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太监能有什么坏心思秦源 > 第四十一章 做个旺妻的小太监

第四十一章 做个旺妻的小太监


  要不要帮天线宝宝,这是毋庸置疑的问题,毕竟秦源已经给她“女帝老婆”的封号了,也想过将来吃软饭什么的,这种时候不帮她,她怎么升职加薪,怎么让他舒舒服服吃软饭啊?

  要做,那就得做个旺妻的小太监。

  再说,能跟大成国两大“国柱”之一的清正司攀点交情,必然也是件好事。

  于是,他略一思忖,便说道,“你说的这个冬瓜藏头,倒是跟我小时候听过的一个故事很像。”

  苏若依抬眼瞧了瞧秦源,觉得左右都是闲聊,便随口道,“说来听听。”

  “那是我们村一个瘸腿老头告诉我的。他说有一种妖精叫‘草螳’,有点像大螳螂,好出没于草地荒野,幼时以昆虫小鸟为食。但是到了成年,它就需要食人精魄,方能成长为大妖。它的方式就是先掘墓,取死者头颅于冬瓜或大鱼的腹内,再化作普通商贩走街串巷,卖与人类。人买了之后,切开时必定受到极大的惊吓,继而导致魂魄不定甚至出窍,此时它便趁机吸食。”

  苏若依听着听着,神情渐渐开始认真,清亮的眸子里也泛起了明光。

  从卷宗上看,那些切开冬瓜者确实要么当场身亡,要么成为痴障,确有魂魄被吸之兆,而不少被害者家属也反应,东西是从走街串巷的商贩手里买的……

  难不成那东西真是什么“草螳”之妖?

  不过光知道这些也没用,因为他们清正司也已经从这两点入手在追查了,现在京城走街串巷的商贩被他们抓了个遍,可最后都证明是普通人类。

  为了寻找此妖,他们清正司现在可谓绞尽了脑汁,甚至前两天司正大人还亲自过问了此事,负责此案的甲字科大档头赵镇武大人被骂得狗血淋头,出来后就红了眼,已经连续几天几夜没睡觉了。

  作为甲字科的一员,苏若依自然也压力山大,也已经好几天没好好睡觉了,所以今天才决定在这睡一晚,躲个清净。

  不过现在似乎又有了些线索,她便又忍不住,赶紧问道,“那位老者有没有跟你说过,如何寻找其踪迹?”

  秦源笑了笑,“老头倒是说过,草螳的妖气会让草木枯黄,所以它们的藏身之处,周遭必然是枯草一片。我想照此寻找,或有所获。”

  苏若依顿时眼前一亮,“枯草……眼下是春夏之交,万木复苏,枯草倒是显眼!”

  说罢,她当即拿起大碗,倒了满满一碗酒,随后抬手与秦源重重一碰,又一饮而尽。

  擦了擦嘴角的酒滴,苏若依明媚地一笑,然后一把将秦源搂了过来,在他耳边说道,“小秦子,若是你的消息可靠,你可为我们清正司立了大功了!”

  秦源差不多半个身子埋在苏若依的怀里了,少女的馨香之气从鼻腔进入脑海,让他浑身一舒,醉意仿佛更甚了。

  正当他也想顺势把手搭在苏若依肩上,摆个好兄弟…....啊不对,好姐妹讲义气的姿势时,却只见苏若依又拿着剑站了起来。

  秦源眉头一皱,“你干嘛?不是说好的睡这里的吗?”

  “抓了那妖再来吧,”苏若依正了正衣服,清澈地一笑,“待此案了结,我与你带些好酒来!”

  说罢,就一个闪身出了寝殿,待秦源追出寝殿,却只见那道身影早已消失在夜色之中了。

  “卧槽,无情!”

  特么的,早知道这样还不如明天早上再告诉她,下回要长点记性了。

  郁闷地叹息一声,秦源只好又回到了寝殿。

  看着一桌子还没怎么动的菜,他只好自斟自饮地吃了起来。

  哎,女帝老婆不在,喝酒也没什么味道了。

  ……

  此时,内廷卫大牢之内。

  “回林大人,我们已拷问半个多时辰了,但是这家伙嘴很硬,怎么也不肯开口!”

  一位狱卒恭恭敬敬地弯腰行礼,对着统带林晓说道。

  林晓宽肥的双手负在身后,肥胖的脸上一片阴沉,这表情房间内其余十几个内廷侍卫噤若寒蝉,连呼吸都不敢大声,屋子里的气氛降到了冰点。

  作为内廷卫统带,她是指挥使钟瑾仪最信任的心腹,也是内廷卫最著名的酷吏,这点无人不知。

  蓦地,只听她淡淡地反问了句,“在内廷卫,还有不肯开口的人?”

  语气虽淡,却寒如冰刀,让所有人顿时都后背一凉,脑海中都不约而同地浮现出了那一箱箱造型各异的刑具,勾的、斧的、刀的、叉的,冷的,烫的、短的、利的、钝的……无论哪种,都带着陈年的暗红色血迹。

  那狱卒的腰弯得更低了,连忙说道,“小的明白,小的这就去给他上点新玩意,一定撬开他的嘴!”

  林晓冷哼了一声,轻轻地挥了挥衣袖,示意狱卒赶紧去,但又叮嘱了一句。

  “记着,别让他死了。”

  “大人放心,小的保管让他很想死,但是死不了!”

  林晓在处理完案发现场后,就径直来到了大牢,今晚她要连夜审讯那位唯一活着的刺客,以免夜长梦多。

  可那刺客也真是能扛,怎么也不肯招供幕后主使,这让她有点失去了耐性,如果一会儿他还不开口,那她只能亲自上场了。

  就在这时,戴着黄金兽首面罩的钟瑾仪走了进来。

  见指挥使竟然亲临,林晓连忙俯身作揖,有些不安地说道,“大人,那刺客还不曾开口…..”

  钟瑾仪轻轻地抬了抬手,打断了林统带,随后无比肯定地说道,“他会说的。”

  林晓愣了愣,她不明白钟大人为何如此确定?

  但钟瑾仪似乎丝毫不关心这个话题,转而又淡淡道,“我让你查他被什么所伤,你查了吗?”

  “查了,仿佛……确是被雷电所伤,与那小太监说得一致。”

  钟瑾仪沉默了下,冰冷的黄金面具遮挡了她的表情,但林晓猜测大人此刻也应该颇是困惑的。

  因为百家之中,能引雷电伤人的无非是道家和阴阳两家,而要将一个五品高手打成这样,对方必然是大宗师了!

  可是乾西宫那位小太监,断不可能是大宗师,所以唯一合理的解释,是有个百家大宗师在暗中出手。

  上次在赌坊,就有个剑修大宗师出手,她们到现在也没查到,没想到这又冒出个百家大宗师……

  林晓暗自叫苦,现在大宗师都满街走吗,怎么到处都是啊?

  过了会儿,钟瑾仪终于开口了。

  “将刺客藏到密牢,除你之外,没有本使手谕任何人不可接触。另外……”

  说着,钟瑾仪将一只玉蝶交给林晓,“如有高手劫狱,传音于本使……剑修大宗师也好,百家大宗师也罢,本使倒要看看,他们到底能掀起多大风浪。”

  林晓本是心中不定,但听到自家指挥使这么一说之后,顿时又心神一定。

  双手接过玉蝶,她大声道,“属下遵命!”

  末了,想起了什么,又问钟瑾仪,“大人,你说那位百家大宗师是不是誉王的人,在帮我们?还有,那位小太监,和他有没有关系?”

  这个问题她也思考了很久,因为刺客在乾西宫被擒,既有可能是大宗师正巧追踪刺客到那,也有可能是大宗师就藏在乾西宫。

  钟瑾仪听罢,淡淡道,“做好眼前的事吧,不要去关心这些。”

  说完,她一转身,便出了大牢。

  随即,一剑飞来,载着她直奔乾西宫的方向而去。

  她打算亲自会会这小太监。


  (http://www.zbzw.la/book/31108/743185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zbzw.la。着笔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bzw.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