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太监能有什么坏心思秦源 > 第四十七章 冲冠一怒

第四十七章 冲冠一怒


  秦源发现自己最近动不动就会收到星光。

  这不,昨晚大半夜的他先收到一波,今天上午起来,又收到一波。

  想了想,他推测应该是女帝老婆的,很可能她抓到草螳了,于是产生了感激之情。

  毕竟总不至于是钟瑾仪的吧,感谢自己摸了她,给了她做女人的自信,让她觉得做女人挺好?

  为什么会有这么可怕的想法?晦气!

  另外,秦源现在觉得,宫里的生活也不错。

  今天他一觉起来的时候已是日上三竿,算是睡到自然醒了。

  醒来后,坐在床上发了会儿呆,然后把阿大和阿二叫过来谈谈心,又把这它俩说得满地打滚,话说这俩货跟哈士奇似的,逗逗它们也挺好玩的。

  再就是开始做饭了,早上吃的是蛋炒饭,陪一两腊肉、一叠咸菜,津津有味。

  其实这些日子,秦源也没去争什么,依旧是个厮役小太监,但是因为实力提升了,现在生活自然而然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弱肉强食的世界,一向都是如此。可是一向如此,便是对的么?

  秦源决绝自己出息了,竟然开始思考哲问题了……

  好吧,有空想这个,还不如想想今天上哪去蹭点星光吧。

  今天起,后宫的氛围开始紧张了。吃完饭去盛奎粮铺买菜的时候,秦源就看到道两边五步一岗十步一哨的,内廷卫如临大敌,巡逻力度比往常加强了数倍。

  看来景王遇刺案的风波,不会这么快过去。

  下午,刚吃过午饭,苏秦秦就来找他玩了。

  “小秦子,看我给你带来了什么!”

  苏秦秦拎着一个食盒,笑盈盈地打开来,里面是一个个造型精美的手工饼子,问她什么馅儿的,苏秦秦回答说是枸杞和鹿血……

  “为什么是这么奇怪的搭配?”秦源问。

  苏秦秦瞪大眼睛,认真地说道,“你不是中了什么,什么神掌吗?我跟王管事那问了,王管事说阴雨天会痛不欲生的话,怕是阴毒太盛,所以要给你补点阳气,或是有效。这枸杞和鹿血,是我好不容易才从尚食监那弄来的,一定要给我吃完哦。”

  秦源咧了咧嘴,心想你这特么是疯狂拉动我的内需啊,可是我又没有输出单位,吃了以后憋坏了怎么办?

  不过自己随口一说,小妮子就记在心上,这份情谊倒是够意思。

  于是笑了笑,说道,“那这饼子,是你自己做的吗?”

  “那当然了。”苏秦秦嫣然一笑,脸上一片得意,“我做饼子可厉害了呢,你一定会很喜欢吃的。”

  说着,就拿出其中一个,递到秦源嘴边,要让他尝尝。

  苏秦秦的小手柔软滑嫩,拿着那状如月饼的精致饼子,又带着纯粹清澈的微笑,看着就很让人有咬一口的冲动。

  于是秦源就很给面子地咬了一口,顿觉满口馨香,饼子大抵是掺了桂花,就是那鹿血吃起来味道有点怪,不过秦源还是露出一副满意的表情。

  不满意,下回可就没得吃了。

  “呵,”苏秦秦望着秦源,开心地一笑,“都吃完哦,吃完后你要教我新的戏法,我好回去跟姐妹们玩。”

  秦源正要说话,就在这时,却只见几个内廷卫的人,如狼似虎地走了进来。

  为首的,正是勒索了秦源三两腰牌钱的那个女校尉。

  女校尉横眉怒目,凶神恶煞,上来就一指苏秦秦,冲身后两名内廷卫喊道,“人犯苏秦秦,为谋害景王之帮凶,给我拿下!”

  苏秦秦吓了一跳,手里拎着的食盒顿时“噗通”一声掉到了地上,俏脸上先是一副难以置信,随后就变得煞白。

  “我、我没有,我怎么会……你们弄错了,一定弄错了!”

  女校尉一瞪眼,冷笑道,“弄错了?呵呵,你意思是我们内廷卫冤枉你?小贱人,到了牢里有你好看的!”

  正说着,她身后的一个侍卫就拿着一个看上去至少十几斤重的枷锁,要往苏秦秦头上套去。

  苏秦秦哪见过这阵仗,当时就吓哭了。

  缩着身体,瑟瑟发抖地哭喊道,“我没有,我为什么要谋害景王啊,你们怎么可以、可以这么颠倒黑白……你弄疼我了……”

  哭着,她看向了秦源,又说道,“小秦子,我没有谋害景王,你帮我去找敏主子,我没有……”

  秦源看着楚楚可怜的苏秦秦,心念不由一动。

  那女校尉站在一旁,见苏秦秦不配合套枷锁,顿时拿出腰间的鞭子,朝她的脸上狠狠地抽了过去。

  “哗!”

  却不想,鞭子飞到一半,便被一人徒手接住了。

  秦源攥着鞭子,冷冷地看向那女校尉,说道,“一个手无寸铁也无修为的女孩子,有必要套枷锁么?另外,她一个婢女如何谋害景王,问两句难道问错了?”

  女校尉登时大怒,“一个厮役太监竟也敢管我们内廷卫的事?好,老娘今天就教教你规矩,让你知道知道什么叫祸从口出!”

  说着她运气一扯鞭子,想返过去抽秦源,然而转瞬间她脸色一变,无比震惊地发现,以自己八品上阶的修为,竟然无论怎么用力都拉不回鞭子!

  秦源冷笑一声,手上轻轻一用劲,立即将那女校尉拉到了身前。

  随后怒道,“老子特么忍你很久了!”

  说完,直接一个大巴掌甩过去,只听“啪”地一声闷响,那女校尉登时飞出了两三米远。

  又噗通一下掉在地上,嘴里直接蹦出一颗大牙来。

  顿时,现场一片死寂!

  无论是苏秦秦还是另外两个内廷侍卫,直接都看懵了,瞪着眼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秦源知道,既然内廷卫来拿苏秦秦,那说明敏妃也已经出事了,否则她们绝对没这个胆子。

  所以找敏妃根本没用!

  虽然他也没能力阻止苏秦秦被带走,但以后的事以后再说,至少他现在不能眼睁睁地看着她被虐待!

  女校尉头晕目眩了好久,脸肿得像猪头,一动就钻心得疼。

  稍稍回过神来后,她当即惊怒交加地对两个手下大喊起来,“要造反,要造反了!此人以下犯上,立即拿下,如有反抗,格杀勿论!”

  两个手下这才回过神来,赶紧拔出腰中佩剑朝秦源杀去!

  秦源根本没拿正眼看她们,只是大袖一挥,顿时刮起一道劲风,只见两人手里的剑纷纷脱手,直接就到了秦源的手里。

  秦源将一把剑“嗖”地一声插在那两个侍卫的跟前,剑入地三分,快速地晃动着,发出一阵低沉的鸣叫,仿似来自地狱的警告,吓得那两人再不敢动一下。

  随即,秦源便将另一把剑指在了女校尉的脖子上,说道,“你再多说一句,我现在就杀了你,信吗?”

  什么以下犯上?秦源现在还怕她这个?

  他现在是内廷卫密探,只对钟瑾仪一个人负责,虽然没有品级,但地位绝对不在这女校尉之下。

  另外,这女校尉不过区区八品之资,而他已向钟瑾仪透露过七品实力,在实力为尊的内廷卫,到底谁更重要?

  还有,他这个内廷卫密探是钟瑾仪哪怕顶着不会说话的尴尬,也要亲自来任命的,在钟瑾仪心里有多重要还用想吗?

  况且他还肩负着帮钟瑾仪治疗的“重任”呢,钟瑾仪会为了一个区区校尉来为难自己?

  说白了这种货色,他以自卫为名杀了她都无妨!

  实力,在这里实力就决定一切!

  就在这时,只听外边传来一阵笑声。


  (http://www.zbzw.la/book/31108/743186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zbzw.la。着笔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bzw.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