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提瓦特的假半仙 > 第九章 未来从这一日开始

第九章 未来从这一日开始


  第二天,辰石早早的醒来。

  坐在床上发呆。

  “我不是在死兆星号上吗?谁送我回来的?谁给我洗的澡换的衣服?”

  爷贞洁不保?!

  自视一圈掐指一算。

  还好,仍是童子之身。

  “辰石先生,你醒了?”

  “哦,有什么事吗?”

  门被推开,老孟走了进来,抱着几件干净的衣服。

  “气色挺好,昨晚给你洗澡的时候满身酒气,没见过这么冲的,喝的可真不少啊,我还想着今天你能不能正常起来呢,不过看你现在这样应该没啥问题了。”老孟笑着说,“你的衣服昨天我给你洗了,一晚上也就晾干了。”

  “?”辰石瞪大了眼睛,“你给我清理的??这么说……”

  老孟走过来把衣服递给了辰石,又给辰石倒了杯水,笑着道:“是啊,都是男人,没什么好难为情的,我给人清洗打理可是有一手的,特别是不会动的……嘿嘿嘿”

  老孟笑的很贼。

  辰石顿时鸡皮疙瘩都起来了,能不熟吗,往生堂的殓尸官啊,收拾死人,专业给尸体洗澡清理身体穿丧服的,昨晚他断片成那个样子就比死人热乎点也没什么区别了。

  “好了好了我没事了,你快出去吧,我换衣服。”辰石黑着脸打发走老孟。

  老孟出去了还在没心没肺的笑着:“哈哈哈哈哈……”

  “下来记得吃饭!后厨有给你留了早餐!”

  “知道了!”

  穿上衣服洗了把脸,心里毛毛的感觉还是没下去,果然人家不愿意来往生堂是有理由的。

  下了楼,大厅里没什么人,只有一个佣人在仔细的打扫卫生。

  打了招呼,辰石在往生堂转悠了一圈,老胡不知道跑哪野去了。

  来到书厢,钟离这会也已经早早的起床在这里看书了。

  辰石瞥了一眼。

  《石书辑录》

  啧,他嘬了嘬牙花,暗道也就钟离爱看这种老掉牙的书了。

  钟离发现辰石的到来,沉吟了一会,忽然想到了什么,问道:“辰石兄今日便就要动身前去蒙德吗?”

  “怎么?你也要一起去吗?”辰石疑惑。

  钟离笑笑,摇了摇头,“不是的,只是是我在蒙德有一位老友。”

  说着,钟离拿出一瓶酒来,递给了辰石。

  “我与那朋友多年未见了,心中怀念,这是我收藏多年的老酒了,你替我带去送给他。我那个朋友,应该会很喜欢吧,只是不知道他喝不喝得惯。”

  辰石把酒接过来,迎着光打量着,“嚯,好酒啊,隔着瓶子我都能闻出香来。”

  其实辰石根本不会看酒。只是钟离拿出来的东西能有次的吗?

  不过他心里还是很惊讶的,钟离可以是很多人的朋友,但能被钟离称作朋友的人,辰石还没见过。

  他跟钟离也不过是熟人的关系,更别提朋友了。

  “唉,你朋友谁啊,我在蒙德很多熟人的,说不定我也认识哦。”

  “我那位朋友啊,他叫巴……不对,现在的名字应该叫温迪吧,是个很有趣的吟游诗人呢。”

  辰石在脑海里想了一遍,最终摇了摇头,他不认识这个温迪,吟游诗人他只认识六指乔瑟。

  那个家伙上次喝多了用风之翼在天上弹琴,弹得难听不说结果还摔下来了,被安柏没收了风之翼还被强制公共服务三个月,想想真是好笑呢。

  小心的收起了酒,辰石向钟离告辞,并托他替自己向胡桃告别。

  来到飞云商会,问起行秋,却得知小少爷去了轻策庄。

  转头又来到万民堂。

  emmmmm

  还是不进去了,热情的卯师傅让他很是别扭。

  来到莺儿这里,老司姬守着她那座瓷窑,明明只是卖花瓶瓷器,却一直说着让人误会的话。

  辰石来这是为了从莺儿这买点香薰走,莺儿虽说是满口不正经的话,但是在璃月来说,她制成的香薰却是最好的。蒙德的那位图书管理员就很喜欢,还有那位双目失明的葛丽姑娘,都叮嘱着让辰石下次来蒙德记得多带几个。

  买完了香薰,辰石实在顶不住莺儿的满嘴开火车,缩脖子赶快溜。

  “我看看啊,安柏用来缝兔兔伯爵的硝石火药……?”

  “可莉用来制作蹦蹦嘟嘟可的硝石火药……”

  “带这些给可莉会被琴给打死吧……算了,对不起了可莉。”

  辰石摆弄着当初离开蒙德时大家塞给他的纸条,本来还以为大家舍不得他,后来打开一看果然是自己想多了。

  因为蒙德龙灾的关系,海上的商贸,和璃月的贸易往来全部中断。

  那时的蒙德处于一个封闭的状态,而正好游历大陆的辰石来到蒙德,带着花里胡哨的东西受到了大家的热烈追捧。

  可莉很喜欢辰石送的来自须弥的棒棒糖,如果最后没有被提米的鸽子叼走的话那就更好了。

  从稻妻浪人身上扒下来的带血的眼罩也让凯亚惊喜,说是要挂在他的柜子里好好珍藏,据迪卢克透露,凯亚的柜子里没有衣服,挂的全是眼罩。

  迪卢克从他这里得到了樱桃酿的秘方。

  丽莎很喜欢辰石送的香薰,那是她从没闻过的好闻的味道,看向辰石的眼神中都带着微微的波动。要不是头发都被静电给麻的冲天而起,辰石就差点误会了丽莎的意思。

  安柏则是很喜欢那个来自枫丹的望远镜,侦查骑士,侦查望远镜,再也没有可疑分子能逃离她的监控了。

  阿贝多从辰石这要走了一个留影机,这些奇怪的机械让他很感兴趣。

  倒霉的班尼特来晚了,辰石身上的东西都已经送的差不多了。看着班尼特身上的伤痕,辰石送了他一大堆绷带和创可贴,班尼特顿时感激涕零。这些东西对别人来说是应急用品,对班尼特而言,就是日常的消耗品了。辰石送了他很多,够用很长一段时间了。

  想到这里,辰石轻轻的笑了起来。

  除了璃月,还有蒙德的大家,即使远在海那边的稻妻,也有五郎和托马,还有不知道万叶他们俩怎么样了。九天那女人虽然说话很不客气,但也是个好人。

  来到长顺的小摊子上买了些用品,也只是简单的被褥,洗漱用品之类的,辰石在野外唯一值得炫耀的地方就是随时有睡觉地方:控制岩石生成一间石屋,不用睡山洞搭帐篷担心蚊虫叮咬。

  准备好了一些必要的东西,给骑士团的礼物也都挑好了,辰石数了数包里所剩无几的摩拉,难受的捂了捂心口。

  来到北门,辰石忽听到背后有人喊他。

  “辰石!辰石!等等我!”

  小厨娘香菱背着锅巴快步跑来,蓝色长发盘成的8字辫随着她的脚步轻轻扇动着,如飞舞的蝶儿般。

  “你怎么来了?”辰石不解的问。

  少女擦了擦头上的细汉,她刚才一定跑的很着急吧。

  “我去蒙德啊!”香菱拉着辰石的胳膊,闪闪发亮的眼睛希冀的看着他。“一起去吧?路上好有个伴。我可以做饭给你吃!你就不用吃烤糊的鱼和蜥蜴尾巴了。”

  “呃……别提了别提了!”

  香菱说的这个,其实就是当初两人第一次认识的时候,香菱为了抓一只松鼠从山坡上滚了下来摔伤了腿,被辰石所救。

  从未下过厨的辰石给香菱烤了一条焦黑的鱼和半截带着血丝的蜥蜴尾巴。

  香菱表示从未见过如此厨艺白痴的人。

  “怎么突然要去蒙德了?”

  “听说清泉镇的兽肉是品质最好的,万民堂会在一个多月后的请仙仪典上为帝君供献百兽汤!”

  “这么一听就很奇怪的汤你确定帝君会享用吗?”

  “哎呀名字难听没事,到时候换一个就行了。我们一起走好不好啊?”

  “一起走没问题,不过你可千万别再做一些奇怪的食物了。”辰石先把条件定下来,然后可能觉得对香菱有些苛刻,又补充道:“做了也别想让我吃!”

  香菱不满的嘟着嘴:“什么嘛,明明有几次虽然看着奇怪但是吃起来很香啊…”

  香菱最终还是答应了辰石的条件,开心的雀跃,背着锅巴蹦蹦跳跳的走在辰石的前面。

  “不用住山洞咯!”

  以前总是奇怪锅巴是怎么坐在香菱的背后的,辰石这才看清楚:

  香菱背着一个带着围腰的小坐板,锅巴就坐在上面,两只爪爪从两侧的开口伸出来晃啊晃的,像是在琉璃亭里专门给小孩准备的儿童座椅,香菱像采药姑娘背着篓子一样背着它。

  关于锅巴,香菱也不知道它来自哪里,因为香菱在一个供奉着神龛的山洞里睡着了,醒来后就发现了这个迷之生物,还偷吃了香菱剩下的食物。后来就一直跟着香菱,香菱也用自己最爱吃的锅巴给它取了名字。

  辰石查了很多个图鉴记载,却一直找不到有关锅巴的信息。

  “神龛?会不会跟稻妻的那帮狸猫有关呢,有机会去到稻妻问问五百藏好了。”

  辰石想了想,还是摇摇头,五百藏那家伙,坐那里几百年,都成了稻妻著名景点了,脑回路根本不正常。

  而且狸猫和锅巴这俩仔细看也根本不像。

  锅巴捧着一只螃蟹美滋滋的吃着,注意到辰石一只盯着它,举起手把手里的香辣蟹高高扬起,炫耀似的看着他。

  辰石哪能惯着它,一捏它后颈就把它从座上面提下来了。

  凶巴巴的道:“这么胖,多走走,你都看不见自己的腿了!”

  “??咕吧?”锅巴伤心的看着自己的肚子,“咕吧咕吧!”

  是好像挺胖的……

  香菱一把把锅巴抱了起来,瞪了一眼辰石。“干嘛总是欺负锅巴。”

  锅巴坐了回去,看着圆滚滚的肚皮,手中香辣蟹顿时不香了,辰石刚才的话扎心了,老铁。

  来到天衡山脚的一片悬崖上,这里地势偏高,从这里能眺望整个璃月城,摊贩的叫卖吆喝,人来人往的码头,巡逻的千岩军,高高在上的掩月天权群玉阁,尽收眼底。

  辰石还依稀看到田铁嘴的的说书茶馆前坐满了人。

  按照惯例,今天说的应该是帝君给若陀龙王创龙点睛的故事。

  “一大早就出来说书,真是没事干了,没事你倒多写几个话本。”

  田铁嘴说书是挺有意思,功力深厚,就是总说那几个本子。

  码头,南十字船队正驶离三号船坞,这是璃月港最大的船坞,据说是凝光专门为死兆星号定制的,虽然没有证实,但死兆星号基本都会停在那里,即使不入港,那么三号船坞就算空着也不让其他的船在那里停泊,成分显而易见。

  死兆星上三面大帆终于撑起,起锚,鸣笛,扬帆起航。

  南十字的船队出港是最具观赏力的,庞大的死兆星,规整齐律,震撼人心。无论在那个国家都是最引人注目的。

  辰石估摸北斗她们这会应该在船舷上欣赏人们赞叹的目光,这是她们最爱干的事,也是辰石在船上最爱干的事,看着别人羡慕的追捧真的很爽。

  他伸手冲着死兆星号摆摆了摆手,心里默念道:“一帆风顺!”

  死兆星号上,北斗正如辰石所说,站在船舷,不过她没去享受众人的眼光,而是心有觉察的看向了天衡山下。

  “钱眼儿,你说辰石会不会在那里跟我们打招呼呢?”

  天衡山上,有一人看着山下两人结伴而行的身影,不满的嘟囔道:“一个名单也没留下,往生堂这段时间的业绩该怎么办啊……要不还是上人家门口蹲着?可是我不知道谁要死啊……伤脑筋。”

  告别了「南十字」,辰石转身陪着香菱踏上了前往蒙德的路。

  时隔半年,辰石再度离开璃月,重走蒙德,他要去见一见那神秘的旅行者,看看那个扇动了这个世界的翅膀是怎样的。

  这一日,凝光在群玉阁上撒下碎雪,随之而来的就是璃月即将动荡的商业。

  这一日,愚人众的执行官公子&女士宾至璃月,一场巨大的阴谋即将揭开。

  这一日,钟离终于同至冬女皇签下了最后的契约,没人知道岩王帝君用他的神之心让至冬女皇押上了怎样的筹码。

  这一日,稻妻的雷电将军托尔宣布稻妻全面闭关锁国震惊提瓦特,海域边界肆虐的雷暴会摧毁一切妄图离开或进入稻妻的船只。同时发布的眼狩令也将稻妻内神之眼的持有者逼上了绝路。

  这一日,庆云顶谷底的伏龙树下出现了一个身穿蓝色衣衫的小女孩,向过往行脚的路人述说着若陀龙王的不屈。

  这一日,辰石离开了璃月。

  这一日开始,璃月将天翻地覆。


  (http://www.zbzw.la/book/31185/10556324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zbzw.la。着笔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bzw.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