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提瓦特的假半仙 > 第二十三章 混~~蛋~~!

第二十三章 混~~蛋~~!


  六芒星阵散发着强大的力量,压的深渊使徒喘不过气来,而空居然可以若无其事的站在那里。

  这是他以前专门为压制深渊力量定的阵法,从深渊使徒的身上可以看出,效果拔群。

  但是也侧面印证了空的本身跟深渊并不相同,就连遗迹守卫都难逃阵力,但是对空却不起作用。

  辰石的眉毛上甚至还挂着没有化开的冰霜,若有所思的看着眼前的空。

  “旅行者一直在寻找的哥哥,是你没错吧。”辰石道,“若是让你妹妹知道了她一直苦苦寻找的哥哥,居然和深渊站在了一起。不知道旅行者会是怎么样一副表情?”

  空没有回答辰石的问题,只是皱着眉头问:“你称深渊为蛆虫?”

  辰石眯着眼睛:“让人变得扭曲的邪恶力量,我曾游历诸国,见多了你们,四处挑起混乱,到处蛊惑人心,难道我说的不对吗?”

  “深渊从未伤过凡人。”空淡淡,“扭曲,本就是深渊的本质,你们对深渊的厌恶,皆来源于对未知力量的恐惧。”

  “糊弄人心的鬼话!”辰石冷哼一声,对空的说辞不屑一顾。“既然是未知,就老老实实待在未知的位置不再出来作乱,说什么排场假话!还不是因为野心勃勃。”

  “跟你说多了也无用。”空摇了摇头,“我们并不想与你纠缠,深渊的目标,至始至终都是对准尘世七执政,和那个高高在上的天理维系者。”

  空抽出剑,剑气一挥,斩开了其中一枚铜钱,荡开了阵法的禁制。

  压制着深渊使徒的力量骤然消失。

  他站起来长出一口气,刚才那股诡异的力量不但似山般压制着他,就连身体里的力量都无法正常流通。

  “我们走吧。”

  深渊使徒点了点头,递给了辰石一个危险的眼神,打开了深渊之门。

  一张符箓穿梭而来,挡在了深渊之门前。散发着神力波动。之后,符箓缓缓裂开,从中飞射出几道金色的锁链,将那扇深渊之门牢牢锁住。

  深渊使徒大惊,他失去了对深渊之门的掌控!

  “我有说过让你们走了么?”

  层岩飞起,环绕在辰石身侧,站在岩柱上迎风而立,飞扬的尘土让人难以看清他的表情,淡淡的道。

  “我并不想与你过多纠缠……”空皱着眉头一再退让。

  “可我想见识一下深渊的本事呢!”

  话已至此,再无多言。

  辰石手持岩枪,站在石板上迎头而上。空就站在那里不动,深渊使徒从他身后冲出,手上化出两道水刃。

  “让我来会会你!”

  轰!

  岩枪劈落,砸在深渊使徒的双刃上,激起四周的尘埃。

  深渊使徒看着辰石,桀桀的笑着:“你也不过……”

  话未说完,一根石柱从旁边穿过,狠狠地打在他的脸上,将深渊使徒抽飞了出去。

  辰石势头不减,奔着空杀来。

  空身形暴退,斩出两道剑气,辰石侧身躲过,剑气轰在山墙上,留下漆黑的印痕,连同周围的山岩都被腐蚀。

  “真是邪恶的力量呢。”看着空的攻击造成的异状,辰石吃惊。

  深渊使徒从背后袭来,高高跃起。

  “你这混蛋!”

  辰石连头都没有回,轰然而起的高大石墙将深渊使徒阻隔在外,数十根岩刺破土而出,深渊使徒连连躲闪,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被越拖越远。

  空拉开距离后又主动出击,辰石无畏的迎了上去。

  两人打在一起,辰石操控着石片飞舞,卡着空的攻击的间断不断袭来,辰石愈战愈勇,战意不断攀升。

  空眉头紧皱,被这一连串的偷袭搞的招架不住,再次拉开距离后,他身上的气势大变,自脚下涌起黑色的气息包裹全身,将他的头发染成了黑色,这种恐怖的力量让辰石感到心悸。

  “深渊的力量么……”

  空表情痛苦,浑身被黑气笼罩,手上的剑也都被染成黑色,黑气腾腾。

  空强忍住深渊力量反噬带来的痛苦,咬牙抬手猛然挥剑。

  辰石横枪招架,但是他错估了这黑气带来的力量,岩枪切葱砍菜似的被从中斩断,就连元素护盾都被轻松破开,直奔天灵。

  辰石寒毛乍立,根本来不及躲闪,危险之际,辰石命座光芒闪动,从中飞出一物挡在了他面前。

  专武护主。

  匣里日月在辰石有危险的时候居然主动出现,飞在辰石面前挡住了空的黑剑。

  辰石甚至还没看清,多年温养的匣里日月爆发出强大的神力,一举将空给震飞了出去。就连辰石也受到波及,翻滚着摔落在远处。

  匣里日月似乎用完了力量,光芒黯淡的掉落在一旁。

  深渊使徒仍旧被迭起的层岩拖着,高大的石柱竖起,砸落,更多的是出其不意,此时的他已经是遍体鳞伤。

  “可恶!”

  深渊使徒咬牙切齿,没想到辰石这个家伙居然这么强。

  看到辰石和空两人倒飞着出去,深渊使徒终于摆脱了石阵的纠缠,觉得他的机会来了。挥舞着水刃,奔着摔落在地上的辰石杀过来。

  这个举动可把辰石气坏了,一翻身,「空中自在法」刹那间梭到深渊使徒的头上,凌空踢出一脚踹在了他的脸上。

  先下脚为强。

  这一脚侮辱性很大,力度也很强。

  深渊使徒的面具都被踢歪了,歪着脸横飞了出去。

  空现在变得很虚弱了,至少辰石看来是这样的,大概刚才那种邪恶的力量带来的反噬,还有匣里日月的攻击。

  他呼吸急促,豆大的汗珠从额头上滑落,撑着剑勉强的站着。

  辰石心有余悸的看着空,刚才那一若剑劈中定然会要了自己的命。

  未大成便有如此威力,此子,不可留。

  错了错了串味了!

  应该是抓起来交给骑士团。

  正打算造出岩牢将空抓住,忽然,晴空之下降下雷霆劈向辰石。

  “我靠!”

  辰石大骂深渊卑鄙无耻,这么喜欢搞偷袭吗。像自己刚才那样从天而降拉风登场他不帅吗?

  这一击偷袭正是深渊咏者,他此时突然出现,护在空的身边。

  “没人了吗?都来齐了吧?”辰石气呼呼的道:“那就一起上吧。”

  辰石摆开架势,神情凌冽,石柱将他拖起,高高在上。

  然而,还没帅过两秒,早早就瘫废在一边被人遗忘的遗迹守卫突然动了起来,打开了导弹发射仓口,瞄准辰石射出漫天的弹雨。

  导弹呼啸而来,辰石一个人站在柱子上简直是活靶子,慌忙间撑开护盾挡住导弹,但是爆炸的轰鸣震的他双耳失聪,眼冒金星。

  混乱之际,空和那个深渊咏者趁机打开了深渊之门,正要跑路。

  辰石稳住身形,抬手将导弹全部击落。看到这仨人准备跑路。咬牙切齿,正要追上去,“别跑!给我站……”

  话音未落,一个巨大的铁手飞过,将他整个捏住带到了天上,盘旋了一圈后坠入风龙废墟。

  “混……蛋……!!”某人的余声还在风中回荡。

  遗迹守卫举着没了手的铁臂,终于耗尽了最后的能量。

  空:“…………”

  深渊使徒/咏者:“…………”

  为什么我们被打的很惨但是却很想笑。

  “走吧。”空总算是松了口气,走向深渊之门,走了两步又回头,看着远处倒着的遗迹守卫,“把它也带回去吧。说不定能修好。”

  “是,殿下。”

  ………………

  风龙废墟下。

  被遗迹守卫大手攥着的辰石露出一个头来,跟荧大眼瞪小眼。

  “别看了,快把我救出来啊……”辰石有气无力的道。

  “啊啊啊啊,天上掉下个算命的!?!”派蒙从荧的身后探出头来。

  荧上前把遗迹守卫的手指头掰开,辰石终于得以解脱。

  “你在上面干嘛?”荧有些好奇。从天而降的一个铁拳头砸地上,可把她吓了一跳。

  “你说我啊,这事就……唉你谁啊?”辰石忽然看到荧的身后,居然还站着一个不认识的人。

  穿着奇怪,一头金发,还戴个眼罩。

  “凯亚亲戚?”

  派蒙惊喜的飞过来一副找到知音的样子:“你也这么觉得对吧?”

  “戴因斯雷布。我刚认识的朋友。”荧介绍着。

  “哦哦,你好,我叫辰石,没事可以找我给你算命。”辰石笑着道。

  戴因斯雷布:“…………”

  辰石拍着身上的灰整理着衣服,“你们没事跑风龙废墟干嘛?找特瓦林玩吗?”

  “不是!我们是来找深渊的!”派蒙总是替荧抢答。

  “深渊?”辰石顿了一下。

  荧点点头,“深渊使徒,我们在很多个地方发现了他的气息,就追过来了。”

  “哦,那你来晚了,他们被我打跑了。”

  “?”戴因斯雷布突然上前,“你碰到深渊使徒了?”

  “对啊,”辰石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先不把空的事情告诉旅行者。“两个呢,深渊使徒,一个用水刀砍人,还有一个拿着书打雷的,一共两个。”

  “深渊使徒和深渊咏者。所以,把他们俩打跑了,你没事?”戴因斯雷布将信将疑,看向荧,询问的意味不言而喻。

  单一个深渊使徒的战斗力有多强他比谁都清楚,更何况再加一个深渊咏者。

  没有人比我更懂深渊。

  荧看着戴因斯雷布疑惑的眼神,很肯定的点点头,“他有这个实力。”

  笑话,随手能搬一座山的能怕两个玩水打雷的吗。

  “是吗……”戴因捏住下巴,眼神不断地在辰石身上扫视着。

  面对深渊使徒和咏者,居然一点事都没有,虽然他也怀疑过辰石在说大话,但是后者说的特征都对得上。水刀,打雷,说明深渊使徒真的出手了,他们一旦出手,不可能让见到过他们的活着跑掉。

  “可以带我去看看你们战斗的地方吗?”

  “哦,可以,正好我也回去拿个东西。”辰石点头,他的匣里日月还掉在上面呢,也不知道空有没有把它顺走。

  “坐稳了!”

  辰石运起岩之力,几个人被平地而起的石柱送上山崖。

  “明明是站着!为什么说「坐稳了」?”

  “派蒙你可以不说话。”辰石满头黑线。

  “你为什么不给我也弄一根?”

  “你不是会飞吗?多一根柱子我不费劲啊?”

  “可是……可是……”

  “再说话我就把你吃了!”

  “啊啦!你这个臭算命的!”


  (http://www.zbzw.la/book/31185/10556327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zbzw.la。着笔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bzw.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