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太监能有什么坏心思秦源 > 第二十二章 天下第一大淫贼!

第二十二章 天下第一大淫贼!


  景王是皇帝练废了的小号,这点宫里人人皆知,就跟皇帝还练了誉王和庆王两个金光闪闪的大号一样明显。

  可是这不耽误皇帝宠他,今年景王二十八,照道理十五岁就可以就藩,可皇帝硬是没舍得让他去,反而纵容他在后宫狂浪。

  与在朝堂上根基深厚的誉王、庆王比起来,景王似乎没有多少嫡系,这些年大臣们弹劾他的奏折至少百八十斤重,可神奇的是,这货就是屹立不倒,而且变本加厉,越发放荡不羁爱自由。

  但不能说景王一无是处,他的文采极为了得,近两年教坊司及全国各大青楼都争相传唱他写的淫词艳曲,据说很多艺妓为了学他的词曲,不惜一掷千金,而每每他有新词出炉,必能在数天内传遍烟花柳巷。

  另外,景王还自创了很多喝花酒时的搏戏之法,也在青楼盛行至极,哪家青楼要没有那些,那肯定是不入流的。

  总而言之,景王不光连皇帝的老婆都敢嫖,还为提升大成国嫖客们的体验感做出了突出贡献,可谓是大成国嫖娼界的扛把子。

  如果天下嫖客能多一些血性,再多一份组织原则,那景王振臂一呼没准也能凑个百万之师,与誉王、庆王一争高下。

  不过,有文采是一方面,景王德行极差也是事实,看门口那些光溜溜冻成狗的太监们就知道了,这肯定又是跟景王玩输了游戏被惩罚的,这些人再冻下去怕是要没命了。

  秦源和段青两人,听到那女侍卫的话以后,都暗骂晦气,可又不敢不从,只好硬着头皮走了进去。

  入殿,正对门的是一个画有高山流水的屏风,绕过屏风,只见一张檀木的长案,案上放了各种珍馐美味。

  案后坐着一个身穿锦缎镂金丝蟒袍的贵气公子哥,倒是眉目清秀,只是蓬头乱发、衣衫不整,左右手各搂着一个宫女,脸上带着浓重的酒红,一副浪荡模样。

  这自然就是大名鼎鼎的景王殿下了。

  除了景王,这寝殿里又跪着二十多个太监宫女,每个人都面如土色,瑟瑟发抖。

  这其中有一个格外漂亮的宫女,只是脸上被用墨水画了一只大乌龟,或许是实在屈辱,漂亮的眸子里闪着盈盈的泪光,不过却是倔强地没让它流出来。

  秦源想起来,这好像是当天斥退曹离的那位敏妃宫中的小宫女,好像叫苏秦秦,不知道她为什么会出现在这喝花酒的地方,照道理她这个级别的宫女,不需要捞外快吧?

  苏秦秦此时紧抿着嘴唇,眼泪在眼眶直打转,想一头撞死的心都有了。

  她根本就不是自己来的,而是刚才出门为敏妃办事,半道上被景王“强掳”过来的!

  景王最近总是去找敏妃,似有不轨之意,为了敏妃清白,她只好多番阻拦,所以她知道,景王一定是想报复她,脸上画乌龟只是刚开始罢了!

  秦源和段青依礼跪拜。

  “奴婢拜见景王殿下。”

  景王眯着眼看了两人一会儿,然后有些疯癫地大笑起来,“好,又来两个!来来来,陪本王一起搏戏如何?”

  两人当然不敢拒绝,只好异口同声应下,“是。”

  “二位不必拘谨,要不要先喝点?哦,对了,得有女人一起是不是?”

  景王手舞足蹈地说完,然后一转头,又从跪在地上的众人中选了两名女子,疯笑着说道,“你,还有你,一起伺候这两位公子喝点,伺候得不好,本王可是要罚的哟。”

  这操作,直接就把秦源干蒙了。

  这么客气吗?

  几个菜啊喝成这……哦,一桌子硬菜,那算了。

  苏秦秦就是被景王点到的其中一个,她被“分配”给了段青。

  此刻的她紧咬着嘴唇,身子微微发颤,但当她起身时,漂亮的眸子里,又透出一丝决绝。

  她已经想好了,若那太监规规矩矩则罢了,若有过分不轨之行,那便立即撞柱,自行了断,也绝不给敏妃和成华宫蒙羞!

  虽只是小小的宫女,但苏秦秦自进宫起就一直跟着敏妃,与她情同姐妹,从未受过半分委屈,因而在敏妃的耳濡目染下,也颇有几分傲气。

  秦源看到苏秦秦地小眼神,隐约猜到她在想什么了,于是在苏秦秦路过自己时,伸手拉住了她。

  他觉得又可以搏一搏了,这次争取摩托变奥拓。

  反正死是不可能死的,景王身后的窗外就是河,大不了到时候自己跳入河中游出皇宫去,就不信宫中那些高手能反应得过来。

  于是在拉住苏秦秦后,他微微一笑,说道,“这个漂亮,我要这个。”

  在场众人一听,顿时都吓得低下了脑袋,一个个差点脸贴地了。

  这小太监是活腻了啊,景王指派的人,他还挑三拣四,真当自己是公子了?

  苏秦秦看了眼秦源,顿时就认出他了。

  这不是乾西宫那个小太监吗?

  亏自己还说过他长得周正,却不想……

  竟是个淫贼!

  早知如此,当日就不该帮他!

  这边,景王看着如此大胆的秦源,也是微微一愣,但随即又站起来,激动地指着秦源,手舞足蹈地冲众人说道,“看到没,看到没,这就是本王说的胆色,本王喜欢,很喜欢!”

  说着,又踉踉跄跄地走到秦源跟前,抓着他的手,说道,“”不过嘛…...天下美女芸芸,自古能者居之。不知道这位公子何能,可得美人芳心呢?”

  秦源微微一笑,说道,“回殿下,奴婢没什么本事,但是所谓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故想冒死一搏。再说了,人活着,不就是为这点事么?”

  苏秦秦听罢,又倒吸一口凉气。

  都已经是太监了,他竟还有这般强烈的心思?

  为了美色可以连命都不要?

  当真是天下第一大的淫贼!

  景王听罢,再次眯紧了醉蒙蒙的双眼,颇是震惊地看着秦源。

  然后认真地说道,“公子是不是自谦了?你身体残缺却仍有如此雅兴,本王都自愧不如啊,怎生自称奴婢?你是壮士啊,是铁铁的好汉子啊!”

  顿了顿,只见他迈着趔趄的醉步,晃晃悠悠地走到苏秦秦跟前,取下了她头上的一根簪子,又打开窗户,“噗通”一声把簪子扔进了河中央。

  指着窗户,景王癫狂地大笑道,“来来来,壮士快去把簪子取来,本王就把这宫女赏给你!记住啊,不找到不许上来!”

  跪在地上的众太监都不由在心底一阵窃笑。

  这大冷的天,又是晚上,还是根小小的簪子,扔到河里,除非你是神仙,否则给你一月也别想捞到!

  小子,真以为景王拿你当人呢?

  咱都在这跪着,你一个小厮役太监,还以为能跟景王把酒言欢?

  乖乖跳进河里,等着被活活冻死吧!


  (http://www.zbzw.la/book/31108/743183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zbzw.la。着笔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bzw.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