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提瓦特的假半仙 > 第七章 南十字

第七章 南十字


  辰石是万民堂的老食客了,早些时日还在山上学艺的时候就与香菱结识,救下了被骗骗花围殴的香菱很感动的为辰石做了一顿丰盛的大餐。

  那时的香菱还没有沉迷稀奇古怪的食材做出来的菜,手艺冠绝璃月的香菱认真做出来的一顿大餐让辰石惊为天人,连吃三大锅。并毛遂自荐(不知死活)的自愿成为香菱的试吃人。

  下山后也是应香菱之邀在万民堂待了些时日,后来辰石游历大陆,带回了许多各国特色的菜谱送到了万民堂,卯师傅喜笑颜开,遂做了保证:辰石在万民堂可以白吃白喝。

  多么至高无上的荣耀。

  可这时候,辰石的噩梦才刚刚开始。

  学会了多国菜色的香菱不知道那根筋搭错了,开始研究些奇怪的菜式。

  比如用松鼠火腿和胡萝卜、太阳蛙腿、夹杂的嘟嘟莲蝴蝶翅膀做出来的七彩琉璃大煎饼,辰石看过现场,简直惨不忍睹。

  再比如用冰史莱姆凝胶+薄荷+冰雾花拌出来的沙拉,吃了一口给送到往生堂说是刚从雪山上刨出来的僵尸都没人怀疑。不过后来这手艺被不卜庐学了去,做成了药膏涂抹,对中暑的患者有极佳的效果。

  用水史莱姆挤出来的水炖日落果,挺香甜的一个果子让她给炖的跟土豆似的。

  想起前不久刚被忽悠吃下去的火史莱姆凝胶炒绝云椒椒籽。

  对香菱而言就不一样了,她总是觉得自己做的菜没问题,就算吃了很难受,过一天也就好了,同样的菜式辰石吃了得难受好几天。

  这时候香菱也会很贴心的找些霓裳花泡了茶,喝了以后会舒服很多,久病自成医就是这样的吧。

  当然,黑暗料理确实只是一小部分,香菱绝大多数情况还是可以做出很好吃的菜,只不过一般卖相都不怎么样,比如那份史莱姆滑蘑菇……

  野外蹦蹦跳跳的史莱姆被整个做成菜,谁看了也不会太舒服。

  再比如锅巴最爱吃的爆炒锅巴辣椒,好吃是真的很好吃,不过红红火火的样子感觉吃了的话近两天别想着出恭了。

  …………

  万民堂里,卯师傅去后厨给香菱准备吃的,香菱乖巧的坐在凳子上抱着锅巴不说话,辰石眼神不善的看着她。

  “从哪弄的驴奶给我的?”

  “什么驴奶啊”香菱的大眼睛眨巴眨巴。

  “打住,禁止卖萌。”辰石不为所动,开玩笑。香菱用这招忽悠他吃了不少怪东西了,“你怎么好意思大言不惭的说璃月除了你没第二个人有椰奶?”

  “我没骗你!整个璃月真的除了我没别人有了!”香菱认真的道,“不论是椰奶还是……驴奶。”

  香菱声音微弱了下去,有些不好意思的扭过头。但又突然跪坐在在凳子上,双手合一啪的一声举过头顶。

  “我有罪,我忏悔。”

  “我不知道那是什么奶,是锅巴找来的跟我说是椰奶!”香菱一指一脸懵逼的锅巴,毫不留情的把一口大黑锅扣在了锅巴的脑门上。

  锅巴:“咕吧咕吧???”

  真当锅巴不会说话好欺负是吧!

  “怎么了怎么了?怎么吵起来了?”卯师傅笑眯眯的从里屋走出来,端着早点递给了香菱,还不忘给了锅巴一份。

  “香菱用驴奶骗我说是椰奶!”

  “没有!他跟我说就是要驴奶!”

  “?????”

  震撼辰石一百年。这睁眼说瞎话的功力,饶是他一个大厚脸皮的人都不能脸不红心不跳的说出来。

  “说的人话?”

  “说的实话!”香菱一边梗着脖子睁眼说瞎话,一边费劲的眨着眼跟辰石递眼色。用神之眼微弱的的传音:“拜托拜托,老爹最讨厌骗人的人了,还特别是用食材欺骗。我给你想办法找椰奶,拜托不要揭穿我,≧^≦”

  算了算了败给你了。

  “啊是吗,我记错了吗?真不好意思”辰石拙劣的演技让香菱看着很担心。

  好在,卯师傅也并没有想的更多,“哦,这样啊。”

  随即,卯师傅似乎想到了什么,让辰石稍等一下,自己进了里屋,就听到哗啦哗啦的一阵翻箱倒柜。

  过了一会卯师傅拿了一个小盒子出来,盒子很干净,上面还有些凝结的水珠。

  打开盒子,在里面的是一个包装精致外形奇特玻璃瓶,而玻璃瓶里装的,雪白剔透的液体。

  “这是?”辰石和香菱异口同声。

  这里面的液体太漂亮了,没有一丝杂质,晶莹,顺滑,没有任何粘稠。

  锅巴费力的趴在桌沿上,口水都快流下来了:“咕吧咕吧!”

  卯师傅笑呵呵的道:“这个啊,是前些日子一个来一个须弥的外国人送给我的,他说在璃月这是很罕见的,叫椰奶。小辰你要的椰奶是不是就是这个?”

  “他要的是驴奶……”香菱弱弱的说。

  “闭嘴!”卯师傅凶巴巴的道。

  “哦。”

  “小女顽劣,虽然你们关系很好,但是偶尔一点小事可能都会影响你们的交情。”卯师傅把椰奶放回盒子里,推给了辰石,一脸歉意的道:“你就拿着吧,今天还给我帮了忙了不是?”

  卯师傅挤眉弄眼。

  辰石拿着椰奶离开了,走的时候人都是懵的。

  卯师傅认真热情的有点过头了,回想着香菱在旁边涨红的脸。

  “他该不会……”

  辰石似乎想到了什么,不免浑身打了个哆嗦,预想到恐怖的未来,他跑的更快了。

  “爸爸!”香菱叉着腰不满的看着卯师傅。

  卯师傅正系着围裙洗碗,“怎么了?你不喜欢小辰吗?”

  “胡说八道!我为什么要喜欢他!”香菱噘着嘴,“我跟他只是很好的朋友,你这样,我以后见到他该怎么办?”

  “哈哈哈哈,是老爸的错,老爸给你刷碗赔罪。”卯师傅笑了笑。

  小孩子的心思谁知道呢,只要大人给搭了线,种下了种子,这个种子总会有长大的那天。

  “我洗澡去了!”香菱气呼呼的进屋。“锅巴你不许进来!”

  被提着脖子扔出来的锅巴:?????

  以前你不是这样的!

  ……

  辰石抱着卯师傅给的椰奶来到了不卜庐,却发现七七没有在前台。问起阿桂,答:“跟白术先生在后面捡药呢。”

  道了声谢,走进了后院,转角随手顺走几个小灯草,这玩意可是蒙德的奔狼岭才能有的,好久没见到了。

  不卜庐的后院里,一头绿毛的白术很是醒目的在坐在院子里,对着一大簸箕的药材挑挑拣拣。

  七七坐在他前面的位置,一手拿着药材,一手拿着她的笔记,看一眼药材看一眼本本。翻找了半天,才终于找到了手里的药材该放在哪里。

  “哟,绿毛!”辰石热情的打招呼。

  “5颗小灯草,1500摩拉。”白术头也不抬的道。

  “不是吧?这都让你看到了?”

  “不卜庐里,我无所不知。”

  “无所不知七七怎么让老胡给绑走的?”

  “呃……”白术终于绷不住了,抬起头推了推眼睛,“你要是来吵架的,那么你赢了。”

  “没没没,我来可是为了七七。”辰石坐在七七前面,拿出了那瓶椰奶。

  白术惊讶,“这是?”

  “嘿嘿,我很不容易搞来的。”

  差点把自己搭进去能不容易吗。

  七七自从辰石拿出那瓶椰奶的时候眼睛就挪不开了,她感觉到了梦寐以求的东西。

  接过椰奶,七七小心翼翼的打开瓶盖,小鼻子凑上去嗅了嗅,面无表情的说:“椰奶!”

  语气中听出来喜悦的感情。

  “闻的到吗?”辰石觉得奇怪,七七居然能闻出来吗?

  白术也有些不可思议,“应该是记忆深刻…吧”

  七七这回没有用吸管,而是拿出了一个小碗,费力的抱着对她来说大大的瓶子,往小碗里倒。倒满了,七七轻轻的放下瓶子,捧着小碗一口一口的抿着,像是在喝琼浆玉露一样。

  辰石看着七七惹人心疼的样子,忍不住揉了揉她的头。

  七七顶着辰石的手轻轻的蹭了蹭。

  “谢谢…椰奶很好喝…”

  “看来椰奶对她来说比我们想象中的重要。”白术酸溜溜的看着七七对辰石的亲近。“她从来没对我这样。”

  “哈哈哈哈哈!”

  看着白术的表情辰石很是开心。

  ……

  辰石离开了不卜庐,让七七喝到了椰奶总算为自己了了一桩心事。

  来到璃月街头,漫无目的的闲逛着。

  真好,今天又是没人印堂发黑的一天呢。胡桃最近可以闲着了。

  走过街头,田铁嘴的说书摊前,意外的看到了钟离和行秋的组合,两人正坐在一群人中,悠闲的品着茶,听的入神。台上,田铁嘴正滔滔不绝的说着:

  “彼时的璃月,海中有大魔侵扰,山间有恶螭盘踞,岩王帝君召集众仙,要还天下一个朗朗乾坤。传说,帝君在出征之时,曾言道……”

  “此世群魔诸神并起,我虽无意逐鹿,却知苍生苦楚……”辰石心中默默的接着话。

  “帝君道:此世群魔诸神……”田铁嘴果然还是说了这句。

  “好!!!”

  “帝君威武!”

  “说的真好!”

  台下的听众鼓掌喝彩,捧的很给力。

  辰石撇了撇嘴,这段子听的我都能背下来了。这帮人怎么都听不厌呢。

  没意思。

  去码头看看吧。

  来到了璃月港的码头,七国的大船停满了港口,排着队装卸货物。

  为横跨大海而造就的船,遇到港口也需要停泊,璃月就是一切财富的聚集之地。

  码头人来人往,嘈杂且不失纪律,人人都规规矩矩的做着自己的活。千岩军严格把守,一切心怀不轨的小人都无处遁形。

  港口停靠的众多大船中,有一艘船最为醒目,船头至船尾有别人三个船那么长,三根高大的桅杆竖立,可以想象撑开了帆是何等的气派。

  辰石看到这船眼睛一亮。

  “这不是死兆星号吗?北斗老大回来了?”

  想着,辰石快步过去。果然,是「南十字」船队。

  死兆星号的甲板上热闹非凡,工人光着膀子顺脖子汗流,齐声的喊着号子,一箱箱货物从搭建好的吊台用着滑索被拉上来,从船舷上卸下来装在板车上拉进船仓。

  「南十字」的会计钱眼儿正在一旁盯梢,拿着个本子认真的记着。

  一回头,钱眼儿就望见了辰石,“呦呵!辰石!”

  “好久不见啊”

  辰石笑了笑,走过去寒暄了几句。

  钱眼儿很是热情,“老大刚才还说找你来一起吃饭呢,快上去吧老大在上面呢。”

  辰石点点头,转身走楼梯来到了上层甲板。

  北斗这会在跟几个女子在说些什么,抱着膀子满脸的不耐烦。看到辰石来,顿时喜笑颜开,连忙的打发了这几个人,笑着来到了辰石面前。

  “刚才我还叫六石去飞云商会找你呢,结果听行秋说你去了往生堂。”北斗豪放的一把搂住辰石的肩膀,“我说,那地方可不兴去啊。要不回来船上一起出海?”

  辰石连连摇头,解释道:“往生堂图个清静,跟你再出海还是不必了,从稻妻回来我连路都不会走了。”

  “哈哈哈哈!”北斗大笑着拍着辰石的肩膀。“真是可惜啊,有你在船上我们能一帆风顺的!”


  (http://www.zbzw.la/book/31185/10556324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zbzw.la。着笔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bzw.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