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提瓦特的假半仙 > 第三十三章 吃我一记天凳万象

第三十三章 吃我一记天凳万象


  下午,辰石起床了,拍拍自己的脑袋埋怨怎么喝了一点酒睡着了。

  他还不知道多亏了胡桃的乱入,使得他逃过了记忆又被封印的结果。

  往生堂里已经没人了,辰石只得上街溜达。

  此时,帝君驾崩的消息也都传开了。

  没有预想中的全城哀默,大家仍然正常的做着自己的事,不过每个人的眉宇间都多了几缕忧伤。

  路过万民堂,看到里面正在忙碌着,辰石热心的进去帮忙。

  然后被卯师傅一顿瞧。

  “这卯叔有点不对劲啊……”辰石腹诽道:“往常那眼神热切的我受不了,今天这凶巴巴的我顶不住。”

  跟旁边正在茶桌子的香菱传音道:“你爸爸今天是不是吃了你的新菜了?这眼神好吓人……”

  香菱一翻白眼,扯了扯辰石的头发:“你可爱的小脑袋瓜想啥呢。他就是岩王爷归西了正不爽呢,你没事快走吧……”

  “哦哦哦,我先告辞了。”辰石猫着腰准备走。

  “等会儿!”卯师傅突然出声。

  辰石被吓的一激灵。

  “爸爸!你干嘛突然这么大声!”香菱不满的抱怨。

  卯师傅连连道歉:“抱歉抱歉,那个闺女你先进屋,把锅巴拎去洗洗澡,那小家伙好几天没洗澡了臭死了。”

  坐在一旁正啃着萝卜的锅巴一愣,有些怀疑的嗅了嗅自己的身子。

  “咕吧?”

  没味道啊?臭老头又胡说八道!

  香菱看着卯师傅对自己一个劲的使眼色,知道他有话想和辰石单独说,“行行行,我进去,你可不要欺负辰石啊!”

  “放心,我就是跟他唠两句,没事的”

  香菱点点头,拎起不情愿的锅巴往里屋走。

  “咕吧~”

  可恶,让我把这个萝卜吃完啊……

  屋里只剩下卯师傅和辰石。

  “那个,卯叔有什么事么……”辰石试探着问道。

  卯师傅笑了笑了,“没事没事,我能有什么事,唠唠家常而已,你先坐。”

  辰石心道这卯师傅笑的怎么跟稻妻的那只狐狸似的。

  怎么这么贼呢?

  接着卯师傅坐在了辰石对面,“来来来,嗑瓜子?”

  “谢谢卯师傅。”辰石只感觉浑身不自在:“卯叔你有什么事就说吧,小子一定全力相助。”

  卯师傅摆了摆手道:“没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只是问你几个问题而已。”

  辰石闻言马上正襟危坐,“您请说。”

  卯师傅满意的点了点头,小子态度还不错,然后他笑眯眯的道:“你和我家香菱,认识有多久了?”

  一句话让辰石陷入了回忆,遥想当年,香菱被火骗骗花带着几个雷史莱姆给炸下山。正好摔落在他面前,然后就是一出英雄救美。

  踩着石板就带着香菱跑路了。

  辰石露出怀念的神色,唏嘘道:“回想起的话,认识香菱至今已有五年多了。”

  “那么,你觉得香菱,是个怎样的姑娘?”卯师傅接着问道。

  辰石细想了一下,“香菱啊,她是一个……”

  辰石轻轻的说着他眼中的香菱。

  “善良,热心,人还很漂亮,有一颗坚韧的心,在她身边的话能一直感觉到她的活力和元气……”

  后面的话越来越彩虹……

  香菱躲在里屋越听脸越红,心跳逐渐加快。

  锅巴好奇的拉了拉香菱的腿,“咕吧?”

  要给我洗澡的呢?

  香菱给它几颗苹果:“不洗了,去去去一边吃去。”

  外面,卯师傅很满意辰石的回答,又继续问:“小辰啊,不知道你可曾有红颜知己,青梅婚约呢?”

  辰石顿时一愣神,下意识的接话道:“没有。”

  卯师傅大喜,趁热打铁连忙道:“那你对我家香……”

  香菱在里屋听的越发脸红害羞,脸上的红霞如同熟透的苹果似的。

  如果此时有既视感,那么香菱的头上一定会有蒸汽呜呜的冲出,耳听到卯师傅越说越离谱,马上就要把自己送出去了。

  香菱一着急,直接把锅巴扔了出去。

  卯师傅这里话还没说完,一个黑影冲天而降,落下来把桌子上的瓜子茶水砸了七零八落,成功的打断了卯师傅的施法。

  “咕吧?”

  锅巴一脸懵逼的趴在桌子上。

  “啊啊啊啊爸爸,锅巴不愿意洗澡跑出来了!实在不好意思。”香菱手忙脚乱的从里屋跑出来。

  锅巴满头问号:“咕吧???”

  欺负我不会说话是吧?!

  刚被卯师傅的话套进去,辰石这才回过神来,张着嘴被吓的不轻,说话都不利索了,哆哆嗦嗦起身告辞。

  辰石走后,香菱生气的叉着腰,看着自己的老爸:“爸爸!你太过分了!我要是不出来,你是不是要把婚约都给定了?”

  “那小子要是同意我也没意见。”卯师傅嘿嘿的笑着道:“香菱啊,爸爸我可以确认了,小辰确实是对你有意思的……”

  香菱闻言更生气了:“他对我有没有意思是我们俩之间的事,你就不要多插手了!”

  卯师傅看着香菱脸色还未散去的红晕,笑眯眯的道:“口不从心吧,刚才那小子夸你的时候你是不是欢喜极了?”

  “爸爸你!不和你说了!”

  香菱气呼呼一把拉着胡巴进屋了:“脏死了,快点洗澡去!”

  锅巴:“………”

  卯师傅摇着头叹气:“傻闺女哦,你不提,他不主动,这啥时候才是个开始啊……”

  …………

  辰石心有余悸的从万民堂跑出来,长出了一口气。

  太坏了!

  这卯师傅好悬就把自己套路进去了。

  是,辰石是对香菱有些意思,但是对他来说,香菱太年轻了。

  小姑娘今年才十六七岁,这年龄还并未成年,自己怎么能下手呢,最起码等她长大了再说吧。

  “唉,卯师傅这么着急干嘛,时间有的是,等过几年自己浪够了,香菱也成年了,那时候才是谈这个的时候。”

  辰石边走边想,忽然耳边传来田铁嘴的声音:“那海中大魔,名叫奥赛尔,号称漩涡之魔神,在海中作怪,后来啊,帝君唤来石峰,以山为器,化作无数的岩枪……”

  啧,这不是帝君镇压海兽的故事么……

  “好啊!”

  ”帝君牛批!”

  “嗷嗷!”

  捧场的掌声还是那么热烈。只可惜传说依旧,帝君却已……唉,没死呢。

  帝君假死,差点忘了。

  “辰石小友?”

  忽然听到有人喊自己,定睛一看,除了钟离还能有谁。

  踱步来到钟离身边坐下,辰石唏嘘道:“璃月人现在只能靠田铁嘴来缅怀帝君了么……”

  钟离笑了笑:“人类无论何时,总会有苦中作乐的方式。”

  随即他话锋一转:“辰石小友今晚可有空闲?”

  “哦?有什么事吗?”辰石诧异。

  钟离笑道:“晚上我在琉璃亭约见几位客人,其中便有那位与你相识的旅行者。你若空闲无事,能否随我同去?”

  “是吗,当然没问题!”

  “离约定之时还久,不如在这听一会说书段子吧……”

  …………

  俩人就这么坐在田铁嘴的「三碗不过港」听了一下午书。

  这田铁嘴真不负铁嘴之名,从下午一直说到晚间。

  从最开始的孤云阁的故事一直说到大战恶螭,再从恶螭说到盐之魔神。

  反正翻来覆去就是那几段书。

  “岩王爷兜兜转转,最终,竟在层岩内找到一块奇异的怪石头,岩王爷怜惜这块石头的灵性,便亲自操刀,将它雕刻成一条……”

  田铁嘴这会又说到若陀龙王创龙点睛的故事了,辰石只是迷迷糊糊的听着,靠在椅背上沉沉睡去……

  不知过了多久,天色渐晚,三碗不过港仍旧人满为患。

  都来这找回忆了是吧。

  钟离拍了拍辰石的肩膀将他叫醒。

  辰石一个激灵坐直了身子,迷茫的看着钟离。

  “什么事?”

  “这副样子,封印过猛了么?”钟离暗道。

  他还是得手了……

  辰石的识海中又多了一道禁制。

  钟离又重复了一遍下午的邀请:“我在琉璃亭约见几位客人,其中便有那位与你相识的旅行者,你若空闲无事……”

  但是在辰石这里就是头一回听到。

  “哦哦哦,走啊?”辰石点点头,又有些诧异,心想:奇怪,我怎么会在这里听田铁嘴说书?

  对此钟离只能说抱歉,谁让你知道了不得了的事实呢。

  …………

  两人来到琉璃亭,一番交流对证后,侍女便带着钟离前往他们的厢房。

  作为和新月轩对标的琉璃亭,两家都是璃月最豪华,最著名的酒店,要不是钟离带着七星特批的「送仙仪典」的任务,是根本预约不到资格的。

  “坐下稍等片刻吧。”荧她们还没到,钟离招呼着辰石先坐下。

  其实钟离心中对辰石还是很愧疚的,三番五次封印他的记忆,估计再来几回这人就傻了。

  其实现在都傻的差不多了。

  辰石呆呆坐下后,开始回忆起之前的事,但是怎么想都想不明白,自己昨晚一觉怎么会睡到「三碗不过港」去。

  是的,从早上起来到下午听书的记忆全被封住了。

  钟离悄悄的观察着他,心叹一声回头还得找甘雨要一副仙药给他稳稳神识。

  就在这时候,荧一行人终于来了。

  辰石在屋里坐着都能听到派蒙的惊呼声。

  “哇哇,这里面好气派!在这吃一顿要花不少钱吧…”

  果然,三句不离钱……或者吃的。

  不过怎么还有一个男声?

  辰石侧耳细听,总感觉这声音似乎有点耳熟。

  “旅行者,我给你找来的破局之人,就在这………呃?”「公子」达达利亚正领着荧和派蒙进来厢房,一过屏风就看到了一个让他傻眼的人正坐在钟离旁边……

  辰石也愣住了,随即怒火冲天。

  “你踏马!公鸡?!”

  他在看到达达利亚的第一眼就想起了这家伙,一年多前在至冬,正是这个人偷袭斩去自己的一臂。

  断臂偷袭之仇怎能相忘?虽然胳膊不知道怎么长回来了,但是仇仍然记着。

  或许是钟离封印过猛的缘故,忘记了下午就知道了达达利亚来到璃月的事实,也叫错了达达利亚的称号。

  此时在他眼里,这是在至冬国一战后头一次见到达达利亚。

  瞬间,辰石抄起一把凳子丢了过来。

  天凳万象!

  派蒙和荧顿时惊呆了。

  一个凳子楔在脸上的达达利亚也有些懵逼。

  “公鸡??!他也打过你?”

  辰石踩着桌子一跃而过,但是钟离眼疾手快的拉住了他。

  你是天理派来磨损我的吧?怎么每次都要坏我的事呢!

  “辰石小友先冷静!!”

  ………………

  半晌后,听闻解释后的众人都懵了。

  包括钟离。

  “你什么时候这么猛了?”

  荧和派蒙都感觉要重新认识辰石了。

  一个人面对三个执行官的车轮战加围殴,重伤两个不说最后还让你给跑了。

  荧一脸震惊的看着达达利亚,事实上从她进屋里来之后表情就没变过。

  在震惊和懵逼中来回转换。

  后者擦了擦被凳子砸出来的鼻血,虽然他很不想承认,但最终还是无奈的点了点头。

  “此事……确实如此。”然后又接着对辰石道:“另外说一嘴,我的代号叫「公子」,不是「公鸡」。”

  “管你是什么鸡!快说,你来璃月干什么?”辰石憋着气道。

  达达利亚笑道:“我可是至冬国至璃月外交使节,你刚刚打了我,我可是要跟七星打小报告的。”

  辰石撇了撇嘴,恨恨道:“别让我找到机会,不让我非砸死你不可。”

  “好了好了,咱们俩的事先放一放。”达达利亚不打算和辰石废话,这个人幺蛾子多的很,偏偏自己还打不过他,只能先把他晾一边。

  转过头来跟荧介绍钟离:“这位呢,就是钟离先生,也是目前在璃月唯一能帮你重新证明自己清白的人……”

  达达利亚简短洁说,目的达成以后,就匆匆的离开了厢房。

  …………

  达达利亚擦着鼻血走了,他一刻也不想在这里多待,特别是辰石快要吃了他的眼神让他很害怕。

  是的,害怕。

  那日在雪原上,自己收到「博士」的支援请求后还嘲笑他来着,堂堂愚人众执行官在自己的地盘发出求救请求。

  于是达达利亚赶到现场,偷偷的观察了一下发现那人果然很强,于是果断偷袭,卑鄙的斩下了那人的一条手臂。

  本以为胜券在握能顺利抓回活口,没想到,那人断去一臂战斗力却愈发生猛,将两人一顿暴打,甚至崩坏大地徒手捏出了一座山,将他和「博士」压在了山下。

  要不是最后「丑角」赶到,达达利亚感觉自己和「博士」真的会被那人给砸死。

  「丑角」来了,这回该稳了吧,那人怎么说也该灯枯油尽了。

  但是让他目呲欲裂的一幕发生了。

  那人一人一臂独战「丑角」不落下风,挥手间山崩地裂,千风逆转。

  最终,在他眼里,那人目化金瞳,再生一臂,手变为爪,身披龙鳞,掌控天地,力破三人之后飘然离去……

  那人,便是如今坐在自己对面的辰石。

  这位真的惹不起,这一凳子挨就挨了吧……

  …………

  达达利亚走后,现场的气氛终于活络开了。

  钟离和荧接着说起话来,对于这个异世而来的旅行者,他对此很有兴趣。

  派蒙小声的和辰石说起悄悄话。

  “你居然把上午在望舒客栈的事都忘了?”派蒙很不可思议的看着辰石。

  “望舒客栈?上午?发生了什么?”辰石一脸茫然。

  “怎么可能!在望舒客栈你明明就指出了「公子」的身份!我还以为你刚才只是装作不知道他早就来璃月了!”

  “我……真的不记得了……”辰石努力的回忆,但是他的记忆始终停留在昨晚胡桃写送仙仪典申请书的时候,往后就两眼一抹黑了。

  “阿这……”派蒙挠着头开始怀疑是不是自己的记忆出了问题。

  辰石叹了一口气,深深道:“这就是算命人道天机带来的磨损吗?”

  即使和荧聊天也在偷听辰石两人说话的钟离差点笑出声来。

  磨损……你可真会说啊……


  (http://www.zbzw.la/book/31185/10556329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zbzw.la。着笔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bzw.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