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太监能有什么坏心思秦源 > 第十三章 太监是不可能有定情信物的

第十三章 太监是不可能有定情信物的


  秦源找了个背风的窗户,撕下一片巴掌大的纸,再撕成人形。

  边缘有些毛刺,不怎么美观,为了提升下形象,他又从怀里拿出剔骨刀,把那些毛刺都剁了,也算是给它整形美容了。

  就这么草率一点吧,反正纸人要什么面子,对吧?

  “明鬼神,天有灵。心诚如念,白纸可现。起!”

  秦源一念咒语,又一指纸人,那纸人当真就从桌上站立起来。

  又轻念一声,“大!”

  巴掌大的纸人便“嘭”地一声,变得和秦源一般高了。

  有趣!

  再轻念一声,“小!”

  它就又变成巴掌大了。

  秦源心想它就只有两个尺寸吗?于是又好奇地喊了一声,“中!”

  这次纸人没有变化,但是它一个转身,正面对着他,虽然没有眼睛,但隐约似乎透着鄙视的意味?

  当然也可能是他想多了,毕竟傀儡是不会有任何对抗主人的情绪的。

  九品纸人傀儡:

  纸人拥有与人类九品剑修一半的战力(仅指平均战力,战斗结果不确定。)

  纸人拥有“伪装”:纸人可将身上颜色与环境一致,让人无从分辨。

  纸人拥有“灵犀”:纸人所见所感皆可为主人所得,如同主人分身。

  这么一看,九品纸人傀儡术也不过尔尔。

  不过细一想,秦源又觉得不对。

  如果一个九品纸人,能拥有人类九品剑修一半的战力,那么等它到了一品,能不能达到一品剑修一半的战力?

  书上说自己品级提升后,最多可以召唤九个纸人,如果九个一品纸人加起来,能抵得上几个一品剑修的实力?

  要知道目前已知的一品剑修才两个!

  一个是镇守西陲的一品剑豪程中原,另一个是天下第一剑宗的玉泉宗掌门剑霸百里暮云,有人说皇帝也是一品,但从没人见过,无法考证。

  这要是有九个一品纸人,哪怕只能抵得上一个一品剑修,那自己都天下无敌了啊!

  另外,随着纸人品级的升高,技能也会越来越多,到后面还可以互相结阵,大幅提高战力……这么一来这小玩意儿战斗力简直是爆表?

  好吧,纸人的升级同样也极为困难,迄今为止出现过的最高品级的纸人,无非也就到了三品而已!

  所以墨家又在画大饼了。

  …….

  天很快就黑了。

  此时,大成京城西南一百五十里外,一片密林。

  一队约百人左右的精壮侍卫,护卫着一辆华丽的马车,在兽呼鸦号的密林中匆匆穿行。

  人马悄无声息,所有人的身上都配着一柄长剑,显然都是剑修士。

  长途跋涉之下,这些剑修士依然步伐沉稳、呼吸均匀,丝毫不见疲态,眼中又透着寒剑般精光,显然都不是一般的好手。

  队伍前方的一匹枣红色大马上,端坐着一肥胖的中年人,他倒是没有佩剑,表情也比较轻松。

  马队行至密林深处,肥胖中年人突然皱了皱眉,随后轻轻抬手,示意队伍暂停。

  就在这时,黑暗中忽地传来一阵诡异而尖厉的笑声,笑声忽高忽低、忽远忽近,虚无缥缈,令人头皮发麻。

  一众剑修士并没有慌乱,只是都按住了手中的长剑,细细观察四周,然而周围除了一棵棵参天的大树,什么都没有。

  忽然,有人低喝道,“前方古树!”

  众人定睛一看,猛地发现正前方有几棵大树,竟像人一般,蠕动着树根,在缓慢地行走。

  仓浪浪,几乎所有人都拔出了腰间的宝剑。

  马上胖子依然淡定,眯眼瞧了一会儿之后,忽地瞳孔微缩,眼中一道精光掠过。

  下马,朝前方一拱手,然后大声道,“阁下可是阴阳家集北兄?”

  林中笑声顿止,大树也停止了蠕动,随后竟从一棵古树中,走出来一个黑影。

  那黑影黑衣黑帽,又上前几步,火把的映照下,现出黑帽下那一张古铜色的方脸。

  “呵呵,传说你家主人门客三千,高手不计其数,其中龟山五杰的三杰何宗明遍识百家之法,看来名不虚传啊。”

  “不敢,阴阳家集北兄的大师傀儡术天下闻名,即便不是在下,也当人人识得。”

  方脸眼中不由闪过一丝傲然之色,不过仍是说道,“谬赞了,大师傀儡术又算甚,家师的宗师傀儡术方是天下至强。”

  胖子继续恭维道,“呵呵,如今各家,倾注了祖师之力的‘祖术’皆已失传,贵师的宗师傀儡术自是天下至强了,可天下能比得上集北兄这大师傀儡术的,恐怕也是凤毛麟角。”

  方脸傲色更甚,却道,“你们剑修自诩为天下至强,难得能瞧得上我们百家这些奇淫巧技。”

  胖子呵呵一笑,“诚然,百家书院那些所谓的大师,不过是些沽名钓誉的宵小之辈耳,不值一提。然则,如今百家复兴十年有余,各家宗师隐于山野之间,却已有与剑修分庭抗礼之能,再说你们奇淫巧技,怕是有失公允了。”

  方脸轻笑道,“到底还是有明白人的!不说了,咱们言归正传。在下是奉家师之命,前来护送你家主人进京的。”

  胖子微微一笑,又作了一揖,说道,“多谢集北兄,也请集北兄向贵师转达我们的谢意。”

  方脸摆了摆手,然后靠近胖子,轻声问,“这轿子里坐的,怕不是真的‘他’吧?我看好些个大角色都不在,莫不是隐在周围?”

  胖子表情微微一凝,随后无奈一笑,说道,“真真假假,假假真真,我家主人究竟在哪,在下位卑职浅,实在不知。集北兄,眼下有人希望我家主人进京,也有人不希望我家主人进京,因而多做了些准备,还请勿怪。”

  方脸微微一笑,说道,“应该的!他能有如此城府,我们也很高兴。走吧!”

  ……

  睡觉之前,秦源按捺不住又开始空虚的经脉,打算再去找天线宝宝薅点星光。

  七品中阶已算高手不假,但是在高手如云的大内,还不算什么。

  所以现在还不是可以崭露头角的时候,因为底牌不够深。

  秦源觉得,起码进入三品大宗师境,也就是墨家近五百年来的巅峰,有了足够的保命底牌后,自己才能安心地做点事情。

  然而进了寝殿之后,他发现天线宝宝已经不见了。

  看样子是趁夜跑回去了。

  桌上留着一支金钗,看上去非常精致,是一个凤凰的造型,栩栩如生。

  想必是她的贴身之物,专门留给自己的。

  秦源很高兴,马上拿起金钗,跑到厨房给化了。

  一个太监,是不可能得到什么定情信物的,所以她肯定是要拿这个支付伙食费和药费嘛,这还用想?

  很快,他就得到了一小块金锭,用手掂了掂,差不多能有一两多的样子。

  按照眼下金银楼里的官方价,金和银的兑换比率差不多是一比十,刨去手续费,那这就是差不多十两银子。

  发达了!

  这下有钱买腰牌啦!

  秦源兴冲冲地回到寝殿,打算收拾下房间,别让巡查太监看出异常来。

  忽然,他发现地上好像有一张纸,便捡起来看了看。

  只见纸上用炭写了几个字。

  “厚恩必报,金钗为凭。他日来取,悉藏勿失,此乃家母遗物。”

  看完这些字,秦源不由陷入了沉思……


  (http://www.zbzw.la/book/31108/743182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zbzw.la。着笔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bzw.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