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太监能有什么坏心思秦源 > 第七十一章 搞个乌龟壳出来!

第七十一章 搞个乌龟壳出来!


  苏若依愕然,清亮的眸子盯着秦源,愣了许久都不知道怎么回答。

  但想了想之后,她说道,“我可能……有吧?因为我捉妖,有时也很拼命……我十二岁加入清正司,司正大人告诉我,清正司的使命是,保乾坤清朗,天下太平。”

  苏若依淡淡地说着,眼前仿佛出现了五年前的那一幕。

  那是个寒冷的冬天,天上黑云压顶,暴风裹挟着大雪似要碾碎一切,天地间一片阴沉与昏暗,与地上白色的积雪,构成一道道黑白的光影。

  一个衣衫褴褛的小女孩,跟随无数流民一道走在一条荒芜的古道上,人们只能不停地走,不停地走,因为一旦停下来就会被冻死。

  可即便这样,路边还是倒下了无数具尸体,没有悲痛,没有呼号,这些尸体在一片死寂中,很快就被白雪吞没。

  小女孩原本以为自己也会成为其中的一个,直到她遇到了那个伟岸的身躯。

  “你是上南郡苏起浅的女儿?”他问。

  “对。”小女孩答。

  “那你愿意跟我走吗?我是你母亲的故交。”

  “有饭吃吗?”

  “有,你想吃什么都有。”

  “好,那我愿意。可是,你是做什么的?”

  那人忽地纵声长笑,笑声回荡在古道之上,掩盖了风雪的声音,最后他说了一句让她这辈子都忘不了的话。

  “我们做的,便是用长剑,刺破这漫天黑云,照亮这万古长夜,清朗乾坤、浩气长存!”

  那一声大笑之后,目光所及之处,大雪骤停、暴风顿止,只见一道霞光平地而起,直入云霄,刹那间刺破了乌云,捅出了一个窟窿。

  阳光,从那窟窿里射出,再次降临地面,无数人疯狂地涌过来,喜极而泣地跪在阳光之中,享受这片刻的温暖。

  从那以后,她就决定,要做司正大人那样的人。

  苏若依,就是那个小女孩。

  想到这,苏若依抬起头,又看了秦源一眼。

  秦源缓缓转过身,也看着苏若依,淡淡道,“我懂了,你为天下人拼命过。”

  “算是吧。”苏若依点点头,问秦源,“那你呢?”

  “我?”秦源苦笑一声,眼中忽地泛起一丝柔光,看着苏若依,说道,“只为一个人拼过命。”

  “为谁?”

  “你不需要知道,你只要知道,我答应你就是了。”

  苏若依忽然微微一怔,突然明白了什么。

  他,曾冒死为自己去求药……

  他为自己拼过命。

  如果这次也算的话,那就是两次。

  唰唰唰,从苏若依头顶,当即升起了二十多道金光。

  十七岁的少女,到底是最容易被感动的年龄,即便在清正司杀了五年妖的苏若依,也同样如此。

  与此同时,少女的心里也难免升腾起一种莫名的感觉。

  他不会是……

  不对,他只是个太监而已,太监怎么会有那般心思呢?

  秦源收了星光,却并没有满足于此,因为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

  既然此刻清正司有求于自己,那自己为什么不趁机把该要的东西要了?

  于是顿了顿,又道,“对了,我听说清正司里的人修炼,是可以申请资源的。我既然是你们的人了,那我可不可以跟你们要点东西。”

  “可以啊。”苏若依回过神来,说道,“你要什么,尽管说。只要别太离谱的,现在应该都好谈。”

  “你也知道,那位老爷爷跟我说了很多关于妖精的故事。其中他还提到,一些妖精的部位可以做成很厉害的武器,所以我想试试。如果有用的话,我在宫里也安全一些,毕竟想为你们做事,我首先得尽可能保命。”

  苏若依点点头,“没错,很多妖精的部位确实可以炼制兵器和法器。你现在是影探,只要不是太稀缺的,我都可以帮你弄到。”

  秦源心下一喜,连忙把那张清单拿了出来,递给苏若依。

  苏若依看完清单,顿时瞪大了眸子。

  那上面有多达三十几种妖精的部位,而且有些居然还是四品甚至三品的大妖部位。

  不禁说道,“怎么这么多?你要炼什么东西?还有,这个白刺短吻妖你知道是什么品级吗?三品大妖啊这是,一年也抓不了一两只,它的每一根刺都登记编号的。”

  秦源心想,三四品的妖精你都能激动成这样,自己这本来还需要一二品的妖王的部位呢,都还没跟你提。

  当然,一二品的妖王,他也知道就算提了也不可能给的,所以就干脆没提。

  长叹一声,秦源又道,“如果不行,那就算了吧。我只是想,多一个保命的手段,就多一份活下去的希望。你也不想下次你来这里,这里空荡荡的吧?”

  苏若依其实觉得秦源的担心是多余的,因为这次会有司里的高手一同前来,应该十拿九稳,秦源不会有太大危险。

  而且,如果这次成功,为了秦源的安全,她也会去求司正大人,把秦源调到清正司去,这样秦源就安全了。

  但是想了想,她又觉得世事无绝对,万一真的有意外呢?

  现在的后宫,就如同一个吃人的泥潭,她也不是不知道。

  这些天她已经习惯没事就跑来找秦源喝喝酒、解解闷了,所以刚才秦源提起下次来这里空荡荡的时候,她觉得自己心里也有些空荡荡的。

  于是想了想,说道,“那行吧,能申请的我帮你申请,申请不了的……我偷偷去帮你拿一些,但是不会太多,被发现就惨了。”

  ……

  愉快地达成了交易,秦源就大方地请苏若依吃了顿烤鱼,就是上午他刚从河里射来的。

  嗯,是在投毒之前射的,应该不会吃完躺板板。

  心满意足地吃完,苏若依就回去了,说是要赶紧帮秦源弄妖材。

  秦源跟她约定,材料到位之后,他才会去用那两张银票,为他们当诱饵。

  在他眼里,谁都不靠谱,最靠谱的只有自己。

  如果不把乾西宫布满机关,他绝不会出手。

  谁知道清正司的人到时候能不能搞定对方?甚至他们能不能按时赶到,都是个问题。

  这中间但凡出点岔子,多危险啊?

  所以接下来几天,他只打算干一件事,那就是把能做的机关,全部都做出来。

  他对这些机关是很有信心的,想想墨家在墨岛上坚持了七十年,朝廷有那么多大宗师,也攻不下来,是因为什么?

  就是因为他们有机关啊!

  有机关就能苟!

  其实他也想过,有没有可能人家派了大宗师过来,越过机关,直接用意剑把乾西宫夷为平地?

  有,而且如果大宗师这么做,自己可能挡不住,在劫难逃。

  但是,这种做法,剑庙不提倡。

  你特么在剑庙眼皮子底下,公然使用大能来杀人,这不是挑衅是什么?

  要是这都被允许,那皇家的尊严何在?

  剑庙里那帮大佬不跳起来才怪。

  谁能逃得过剑庙的追杀?至少到目前为止,还没有。

  别说普通的大宗师,就是程中原、百里暮云这类一品的超级大宗师,都不会去挑衅剑庙。

  所以根本不用担心这个。

  整整一天,秦源都在测量乾西宫的地形,然后用木炭在纸上画机关的布置图。

  从坤西宫大门,到院子,到台阶,到屋檐下,再到寝殿的大门、门槛乃至内部,但凡能安排机关的地方,他都想安排上。

  而且,还得考虑不同机关之间的搭配,让它们相得益彰,才能发挥出更大的威力。

  这就有点玩塔防的意思。

  在后宫这些日子,让前世浪的一批的秦源,现在稳得像老狗。

  他打造这些机关,不光是为了这次,还为了将来——他要把乾西宫打造成谁都攻不破的乌龟壳。

  虽然有代死木身,还有隐守,、但是秦源一点都不放心,他决定把这些机关,按照对抗一个大宗师的标准来做。

  也就是说,理想的状态是,即便没有帮手,也没有代死木身和隐守这两张最后的底牌,他也能把大宗师打回去。

  到那时,那些仇家想悄悄杀自己,不好意思你办不到,想找官方渠道给自己按罪名,不好意思自己有内廷卫和清正司,甚至还有景王三方面罩,也同样别想。

  好家伙,这就有“没事就出去装逼,装完逼就跑,想想都特么刺激”的感觉了啊。

  当然,能不能装逼还是不要装的好,咱墨家讲究的就是“稳健”二字。

  就是现在有两个问题。

  首先没有一二品妖王的遗骸,而且他的修为也有限,很多顶级的机关还是没法做。

  其次,估计苏若依能弄来的三四品大妖的遗骸也不多,如果用其他东西替代,会削弱机关的威力。

  这样就未必能挡得住大宗师了。

  怎么办呢?

  就在天色将暗的时候,门外传来一个有点熟悉的声音。

  “秦兄,秦兄在否?我带了些鱼给你,很新鲜的,晚上一起喝鱼汤啊?”

  声音显然是楚宴修的。

  秦源皱了皱眉,这货又特么去药鱼了?他娘的还真是个人才!

  等下……提升机关威力……毒药?

  这么一想,他当即就有了笑容。

  楚兄,你确实他娘的是个人才!


  (http://www.zbzw.la/book/31108/10572588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zbzw.la。着笔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bzw.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