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太监能有什么坏心思秦源 > 第六十九章 下贱!

第六十九章 下贱!


  楚宴修将解药抛向雾中,秦源让纸人去接了过来,又按照楚宴修说的方法服下,果然没多久,那些毒素便尽数退去。

  楚宴修道,“阁下,灵鱼之毒已解否?如若已解,还请阁下撤了阵法。”

  秦源也不想为难对方,于是意念一动,便撤去了雾偶。

  眼前雾气瞬间散了大半,楚宴修这才发现自己就在云碧池的中心,而此时池上的雾已散去大半,已隐约可见对岸正坐着一个少年人。

  楚宴修轻轻一跃,便到了那少年跟前,随后微微一怔。

  咦,这不是乾西宫那个号称秦大善人的小太监么?

  想不到他竟会此等诡异的阵法?

  稍稍整理了下思绪,楚宴修对秦源拱手道,“原来是秦兄!想不到秦兄竟是深藏不漏的高手,失敬了。”

  顿了顿,又道,“重新认识下,在下药家弟子楚宴修,师承药老王在山。”

  这意思,是想让秦源也自报家门。

  秦源想了想,觉得也没必要隐瞒,于是说道,“在下雾隐村秦源,师承雾隐初代目白莲。”

  楚宴修微微一愣,“雾隐?”

  秦源点点头,“对,又称血雾之乡,离这很远。”

  楚宴修盯着秦源看了会儿,然后微微一笑,坐到秦源身边,脱下被水沾湿的鞋子绞了绞。

  说道,“我与秦兄无冤无仇,你何以要当我是痴人?”

  秦源也呵呵一笑,“你以为你不傻吗?这就把药交出来了,若是我不撤了雾阵,你岂不是必死无疑了?”

  楚宴修重新穿上鞋子,然后身体后仰,双手撑在身后,一脸惬意地看着池上薄雾,轻笑道,“所以,你以为,你身上的毒真的解了?”

  秦源眉头微微一皱,试着运行了下体内正气,随后果然发现正气被阻滞,又有一股阴柔之气在入侵自己的经脉。

  不由苦笑了下,合着这混蛋的解药里又掺了一种毒,而且这毒好像比刚刚的更狠,不但无色无味,且起效时间有间隔,以自己的修为,一时半会儿竟无法察觉。

  而且,他还猜到了中毒的是自己,而不是灵鱼。

  楚宴修显然也不是个嘴上积德的人,马上展开了反嘲讽,说道,“秦兄,你向来都是这般单纯的么?哦,也对,秦兄号称秦大善人嘛,想问题自然是简单了些。”

  秦源无奈地接受了这波嘲讽,然后也身体后仰半躺在池塘边,说道,“楚兄,你用毒的功夫,在下佩服。只不过,你确定我不能再造个雾阵出来?”

  说着,指了指周围。

  楚宴修的笑容微微一滞,同时又正气一凝,六品下阶的神识一动,在见微知著的加持下,他很快就发现自己周围遍布了某种奇怪的人偶。

  有一两个人偶在喷着淡淡的雾气,不用说,那肯定是制造雾阵的工具了。

  这一刻,楚宴修的眼中少了几分傲色,却是多了几分欣赏。

  楚宴修转头看向秦源,发现秦源也正转过头看着他。

  “哈哈哈……”

  顿时,两人都不约而同地大笑了起来,随后又异口同声地说道,“下贱!”

  齐刷刷的声音,又让两人一阵大笑,这笑声清朗无比,如同晨曦照耀下的清波粼粼的池塘,亦如晨风轻抚下缓缓移动的闲云。

  楚宴修从怀里拿出一颗丹药,递给秦源。

  说道,“这回是真的解药了,如假包换。”

  秦源吃下药,也一挥手撤了雾偶,说道,“这回是真没了,如假包换。”

  楚宴修笑了笑,又道,“墨家机关术,秦兄是墨家的人。”

  秦源笑而不语。

  楚宴修又意味深长道,“早猜到你们墨家这次要来了。不过,能猜到的可不止我一个,你万事小心吧。”

  秦源知道楚宴修把自己当成了墨岛上的墨者,这很自然,因为墨岛被朝廷围困达七十年,能出来的墨者极少,还能混进宫的,就更少了。

  不过听起来,这家伙好像也是带着目的进宫的?

  听说百家有个圣学会,一直致力于让百家学说代替剑修哲学来治理天下,只不过圣学会比百家书院更激进,所以朝廷一直不承认其合法地位,甚至在秘密打击。

  说白了,朝廷要的是听话的百家修者,在皇帝都修剑的情况下,百家想代替剑修治理国家,似乎是天方夜谭。

  楚宴修是圣学会的么?

  秦源当然不想插手百家与剑修之争,但是人总归有好奇心,于是试探着说道,“你们也要小心啊,宫里知道你们的人,也不少。”

  楚宴修看了秦源一眼,“我为什么小心,我是太医院的医士。”

  秦源一愣,也跟着说道,“那我为什么小心,我只是个厮役太监。”

  “哈哈哈!”

  两人又不约而同一阵大笑。

  “我要给宫女们看诊去了,”楚宴修起身,走了几步后,忽然又丢给秦源一颗药,“这回是真的解药,吃完后保证没有了。”

  “楚兄,你当真是阴险至极。”

  秦源愤愤地骂了一句,随即吃下药,又快速地运转全身正气,细细“扫描”了一遍后,终于确定这次正气畅行无阻,再无一丝可疑的中毒迹象。

  这才将隐藏在周边的最后三个雾偶撤去,把暗中跟在楚宴修身后的三个纸人叫回来,同时把瞄准他后背的袖箭放了下去。

  ……

  秦源回到了乾西宫,正好看到天线宝宝在门口等他,这让他的心情又好了不少。

  把天线宝宝带进寝殿,秦源问道,“今天怎么这么早?”

  “卯时还算早么?”苏若依皱了皱眉,又道,“算早吧,不过高祖曰,早起的鸟儿有虫吃。”

  秦源呵呵一笑,“高祖至少高中毕业。”

  天线宝宝平常一贯清冷相,但是在秦源这里,她总是充满了好奇,于是变成了好奇宝宝。

  “何为高中?你说话怎生这般奇怪?”

  “没什么,来来来,喝茶。”

  秦源给苏若依沏了一杯茉莉花茶。

  这是苏秦秦昨天刚从成华宫拿来的,这小妮子最近常来送东西,什么吃的用的都有,只是有点怪怪的,以前来了总喜欢玩一会儿再走,现在是放下东西就走,说不到两句就脸红。

  还是苏若依镇定,这货一进屋就先把剑拍桌上,然后二话不说就上凤床一坐,那凤床差不多现在是她专属了。

  苏若依喝了口茶,说道,“对了,上次你说的有鸟用的事,我问了。”

  秦源忙问,“怎么说?”

  “三年前,赤鲵在河西一带曾被发现过,当时我们水妖科的师兄弟去了十几个人,结果死了一个伤了三个,也没能抓住它。”

  秦源皱了皱眉,“这么说这货确实很强了?对了,你们还想抓它吗?”

  “这妖现在排在我们的除妖榜地字号第三位,你说想不想?”苏若依说道,“只是我们暂时没那么多精力,而且它有三年没出来了,所以暂时没人去动它。”

  “这哪行啊?”秦源立即说道,“这妖其实弱点很多的,我教你们一些办法,肯定能抓到它。”

  苏若依奇怪地看了秦源一眼,“你又知道了?”

  “对啊,实不相瞒,给我讲故事的那位大爷,人称江湖百晓生,他修为不高但是见多识广啊。”

  “江湖百晓生?没听过啊。”

  “没听过不要紧啊,我就问你,上次我给你说的那个妖精,叫什么来着,你们抓到没?”

  说起这个,苏若依精致的俏脸上终于有了一丝笑容,说道,“抓到了,果然和你说的一样。另外,我正要告诉你一个好消息。”

  说着,苏若依从怀中拿出一块腰牌,放到秦源手里。

  又道,“经我们大档头竭力争取,以及本姑娘的据理力争,再加上我们对你的背景进行深度调查以后,现在我们清正司正式任命你为,乙等影探!”

  “啊?”

  秦源听完愣了下,然后马上就想起清正司前两天,钟瑾仪说的,清正司想染指皇宫的事情了。

  心想,什么狗屁影探,你们清正司不会想利用我在皇宫搞事情吧?

  也不看看现在是什么时候,这会儿宫里到处风声鹤唳、草木皆兵,无数大佬都在暗地里博弈,这特么要是出了事,你们能管我这小影探?

  还特么只是乙等小影探?

  不第一时间撇清关系,自己这秦字都可以倒着写!

  不行,坚决不能同意。

  于是想了想,说道,“苏姑娘,实不相瞒,其实我是个非常胆小的人,这点从你第一次见我就应该已经知道了。所以呢,我偶尔给你们帮帮忙可以,但是影探不影探的,还是算了吧?我主要是怕误了你们的大事。”

  苏若依很是意外地看了眼秦源,说道,“你想好了,这可是清正司要招你!”

  秦源点头道,“我知道,进了清正司福利好待遇高,据说老婆都可以分配,但是我真不行……”

  苏若依“啪”地一声又把剑拍在桌上,然后冷声道,“你误会了,我的意思是,当清正司要招你的时候,你就已经是清正司的人了。所以,要么同意,要么殉职,你选一样。”

  秦源咧了咧嘴,然后重重地叹了口气。

  “苏若依,你这就一点都不可爱了。”

  退婚吧,不要再说了!


  (http://www.zbzw.la/book/31108/10570359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zbzw.la。着笔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bzw.la