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提瓦特的假半仙 > 第十三章 空游饿鬼 降魔大圣

第十三章 空游饿鬼 降魔大圣


  魈第一次见到辰石的时候是在荻花洲。

  受「业障」所影响,大批的魔物肆虐在荻花洲,奔着蜂拥而来,魈不知道那天斩灭了多少魔物,比几个海灯节加起来的还要多,面对依旧是漫山遍野的魔物,魈喘着粗气,手持和璞鸢,处置夷然,镇定自若。

  但受业障的折磨,魈实则已是灯枯油尽,强弩之末。

  魔物们大叫着,闪烁着猩红的眼睛冲了过来,悍不畏死。

  魈捏紧了和璞鸢,不曾退过半步。

  就在这时,有人踏石破土而来。

  立足月空,掷下如雨的岩枪,将魔物尽数钉死。

  凌风吹动他的长袍,鬓发飞舞,睥睨身姿,宛如帝君亲临。

  恍惚,气咽声丝中,魈陷入了过往的记忆,于前主的麾下杀人如麻的怨恨冲破理智的屏障。

  业障如火般嚼食着他的理智,让他堕入血河的深渊。

  “快!走!离我远……!!”

  竭尽全力的一声嘶吼,却声若细蚊。

  那人站在石台上缓缓飘落,头顶神之眼,歪着脑袋,关切道:“你还好吧?”

  魈答不上来。

  眼前早已是一片赤红,眼睛里有无尽的烈火疯狂翻涌,他最终失去了控制。

  花草碎如齑粉,山河崩落,荻花洲被他的飓风肆虐,将整片大地都给掀翻了过来。

  护法夜叉,降魔大圣,恐怖如斯。

  魑魅魍魉,昔日魔神不散的残魂恶念,化作恶鬼妖像,在魈的脑海里桀桀的笑着,伸出丑陋的双手撕扯着他。

  靖妖傩舞。

  舞动这他的身姿,舞动着他的长枪,将一只又一只的恶鬼屠杀干净。

  他的手脚开始变得迟钝起来,有锁链捆住了他的四肢,魈奋力的挣扎着,倾尽全力。

  锁链即将崩坏,耳边却传来一曲悠扬的笛声,似清风拂过水面,吹起阵阵涟漪,引人入胜。

  来自遥远的风吹过,温柔的吹过他的朱颜绿鬓。

  魈从未听过这种笛声,混乱的眼神变得清明,怨恨冲击着他的心智伴随的痛苦也随着这笛声消失的无影无踪。

  是何人在吹奏?

  上一位有能力帮助他的,是君临尘世的七神之一。

  那么这一位……

  魈的心中或许有了答案。

  他摔落在地上,连声音都发不出来,沉沉睡去。

  不知过了多久,他辗转醒来,痛苦充斥着他的脑海神识,鲜血淋漓。

  “你在哪?”

  魈迷茫的看着光秃秃的原野,他记得,昨夜这里绿意盎然,河边的马尾高的能把自己盖过去。

  现在,河岩残断,满目疮痍连大地都凹下去五分。

  那个身影,在哪?

  自己失控杀了他吗?

  “我在你身后……”

  魈猛的回过头,那人正嵌在石里,只留头目手足在外。

  不过似乎是他自己做成的杰作。那人的神之眼闪动,散去层层千岩。

  魈松了口气。

  那人虽遍体鳞伤,却无大碍。

  魈也看清了这人的长相,但也没有完全看清。

  从他刚出现时的卓越神采,到现在的衣不蔽体,鼻青脸肿,满面的血污泥渍,下巴有一撮个性鲜明小胡子,赋予了他奇怪的点缀。

  “昨天你可真是牛逼!”辰石跳进河里洗了洗澡,“我从下山以来只挨过两次打,一个是奔狼岭的那头老狼,二就是你了。”

  “不过嘛,我也能理解。”清洗干净,辰石搭起石屋躲在里面换衣服,嘴里还在喋喋不休:“枪耍的比我师傅还厉害,降魔大圣,护法夜叉的威名我算是见识到了,回去我得好好跟师傅他老人家吹吹牛逼,他一生想见仙人却始终难寻仙人踪迹,没想到这回他徒弟被仙人给揍了,诶嘿。”

  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辰石总算松了口气,不过浑身筋骨胀痛,许多地方甚至没了知觉,不知道挨了多少下。

  昨夜一场大战,他的手段被悉数化解,自己实在是没辙了,打也打不过,跑也跑不掉。

  魈的「空中自在法」给他带来的是神明之下的最快速度身法。

  护法夜叉越战越勇,和璞鸢一下一下的砸在元素护盾上,魈那积攒了千年的怨恨之力似乎都要一下子发泄出来。

  护盾破碎,辰石被砸的飞了出去。

  吐出满嘴的泥巴,辰石心中憋屈的要吐出血来,他游历大陆刚回来,就在奔狼领的王狼身上吃了瘪。好不容易恢复了心态,这才刚到荻花洲就被传说中的降魔大圣,护法夜叉大将,魈给逮住一顿暴打,搁谁身上谁受得了。

  转头一想,这可是魈啊,寻常人见他一面简直能吹两年。他自己跟他打一架,岂不是能吹一辈子。

  被魈打了,夜叉大将嘛,不寒颤。

  不过看着魈疯狂的样子,如果放任不管的话,可能整个荻花洲都将不复存在。

  打不过你,困住你总行吧。

  但是辰石操纵岩石的速度对魈来说,实在是太过于缓慢,两种速度的差别简直不在一个维度上。

  无奈,辰石只有掏出岩枪,与他近身对战,趁他近身作战的时候,欺身上前,硬挨了两下,抓住机会从他身后勒住了魈,再动用岩石将两个人整个封在石头里。

  可即使是这样,魈的挣扎仍然剧烈,岩石寸寸崩坏。辰石紧紧抱着他的手也被用力的掰扯。

  就在这时传来悠扬的笛声,婉转轻快。似乎蒙德那边的曲调,但却是他从未听过的。

  虽然听不懂,但他大为震惊。

  因为在这笛声之后,魈的挣扎慢慢的弱了下来。不确定魈听到这声音,但是这股笛声对魈来说真的很有用。

  随着笛声,魈身上的业障被压了下去,恢复了清明的理智。

  辰石终于松了一口气,精疲力尽,神智模糊,他就那样被封在石头里睡着了。手上再也使不出力,放开了魈任由他摔在地上。

  …………

  魈沉默的看着眼前这个奇怪的人。

  是的,很奇怪。寻常人看到他,哪怕当中不乏有神之眼的,都会害怕的倒退三分。虽然魈不会对他们怎么样,但是他浑身上下透露出来的杀意,无不映照着他危险的样子。

  屠戮恶鬼的护法夜叉大将,每逢佳节吉日,人们都会上香供奉各个仙人祷告的时候,却没有人对魈祈祷。

  因为魈并不是能带来祥瑞、富贵的福星,而是与妖邪死斗的「夜叉」。

  在璃月港千家万户通明的灯火后,这些战斗既无尽头,也无胜者。无人见证,也无人感激。

  魈并不在意,因为他是璃月的护法夜叉,守护璃月是他必须履行的「契约」。

  正因如此,沉默寡言的魈对谁都是一副生人勿近的样子。

  眼前的这个人,居然在知道自己身份的时候还能如此谈笑风生,要知道,就算是望舒客栈的那些人,在自己面前说话都说不利索。

  “你不怕我?”魈问道。

  那人则是露出了一副很诧异的表情,反问道:“我为什么要怕你?”

  “……”。

  这人怕不是个傻子吧。

  辰石看着魈的眼睛说:“我看过《护法仙众夜叉录》,知道你们背负的责任,在须弥,我也读过完全版的《匣中琉璃云间月》,在璃月这一版中被删去的《空游饿鬼布施法》的一节中,详细的记载了你们被业障影响的遭遇。”

  “守护璃月千年,我本该尊重你,为何要怕?”

  魈沉默了一会,看着辰石认真的眼神,轻轻的摇了摇头,“契约而已,我本罪孽深重,千年来,只为偿还帝君恩情,是喜,是厌,是惧,是敬,世人如何待我,并不在乎,也不需要。”

  辰石突然撇嘴一笑。

  魈:“???”

  我的事情很好笑吗?

  “钟离说你沉默寡言,随便靠近的话,或者是知道你真身的人,会被灭口。”

  “钟离是谁?”

  “我在山上的时候认识的一个朋友。”

  “你那朋友说的不全对,但坊间流传确实是这种说法。”魈抱着手臂,不屑的道:“寻常人,还没资格让我动手。”

  辰石:“……!”

  意思是不寻常的人真的毁灭口吗?

  “坊间传闻,不可信。”魈见辰石有些紧张,安抚道。“夜叉,不伤人命。”

  “是啊,只打半死。”

  魈:“……”

  现在的凡人都这么会说话的吗。

  “你,没事吧?”虽然这人说话有些气人,但是从他高高肿起的腮帮子看来,应该不太好。

  “我看看啊。”

  辰石光顾着说话,连身上的伤都忘了。

  自视一圈。

  槽牙掉了两颗,肋骨断了一根,左手腕脱臼,筋脉拉伤,臀部瘀血,小脚趾骨折。

  这是辰石身上的光荣战绩。

  “……”

  魈有些头大,这家伙刚才洗澡的时候怎么生龙活虎的,一点看不出受了这么重的伤。

  狐疑的用仙力扫了扫,伤情确实是真的。

  辰石运气吐出一口淤血,痛感开始明显了起来,有些难受的坐在地上。

  魈担心的看着他:“需要我帮忙吗?”

  辰石摆了摆手,“没事,这点小伤。我体质好,恢复的快。”

  “要不去望舒客栈修养一下吧?”

  “不行!”辰石顿时瞪大了眼睛,他还没忘记自己为什么连夜从望舒客栈跑到这来。

  …………

  那可恶的老板娘听说他是算命人,让他看看这地方的风水如何,辰石本来是想拒绝的,但是一听可以免除住宿费,当即欣然接受。

  “你这客栈的风水定是极好的,盘于大木之上,临水、离土,受高天之风。只是,”辰石迟疑的望向厨房的位置。“这里好像闹鬼啊……”

  这话可不得了。

  辰石头上的那个神之眼在普通人眼里还是很有可信度的。

  好巧不巧,魈在荻花洲战斗的动静随着呜咽风声被吹到客栈,厉鬼嘶鸣,悲风呼啸,把所有人吓得一愣一愣的,最后就是整个望舒客栈基本没人了。

  所以,围观的食客顿时大惊失色,好几个准备在店里准备住宿的人连忙收拾细软赶着星月跑路。

  然后就……

  菲尔戈黛特怒发冲冠,“有鬼是吧,我今儿个就让你看看什么是鬼!你个死骗子!打着假半仙的名头诓我?!骗人骗到我头上来了!你也不打听打听,整个荻花洲谁罩着的!你个X#!%!_#'#&!!!”

  “满口污言秽语!不可理喻!不可理喻!”辰石羞愤拂袖而去。

  但是荻花洲传来的呼啸确实不是假的,抱着好奇心,本来往琼玑野归离原方向去的辰石又调转船头奔着荻花洲去了,看看是谁这么配合自己。

  …………

  魈听完后继续沉默。

  震惊夜叉一整年,真有这么巧的事!?

  “你是对的。那个厨房的确有阴气。”魈点头称道。

  “是吧!所以我才不回去,那个言笑,鬼鬼祟祟的。说不定在养什么恶鬼,你不去收了他?”

  “此事不归我管。”魈摇了摇头。“那只是一个可怜的孤魂。不要多想,与言笑无关。”

  辰石还想再说什么,只不过身体上伤让他很是不好受,不再说话。他费力的接回脱臼的手,但是整个手臂的胀痛已经让他很难再做什么动作了。

  “需要帮忙吗?”

  “能,额,给我弄点吃得来吗?”辰石摸着肚子,昨天的饭还没吃就被赶出来了,又跟魈打了一架。肚子里空空如也。

  “你在此地不要走动,我去去就回。”

  说完,魈就不见了。

  辰石叹了口气,也不知道此遭是劫是机遇。

  现在他那也去不了,干脆弄了一座石屋和一些摆设,打算在这里修养几天。

  魈去得快来的也快。

  回到这里,看到辰石造出来的房子有些失神,这操纵岩石的本事,跟他真的很像。

  “杏仁豆腐。”魈在桌子上放了下了一盘小菜。

  “只有这个?”辰石愣了愣。

  “我只知道这个食物。”

  “……”

  行吧,看来魈还真是涉世不深,对吃真没什么了解。

  “不爱吃吗?”看着辰石沉默,魈接着道:“言笑刚做出来的,我拿来了。”

  你这是把言笑给别人准备的给半路截走的吧。

  “没什么,这个挺好的,受伤的话吃这个很合适。”

  他刚想开动,然后尴尬的一幕出现了,看着摆放好的筷子,辰石发现自己手已经动不了了……

  ……

  ……

  总不能让魈喂他吧……

  这画面,嘶…

  算了不吃了,聊会吧,好不容易能碰到护法夜叉。能多了解些是好的。

  “杏仁豆腐,你很爱吃吗?”对于魈只认识这一道菜的事,他还是抱有好奇的。

  “不爱吃。”魈想了想,又道:“只是味道,能让我怀念起很久之前的我……”

  他罕见的露出了表情。

  忧伤,怀念,夹杂着痛苦。

  “像梦一样。”

  辰石想了想,还是决定岔开这个话题,这表情都有些不对,一会再发疯可就没有吹笛子的人救命了。

  于是他不着痕迹的向魈打听他的「空中自在法」。

  说了半天废话,魈总算明白了辰石的意思。

  看着遍体鳞伤的辰石和他希冀的眼神,终究是拒绝不了他。

  “想学吗?”他顿了顿,“我可以教你,算是补偿。”

  辰石直接回光返照!


  (http://www.zbzw.la/book/31185/10556325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zbzw.la。着笔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bzw.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