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太监能有什么坏心思秦源 > 第四十章 除非有人帮我阴阳调和

第四十章 除非有人帮我阴阳调和


  “那行,我去厨房弄一点。”

  秦源应承了下来,走出寝殿。

  想起段青他们还关在柴房里,于是就先过去打开了柴房的门。

  段青、苏秦秦几人看到秦源,都一脸震惊的表情。

  “小秦子,你、你没事?”

  苏秦秦欣喜地跑了上来,一把就抓住了秦源的手,开心地蹦了一下,俏脸上满是明媚而嫣然的笑意。

  秦源毫不避讳地抓着苏秦秦那双柔嫩的小手,发现在“太监”这个身份的笼罩下,可以随时随地领福利……这要是一向鲁莽的二弟回归,可得加强管理。

  不过听小妮子这话,自己似乎……应该受点伤的?

  于是他立即五官一凝,一只手捂住胸口,“痛苦”但平静地说道,“我、我没事!刺客被抓了,好在内廷卫来得快。”

  苏秦秦一看秦源如此这般,急得小脸通红地说道,“小秦子你真的没事吗?他是不是打伤你了?我、我带你去看大夫吧,这两天正好有个大夫在内廷卫药铺坐诊,据说很厉害的!”

  段青等人也围了上来,纷纷七嘴八舌地表示,要带秦源去看大夫。

  毕竟,这位勇敢、果断、帅气、舍己为人、充满人间大爱的小秦子,完全是为了他们而受伤的啊!

  唰唰唰,又三十多道金光窜入秦源身体。

  体内的正气又开始咆哮了,那种舒服至极的充实感又来了!

  五品宗师,正在朝秦源招手。

  秦源心里一乐,随后连忙摆了摆手,说道,“不用了,大夫解决不了问题的。我中的是玄冥神掌,以后每逢下雨之夜都会痛不欲生,除非有人帮我调和阴阳……反正是不碍事的,死不了就是了。”

  唰唰唰,又是十几道金光。

  苏秦秦忙问,“怎么才能调和阴阳呢?我请我们宫的王管事帮你调吧,他是高手!”

  “额……”秦源连忙摇头,“算了算了,他调不了的……以后再说吧,你们赶紧走,路上当心点。”

  小妮子很认真的坚持道,“没试过怎么知道呢?”

  秦源赶紧说道,“我自己也学过一套养气的功夫,调理个一两年就好了。你别让别人知道,如果让人知道我受伤了,就要被赶出宫了。”

  好说歹说,终于把几人哄走了。

  舒了口气,秦源回到厨房,做了一大碗红烧肉,一锅粥,但是想想总觉得缺点什么,于是跑出去,想去庄静大道北头的秋桂坊里买点酒和下酒的干货回来,这样才有滋有味不是?

  不过路过灯会现场时,就被内廷卫的人拦住了。

  “滚滚滚,这里是案发现场,闲杂人等不得通过。”一个内廷女侍卫蛮横地让秦源回去。

  秦源看了眼,只见现场一片狼藉,各种灯笼被踩踏地到处都是,火把的照应下,地上一片又一片的血迹还隐约可见,可想而知这场战斗有多激烈。

  无奈地叹了口气,正打算回去,却只听一人喊住了他。

  “站住,过来。”

  秦源回头一看,发现是内廷卫统带林晓。

  “干什么去啊?”林晓问道。

  秦源冲她笑了笑,说道,“回林将军,小的方才受了些惊,想买点酒压压惊,晚上好睡觉。”

  林晓宽厚的嘴唇向两边一咧,轻笑道,“也对,碰到这么大的场面吓坏了吧?这样,酒你就不用买了,但这次你小子也算给本将帮了大忙,本将送你一坛。”

  话音刚落,只见林晓头顶冒出来三点星光。

  秦源心里一乐,连忙说道,“多谢将军姐姐。”

  不多久,林晓就让身边一名女侍卫拿来一坛酒,递给秦源。

  秦源一边连声道谢,一边又想着,看来那名还活着的刺客比自己想象的更重要,以至于让林晓这个内廷卫三号人物,都对自己这般感谢。

  林晓把酒给秦源之后,厚嘴唇子又是一咧,然后照着秦源的屁股就是一拍,呵呵笑道,“走吧,早点睡觉,明天还有好事等着你呢。”

  秦源被她摸得一阵恶寒,什么好事他还不知道,但他知道自己被这娘们吃豆腐了!

  吗的,这后宫的女人惹不得,惹不得啊!

  捧着酒坛子,秦源撒丫子就跑,生怕那一百八十多斤的林统带一时兴起,扛起自己就往家里走,那到时候他是反抗好还是不反抗好?

  却说苏若依这边,看到秦源变戏法似的,变出了一桌子菜,有红烧肉、炒青菜、烧冬瓜、腌萝卜、油白菜,甚至还有一坛好酒,顿时就愣住了。

  问,“大晚上的,你从哪弄来的这么多吃的?”

  秦源说道,“内廷卫送我的。我不是跟你说了么,我帮内廷卫抓住了一个刺客。”

  苏若依瞪大了眼睛,将信将疑地说道,“那刺客,真是你抓的?那你现在什么修为,也五品了?”

  “那倒没有,我差不多八品上阶吧。”秦源把一个碗摆到苏若依跟前,一边跟她倒酒一边说道,“不过那个刺客来的时候就重伤了,所以我不费什么力气就抓住了他。”

  苏若依轻咬了嘴唇,若有所思道,“早知如此,我该早些来找你的。这样刺客也不会被内廷卫那群草包捡了去!”

  说着,拿起碗,跟秦源手里的碰了一下,然后咕咚咕咚就把酒干了。

  秦源都看呆了,这姑娘喝酒都不用劝的吗,好家伙那可是一大碗白酒啊,感觉少说也有二三十度。

  这次,苏若依不用等秦源动手,自己拿了酒坛,又给自己满上了。

  然后瞥了秦源跟前那碗没动的酒一眼,清冷如秋月的眉头,微微一皱。

  秦源无奈,为了表示诚意,也只好端起大碗咕咚咕咚地干了个干净,酒精刺激得他直咧嘴,塞了块肥油相间的红烧肉才勉强压下去。

  抹了抹嘴角,他试探着问道,“这刺客有那么重要么?”

  “有,”苏若依很肯定地吐出一个字,但是话锋一转,又道,“小秦子,你既然帮内廷卫抓了他,这么大的功劳他们一定会赏你的。不过你要记住,千万不要跟他们走得太近,否则祸水来的那天,你也避不开了。”

  秦源微微一惊,问道,“这次刺杀是不是只是一个引子,更大的争斗还在后面?”

  苏若依又一次把碗中酒干了,说道,“事关太子位,每天都是一场更大的争斗,你知道这些就好了。”

  秦源轻轻颔首,他现在确定,自己的猜想没错了。

  如果是这样的话,无论是内廷卫还是清正司,或是其他势力,恐怕现在都在站队——估计要么站庆王,要么站誉王,如果一方胜出,另一方肯定要面临残酷的大清洗。

  就是不知道他们都站了谁的,也不知道到底谁会赢,更不知道这招莫名其妙的刺杀景王的大戏,又是谁出的招,想达到什么目的?

  所以对于自己来说,要么不押宝,安安心心地当个小太监,要押的话,那一定要押中了才行……

  等下,就不能悄么鸡儿的,两边都押吗?

  这样算不算出老千啊,被抓到会不会被砍手?

  苏若依说话间已是三大碗白酒下肚了,终于尝了口秦源做的红烧肉,随后点头道,“这肉做得还不错,仿佛与其他厨子做的有所不同?”

  秦源笑了笑,“我们家乡的做法,可能和这里略有不同吧。有空的话你常来,我做给你吃。”

  你常来,我们常谈心。

  苏若依有些微醺了,话比之前稍稍多了些,听完秦源的话,轻轻一叹道,“倒是想常来这里躲清静,不过清正司有做不完的事……最近京城出了个冬瓜藏头案,怀疑是妖类的炼气之法,只不过以前从未碰到过,头疼得紧。”

  秦源听完微微一笑,这个事他上次就听人说过,回来后翻了下《妖闻广记》,倒是知道是什么妖所为,而且也知道这种妖在炼气时的活动规律……


  (http://www.zbzw.la/book/31108/743185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zbzw.la。着笔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bzw.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