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太监能有什么坏心思秦源 > 第十九章 惊!

第十九章 惊!


  白光悄无声息地划过木椅,瞬间将它切成两半,切口极为平整,如同快刀切开豆腐一般。

  举着椅子的凶恶太监一开始还没注意,直到他砸下去的时候,才发现另一半的椅子掉了下来。

  一时间,那三四个太监顿时都瞪大了眼睛呆在当场,一动都不敢动。

  出手的是纸人阿大。

  八品的阿大,用的是墨子剑法第一重中的“断水剑”,这一剑快如流星、畅如流水,而在切断木椅之后,阿大没有丝毫停顿,立即化成夜色消失在黑暗之中。

  骚乱即刻静止,周围所有人都目瞪口呆地呆立着,不少人心脏别别直跳。

  没人看到是谁出的手,但所有人都有一个可怕的念头在盘旋:这里有高手。

  想到高手,大多数人的第一反应是剑修,因为百家修者虽然这几年有所复兴,但能称之为高手的还很少,大多数人认为他们之所以能出入庙堂,不过是作为皇帝平衡朝局的棋子罢了。

  而且从椅子平整的断口以及刚才的那一道白光来看,这分明就是剑气!

  那人能用剑气断木,且断得如此干脆利索,说明至少已经到七品了!

  然而这还不是最恐怖的,最恐怖的是,在场所有人,谁都没有看到出剑之人,甚至这里也几乎没人佩剑!

  如果这样的话,那就只有一种解释,有人……使用了意剑!

  所谓的“意剑”,是指上三品的大宗师剑修,达到人剑合一境界后,便可用意念化剑而杀人!

  例如西南边那个不世出的天才、天下剑修仰望的一品剑豪程中原,就有三柄意剑,称“天罡三虹”,那是公认的天下至强的意剑。

  一想到上三品的大宗师可能出现在这,现场便越发鸦雀无声,寂静地让人窒息!

  而那三四个太监早已瑟瑟发抖,面如土色!

  要是上三品的大宗师出手,即便现在内廷卫派一堆好手来,也保不住他们!

  方才那个冷眼的太监,此时同样蹙紧了眉头。

  此人姓左名述,是琴芳宫燕妃手下的管事太监,而打人的就是他的手下。

  说白了,也只有背靠着琴芳宫这样的后台,他们才敢在赌坊闹事,才敢打成华宫敏妃的人。

  当然,他们这么做,也不是无事生非,更不是报什么私仇,而不过是作为一盘大棋中的几颗棋子,在执行执棋者的指令而已。

  剑庙皇子校考在即,此次校考前三者可获竞争太子位的资格,而众所周知,皇子中目前最热门的太子人选有两个,那就是誉王和庆王,这两人都号称百年一遇的剑修天才。

  恰好,他们的生母,也是在没有皇后的情况下,目前后宫权力最大的两位皇贵妃,分别是容妃和昭妃。

  整个皇宫都知道,这两位皇贵妃,为了能让自己的儿子登上太子之位,都布局了很久,而在校考前的这三个月里,势必会有一场腥风血雨的争斗。

  而左述等人的琴芳宫就隶属于容妃阵营,他们最近一直在奉命找昭妃阵营中的成华宫的麻烦…...看上去只是针对敏妃的奴婢,但这里头隐藏的深意,恐怕只有最上头的那几个人才知道。

  只是,如今突然冒出来一个大宗师来帮他们,这的确让左述始料未及。

  要知道宫里的上三品大宗师就那么几位,而且大都集中在剑庙,很少出来,况且他们绝不会因为一个小太监而出手的。

  那么这位大宗师,到底是何方神圣?

  传说庆王已经秘密入了皇宫,难道是他带进宫里来的?

  左述拼命按住内心的不安,鹰隼般锐利的眼神,开始扫视在场所有人,试图找出那位大宗师,以便接下去进行调查。

  就从门口那桌开始……那里大多是自己认识的太监,只有一个新来的小太监,才十六岁……所以那桌可以先排除掉……

  此刻秦源正若无其事地跟着大伙儿看热闹,脖子吊得长长的,像一只鸭子,的确……不光不像大宗师,甚至都不像正经的修者。

  且说那几个打人的太监,瑟瑟发抖后又发现“大宗师”并没有再次出手,不由都暗自庆幸人家只是给了个警告而已,赶紧做了鸟兽散。

  而那个挨打的太监,头顶立即升起了三十多道金光,直奔秦源而去——尽管太监不知道是谁救了他,但感激之情依旧强烈。

  秦源乐滋滋地笑纳了,体内的正气越发振奋和活跃,经脉也又重新有了被填满的感觉,好舒服啊。

  好喜欢这种感觉啊!

  看样子离上六品,进入中三品宗师境越来越近了!

  ……

  于此同时,成华宫,敏妃寝殿。

  雕花的紫檀木凤榻,比一般的床要大上不少,足有三米多长,上头的花纹也更为精致和繁细,显示了高品级贵妃的地位。

  凤榻又分两个区域,里头是床,用来睡觉,而外头是几,用来坐躺。

  在凤榻前沿,则有一面薄纱绣金丝凤凰的帘子垂着,在外面只能看到一个端庄美丽的倩影,却看不到那张倾国倾城的面容。

  敏妃端坐在凤塌上,静静地听着宫女苏秦秦的汇报。

  “这两天琴芳宫那边是越来越过分了,我们每天都有奴婢被打,搞得现在大家都不敢出去了。敏主子,我们忍,他们却当成我们怕!再这样下去,我看他们都敢直接冲您来!”

  帘子后,敏妃沉默半晌,这才开口。

  “既然出去要被打,那便不出去了吧。让大伙儿呆在宫里,你给他们多准备些好吃的,先熬过眼下再说。”

  “可是主子,咱们干吗怕他们啊?”小宫女嘟着嘴,很是不甘心地说道,“他们不就是有个七品的高手嘛,咱们可以跟昭妃娘娘说,让她也给我们派一个,就不信打不回去!大不了事情闹大,让内廷卫介入,看这帮只知道捞钱的货怎么处理!”

  在整个成华宫,也只有苏秦秦敢这么跟敏妃说话了,这小妮子最招敏妃疼,两人虽是主仆却情同姐妹,这是人所众知的。

  不过这次,敏妃的语气没有平常那么温和了,而是带着一丝冷冽。

  “不要胡说八道了。人家投石问路,我们静观其变就好。高祖有云,小不忍则乱大谋。传我口令,明天起大伙儿就都在成华宫老实呆着吧,哪也不准去,违者杖一百!”

  苏秦秦见敏妃似有生气,便暗自吐了下舌头,却是再不敢多说半句。

  说完,这个倾城绝色的女人,轻唇微启,轻轻一叹。

  眼下多事之秋,一切都当以保庆王为重,无论是自己,还是身为左相的父亲,乃至整个姜氏,命运都系在庆王身上了。

  而现在庆王已经入京,山雨欲来啊……

  可话说回来,若是成华宫也能有个高手就好了,起码不用受这气!

  就在这时,只见一个小太监飞也似地跑了进来。

  “主、主子,小胜子在长明赌坊被人打了!然后、然后发生了一件怪事!”

  苏秦秦立马接话道,“什么怪事吓成这样,你能不能把气接上再说?”

  “呼,呼~~”小太监深呼吸了几下,这才平了气息,然后又赶紧说道,“一、一个神秘大宗师出手,救了小胜子!”

  “什么?!”

  伴着一声惊问,向来端庄淡然的敏妃,也忍不住站了起来!


  (http://www.zbzw.la/book/31108/743183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zbzw.la。着笔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bzw.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