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太监能有什么坏心思秦源 > 第五章 一只天线宝宝

第五章 一只天线宝宝


  有个坏消息,因为修为增长导致最近食量大增,所以大米吃得只剩下半斤了,而下一波配给要等三天后才到。

  也有个好消息,秦源设想了一下子自己饿得吃土的样子,获得了五点星光。

  离到八品上阶很近了,可现在最大的问题是粮食不够吃了。

  看来是不得不动用“战略储备”,花钱买粮食了。

  宫里有倒卖粮食的,也有倒卖各种物资的,其实只要你有钱有权,后宫的生活也可以用一句话来概括:爸爸的快乐你想象不到。

  但是秦源一直舍不得花钱,因为他在攒买腰牌的钱。

  本来各宫的太监宫女在进宫后,是可以免费领腰牌的,任何人只要有了腰牌,加上主子的准许,就可以自由地在后宫行走。

  秦源没有主子,所以不需要主子允许,按理他可以更加随意地行走后宫。

  但问题也出在这里,因为没有主子撑腰,所以内廷卫那边就明着勒索他,要他交三两银子才可以领腰牌。

  腰牌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如果没有腰牌在后宫乱走,内廷卫查到可以直接打死!

  但三两银子什么概念?

  他一个月的俸钱才一两整,然而管事太监要扣去三钱“例钱”,负责配送粮食物资的“粮倌佬”更黑,不但要克扣他物资配给,而且每次来都要勒索一钱的“辛苦费”,要不然下次就是送猪吃的糠了,这伙人一个月来四次,那就是四钱!

  所以到他手里,每月只剩下三钱而已。

  三两银子,他起码得攒十个月!

  足有两个紫禁城大的后宫,就是如今外面社会的缩影,残酷而华丽。

  秦源知道后宫的世界很精彩,他也知道,要想更快地提升修为,就必须走出坤西宫,去接触各种人和事。

  但现在,他必须先保证自己饿不死。

  ……

  天已经黑了,一天都没舍得吃饭的秦源,在做出回头花钱买粮的决定后,终于走向了厨房,去动用那半斤大米了。

  但刚出寝殿不久,他就忽然听到东边的围墙那传来“噗通”一声,似乎有什么东西跌落下来。

  秦源早已见怪不怪,反正这乾西宫什么怪事都有,便走过去看了看。

  但这一次,他愣住了。

  接着微弱的月光,他看到墙根下站着一个人形的东西,但跟人不太一样的是,它的头顶好像插着一个长长的……天线?

  天线宝宝?

  秦源不由警惕地问道,“什么东西?”

  “嘘,别吵。”

  “咦?”

  听声音竟然是个人,而且是个女人?

  秦源放心了些,便凑过去仔细瞧了瞧,这一瞧顿时让他像条受惊的老狗似的跳了起来。

  “卧槽!”

  月光下,只见一女子披头散发、满脸是血,阴森而恐怖。更恐怖的是,她头顶插着一把短剑,那短剑有一部分没入了她的脑袋,另一部分留在外头,在月光下发着渗人的寒光。

  秦源倒退了两步,又道,“你、你是邪祟?是来吸阳气的吗?”

  我好苦啊!

  获得一个星光。

  这时,“邪祟”开口了。

  “邪祟你个头啊,我是清正司的,你别喊,再喊我剁了你!”

  对方冷冷地说完,又从身上拿出一块令牌,扔了过来。

  秦源接住一看,只见那染了血的令牌,在月光下泛着古铜色的光芒,上面倒是写着“清正司”三个字。

  秦源愣了下,然后马上做出惊恐状,连声说道,“别、别抓我,我没犯事。”

  传说清正司有酷刑三百多种,人进去不死也得被扒层皮,她大晚上过来一定是来抓我的,我好苦啊……

  咦,没有星光?

  真的好苦啊,特别苦!

  还是没有?

  秦源有些不太自然地咧了咧嘴。

  好吧,其实自己都不信这货是来抓自己的。

  清正司拿人,根本用不着翻墙,也用不着头上插一把剑这么有创意的。

  戏精是有点过头了哈……但一切都是为了修行嘛,不寒碜。

  那女子听完秦源的话,满是鲜血的可怖脸庞上,也不禁微露出一丝讶异。

  “你是不是有什么病,我这样像是来抓你的?”

  秦源艰难地挤出一丝讪笑,“呵呵……我比较胆小,不好意思。”

  女子也不深究,又指了指寝殿,低声道,“别说话,进去。”

  秦源知道清正司的人不好惹,于是赶紧把这位“天线宝宝”带进了寝殿。

  又按照她的要求,忍着心疼,拿出剩下的半根蜡烛给点着了。

  屋里亮堂起来,天线宝宝那张血刺呼啦、披头散发的脸庞也更加清晰地展现在秦源眼前,看得秦源瞬间就起了鸡皮疙瘩。

  这女人不光头上插着一把剑,胳膊上也有一道很深很长的伤口,肉都翻出来了,血水还不时地往下淌。

  都没人样了啊,跟鬼似的。

  “姑娘你这……”秦源忍不住问了一句。

  天线宝宝超淡定,甚至兴致不错地先参观了下寝殿,然后才若无其事地说道,“哦,头上是吧?玩剑时不小心戳了一下。”

  “姑娘太不小心了……那手臂上?”

  “手臂上啊?长疖子了。”

  秦源嘴角一抽,心想好家伙,人家疖子是一颗颗长,你直接长成了一条直线,还像点鞭炮似的炸开了啊……咋的,要给大伙儿再拜个晚年呢这是?

  不过虽然姑娘的借口很不用心,但秦源还是决定信她一信,毕竟知道太多对自己没好处。

  正想着,却见那姑娘坐到了雕花凤床之上,平静地说道,“去,找块干净的布来,我要包一下。”

  帮忙?

  秦源终于反应过来,登时一阵兴奋。

  奸爱……啊呸,兼爱的机会来了啊!

  虽然这姑娘恐怖了些,而且来历不明救她也有很大风险,但自己这坤西宫现在就跟大龄矮穷矬似的,基本上就属于来者都是客了,还有资格挑人吗?

  先凑合爱一下吧,等赚到星光后再想办法让她走,来一波短平快,一转身谁又记得谁啊?

  于是也就不多说废话了,赶紧先去找布。

  这破地方,现成的布是没有的,秦源想了想,只好去奴婢房把自己的被子拆了,撕下几块长布条,充当绷带。

  回到寝殿,他先真诚地跟天线宝宝“道歉”。

  “抱歉啊姑娘,这里实在是没有太医院用的那种纱布,所以我把我自己的被罩给撕了,你别嫌弃。”

  道歉不是目的,告诉她自己撕了被罩才是目的。

  这么大冷的天,自己为了帮她把被罩都撕了,她就不感动一下吗?

  话音一落,只见从姑娘头顶果然“唰唰唰”地飞出三点星光,直接就钻进了秦源身体。

  秦源心里一乐,姑娘果然感受到自己那浓浓的爱意了啊!

  这么说来,这姑娘还是外冷内热型的,挺容易感动。

  这是宝藏啊,今晚一定要好好开发一下。


  (http://www.zbzw.la/book/31108/743181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zbzw.la。着笔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bzw.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