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太监能有什么坏心思秦源 > 第二十章 秦大善人

第二十章 秦大善人


  敏妃的震惊是有原因的。

  她不相信宫里会无缘无故地冒出一个大宗师来帮自己,如果非要找个合理的解释,那只能是庆王身边的人。

  庆王封蜀地,在他的治下,五年来蜀地太平无事、库有丰余,在如今这乱世,这样的政绩已是颇为耀眼。

  加上又有广布善泽、礼贤下士的好名声,因而聚拢了一大批门客,这些门客各怀绝技,是庆王最为忠诚的死士。

  其中最强的一位,便是号称“愚翁”的萧百长,没人知道他的来历,但众所周知,这是一位真正的上三品剑修大宗师。

  可让敏妃不解的是,因为牵涉太广、干系重大,因而庆王进宫一事高度机密,甚至连她都不知道庆王现在到底有没有进宫、住在哪里……而此时萧百长为了一个小太监出手,岂不是暴露了庆王就在宫内?

  毕竟,谁都知道萧百长此次一定会贴身保护庆王的。

  敏妃不相信萧大宗师做事会如此草率,于是问道,“那位大宗师长什么样?”

  那小太监一脸苦色地说道,“回主子,奴婢哪知道他长什么样啊!别说奴婢了,在场没有哪个看到他出手的,据说他用的是意剑……可是也奇怪,赌坊里那些人奴婢也都认识,根本就没有陌生啊,怎么会突然冒出一个大宗师呢?”

  敏妃皱了皱眉,“你确定一个陌生人都没有?”

  “真没有!奴婢天天去那,还能不知道么!”小太监百分百确定地说道,“要非说有,那就是乾西宫那个十六岁的小太监了,好像叫什么小秦子,可那总不可能是大宗师吧?”

  “乾西宫那个?”苏秦秦回忆了下,“哦,就是上次被曹离欺负的那个吧?呵,一个怂货,不过长得倒是蛮周正的。”

  “行了,”敏妃打断道,“摆驾坤安宫。”

  虽然找不出那位出手的大宗师,但此事事关重大,她还是决定去坤安宫找下昭妃,商量对策。

  如果那个神秘的大宗师确实是来帮自己一方的,那无疑又是一个巨大的助力!

  只是,他为何选择暗中帮忙而不现身呢?

  敏妃匆匆出了门……至于什么小秦子大秦子的,她早已忽略不计了。

  十六岁的小太监,能是大宗师?

  还不如让她相信,这个小太监能让人怀孕更靠谱一些。

  而与此同时,燕妃所在的琴芳宫,同样一片慌乱。

  在听取左述的汇报后,燕妃也坐着轿辇出发,去往乾宁宫,找容妃去了。

  只是她的脸上,带着更多的凝重。

  秦源还不知道,他只是想小小地回报下敏妃的恩情,且也没有做太大动作,竟然无意间搅动了看似平静的池水,让底下的暗流汹涌到了水面上!

  此时的他,正继续着他的“星光计划”。

  在赌坊门口,段青目瞪口呆地看着秦源,因为这家伙正背着一袋子的银两,疯狂地“撒钱”。

  长明赌坊门口,不时有赌输了钱的赌徒,唉声叹气地出来,这是很日常的一景。

  但是今天这个场景有点不一样了。

  大善人秦源随手拦住一个哭丧着脸,像是又被阉了一次的太监,问,“这位哥哥,输钱了这是?”

  那位像被揭了伤疤,立马瞪眼,“废话,你说呢?”

  秦源二话不说,从沉甸甸的布袋里掏出五两银子,塞到他手里,“拿着,回去买点吃的,别去玩了。”

  那太监着实一愣,眼珠子瞪得比牛还大,但随后头上就飘出了五点星光。

  “哎哟,这、这怎么好意思?”

  “没事儿,谁还没个点背的时候?”

  “小兄弟仗义!刚听你说,你是坤西宫的吧?我叫吴芳调,他们叫我小调子,我有钱了就还你。”

  “好说好说。”

  吴芳调头顶又冒出三点星光,却是拿着银子,又折回到赌坊去了。

  秦源无奈地叹了口气,赌徒就是赌徒,赌性难改啊…...

  又出来一个高个子太监。

  同样的流程,秦源又送了五两银子给他。

  获得十点星光,同时也攒了个好人缘。

  段青实在看不下去了,赶紧上前说道,“小源子,你这是干嘛?这钱是你好不容易赢的,为什么要白白送人呢?这些人拿了钱,是不会还你的!后宫里要用钱的地方多着呢,你要攒点钱才能活得长啊!”

  只见秦源蓦然一笑,随后抬起头,四十五度角仰望星空,声音微沉地说道,“段兄,我一直在思考,这世界为何如此冷漠?是不是每一个的心里,都只有自己呢?这样的人族,是否还是当年舍生忘死,与妖族浴血奋战的先贤们,希望看到的人族?”

  秦源发出灵魂拷问后,接着便又是一些生涩的话,什么学到的要教人,赚到的要给人。我为人人,人人为我,和谐、友善、自由、平等之类的……

  段青彻底震惊了。

  这、这是怎样的一个内心世界?

  身为一个才十六岁的小太监,他到底经历了什么,才能拥有如此高尚的情操?

  没错,自己完全理解不了,甚至觉得他傻,可为什么隐隐觉得,跟他比起来自己好渺小?

  唰,从段青头顶飞出三个星光。

  秦源心里又是一乐,却是不动声色,只是深沉地拍了拍段青的肩膀。

  “段兄,你慢慢会懂的。”

  这时,又一个瘦太监出来了。

  秦源照例给了他五两银子,说道,“拿着,回去买点吃的。”

  瘦太监果然也是一乐,嘿嘿地笑着,“哟,谢谢,谢谢!您可真是好人哪!”

  然而,尽管笑得跟花儿似的,却是竟然连一个星光都没冒出来!

  秦源一愣,但马上就怒了!

  吗的,五两银子还买不到你一个感谢?

  这孙子是拿自己当送钱的白痴了是吧?

  于是二话不说,又一把夺过银子,冷声道,“滚吧,不给你了。”

  瘦太监原本正高兴,以为碰到了一个白给钱的傻子呢,一下子却又什么都没了,顿时恼羞成怒,大声道,“你他娘耍你爷爷玩呢?”

  秦源冷声道,“不是耍你,是你不懂感恩,拿我当傻子。”

  “你怎么知道?”

  “相由心生,我一看你面相就知道你在想什么了。”

  瘦太监登时就脸色一变,细思极恐地瞪着秦源。

  这、这也能看出来,这小子也太邪门了吧?

  吓得赶紧溜了。

  就在这时,只听角落一个黑暗处,传来一个笑声。

  “哈哈哈,你这小太监,倒是有点意思。别人来赌坊都想赢钱,你来却送钱,莫不是个傻子?”

  秦源刚才一直没注意到那有人,顿时吓了一跳,寻声看去,这才发现离自己七八米外的一个墙角边,坐着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太监。

  走近再看,只见老太监瘦瘦小小、背还有点驼,一副无精打采的模样。

  秦源心想,你个老太监这么不起眼还敢口出狂言……看着就像是随时能掏出一本《如来神掌》的大神啊!

  这项目,我秦源投了!


  (http://www.zbzw.la/book/31108/743183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zbzw.la。着笔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bzw.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