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提瓦特的假半仙 > 第十一章 丘丘人:这礼貌吗?

第十一章 丘丘人:这礼貌吗?


  大热天的洗了个凉水澡。

  莫娜的一个大水球甚至把地面都冲出了一个坑。

  香菱抱着锅巴跑的远远的没有被波及到。

  某个登徒子呆呆的坐在板凳上,浑身上下湿透顶。

  “你好多水啊”然后某人说了一句很让人误会的话。

  !!!!!

  坏了坏了,我说了什么!

  轰轰轰!

  真凉快啊。

  莺儿误我!

  “算卦之术是这样的?”莫娜潮红着脸,恨恨的道。

  “不是”,某人自知理亏,低着头完全不敢多说话。

  “其实你的占星术很厉害的,我很难看破你的命之座。”

  “所以你就胡说八道!?”

  “我说的是真的啊,难道我说的不准吗?”

  轰!

  朱老板端着饭菜出来的时候,看到院子里一片狼藉的景象直接吓了一跳。

  “怎么了?盗宝团又回来了??”

  “不是的。”伙计阿笨凑过来掩嘴道:“辰石先生在和莫娜小姐切磋。”

  朱老板顿时松了口气,他看到了莫娜和辰石是有神之眼的特殊人,心中又有些羡慕。

  那可是被神明关注的人,多么耀眼的殊荣啊。

  “好了好了!都别站着了,赶紧来吃饭,”朱老板赶紧招呼大家一起来。

  客栈原本除了朱老板只有两个人,侍女阿真,小二阿笨。

  这俩人名字连起来挺有意思的……

  辰石进屋换了一套干净的衣服出来,走到香菱边上坐下,香菱抱着锅巴,两人坐在一边,看到辰石坐下,她把锅巴放在自己和辰石的中间隔着。

  “我说,咱俩这么熟了你不至于这么防着我啊。”辰石汗颜。刚才可算是把自己的名誉败坏完了。

  “是是是,不防着你。”香菱嘴上这么说着,又不动声色的往边上挪了挪了屁股,最后干脆坐到莫娜那边去了。

  这可咋整啊……香菱都开始嫌弃我了。

  朱老板并不知道三人中间的暗流涌动,他刚刚做了不少菜呢。

  朱师傅炒的菜不多,摩拉肉,小白菜,炒肉片,很朴实无华的家常菜,但是手艺确实不错,没两把刷子是没自信开店的。

  “嗯?你们俩要去蒙德?”莫娜想起辰石似乎说过他们俩人是要去蒙德的,“蒙德的那条龙,走了没有?”

  “走了,上个星期的事了吧。”辰石回想道,“蒙德现在盛世太平呢。”

  “太好了,这样我也可以马上动身去蒙德了。”

  香菱歪着小脑袋看着她,出言邀请道:“你去蒙德我们也去蒙德,不如我们结伴同行吧,路上有个照应。”

  莫娜摇头正想拒绝,朱老板劝道:“莫娜你刚得罪了盗宝团,说不定他们已经打算对你报仇了,你一个人去蒙德实在是太远太危险了。”

  说着他一指香菱,对着莫娜说:“这个姑娘我没认错的话应该是万民堂的大厨香菱姑娘,跟着她你大可放心。香菱在我们这行里算是标杆人物了,人品自然信得过。”

  莫娜闻言顿时纠结起来,先是警惕的看了看辰石,又看了看眼神希冀的香菱,最终还是点了点头。

  “好…好吧。”

  她还是挺相信朱老板的,况且通过刚才的占星术看来,香菱实是很值得信赖的一个正直的女孩。

  谈笑间,几人很快的就把饭菜吃光了,日近晌午,辰石和香菱商量了一下,决定继续上路,莫娜也表示没什么意见,一起走没问题。

  临走时朱老板告诉大家,自己的店可能开不下去了,盗宝团瞄准了他的宝物,绝对还会再来的。莫娜辰石离开之后,光凭朱老板和阿真阿笨是不可能对的过盗宝团的。

  所以朱老板决定马上收拾东西回到城里,含泪继承家里的三座矿产。

  阿真会继续跟着他,阿笨则是一直念叨着上古华派,跟辰石一样学算命看三围的本事。

  辰石现在真是无比后悔那时的嘴贱,这就带歪了一个大好青年。不过现在看那青年的目的似乎也算不上什么大好。

  告辞了朱老板,辰石、香菱、莫娜、锅巴一行人再度踏上旅途。

  无论是璃月城内外,都是终年常温,气候适宜,但是比起蒙德还是要稍微热一点。

  路途虽是遥远但并不艰难。

  有了香菱,旅途中根本不会寂寞。

  “救命啊!食材打人啦!”

  香菱抱着脑袋跑了过来,在她身后,两朵冰骗骗花正一蹦一跳的追着她,不断地朝着她丢冰块。

  香菱左闪右避,坐在她背后的锅巴就倒了霉了,骗骗花扔出的冰块绝大多数都扔到了它身上,把它砸的鼻青脸肿。

  这还不能下来,下来就更倒霉了,锅巴的小短腿能跑得过谁啊。

  它只能捂着脸闷哼哼的惨叫着,扭动着身体极力的在小小的坐板上躲避着骗骗花的投掷。

  辰石扶额叹气,顿时明白了香菱要干什么了,这丫头怎么可能连骗骗花都对付不了,一看就是故意引过来的。

  至于什么目的……

  辰石一抬手,瞬间在两朵骗骗花脚下升出一片岩石,紧紧的箍住它们的根。

  因为骗骗花有着遁地穿梭的本领,辰石特地将骗骗花抬离地面,形成了一座石架高高吊起。岩石在辰石的操纵下灵活的如同章鱼触手一般,给两个骗骗花来了个五花大绑。

  香菱大笑着拍了拍辰石的肩膀,靠谱!

  香菱拿出了一个针筒类似的东西,阳光下投射的阴影如同魔王般笼罩着两颗骗骗花,对着骗骗花脑门上的花蕊扎了下去,然后抽出一管花蜜。

  “还是你的能力方便!我每回弄骗骗花蜜都差不多要把它们弄死才能采到,但是骗骗花死了,花蜜就会不新鲜,口感就大打折!只有活着的时候强取的花蜜,才能保证绝对的极品。”

  香菱小心的抽取着花蜜,那两只骗骗花抖如糠筛,头上的叶子都耷拉下去了。

  一只骗骗花产的蜜不算多,两只骗骗花也只有了不到50毫升,也算是物以稀为贵了。

  香菱目的达成,示意辰石放了这两朵骗骗花。

  “你不留着做菜吗?”辰石很是疑惑。

  “不好吃,骗骗花只有花蜜珍贵,叶子躯干特别苦,先不说,待会在帮我抓几个!”

  “不干。”

  “晚上用它给你做蜜汁烤肉。”香菱诱惑道。

  “那,成交!”

  随后的一段时间里,这二人组把归离原附近能找到的骗骗花都给嚯嚯完了才收手作罢。

  莫娜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俩人,骗骗花虽然只是按照本能行动的没有灵智的植物,到这俩人真的一点手都不留,看着躺在地上奄奄一息的骗骗花们,莫娜感觉自己是不是得离他们远点……

  再看天色,太阳已经落下去一半了。

  三人找了一个靠着水源的遗迹准备安歇,却发现这里正住着一群丘丘人。

  有个高大的丘丘人坐在地上,它的大斧头很显眼的摆放在腿上,一群小丘丘人正在围着火堆跳着它们奇怪的舞蹈。

  “啧!真是歌舞升平的好景象啊。”

  呀!

  丘丘人很快的发现了辰石这伙不速之客。举着木棍锅盖就冲了过来。

  莫娜紧张的握紧了拳头,凝聚出水球准备动手,就看到香菱背着锅巴悠闲的看着风景,那有什么紧张的样子。

  辰石一脚一个毫不客气的把丘丘人踢的飞了出去脸着地,摔的不知道东南西北了。

  手持巨斧的大丘丘人哪里能忍自己的小弟被这么羞辱。

  大吼一声,在众目睽睽之下一伸手从地里掏了一个火史莱姆出来。

  小史莱姆眨巴着眼睛还没来得及思考就被大丘丘人一把捏碎,四溅的火焰凝液被均匀的涂抹在它的斧头上。

  大丘丘人使用了火史莱姆。

  大丘丘人进化成了火斧丘丘人!

  不过辰石几人显然是见惯了这种场面,辰石丝毫不慌的从地面从拉出一杆岩枪。

  笑话,古华派的弟子,岂能不会舞刀弄枪。

  火斧丘丘人接近3米的身高站在辰石面前就像个小房子一样,高举它那淬了火的巨斧奔着辰石猛的劈下来。

  辰石轻易的一转身躲过,斧头径直的劈在了地上,砍出一个深深的沟壑。

  火斧丘丘人一击落空,但身形并未停滞,提起巨斧,又是一记横劈。

  炙热的火斧夹杂着泥土草屑呼啸而来,辰石把岩枪一挺,直接挡住了这一击,火斧和岩枪的碰撞发出沉闷的声音。

  辰石站在那里,纹丝不动,火斧丘丘人却被震的虎口发麻,下意识的甩了甩手。

  辰石这时踏步向前,舞动岩枪往前一刺,再猛的挑起。

  斧头脱手飞起老高落在了远处,砸翻了几个远远观望的丘丘人。

  火斧丘丘人没了斧头,两手空空的懵了一会,随即怪叫一声带着他的那帮小弟跑的飞快。

  一甩岩枪融入地下,辰石酷酷的回到两人跟前。

  香菱一拍辰石的肩膀:“干得漂亮!”

  随即背着锅巴毫不客气的抢占了丘丘人的家。

  莫娜吃惊的看着辰石,“你你你不是算命人吗,怎么打架也这么厉害?”

  “没点本事还敢在外面闯荡?”辰石这回总算找回了自信。

  莫娜一路上防贼似的看着他眼神让他很不爽,但是他也无话可说,毕竟自己嘴贱把人家的xx都给说了,差点把自己的人设都给玩崩了。

  简单的打扫了一下丘丘人的营地,把丘丘人的东西都归置在一起,辰石操纵着大地一阵翻涌,将所有的东西都深埋入了地下,只留下了一些木头,打算一会当柴火给烧了。

  平整了土地,然后两座石屋平地而起,这就有睡觉的地方了,再给香菱造了一座灶台。

  香菱从虚袋中拿出一口锅架在上面,轻车熟路的掏出油盐酱醋摆在上面,把木头塞进灶台,喊来锅巴点火。

  一系列的操作彻底震惊了莫娜。

  这两个人就算世界毁灭了都能随便找个地方安家悠闲的活着吧。

  香菱提着一个桶过来,示意莫娜弄点干净的水进去。

  水神之眼可以随时汇聚出干净的水源,这可能就是唯一的作用吧。

  莫娜总算感觉自己有点用了。

  香菱忙着做饭,辰石就和莫娜锅巴一起坐在火堆边上烤着火,闪烁的火焰点亮了这一片夜晚。

  “你到蒙德干嘛啊?方便说说吗?”辰石找了个话题。

  莫娜弄了水在杯子里小口的喝着,“也没什么不方便说的。”

  随即莫娜缓缓道出她此行的目的。

  原来,莫娜的师傅让她来蒙德找一位叫艾莉丝的故人,说是她年轻的时候有一样宝物在艾莉丝的手里,不过艾莉丝已经离开了蒙德很久了不知道去了哪里,但是她师傅的宝贝被艾莉丝交给了她的继承人保管,莫娜这次来就是为了从这个继承人手里把宝物给她师傅带回去。

  “艾莉丝?”辰石捏着他的小胡子想着,“我记得可莉说过她妈妈叫艾莉丝来着。”

  “你认识艾莉丝!?”莫娜很是惊喜,如果辰石认识对方的话,那真的会方便很多。

  辰石摇了摇头道:“我没见过艾莉丝。”

  莫娜顿时有些失望。

  不过辰石转头又说:“我认识艾莉丝的女儿,而且很熟,说不定她就是你要找的那个继承人。”

  “真的吗?那真的太好了!”

  锅巴的嘴永远不会闲着,手里捧着一个不知道从哪摘的落日果,张口正要吃,辰石很犯贱的一把抢过来。

  “真是谢谢锅巴,正好口渴了呢。”

  看着辰石把自己辛苦找来的落日果一口咬了大半,锅巴委屈的瘪了瘪嘴,敢怒不敢言。

  看着锅巴的表情辰石哈哈大笑,然后拿出了几个槿瓜递给了它。

  “这可是北斗从稻妻带回来的,在璃月可是稀罕货。”

  锅巴开心的把槿瓜抱在怀里,立刻就忘了辰石刚刚欺负的事。

  好欺负又好哄,谁不爱锅巴呢。

  香菱正在热火朝天的做着晚餐,白天答应辰石的蜜汁烤肉并没有忘记,把一块新鲜兽肉放在烤架,来回的涂抹各种调料,手法极快,很快一盘香喷喷的蜜汁烤肉便做好了。

  拿出白天辛苦得来的骗骗花蜜,均匀的刷在肉上,飘出的香味简直是要把人的魂勾了去。

  骗骗花蜜的味道比甜甜花酿出来的糖还要甜,比蜂蜜还要香润,甜而不腻,入口不齁,这就是骗骗花蜜的极品之处。

  香菱鬼鬼祟祟的看着还在篝火边聊天的两人,伸手进虚袋掏出了什么东西。

  辰石目光如炬,他早就防备着香菱。立刻出现在香菱面前,毫不犹豫把她手里的冰雾花粉给扔进了河里,似笑非笑的看着香菱。

  “我只是……觉得太热了,想用这个冰镇一下……”香菱点着后指头支支吾吾的狡辩道。

  冰镇蜜汁烤肉,可真有你的香菱!


  (http://www.zbzw.la/book/31185/10556325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zbzw.la。着笔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bzw.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