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太监能有什么坏心思秦源 > 第十六章 老表演艺术家了

第十六章 老表演艺术家了


  主意打定,秦源当时就瑟瑟发抖地说道,“山爷爷,我哪有钱啊,你知道的,我一个月才一两的俸银而已。”

  “还装是吧?”齐大山立刻就没了耐性,凶相毕露道,“你今天去悦心居吃饭了,还去银楼兑了七两多银子,以为老子不知道?快拿出来,要不然别怪老子心狠!”

  “他们都胡说的,我真没有啊!”

  “你他娘的是不想活了!”

  齐大山不认为跟这种小太监有废话的必要,不听话打一顿就好了,于是立即抓起秦源的衣领,二话不说就狠狠一拳砸了下去。

  秦源的脸上结结实实地挨了一拳,照理说就算他是七品境的铜皮铁骨了,但齐大山也是九品修者,即便伤不到他,多少也会有点疼。

  可是秦源真心不觉得疼,感觉就好像被人摸了把脸,倒是更像被调戏了。

  果然,以“墨守”闻名于世的墨家,正气护体的效果比任何修法都要强。

  但这不重要,重要的是唰唰唰,立即就飞出了五道星光。

  秦源大喜,来了来了,终于来了!

  这都还没开始上活儿呢就这样了,要是再上个活儿,不得起飞了啊?

  小山子,你要这样的话,那我可就躺下了,呵呵。

  噗通一声,秦源当时就躺倒在地。

  捂着脸哀嚎着,“哎哟喂,疼死我了,就因为我是个小太监,被人打死都没人问啊,我好怕,我好苦~~”

  唰唰,又获得两点星光。

  不是吧,才这么点?

  继续嚎,“这下完了啊,我彻底得罪山爷爷了,从明天起他肯定不会再给我送粮食了,到时候我肯定会活活饿死的,我好惨啊,我要写个大写的惨字……”

  桌上的纸人默默地转过了头去看窗外,可能是它的眼睛进沙子了,如果它有眼睛的话……

  但眨眼间,只见又一片星光升起,目测多达十余点!

  秦源很开心。

  纸人懂个屁,一切都是为了修炼,不寒碜!

  齐大山看着“胡言乱语”的秦源有点懵,寻思这货是不是被自己一拳打疯了?

  不过他可不管这个,直接走到秦源床头,开始翻找起来。毕竟赌局还在开呢,赶紧找到银子,回去没准还能翻本。

  秦源趴在地上,马上又抓住了齐大山的脚。

  撕心裂肺地喊道,“山爷爷,您不能这样啊,不能这样,那是我好不容易攒下的钱啊!”

  “他娘的,活腻了是吧?”

  齐大山简直暴怒,直接上去就对着秦源一顿拳打脚踢。

  劈了啪啦…….

  场面非常凄惨,于是——

  唰唰唰……

  腰上挨了一脚,三个星光。

  头上一顿暴踹,七个星光。

  椅子砸背上散架了,六个星光。

  ……

  半刻多钟过去了,齐大山的狠手始终没停过,然而行为表演艺术家秦源却始终死死地抱着他的腿,一点都没松开。

  齐大山忽然觉得有点毛骨悚然。

  这是怎么回事?无论自己怎么打,这小子都像没事人一样,甚至连破点皮都没有?

  照自己那个打法,正常人怕是早被打死了吧?

  而就在他开始怀疑人生的时候,秦源也不情愿地起来了。

  吗的,前面挨打还有不少星光,越后面星光就越少了,最后一两分钟甚至一点星光都没给,白挨了真是的!

  不过也行了,这一波起码赚了上百点星光,感觉体内的正气又开始蠢蠢欲动了,不过七品冲六品所需的正气更多,必须再来几波大的,才有可能上六。

  齐大山看着站得稳稳的、发型都没怎么乱的秦源,忽然像看到了鬼一样,不由向后退了一步。

  “你、你到底是什么人?”

  齐大山确定,这小子有铜皮铁骨护身,否则绝不可能一点事没有!

  所以他要不是个七品以上的高手,要不就是妖!

  而无论哪一种,都能轻易要了自己小命啊!

  可这特么到底是什么怪物,如果是人的话,怎么可能才十六岁就上七品了?要知道干爹今年六十五,也才七品中阶而已!

  一想到这他就不由微微颤栗起来,毕竟自己平常是怎么欺负秦源的,他很清楚。

  然而,让他更意外的一幕发生了。

  只见秦源满脸堆笑地说道,“山爷爷,我想通啦。您要钱对吗,我这就给您。”

  说着,秦源就立即从床底下的一块地砖下,拿出了一个小布袋。

  从里头取出一个二两的小银锭,放到齐大山手里。

  “我、我给您二两行不行?”

  齐大山呆呆地看着手里的银子,差点要疯了。

  这货到底要干嘛?

  不是七品高手吗,为什么不反抗啊?

  大哥你能不能别这样,太特么吓人了啊……

  秦源把银子给了齐大山,顺便在心里哭一会儿。

  “我好苦啊,为了不得罪这恶霸,不至于被饿死,被人打了还得拿钱讨好,一点尊严都没有!”

  唰唰,获得两道星光。

  不多,但蚊子腿也是肉。

  秦源继续往齐大山手里放银子。

  “二两不够,四两可以吗?”

  我好苦啊……

  获得两道星光。

  “山爷爷,四两也不够啊,那我七两都给您吧,这下是真没有了。”

  我好苦啊…….

  获得三道星光。

  银子给完了,老艺术家秦源也终于表演完毕了,因为能榨取的星光他都榨取了,实在想不出还有什么方法能赚星光了。

  还是那句话,来者都是客,不把星光榨干谁都别想走,这是对乾西宫最基本的尊重。

  这时齐大山也回过神来了。

  他咬了咬牙,觉得既然人家都给银子了,可能是怕自己背后的势力吧,这应该是个很怂的七品修者。

  于是赶紧把银子踹兜里,扭头就走!

  此地不宜久留!

  他这一走不要紧,秦源就急了。

  朋友,我这都下戏了啊,你怎么还把道具拿走了?

  于是二话不说,一个闪身就欺近到齐大山身后,然后拎住他的后衣领,轻轻一甩就把他甩地上了。

  修者中有句话,叫一阶一洞天,一品一世界,秦源高他足足两个品级,压根就用不着什么招式。

  这一摔力量之大,让齐大山登时眼冒金星,五脏六腑震得像是被人挖出来一样难受,当时就口吐鲜血。

  秦源蹲下去,戳了戳齐大山的胸口,问,“齐大山,拿了爷爷的钱,不磕头就走啊?”

  齐大山嘴里咕噜咕噜冒着血泡,一时间竟说不出话来,只是瞪大了眼珠子,惊恐地看着秦源。

  秦源不紧不慢地从他手里拿回银子,装回自己的口袋里,还拍了拍,然后说道,“咱凭良心说啊,改口费我给过你了,你也收下了,对不对?所以日后见了我,你得叫秦爷爷,记住了?”

  齐大山听完,两只血红的眼珠子都快撑爆了,心想你他娘的管这叫“凭良心说”?老子有没有拿到银子你自己心里没数?

  秦源见齐大山竟然还睁着眼瞪自己,于是毫不犹豫地戳了戳他的肋骨,只听“咔擦”一声,齐大山的肋骨就断了。

  齐大山顿时疼得脸色苍白,满地打滚。

  秦源现在不怕齐大山去找乔镇,因为七品的乔镇来了自己也基本不是自己对手。

  而如果那老太监敢动用宫里的人脉来搞自己,自己首先可以用隐守加水息术逃跑,然后再凭自己修为去品级高的妃子那某个管事太监的差事,再回头去搞乔镇,易如反掌!

  所以简单点说,现在除了不敢得罪后宫顶层的那帮大佬,其他人自己一概不惧!

  真当七品上阶的修为是摆设么?

  齐大山觉得今天活着出去是无望了,对方肯定要活活把自己折腾死,就算不死也会脱层皮,毕竟要是他的话,他肯定会这么做!

  于是他一边喊求饶,一边悄悄地摸向身后的匕首,随后趁秦源不注意,用出全身正气,朝他脖子刺过去!

  七品又如何,就不信捅不穿你!

  不得不说,有些恶人到死都不会善良的。

  秦源根本就没想过杀他,甚至只要他承诺以后多送点物资就可以放了他,却没想到这货竟然来这么一手。

  七品上阶的秦源,知微见著的能力自是不凡,这种偷袭又怎么能逃过他的眼睛?于是不慌不忙地轻轻抬手,正要夺刀——

  却在这时,只见一道寒影无声地从齐大山脖子划过。

  “噗!”

  狂飙的鲜血顿时如水龙头一样冲了出来,喷了秦源一身,也溅了一地。

  秦源一惊,定睛一看!

  这才发现,一个巴掌大的纸人,正悬浮在半空中,它手中的纸剑正滴着殷红的血!


  (http://www.zbzw.la/book/31108/743183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zbzw.la。着笔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bzw.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