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太监能有什么坏心思秦源 > 第四十八章 又见景王

第四十八章 又见景王


  随即,又一大堆内廷侍卫涌了进来。

  发笑的,正是一个身材消瘦、左脸有颗痦子的女人,大约三十出头的样子,那人便是内廷卫的统带同知赵赛花。

  所谓统带同知,即统带的副手,一般设有两个,赵赛花就是其中一个。

  赵赛花最大的特点是爱笑,只是这娘们笑起来总是让人毛骨悚然,据说被她笑着打量的人,都活不过第二天。

  秦源现在就被她笑着,好好地打量了一番。

  随后嗤笑道,“小太监修为不错啊。不过,连家伙都没有,还想英雄救美?”

  秦源眯眼看了她一下,然后说道,“没有归没有,但人家姑娘好歹有人救。你这种又老又丑的女人,恐怕就没人愿意救了。”

  赵赛花一愣,眼里忽地闪出一丝杀意,但随即又哈哈大笑起来。

  笑完又对身后众侍卫说道,“把这人一并带走。”

  顿了顿,她又对秦源笑道,“你试着反抗看看,反抗我就杀了你。但是我希望你别反抗,因为我想带你到牢里,慢慢跟你玩!”

  秦源一听,也跟着笑了,“你确定?我姿势多玩得杂,回头你别哭。”

  赵赛花愣了下,脸上的痦子微微一颤,眼中的杀意更浓了。

  她感觉这小太监竟然对自己有轻薄之意,简直是自寻死路,回去得好好给他想个有趣的死法……

  别以为有点天赋就能翻天了,落在内廷卫手里照样是死!

  赵赛花就是典型的把事情想简单了的人,她要是知道,这个小太监对待她们家指挥使大人都是直接上手的,就肯定不会这么想了。

  苏秦秦见状,连忙上来拉住赵赛花,哭着央求道,“赵姐姐,你别抓他,跟他无关的。看在以前的情分上……”

  赵赛花看了眼苏秦秦,顿时又呵呵一笑,“苏妹妹,对不住啦,这次你们家敏主子也倒了,姐姐我也保不了你。你啊,进牢里以后乖一点,一会儿姐姐问你什么,你就答什么,可以让你少吃点苦,知道了吗?”

  苏秦秦怔怔地看着赵赛花,俏脸上一片不可置信的表情。

  她实在想不明白,前两天她还跟自己亲同姐妹,为何突然之间变得这么可怕了?

  秦源伸手,把苏秦秦搂过来,然后对她说道,“别怕,这世界本来就是这样的,你有权有势的时候,谁都想巴结你,你没了的时候,只有真正的好朋友,才会帮你。”

  苏秦秦泪眼迷离地看着秦源,许久之后,才哽咽着问道,“那,你是我的好朋友,对吗?”

  秦源点点头,“当然,我永远都是你的好朋友。别紧张,我跟你一起去,她们不敢对你怎样的,我保证。”

  苏秦秦使劲地止住哭,又拼命地朝秦源点头,表示自己会坚强的。

  唰唰唰,她的头顶涌出七八道金光。

  秦源决定,跟苏秦秦一起去内廷卫大牢走一趟。

  虽然只要他不想去就不用去,但为了帮苏秦秦少受点皮肉之苦,他还是决定去一趟。

  目前他能做的也只有这些,其他的只能回来后,再从长计议了。

  秦源觉得,敏妃大概率是被冤枉的。因为道理很简单,敏妃现在跟容妃那帮人正斗到关键时候,有什么理由买凶去杀无关紧要的景王,给自己再树一个敌人呢?

  而且她怎么会做得如此漏洞百出,还没出手就已经被那么多人知道了,实在有些不可思议。

  当然这也是猜测,具体情况还得有更多细节后才能知道。

  但秦源向来不是莽夫,他很清楚,内廷卫连敏妃都抓了,这肯定是上层博弈的结果,不是他可以改变的,甚至连钟瑾仪都未必能改变。

  所以,现在自己揍一个小小的校尉出出气是没事的,但是再闹下去,阻止内廷卫拿人,就变成了对抗整个内廷卫,甚至整个皇宫的顶层设计,那自己有再多代死木偶都不够死的,而且也会连带着把苏秦秦一起害死。

  皇宫啊这是,不是地主家大院,赤红的剑庙为何要立在最高的那座山峰之上?那是在告诉所有人,对抗皇权者,必将遭到血的惩戒。

  除非,有一天那剑庙轰然倒塌,里头那号称天下无敌的四大长老,以及那个据说活了几百岁,号称“剑奴不死,大成不灭”的“剑奴”被杀了。

  ……

  秦源就和苏秦秦一起来到了内廷卫大牢之中,因为枷锁就一个,而秦源看上去比较危险,所以就套他头上了。

  苏秦秦为此又贡献了三点星光。

  阴暗的大牢里,泛着一股酸臭味,一个个面黄肌瘦、血迹斑驳的犯人,无力地躺在牢笼里,里头没有被子,只有满地的稻草。

  或许是觉得太监和宫女之间没必要分太细,所以大牢里大都是混住的,赵赛花特意将秦源和苏秦秦带到了一个四面是牢房,中间是刑台的房间。

  她觉得,这样子他们两个,就可以看着彼此受刑了,倒是别有一番趣味。

  在后宫,心理扭曲的太监不少,同样心理扭曲的女人也不少,所以说还是古人有智慧,讲究阴阳平衡,一旦阴盛阳衰就会到处是变态。

  把苏秦秦和秦源关进同一个牢房之后,赵赛花就忙活开了。

  先命人抬出一个大箱子,把里面各种血迹斑斑的刑具给拿出来,满满地摆了一桌子,然后又让人鼓风,烧烙铁。

  那位被秦源打掉牙的校尉也主动请缨来帮忙,烧烙铁的火呼呼直冒,映衬地两人的脸都是红彤彤,颇是喜庆。

  苏秦秦吓得缩在秦源的身后,娇小的身躯微微发颤,秦源就顺势搂她在怀里,说道,“别怕,她们不敢动你的。”

  苏秦秦不知道他为什么这么笃定,现在他们两个明明已经被抓来了,人家刑具都摆好了,而他还套着枷锁……为什么还说她们不敢动手?

  但不知道为什么,苏秦秦觉得起码缩在秦源的怀里,很温暖,自己没有像刚才那么冷了。

  她想起敏主子说过,人要有气节,死了也不能丢!

  于是,她咬了咬嘴唇,试着让自己坚强起来,而坚强的第一步,就是一身正气地坐直了!

  自己是被冤枉的,为什么不能挺起胸膛呢?

  然而她刚想来个正襟危坐,就被秦源又一把搂了回去。

  “别动。”

  “哦。”

  ……

  赵赛花和那个校尉忙得满头大汗,终于准备好了。

  那校尉兴冲冲跑来,腮帮子肿的高高的,还在那笑,“你们俩先上?”

  秦源看了看那些刑具,一脸不满地说道,“就这?没有老虎凳,差评!”

  “什么老虎凳?”那校尉气得想骂,但嘴上动作一大,红肿处又是钻心地疼,不由倒吸了一口冷气,眼里的杀意就更甚了。

  秦源哈哈一笑,“你知道为什么疼吗?两边不均衡啊。旁边那个再肿起来,就不会疼了。”

  校尉气得脸色煞白,“老娘现在就让你知道什么是疼!”

  说着就打开牢门,要提秦源出去过刑。

  秦源还想再拖延点时间,好让救兵过来呢,却不想就在这时,只听从外边传来一阵高喊,“景王殿下驾到!”

  随之而来的,是一阵亲切的呼喊。

  “秦壮士,秦壮士,你在哪?本王来看你啦哈哈哈!”

  秦源登时就皱了皱眉,一脸的懵逼。

  咦,居然不是钟瑾仪派来的人?

  景王这货来凑什么热闹?

  不过,这货要是来了,那一会可就特么的真热闹了啊!


  (http://www.zbzw.la/book/31108/743186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zbzw.la。着笔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bzw.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