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提瓦特的假半仙 > 第八章 香菱很忙

第八章 香菱很忙


  辰石游历大陆,想要去一趟稻妻枫丹等国,因为岩元素神之眼在大海上默认是个废物,所以让行秋帮忙找一个可靠的船队带着自己远渡重洋,

  而当时正巧「南十字」有运送着飞云商会一批输送到枫丹稻妻的货物,辰石就带着这批货物的监管者的名头上了船。

  远航中,辰石凭借着望气之术,可精确的预测天气风暴的本事,逐渐的和北斗熟悉起来,最终光荣的成为了北斗罩着的好兄弟。

  随后的一年多的时间,辰石跟着「南十字」去了许多个地方,枫丹,须弥,纳塔,稻妻。

  看到了北斗站在船头,奔雷咆哮,横断山海,只一击便斩去了巨大的海兽的头颅。

  看到了面对风暴漩涡,众人齐心协力毫不畏惧的勇敢。

  看到了即使远离家乡,众人也会在海灯节的当天在大海上放飞载有美好期愿的宵灯。

  船上的日子总是无聊的,闲聊中,意外的得知了「南十字」的全船人居然是香菱的忠实食客。想起香菱刚从大师父那里出师就被连拐带骗的坑上了死兆星上,辰石嘿嘿的笑着,心中不免有些想念那个元气满满的小厨娘。

  说到香菱,又不免的怀念起散满了辣椒的火锅,热气腾腾的水煮黑背鲈。水手们没有力气的时候,多想一想这些美食就是唤醒他们的动力。

  航行的时间太久了,辰石也就厌倦了这种日子,船队一次停靠在蒙德的时候,辰石向北斗提出了告辞。

  辰石的离开北斗早有所预料,拍了拍他的肩膀,没有什么感人肺腑的挽留,只是笑着跟他道别,留下一句南十字的大门永远会对你敞开。

  …………

  回到现在,自分别后头一次见面,北斗有说不完的话要跟辰石说。

  其中最耐人寻味的,还是稻妻那边的事。

  “稻妻最近对港口,特别是外来船只盘查非常严格。平常一些无所必要的证明变得重要起来,手续必须齐全,有一点差池就要被幕府军扣下。就连我这个老熟人都一点不讲情面,耽搁了我好些日子。”

  两人坐在船头,北斗拿出两瓶酒来,给了辰石一瓶,俩人就这样对瓶灌。“稻妻稀有的雷樱花酒。”

  “这玩意在稻妻不是谁家都有卖的吗?”辰石疑惑,“怎么变稀有了,神无冢不是有一大堆雷樱树?没人酿酒了吗?”

  “出了点情况,雷樱树不再开花了。而且四周雷元素扩散,寻常人难以接近。”

  “鸣神大社的那些巫女呢?”

  “鸣神大社的神樱好像也有些情况不对,她们照顾自己的神樱都忙不过来了。”

  “啧,稻妻还真是多灾多难啊……”辰石昂脖子喝了一大口酒。

  雷樱酒是很奇怪的一种酒,喝进去的时候很浓郁的酒味,带着花香,却一点不冲,感觉就是酒里兑了饮料。但千万不能小看这酒,后劲十足,前一秒谈天说地的人后面一秒可能就躺地上了。

  不过这对辰石和北斗两人来说根本不叫事,雷樱酒当白开水这么灌。

  “岂止啊,跟你说啊……”北斗突然小声了起来:“幕府军正在控制所有的港口栈道,除离岛外的所有的港口都被关闭了。商贸货船只能从离岛走,私家船更是一个都不放行。”

  “呃?这是干嘛?”

  “不清楚。”北斗喝了口酒,顿了顿,道:“托马说,雷电将军正在密谋一个计划。”

  “一个计划?”

  “针对拥有神之眼的人的计划,叫什么眼狩令。”

  辰石皱着眉头,“这一听就不是什么好计划吧?”

  “嗯,稻妻的人,特别是那些拥有神之眼的,都是人心惶惶的。我出海的时候被盘查就是因为这,他们老是怀疑我们船上有偷渡者离岛。烦死了,反正我最近是不打算再去稻妻了。”

  “那稻妻的生意怎么办?”

  “推了呗,刚才那三个还不是凝光派来的,还要我往稻妻带货呢。幸亏你来了,不然我还不好意思轰她们走。”

  “哈哈哈哈,当浮一大白”

  “还有,我听说蒙德的龙灾平息了?”

  “对,是一个来自世界之外的旅行者帮的忙。”

  “真是了不起啊。”

  北斗回想起上次辰石告辞的时候,船队从蒙德的明冠峡使过,天空中巨大的龙影,特瓦林悲痛的嘶嚎震人心扉,振翅刮起的风暴让船队险些触礁碰崖。恐怖的风暴暗无天日,风沙施虐,想起那日,北斗现在都心有余悸。

  两人坐在一起从天南聊到地北,直到重佐过来喊两人一起吃午饭,两人这才回过神来,身边的酒瓶都扔了一大堆。

  “哦你说在孤云阁见过那个少年仙人啊,这位我熟,他就是护法夜叉降魔大圣魈,他可是我哥们呢……”辰石明显喝多了,大着舌头胡咧咧。

  北斗也是醉眼惺忪的揽这辰石的肩膀,喝彩道:“嚯哟嚯哟,真厉害,下回给我介绍介绍,我还没见过仙人呢。”

  “这好说……嗝!你要是准备好杏仁豆腐就可以跟他套近乎了。”

  两人勾肩搭背的上了餐桌,一大屋的人都傻了,这还没吃饭呢这俩人就喝了个伶仃大醉。

  南十字重金请来的大厨香菱终于展现出了她原本的实力,满桌子红红火火的大菜吃的所有人满面红光热情高涨。

  众人对辰石到来表示热烈的欢迎,推杯换盏,不亦乐乎。

  这可把香菱给忙坏了,每一道菜都是她亲自操锅,纤细的胳膊掂动着那口巨大的锅,怎么看都是一副不对称的样子,好在有着神之眼加持的体力,这样的锅香菱表示再掂两个都不成问题。

  整盆的绝云椒椒倒下锅,辛辣的气味弥漫在整个厨房,上面的风机疯狂的转着,飞快的排着这股骇人的油烟。锅巴都已经待不下去了,逃出厨房大口大口的呼吸着新鲜的空气。

  香菱则是对这些熟若无睹,有着神之眼的保护,在她身体周围都是一片干净的空气。她轻哼着从辰石那学来的不知名的曲调,轻巧的掂弄着那口足以炖下整头驴的大锅,麻利的往里添加佐料。

  南十字船员对香菱的菜最为钟情,而香菱也只有在给南十字船员做菜的时候才能这么痛快,来自各国的特产食材,璃月难以见到的珍稀海鲜。

  南十字的船员进半年外面的收集来的食材,放在专门存放食物的虚室(储藏食物的大号虚袋)里,即使长时间过去仍旧新鲜无比,里面的食材都快堆成了山,香菱眼睛都看花了,特别是那一只没了头的不知名的怪鱼,巨大的身体占据了小半个虚室。

  偏房里,几个肌肉壮硕的大汉正在切着肉,挥舞着硕大的砍刀把砧板上的肉给切成小块,清洗过后送给香菱下锅,一切都在有条不紊的进行着。

  船舱大厅里摆了五张桌子,船队里所有的人除死兆星号,还有其余几艘小船上的的船员也欢聚一堂,他们胡吃海塞的,似乎要把近半年的饭菜一次性塞到肚子里。

  “辰石兄弟啊,真怀念你在船上的那段日子啊”船员A搂着辰石热情道。

  船员B接话:“就是,那段时间风调雨顺,有你在,我们躲开了不知道多少风暴。”

  辰石哈哈大笑着,“没啥,再说了我不是把听风看雨的本事交给了绘星和海龙了嘛,得我真传,相信他们吧。”

  绘星是南十字的航海士,海龙则是死兆星号的总舵手。

  辰石在决定下船的时候,悉心教导了他们望气看天象的本事。

  辰石这么一说,大厅里顿时热闹起来了,“你还说呢!”

  “绘星和海龙经常意见不同,遇到风暴一个往左一个往右,结果刚躲开这个小风暴,转头就冲进了另一个台风眼里去了。”

  绘星和海龙被大伙调侃的满脸通红,两个人互相埋怨起来,船员跟着起哄,眼看就要打起来,北斗过去一人一个拳头楔在脑袋上,终于老实了。

  众人见状哄堂大笑,北斗大姐头的权威。

  这顿饭一直吃到下午3点出头,所有人喝的东倒西歪,歪在地板上呼呼大睡。

  北斗还有点意识没倒下,强撑着送了辰石下船,回自己屋里也是闷头大睡。

  大副重佐带着几个没喝酒的船员把这些不省人事的酒鬼给各自送回房间,清理垃圾,又当爹又当妈。

  好在船上的工作都忙完了,货物也都装整完毕,没什么需要担心的地方,明日一早可以正常启航了。

  香菱带着辰石离开了,南十字的船队明日一早就启航出海了,虽然众人皆醉,不过还有大副重佐在,北斗休息的时候就全靠他了,倒也不担心会耽误事。

  而辰石也确定了明天就会出发去蒙德。

  不过酒气冲天的辰石早就站不起来了,香菱从码头找了个劳工背着他,一路送去了往生堂。

  …………

  胡桃堂主叫来两个人把辰石扔进了房间里,然后很热情的接待了香菱,拉着香菱的衣服直言道希望能在万民堂贴上往生堂最新的套餐优惠广告。

  气的香菱用手指狠戳胡桃的脑门:“吃饭的地方贴这玩意!我到要看看你这脑子里有多少水!”

  “哎呀痛痛痛痛!你别跟辰石学坏了,玩意玩意的,那可是往生堂正经的生意,我想了好几天呢!”

  香菱背着锅巴跑的飞快,只留给了胡桃一个俏丽背影。

  香菱边走,还在检查着这次从南十字带回来的收获,南十字上剩下的很多没有用上的食材都送给她打包带回来了。

  “唔,极品的海天青,稻妻特有的海灵芝。海灵芝怎么做来着?我记得辰石带回来的菜谱好像有关于海灵芝的,回去看看。”

  “这些将军蟹,啧啧,挺好看,就是死了,虽然很新鲜,但就是死了味道会差很多,做成香辣蟹好了。”说着,香菱掂了掂坐在她背后的锅巴。“便宜你了,稻妻特有的将军蟹,看我对你多好。”

  锅巴:“咕吧咕吧?”

  干的人事说的人话?你明明还说是死蟹来着。

  香菱却并不理会锅巴抗议,仍旧眼冒精光的打量着自己的“王的宝库”。

  “好大一个牡蛎!这红的是什么花?哇没注意到好大一只竹鼠!这玩意带到小河边烤起来哈哈哈哈……”

  “这样的话我的百兽汤就差不多凑齐了。唔,过几天还要去趟蒙德,清泉镇那里的兽肉最好。要去买点回来。辰石说他明天就会去蒙德,明天找他商量着一起去好了。一个人赶路怪闷的慌的。”

  …………

  胡桃沮丧的耷拉着脑袋。

  回屋里看了看辰石不省人事的样子,酒气熏人,连忙叫几个“专业”的师傅帮他洗刷换衣服。

  “这家伙是指望不上了。”

  于是胡桃堂主便抱着一摞关于往生堂最新优惠套餐的广告上街了。

  直到日落西山,广告也没发出去几张。把它贴在公告栏里吧,前脚刚走就看到千岩军过来很不客气的把广告揭走了。

  “凭什么不让我打广告!”

  胡堂主撅着嘴小声埋怨道。

  最终,这一天毫无所获,抱着一大摞广告,用脚踢着路边的小石头,顿时诗兴大发,摇头晃脑的吟诵道:

  街灯明亮似群星,满道小吃真开心。

  可怜胡桃没人理,广告满怀真伤心。

  “真好真好,不愧是小巷派打油诗人,得赶紧记下来刚刚写的诗。”

  回到往生堂,想了想,抽出几张广告海报贴在自家的公告栏上,叉着腰得意道:“这回没人敢揭了吧!”


  (http://www.zbzw.la/book/31185/10556324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zbzw.la。着笔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bzw.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