感觉身形一滞。

  辰石控制着岩蔓将副首紧紧箍住。

  吼啊!!!

  弩箭如愿以偿的击中要害,先前被岩枪钉中的副首瞬间炸裂,弩箭穿透过去钉在了主首上,但是被它的元素护盾所抵挡,只是打出一道伤口。

  奥赛尔的头颅只剩两只。

  派蒙高兴的喝彩。“好!弄死它!”

  “就这样再来几次!”

  归终机重新蓄力。

  奥赛尔看出了辰石的难缠,挥舞着触手应付着辰石,转头对准了群玉阁,瞳眸闪动,亢颈颤抖,喉中光点汇聚,恐怖的威力向四周涌动。

  它要快点结束这场战斗。

  群玉阁上的人都心中一沉,刻晴被这股威压盖的直不起身子,派蒙更是直接趴在地上瑟瑟发抖。

  仙人们的气势被撼动,归终机发出零星的晃动,气息暴乱。

  “不好,它又想来那招!”

  “辰石!”

  “来了!”辰石挥枪斩断触手,踩着石柱迎风而上,自负一人挡在群玉阁前方。

  那奥赛尔此时却攻势突变,口中酝酿的元素力陡然化作一道刺眼的利剑,劈开天穹斩向群玉阁。

  “什么!”众人大吃一惊。“不是那个招式了!”

  这记元素利剑威力十足声势浩大,冲破了苍穹,荡开了大海,暴风轰然涌动,海水被震开两半,连海底的石床都清晰可见。

  辰石脸色大变,瞬间展开命之座,天干座命星闪耀,元素力磅礴而出。

  一道道石墙层叠而起,挡在前方。

  奥赛尔竭尽全力的吐息!

  元素化为的利剑径直轰在石墙上,摧枯拉朽般撞破第一堵石墙后威力不减连连破障。

  第二道……第三道……

  层层突进势如破竹!

  随着最后一堵石墙轰然炸开,辰石被震的气血逆流,他咬牙屏息不退反进,身后命之座疯狂旋转,贯虹之槊熠熠生辉。

  撑开四方护盾,汇集元素力于双手,顶在前面,辰石竟以身挡剑。

  元素力与元素力的碰撞震天憾地,暴风吹翻了大海,卷起海底的沙石,吹垮了群玉阁楼,震的天衡山都崩出裂缝。

  万丈雷霆下,天空上层层密布的乌云被一分为二,阳光从中间洒落下来照射在这片大海。

  “呀啊啊啊!!!!”

  锋芒四射,碰撞的光芒将辰石完全吞噬,他震声怒吼,身上的衣物寸寸撕碎,脚下的石柱龟裂,却不退半步。

  斩破天门的剑光被他这样阻在身前,再难进分毫。

  海水倒灌,冲到了天衡山上,打湿了魈的衣衫。

  璃月港码头已经被完全淹没了,船只被冲到了岸上,死兆星刚修复好的桅杆冲破三号船坞的顶棚又当场折断。

  百姓们早已退居上壁,目瞪口呆的看着那震撼人心的场面,所有人都哑口无言,揪心的看着战场。

  香菱红着眼睛,捏紧了锅巴手。

  锅巴担忧的看着前方。

  “咕吧……”

  两脚兽给我撑住啊……

  轰隆!!

  随着最后一口能量喷出,奥赛尔终于难以支撑这般威力的吐息,耗尽全力的它不可置信的看着挡住了攻击的辰石,心中首次泛起了无力感。

  浪潮回涌,冲刷着它庞大无力的身躯。

  在奥赛尔还没回过神的时候,四周岩石忽然暴起,化作一只巨手死死的捏住它的亢颈。

  奥赛尔傻在当场,“这人……居然还能反击?”

  风暴还在肆虐,辰石脚下的石柱早已化为齑粉。

  他衣衫褴褛,低着头静静地浮在空中,天干座命星变得漆黑。

  没有只言片语,忽的抬腿迈出便一步登天

  他轻轻的伸出手,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大海变得平静,雷霆终于止歇。

  然而这只是暴动前的宁静。

  山峦剧烈颤动,大地开始崩裂,一颗颗沙砾,一块块巨石缓缓飞起,化为流光飞向天际,汇聚在辰石的上空。

  天衡山开始崩塌,散落的巨石倒飞,在天上碰撞,挤压,最终紧紧的合在一起。

  越来越多的碎石飞起,如同爆炸的烟花又倒回在一起。

  转眼过后,一座巨大不见其顶的山峰静静地悬在天上,浮在辰石手上,投射下的阴影笼罩了这片海,盖住了璃月城。

  阴沉的天空顿时暗如极夜。

  此时的奥赛尔浑身颤抖忘记了挣扎,惊恐的看着天上的「辰石」。

  辰石缓缓的睁开眼,迸发出古老而沉重的威压席卷八荒,眼中的瞳孔赫然变成金色的竖瞳,手化为爪,臂生龙鳞……

  干涩而又沙哑的声音:

  “奥赛尔,你,可以去死了。”


  (http://www.zbzw.la/book/31185/10556330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zbzw.la。着笔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bzw.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