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太监能有什么坏心思秦源 > 第二十七章 这就有意思了

第二十七章 这就有意思了


  此时,成华宫。

  苏秦秦站在殿中,把刚刚自己的遭遇跟帘子后头的人细细地说了一遍,同时又看了眼站在凤床旁边,那个一脸褶子的老太监。

  这应该就是昭妃娘娘那边派过来帮忙的,据说叫王真,原先是昭皇贵妃宫里的三大管事太监之一,是个深不可测的高手。

  端坐在帘后的敏妃,听完她的陈述后并没有多大反应,只是微微颔首。

  然后说道,“这次你受委屈了,接下来便少出门吧。如果非要出去,就让王管事陪你,有他在没人敢动你。”

  顿了顿,敏妃又看向老太监,淡淡道,“王管事,这些天成华宫的安全,就交给你了。”

  老太监王真点了点头,淡然道,“敏主子放心,老奴就是为这个来的。”

  所谓成华宫的安全,当然不是指有谁会来刺杀敏妃,而是指成华宫的下人们不被欺负,以及没人敢来成华宫刺探消息。

  山雨欲来,敏妃也不知道对面容妃及誉王那边会有什么计划,但可以肯定的是,自己作为昭妃最亲近的人,又是左相的女儿,必然会首当其冲,因而需多做防备才是。

  苏秦秦见话题好像有点被岔开了,于是赶紧再拉回来,说道,“主子,这次多亏了乾西宫那个小太监帮忙,我才免于受辱的。”

  敏妃隔着帘子,宠溺地看了苏秦秦一眼,然后微笑道,说,“行了,一会儿找王管事,支些银两与他便是。知恩图报,是好的。”

  替秦源讨了赏,苏秦秦很高兴,立即露出明媚的笑容,说道,“谢谢主子,就知道主子疼我。”

  待苏秦秦退下,屋里就敏妃与王真两人了。

  “王管事,那位出手的大宗师,你怎么看?”敏妃问。

  “老奴以为,此事可一分为二。”

  王真不急不慢地答道,“其一,庆王身边的萧先生是断不会贸然出手的。其二,近来后宫多了不少生人,有的是太监,有的是宫女,还有御医、瓦匠、园丁,看上去似乎都有合理的理由,但是在这节骨眼上一起出现,是否过于巧合了?”

  帘子后头的敏妃沉吟片刻,然后微微一叹,说道,“我明白你的意思。看来,想找庆王殿下的人还不少呢。南边的那座小岛,北边的那帮老学究,还有那些激进的剑修……我看这次应该都来了吧?”

  王真点了点头,“敏主子慧眼。这些人应该知道校考的事了,也知道庆王很可能成为监国太子,所以想冒险提前接触他,也在情理之中。当然,其中或许也混着别有用心的,不过也不必多虑,皇宫大内高手如云,他们不敢太过造次的。”

  “这本宫倒不担心,本宫好奇的是,那位大宗师是代表哪一方的?”

  “不管是代表哪一方的,他既然出手帮我们,应当是一种示好吧?

  “谁知道呢,弄不好是想把水搅浑的,别忘了这后宫还有其他皇子。”敏妃淡淡道,“我听说誉王那边,也在找他。这节骨眼上突然冒出一个大宗师,搅得我们两边都睡不着觉……他可真能折腾人啊。”

  “无论他要做什么,老奴认为关键还在庆王。庆王殿下肩上挑着我们所有人的身家性命,也挑着……江山社稷,他稳住了,我们也就稳住了。”

  “他应该很稳吧。一进京就神秘消失,连本宫都不知道他究竟住哪。那些人想找到他,怕是千难万难了。

  敏妃说完,或许是觉得什么事情有趣,蓦地莞尔一笑,却是明媚地比阳光更甚,可惜隔着帘子没人能看到。

  ……

  乾西宫。

  秦源的跟前,现在终于有两个纸人了。

  一个是阿大,另一个自然是阿二了,两个纸人现在排排坐,刚听秦源“训”完话。

  “好了,阿二,该说的规矩我也跟你说了,以后阿大会慢慢带你的。阿大,我希望以后你能当个好大哥,刚才我跟阿二说的,你也都懂的,是吧?不懂我可以再说一……”

  没等秦源说完,阿大就疯狂点头,阿二一看也就跟着点。

  秦源很满意地看着两个纸人。

  现在阿二还是九品,没有颜色,而阿大则已经从头绿到了脚,绿得像大草原一般。

  绿色的加深,代表等级的成长,阿大现在是堂堂七品纸人。

  而且新增技能:幻月。

  吸收月之精华,可让纸人变幻各种人物,但最多只能持续半刻钟(六七分钟)。

  emmm......这就有意思了。

  方才,秦源已经让阿大晒过一段时间月光浴了,所以现在想让它展示下技能。

  于是他先带着阿二来到了院子里,对它说道,“小朋友,叔叔和你大哥要在里面练功,你就在外面练吧,顺便看着院子,有人进来你就通知我,好吗?”

  阿二乖巧地点了点头,毕竟它才来到这个世界半个时辰,什么都不懂。

  秦源就高高兴兴地回到了寝殿,利索地关上门,再插上门栓。

  然后对阿大说道,“快,给我变个敏妃出来!”

  阿大愣了下,它没有眼睛,但秦源感觉它在瞪自己。

  秦源一身正气地说道,“干什么啊,我是跟你探讨下幻术,看你能不能幻住我。”

  阿大转头,看向窗外。

  秦源感觉它似乎不屑地“哼”了一声?

  “你变不变?”

  阿大疯狂摇头,并且跺脚!

  通过意识交流,秦源终于知道了,它没见过敏妃,所以变不了。

  “哎!”

  秦源叹了口气,说真的,他倒不是想让纸人变成敏妃来做什么,毕竟他个太监也做不了什么,对那种所谓的对食之事也没兴趣,况且明知道是纸人的情况下更不可能有兴趣了。

  但是,他确实很想,再仔细看看那张倾国倾城的脸。

  那日傍晚御膳房她蓦然走过,火红的夕阳洒在她的脸上,散发着温暖而明媚的气息,那一瞬间天边的彩霞失色,门口的百花黯然,秦源前世虽是情场高手,却自问从未见过那样的女子。

  无奈,他只好随口说道,“那你给我变个天线宝宝出来。”

  “嘭!”

  只听话音刚落,纸人瞬间消失,继而一个头插短剑、一脸鲜血的女人出现在秦源跟前。

  倒是跟天线宝宝几乎一样,就是脸色比正常稍稍惨白了些,配上淋漓的鲜血就更恐怖了。

  秦源上去就想踢纸人,“你特么就不能变个脸上没血的?”

  “天线宝宝”缩在桌角,一脸委屈的样子,甚至抹起了眼泪。

  特么的,这货怎么也是个戏精啊?

  眼泪混着血这么一抹,就更没法看了,秦源只好赶紧让阿大变回来。

  “嘭”,阿大立即又变回了纸人。

  秦源又用意念把阿二也叫了回来,然后对他们说道,“阿大,你带阿二练剑,我回去睡觉了。赶紧提升,我总觉得这后宫要有事发生。”

  两个纸人齐齐点头,然后就开始在寝殿内用纸剑对练起来,叮叮当当,打得还挺激烈,就是阿大基本压着阿二揍,好像在撒气?

  秦源不管了,反正这么揍也揍不坏,于是就交代它们注意下房间里的摆设,就回去睡觉了。

  之所以让它们在寝殿里练,是因为他怕在院子里的话,会被巡夜的高手发现。

  而正当他走出寝殿的时候,只听“咔擦”一声,接着又是“嘭”地一声......

  秦源心道不妙,赶紧跑回寝殿,然后就懵了。

  只见寝殿三米高、两米宽的朱漆大门,被整整齐齐地切成了数块,正在地上躺着。

  秦源的心态一下子就炸了!

  特么的,这俩货是不是故意坑主人的啊,让你们对练,你们砍门做什么?

  阿大和阿二此刻又缩在墙角,一副做错了事担惊受怕的样子,阿二甚至躲在阿大后面。

  秦源无语,明天一早就会有尚寝司的人来检查,而且他们轮班的,这次未必是段青,要是被发现,这么明显的损坏,肯定是要上报的,给钱都未必好使。

  这可怎么办?

  秦源想了好久,突然想起来,乾西宫后边的一个寝宫似乎一直没人住?

  要不然......悄么鸡儿地过去,把人家的大门给偷过来?


  (http://www.zbzw.la/book/31108/743184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zbzw.la。着笔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bzw.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